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卷 第七章 愛么?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不是朋友,那就是是形同陌路了,謹記這一教訓,這會讓你明白,愛是需要不斷更新和永恒守護的?!狄钩腔?br />
     “你這是在威脅我?”蕭媚的情緒有些到了爆發點,手中凝結出令人窒息的寒氣,難以讓人可以靠近的低溫寒氣環繞的的敷上了冰雹的手不斷地延伸著。

     南宮天搖了搖頭,雖然額頭上還是因為有些恐懼地冒了些冷汗,他沒有看洛蕭媚,因為他知道她不會說些什么,這個隨風倒的女人和蕭媚一樣不靠譜,真是母女同心??!南宮天這樣想到,他強忍著笑看著蕭媚,換了緩口氣,慢慢說道:“有話好好說,不要總是大動干戈嘛,是不是?”

     雖然蕭媚深知和南宮天合作不會有什么好結果的,面前這個年僅16歲的“小男孩”,可是暗靈階的,再給他發展5年,或許,連她都難以對付得了,不過現在的她又不得違背蕭家的意愿,勉強收回了靈氣,轉頭就想走。

     “誒!”南宮天伸出手,似乎想要挽留蕭媚的走,蕭媚轉過頭來看了一眼南宮天,有些莫名其妙,南宮天微笑著指了指下面的洛如瞳,“難道說,她不帶走嗎?你不是一直想找她嗎?”

     “不了,她已經中了我的寒毒,也是快死的了?!?br />
     南宮天楞了一下,微笑的說了一聲道別的話,看著蕭媚和洛蕭媚羽翼展開向著遠方走了以后,逐漸地走開了他的視線后,在緩了一口氣,但是額頭的冷汗仍然在不停的冒著。

     “那,”蕭媚冷冷道了一句,“我就走了,我們之間的合作,你可千萬不要違約了啊?!?br />
     南宮天有些不知所措,愣住的身體被蕭媚的一句話給弄得晃蕩的搖了一下,跌跌撞撞的應了一聲,“我知道?!?br />
     颯!

     一陣疾風吹過,剛剛落下的葉子和地上的一些雜物,還有令人討厭的塵土也被飛過時的勁風給再一次向上飛揚,形成了煙霧在腳地上回蕩,極光一道向著天邊閃過漸漸退去,葉子和一些雜物也緩緩地平躺在草薙上,蕭媚就這樣走了。

     說是走,還不如說是飛走了。

     南宮天看著光束漸漸褪去,不由分說,一個勁兒地想著一件事兒——洛如瞳,你等著,我不會讓你有事的!我們還沒有可以到團聚的時候!

     使出全身的所有氣力往洛如瞳倒下的方向去,慌張的他因為剛才與蕭媚之間的對話之中不斷的疊加,就像疊排一樣,一排下去不斷的增加疊排的方塊,其實,只需要輕輕的一點就可以力拉崩倒,全盤崩潰,而且,時間上不斷的為南宮天增加“疊排方塊”,或許,這也是為什么,他要回到洛如瞳的身邊,一次緩解自己的緊張。

     其實嘛,南宮天就不應該擔心的,也不需要擔心,方才,南宮天的一掌不僅沒有傷到洛如瞳,而且還利用自身的靈力一點一點地疏導到洛如瞳的身上,雖然不能根除,但是能將寒毒的傷害壓抑到最極致,基本上對人體沒有任何傷害,不過,也不確保,會不會出現什么令人不滿意的事情。

     “你怎么樣了!”南宮天剛剛走到洛如瞳的身旁,雖然說還有些許的距離,但是,因為是在洛如瞳的…——下方俯視過來,該看到的還是全部盡收眼底的,南宮天面無聲色看著剛剛醒過來的洛如瞳四處亂晃的身體,那視覺感簡直達到了無法形容的地步,肥美嫩白的肌膚不斷磨合,神秘的墨紗貼在那里召喚著每一位宅男……

     洛如瞳剛剛醒來,因為閉上了眼睛待上了一會兒,剛剛到正午的太陽發出的刺眼的太陽光射入了他的眼睛里,所以她用有些模糊的視角看著周圍,不過至少,她的耳朵沒壞,還有她的記憶也沒有健忘到那種程度,方才的事兒還是回想的起來,所以,她用較為委婉但是十分警惕的語氣說著:“你到底和我后媽有什么見不得人的勾當?”

