<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卷 第八章 一封信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洛如瞳停止了一會兒,大腦又再一次回想,似乎,在什么時候,她曾和這個“陌生人”有過什么關聯,或許是因為他做的那些舉動吧,洛如瞳還真努力去回想哪一件事兒,可她忘了,南宮天做過什么,和誰有過關聯的。

     “呵呵,”南宮天低下頭看著篝火,傍晚時節月光普照下來,顯得無比惆悵和說不出的苦楚,緩緩地抽出右手抓住一根柴火往篝火里加了進去,表情顯得有些平和了起來,我可是你的敵人啊,這么會和你說這些,又抬起頭看著洛如瞳,眼神中包含一種期待,“洛如瞳,跟你開玩笑呢?!?br />
     讓我知道,我不在的時候,你到底還有多大的實力,南宮天低下頭,忍著眼中早已溢出眼框中的淚花,想到。

     洛如瞳并沒有露出表情,更沒有知道南宮天在想什么以及他對她側漏出的愛與哀樂,只是眼神中多了一份的警惕,架立著的身軀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顯得無比的堅強,也是無比的愚蠢,以很正常的語氣說道:“你到底和我后媽有什么關系?!?br />
     “合作關系?!?br />
     南宮天顯得很正常,似乎這些兒都顯得很正常,對,就是顯得太正常。

     “那你和她圖什么?”

     “你說呢?”

     “錢?權利?還是說——洛家?”

     “呵呵,我都不要?!?br />
     “那你為什么一定要和她合作?難道說,你和她還什么見不得人的勾當?”

     “那倒沒有,我還沒有那么重口味?!?br />
     “你!那你到底想干嘛?”

     “我只是和她做些兒事情而已,有沒有做什么傷天害理的事,你就為什么一定要讓我說出什么‘驚天大秘密’呢?”

     “我,我只是想知道——”

     “我知道你想說什么,對,我就是和你后媽是合作關系,圖的就是你們的洛府!”

     “為什么!”

     “因為你的父親!”

     “我父親惹你什么了!洛家對你有什么?你就這么想毀了洛府嗎?”

     “那倒沒有?!?br />
     “那你為什么恨我父親?”

     似乎,洛如瞳的情緒有些噴發了,要知道這一天發生了很多奇怪的事兒,說是奇怪,似乎更像是洛如瞳奇怪了,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何會這樣,作為一品軍候,一個州的最強者,有著帝尊之稱的洛宇之女,竟會這樣?

     但這不是愛,只是朋友間的信任的橋梁斷開了的兩種不同想法的碰撞。

     “沒有,不是恨你的父親,”南宮天又將柴火往篝火里放,“所以呢?你想干嘛?”

     “我!”

     南宮天緩了一口氣,將一根柴火投入篝火之中,火焰像著了魔似的直直竄上來,火苗像枝丫那樣繁茂過來,有些嚴肅地說:“洛如瞳!我是王!如果你想殺了我那就拿出你的實力,如果沒有,你就不要出言不遜來訓斥我,要知道!在外面,你恨的那個后媽早已就往外界透露你反叛帝國,你是被通緝的,無論是帝國的正道人士還是說是邪門歪道的人都會找你的麻煩,若不是我為你做了個盾牌,你早就不知道在那個地方被殺了,被埋了,被泯滅了!”

     洛如瞳看著南宮天,一時眨了眨眼,一時緩緩走進南宮天,手在不停的顫動,臉上是不知所措的表情,又有些憔悴和傷感。

     ……

     王,是用鮮血踏滿大地,向世人發號的威嚴;王,是用同伴的猜忌和嘲笑,向自己內心挑戰的勇氣;王更是為愛癡狂的戰神!

     “我知道了?!?br />
     洛如瞳漸漸坐在了南宮天的旁邊,洛如瞳凝視了南宮天一會兒,想到,現在面前的這個男人,可能,以后會是自己最難以對抗的對手,但是現在,她可能更像陪伴在他身邊。

     篝火旁的兩人,毫無打擾的兩人看著滿天的星空,笑而不語似乎勝過一切,足以——虐暴單身狗!

     似乎兩人從前就有過這些事兒了,只不過忘了吧。

     好像是這樣的

     清晨。

     陽光直照過來,透過樹的葉子,隱隱灑在了洛如瞳和南宮天想靠著的身體似睡非睡的姿勢,小鳥依人的相依著的兩人的頭上,光和煦地像綢緞絲綢制成的絲紗在面上敷上一面頭紗,端莊而又曼妙。

     和藹的太陽會給他們一個很好的開頭的,他是一個通情理的人,知道人生的變化,從初生到新興,再到衰老,太陽每一天都在詮釋著,同樣,它的陽光也像人的手一樣悄悄地,很細微地撫摸著兩個人,告訴他們,旅途開始了。

