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卷 第九章 交易么?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不過洛如瞳并沒有傷心,因為現在還不是傷心的時候,這幾天的遭遇和時間倒是磨練了她的意志和開闊了她的視野,令她明白了這個世界的殘酷競爭和悲劇,微笑著緩緩地將這封信套進自己的衣服里,拍拍衣服上的灰塵,向西邊走。

     一個大千金,一個苦練的靈。

     “潺~潺~~潺~~~潺~~~~”

     洛如瞳穿過一片森林,到沒有遇到什么強大的野獸,只是沿路看到了一些看到一二級的野獸,可愛的樣子,一路上洛如瞳都沒有驚擾到它們,怕是被它們打動了吧,洛如瞳往前看,一條清澈透明的小溪吸引住了,凝視了一會兒。

     白皙的溪水上,透過陽光反射過來,雖然是正午的陽光,但絲毫不覺刺眼,能夠清晰的看到底下的小魚兒來回的走動,四面的樹木雖不能在上面盡收眼底,但是樹影密密麻麻的貼在溪水上,就像水草一樣深深地扎在了水底上。一切都顯得美麗和曼妙的濃郁氣息,更讓人心曠神怡,置身于一處沒有煩惱,沒有塵俗相伴但能還人一番獨有的情調和清靜。

     “此處,”洛如瞳走出茂密的樹叢的遮蔽,迎著陽光,噘著嘴歪頭不免有些嬌嗔地說:“還真算個好地方啊,為什么和他在一起的時候,沒這些東西看???想想,像他這種簡直沒有什么對手的人,哪還有什么朋友可談啊,更不用說討女人歡心,唉,怎么忘了,他怎么需要討女人歡心啊?!?br />
     “恐怕是你愛上他了吧?”一個男人的聲音在小溪的對面的森林中傳出。

     奇遇,從一開始就來了……

     緩緩走過,一個稍稍有些俊俏的男子走了出來,個子啊,和洛如瞳差不多,倒是長相和洛如還挺般配的。

     洛如瞳踮起腳,想看清前面的男子,想要知道到底是誰再和他說話,或許,更多是被這說得“大話”吸引到了,臉角不由得上揚了些兒,更嬌嗔的說道:“對面的,是誰???能否告知名字,想必日后能夠相見可以打聲招呼啊?!?br />
     “呵呵,”這名男子徑直走出來站在小溪對面旁,臉面也漸漸顯露出來,也算的俊俏,“在下,夜扇門本代天尊之首——‘夜首’,宣玉輝?!?br />
     洛如瞳剛想走到他身邊,聽到這兒,不由得停下腳步,楞了一下停在了小溪旁,兩人的距離僅有一條小溪這么短,洛如瞳有些嚴肅地說:“夜首?你是列榜第一,帝國第一殺手?”

     “正是在下,”宣玉輝笑了一下,真不知道別人怎么人說“他”的,還真有些太過火了些兒吧,“洛家第一千金,不知可否給我瞧瞧一封信???”

     洛如瞳楞了一下,南宮和夜扇門可算得上是武學上的對手,更是政治上的死對手,百年難以交和的兩大勢力啊,先是九年前的洛州刺史慘案,父親(洛宇)因在里面牽連也受得了這夜扇門的迫害,南宮為了報復不惜在京中與夜扇門展開了殺手風云的肆虐,算算也該有數千位特靈和不計其數的高官被殺了,就連上一位皇帝駕崩之前身邊的紅人——李師兒也被這個說不清的漩渦之中遭殃了。

     不過倒是這位皇帝上任之后,南宮得寵,夜扇門的舉動近幾年倒是挺隱秘的。

     洛如瞳邊想著歪著頭,邊打量著這位夜首,倒覺得有些奇怪,一個男子為什么要那么纖細,手那么白皙呢?還有胸部……

     宣玉輝下意識地用手朝上遮擋住自己胸部,又有些尷尬地將自己的手放下,緩了口氣,慢慢說道:“不知小姐這是干什么,還有,我拿那封信可不是為了南宮那些兒破事兒的啊?!?br />
     “那你為什么要這封信!”洛如瞳站直腰,有些氣憤,還以為能撿到個真命天子,看到的居然是自己的仇人,“你們夜扇門那些王八蛋,為什么,為什么要誣陷我的父親,不就是想要王朝玉佩嗎?”