     “見不得人”這個詞,或許對于現在的洛如瞳來說,這是最好詮釋的也是唯一委婉的語氣所說出的詞兒了,不過,現在的南宮天注意的是另外的,所有男人所一定要關注的重點——夠靚!

     “啊,呃,那個——”南宮天努力的將自己的那一個情調慢慢調整過來,右手的小指不斷的向上張揚,示意洛如瞳起來,畢竟這種事兒,跟女人說,是會被打的,“你先起來?!?br />
     洛如瞳先是楞了一下,這是玩哪一出?突然,洛如瞳的眼睛瞪了一下,該不會……

     洛如瞳短暫的充電過后,又抬頭看著南宮天停滯了3秒,又猛地將頭栽在自己的下半身,皺巴巴的站上了些塵土的青裙的部分,雖然有些臟,但是對于一個資深的“老男人”或者說對于這些還有些好奇心的剛剛步入的“男人們”來說,嘻嘻……

     “??!”

     洛如瞳左手向下翻轉向地面重重一砸,脈絡之中跳出萬般憤怒凝結出的綠色極光覆蓋手上顯耀著洛府獨有靈力展示霸氣!

     轟??!巴掌大的區域凹陷下來,巨石向外張開向著四處迸濺,就像噴泉似的,憑借著這一股向上彈開的反作用力加之自己的身體不是很重,騰然跳了起來,與南宮天只有半個手臂的距離,洛如瞳沒有多想,因為這樣會影響她的判斷給人可乘之機,所以,她索性跳動身上六十四個有著靈力源泉之說的所有穴道里的所有靈力全部調動到自己的左手上,閃耀著家族驕傲的洛家家族紋章的印記貼在洛如瞳的手上一個勁兒地砸往南宮天的臉上。

     南宮天迅速伸開手抓住洛如瞳的左手,印記也迅速褪去,消散的印記散開一些兒像螢火蟲發出的微弱的光一樣的靈氣散開,南宮天也沒有在那樣嬉皮笑臉地看著洛如瞳,倒是額頭上的冷汗沒有消散還多了些許兒,另外一只手伸出食指和無名指點到洛如瞳的乳溝中,毫不顧忌洛如瞳的感受,只是見到洛如瞳乳溝上多了一道印。

     “什么!”洛如瞳不知為何驚嘆道。

     原來,南宮天用一點靈力點到了洛如瞳的命中穴,這是六十四穴道的主穴,洛如瞳是被南宮天給封住了穴道,不能再運用靈力了。

     “放心,這道封印很快就會解開了,你不用擔心?!蹦蠈m天緩緩說道,抓住洛如瞳的手使勁兒一抓,洛如瞳就一個勁兒往南宮天的懷里進,就這樣,南宮天順勢將自己的另外一只手這么往腰上一抓,兩人便在一個大坑下緊緊地貼在一塊兒了……

     停止了很久,被封住靈力的洛如瞳根本無法動彈只能由著南宮天在自己的身體肆虐了,她不管多想,閉上眼睛生怕自己看到自己被“弄”了以后的難看樣兒,而南宮天同樣也閉著眼睛,兩人就這樣抱在一塊兒好久,好久。

     “洛如瞳?!彼坪跄蠈m天再叫洛如瞳。

     洛如瞳張開眼睛,看到自己已經在半躺在一顆大樹根上好久,又轉過去看南宮天聲音的地方,看到南宮天在一個篝火旁烤著魚,突然發現自己又只身到一個有著茂密樹林倒是旁邊還有條小溪,但又散發著濃密靈氣兒的奇怪地方,下意識地說:“???哈——干嘛?”

     洛如瞳這只是個兒夢。

     南宮天微微抬起頭,定定地看著洛如瞳數秒,抿抿嘴有些猶豫地說:“洛如瞳,你第一次看到我時,愛過我嗎?”

     愛過我嗎!

     打擊盜版,支持正版,請到逐浪網閱讀最新內容。當前用戶ID:,當前用戶名: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