     是的,旅途要開始了。

     洛如瞳眨巴眨巴了眼睛,似乎已經醒了,頭晃了晃往南宮天的胸上在慢慢地,慢慢地靠攏進去,貼在南宮天上,想的無比的正常和美妙。

     南宮天不知道為何睡得很死,風一吹,右手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被風吹到的,一個勁兒地洛如瞳的胸上那么一放——只可惜,洛如瞳也睡得很死。

     “哎呀,呀,呀~~~”

     樹林中的鳥兒受不了太陽日趨的加溫,火辣辣的曝曬紛紛開始活動活動筋骨在自己的鳥巢的樹上一飛沖天,穿過茂密的樹林,向著高空上方飛翔不由得為自己的壯舉吶喊著,更是早晨的節奏。

     哦,多么晴朗的天兒。

     “嗯,嗚嗚?!甭迦缤珴u漸被這清脆的叫聲所打攪到了,不由自主地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砰,洛如瞳剛想提起手,搖搖晃晃的身體,一不小心將南宮天抱著他的那只手掙脫了,倒下的瞬間的頭,恰巧,洛如瞳的手肘就這樣擊中了南宮天的頭。

     噗!

     說是打中了南宮天,還不如說是打中了南宮天的分身。

     南宮天就像是一個氣球一樣被一針刺破,一人大的氣球瞬間爆炸,傾吐出巨大的氫氣向外擴張又逐漸被外面的空氣所包圍而變成了白霧撲在了洛如瞳的頭上,給她一記重重的一擊。

     雖然撲上去其實沒有任何的傷害,只是用手指被彈了一下所造成的疼痛,也沒什么的,但是洛如瞳也不知道沒什么,心臟突然間就迅速加速,促使她立馬站了起來環顧四周尋找南宮天。

     可是她什么也沒有看到。

     洛如瞳頭一甩,向下尋摸著,轉過身,在樹底下看到了一封信,一封抹著紅印花紋的一封信。

     在南宮,信有很嚴格的規定,有及嚴格的等級分化,而紅印的信就是南宮天南宮宮主所獨有的權利寫的一封信。

     對,就是一封信。

     洛如瞳蹲下來拿起了那封信,細細品讀,生怕讀錯什么或者遺漏什么,更因為是失去南宮天后的恐慌感所導致的,上面寫著:

     寄洛如瞳,通訊一

     早上好,我的瞳兒。

     我有很多話想跟你說的,只是一時間我不能一一地向你傾訴,還望見諒,首先,對不起,用分身在早上捉弄你,只是現在我還不能和你在一起,你是知道——我和你后媽蕭媚是合作關系。

     對不起我不能直言你中了蕭媚的寒毒,算上那個晚上,我不能徹底的根除你的寒毒,你還剩七天六晚的時間,希望能一直往南,去到南邊,找恭親王,他有辦法為你解除寒毒,我已在你一路要去的地方布下了眼線,他們會給你消息的和你下一步該干什么的詳細消息,他們還會暗中保護你,同時我也會在南宮放出消息,告知天下,你在我這里,想必,一路上就會沒有什么太危險的事了,但還是要記住我的一句話:一定要堅定自己的信念,不要被任何事情動搖了自己的心智,面對任何人都要心存戒備,因為你知道的,你拿了什么。

     這兩件東西,我已經拿走了一件,一是為了完成我的任務,而是為了保護你,你應該知道你現在所掌握的實力和能力根本無法駕馭這一神器,拿著它無疑是一件沉重的包袱,還不如一路的歷練尋找稱手的一件武器,同時你拿的另一件東西,也切莫開始修煉,你的實力是達到了標準,但是,你的實戰經驗不足,也是難以修煉的,更是會毀壞你的根基,建議你多些兒資歷和鞏固了自己的根基,在去考慮要不要修煉,據我所知這一仙術,洛家平常只是傳男不傳女的,加之其修煉的方式也極其苛刻和新奇古怪,不像是什么名門正派該學的仙術,更像是邪門歪道演化過來的仙術,所以切莫輕易修煉。

     好了,說了這么多,我也要走了,不要想念我,因為你的寒毒對大腦的侵害很強,我也不知道我的封印術能不能撐住七天的時間,隨時有可能爆發,嚴重時,就會五臟俱焚,直攻心室,曝命身亡!

     啊,對了,你下一步一直向西走,一路上都有我留下的標記,一直走下去就是德瓦鎮了,那里有一個行當,我在那存了些許的錢和一些你應該很需要的東西,憑著這一封信就可以從行當里拿出來。

     最后,我想說,我不是有意問你那個問題的,因為,我真的很愛你,真的很ai……

     祝你好運,你的南宮小天。

     寫信人:南宮天

     洛如瞳看了看,內心不知為何,心砰砰直跳。

     難道,洛如瞳是怦然心動了嗎?

     打擊盜版,支持正版,請到逐浪網閱讀最新內容。當前用戶ID:,當前用戶名: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