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章 上半部分 墓地
    有些時候不要刻意的去了解別人的心思—暗夜城惠

     “嗬,對不住了!”說完,洛如瞳被南宮天一把手摟住,那青裙嘩的咧開,若是周圍有人的話,早就被別人“盡收眼底”了,而洛如瞳的頭發也微微垂到了南宮天那粗大的手臂上,還隱隱的披在南宮天的肩上呢!

     “你干嘛!”洛如瞳一手托住一道激光靈力,“拍”的一聲朝著南宮天的臉上一打,幸虧南宮天乃靈尊之體,這點微微的傷痛不感到什么,但如是一個普通人,我想早就被弄毀容了。

     “噗曦“南宮天發了發牢騷,又開始了他的”侵略戰爭“,左手隨即向上一舉,掂量一下自己的腳,有了足夠的空間后,立馬右手向下一傾倒,給洛如瞳一個滿滿曖昧的”公主抱“!

     公主抱!天??!堂堂洛家第一千金,竟被如此踐踏?料想,若是這件事大白于天下的話,我看啊,是不會相信的,而現在的事實便是如此,洛如瞳肯定是羞死了。

     “你!你—”洛如瞳望著南宮天那滿臉春光,眼紅的氣勢逼人,咬牙切齒的呵斥道,憑什么你一個狗屁的靈尊能這樣!你不要面子了嗎?而且還是占我的便宜!小兔崽子不要你拉的狗屎命了嗎?

     這可和平時端莊舒雅,為人仰慕的洛家第一千金有了一定的差距啊,可是啊,又有誰能一直保持好的一面,而洛如瞳這樣也算得上“回歸自我,回歸大自然”了。

     南宮天微微一笑,對于洛如瞳的”咄咄逼人的氣勢“,絲毫沒有示弱,反而更”肆無忌憚“了,兩手加大力度抓著洛如瞳,向內靠攏,洛如瞳那纖細的身子”砰“一聲便毫無征兆的靠在了南宮天的胸脯上,那晶瑩雪白的纖細嬌腿,被南宮天的斗篷蓋住,兩人的臉幾乎靠在了一起,天??!南宮天要親上了!

     洛如瞳臉一羞,頭向外一甩,那充溢著油墨般香氣的頭發,輕輕的打在了南宮天的臉上,這下南宮天根式滿面春光了!而洛如瞳此時此刻紅彤彤的了。

     ”洛小姐,對不住了~我的師父想要見你,我也是不得已的,呵呵?!澳蠈m天滿臉淫穢的笑意說道,而洛如瞳有更是恐慌,天??!我到底惹了誰?

     若不是洛如瞳如今體力和靈力消耗殆盡,洛如瞳還可能拼一拼,就不回落了這廝的死色狼了,然而如今他只能任人宰割了?!澳愕降紫敫陕?!”洛如同用那嘶啞的聲音呵斥道,快把南宮天的耳朵給鎮住了。

     南宮天滿臉黑線,不知自己做錯了什么?女人真難養,唉,我到底做錯了什么?支支吾吾地說道:“我,我真的,有,有事??!”

     “放你個狗屁有事!你這個死色狼!敗壞了暗夜帝國南宮的名譽,我就算放棄了我自己,我也要把你這個讓人惡心的一幕是告發出來的!”洛如瞳盯著那羞愧的臉又轉了過來氣憤的說道。

     “啥?”南宮天向下一看,往里一伸,兩人的嘴緊緊的貼在了一起,而洛如瞳隆起的挺拔的神峰,和南宮天的胸腹貼在了一起,兩人的嘴唇的唾液在這一瞬間一滑,兩人的口水猶如兩條河流在匯流處交融在了一起,那種刺激的電流在唾液之中迅速膨大,在南宮天緩過神來讓頭一起時,電流一分為二向著兩人的大腦的沖去,思考著當時一剎那。

     洛如瞳舔了一舔嘴上所遺留的電流,感到麻痹,壓抑著怒火,心平氣和的說道:“那你,你想干嘛?”洛如瞳此時心情很復雜,不知道如何面對南宮天,兩手在背后反復地搓著,手心中夾雜著曖昧的汗水,大腦在反復的思索著剛才的那一幕。

     “??!”一臉惘然的南宮天傻傻地看著洛如瞳,春光滿面的他一臉也抹上了一道紅色,看來帝尊也會這樣??!

     洛如瞳捂著臉,氣憤的他咬著銀牙,直勾勾的看著南宮天,很是氣憤,但不是摸上了一個可愛的頭名,發髻上閃爍著兩人這溫馨的一幕。

     “啊,唔……對不起,不過,我也只能說這個了?!睗M臉黑線的南宮天支支吾吾的說道。

     現在,洛如瞳已是紫紅色了,呵斥道:“你還我的!”

     嚯!南宮天快哭了,居然有這么個古靈精怪的家伙??!

     “啊,恩。對不起,我……我,只能說,對不住了?!蹦蠈m天頂著滿臉黑線的額頭支支吾吾的說道,身子一彎,兩腿向外一伸,向下一弓,化作一道流光向上直沖,嗬,兩人就……這么,不見了!

     “轟!”

     南宮天和洛如瞳來到洛崖之上!南宮天僅是一跳遍回到了此地,不愧是帝國之尊者??!

     洛如瞳在墜落時的那一刻,望見了一片棄她而去的土地上,死死回憶著那一幕,哪一幕的蕭媚!

     在一聲巨響后,塵土悠悠的向四周散去,依舊還是那刺耳的死亡交響曲,而洛如瞳的心也是如此,悲憤早已痛徹心底,“撲”的一聲,洛如瞳從南宮天的懷里跳了出來,眼神此時更是兇神惡煞!

     站立良久,南宮天只是在一旁默默的盯著,眼神帶有一絲猶豫,咧嘴一笑,說:“看來,他說的很正確??!”

     “嗬,你想干嘛?”洛如瞳緩和了一口氣,耐著一丟丟的興致的口吻問道。

     “塵歸塵,土歸土,讓死神的大門敞開!仙法·冥神門!”南宮天飛快的做著靈術的手勢,大喊道。

     “撲撲~噗”一堆五菱鳥徑直飛了出來,黑壓壓的一群鳥蓋住南宮天的上方,也遮住了南宮天那滿面春光的臉,詭異的氣息油然而生。

     轟隆隆”一個墓穴出現在了洛如瞳的面前,哼!這墓穴可不簡單,兩旁的黑虎頭眼睛里射出紅光,顯得詭異和恐懼的的象征,向下沿著的含有古老氣息的滕根纏繞在四周,像脈絡般代表著特殊的力量。

     “這?”洛如瞳看到這一幕,不解的說道。

     “嘻嘻,等一下,他就回來了,那個時候我就不管了哦!”南宮天詭異的笑道。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