     “王朝玉佩可是皇上的傳國玉佩,我們哪能要???”宣玉輝急忙說道。

     洛如瞳楞了一下,面對他,不應該是自己害怕嗎?怎么這個時候,確實,面前這一位夜扇門當家的害怕呢,洛如瞳帶著這個疑惑,抿抿了嘴,眼神中帶著一股重重的試探意味,畢竟這幾天的事,實在是太多了。

     更是讓洛如瞳無法相信任何的人。

     宣玉輝笑了笑,以他的功力,其實也不是很高,相對于師傅的實力,他的實力連他老的半成功力都不到,更是和現在的南宮宮主南宮天相比,更是差了一大截呢,如今的他十六歲還算年輕,暗靈八級,稍稍達到了一個水平,至少在高手之中還能占得一席之地,但若是將他當做天才的話,還是有些勉強的,畢竟這一代還有南宮天把持著呢。

     洛如瞳緊鎖著眉毛,因為她知道她的實力更是差,17歲的她竟連上靈都未到,算是比普通人的修煉速度稍稍快三倍左右罷了,比羅家家丁高個四五成的實力罷了,更何況現在在它面前的是威震一時的能與南宮齊頭的夜扇門的夜首相抗衡呢?想到這,洛如瞳算是明白南宮天的那一句狠話了,沒法子兒,就只能看對方想做什么了,有些故作鎮靜地樣子,但是“根基”還不夠穩吧,又因為做這種“騙人”的事兒還是稍稍有些緊張吧,支支吾吾地說道:“那,那,你想干什么,怎么說,也不能虧待我吧?”

     “我哪敢用搶啊,我只是想和你做一個交易而已,”宣玉輝看著洛如瞳更疑惑,甚至疑惑到兩眼瞪大發著寒光,發著那求知的寒光看著宣玉輝的樣子,宣玉輝冷笑了一番,“洛如瞳,不要感到疑惑,因為呀,我就是想和你換那封信,至于為什么,你就不要多問了,要知道嘴多的人,可是沒好結果的?!?br />
     “怎么交易?”洛如瞳雖然不知道會是什么,但總要聽聽別人能給什么。

     “五級獸玉,另外在給五紋丹藥,還有三十銀幣的盤纏,還有一匹快馬,除此之外,還另外派些人過來護你周全,以上只是薄利,以后是有的?!?br />
     五級獸玉!

     雖然說洛如瞳有些震驚,居然能拿出五級獸玉的這種對于她現在的等級來說也算得上是極品了,擔憂細細想了想,怎么說是夜扇門,這些東西還算得上小的,洛如瞳又想到了些不好的主意兒,嘴角不由得上揚了起來。

     宣玉輝笑了笑,貼到洛如瞳的臉龐試探道,“這么說,你同意了?”

     “那倒沒有!”洛如瞳笑著回答,有不自覺地貼了進去,眼神多了幾分機靈,“夜扇門雖說近幾年的在皇上那油水不多,但據我了解,你們的財力,不會只有這么多吧?”

     “好!”宣玉輝早就料到了,“再加五十銀幣,還有寰宇令,可號召南方地區的所有地方政府和城防軍派出兵力和幫助你,這下,該不用說,我們沒有錢了吧?!?br />
     洛如瞳笑了笑,雖然說,南宮天的東西可能會比這個還有豐厚或者說更好用,但是她還是覺得受人掌控并不是一個明智之舉,不如接受面前這位奇怪的家伙的要求呢,又冷笑了一下,將這封信遞給了他,微笑道:“好,成交”

     “明智之舉,”宣玉輝扔出一個包袱,一道煙霧散去,余音繞梁的聲音回蕩在洛如瞳的耳旁,“看看吧,不然,又要說我們夜扇門是老狐貍了?!?br />
     “你們本來就是嘛!”洛如瞳俯下身子,看了一下包袱里東西,一樣不差,笑著回應,“不過還算實誠!”

     夜扇門總部門前。

     宣玉輝拿出那封印著紅印的那封信,右手撫摸一下這封信,一道靈氣散去,給洛如瞳看的那些字漸漸散去了,留下了幾行字:

     致師妹,

     很久沒有給你密信了,第一,一定要保護好洛如瞳,她是我們解開封印的一把鑰匙,試著激發他體內的科三貝萊的能力。

     第二,我們的計劃快要完成了!十三尊的命案也該有個了結了!

     不過,師妹,你要警惕夜扇門里的那些老頭子,他們也是遲早會知道的。

     宣玉輝笑了笑,左手捏了捏手中的信,燃燒的火苗散去青煙,嘴角笑了笑,輕聲道:“師傅,我們的仇,快要,快要報了!”

     打擊盜版,支持正版,請到逐浪網閱讀最新內容。當前用戶ID:,當前用戶名: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