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章
    幾乎所有人都穿著一身黑色斗篷,這斗篷除卻擋住臉之外還有隱藏修為的作用。只有零星幾個人毫不掩飾的行走在這昏暗的交易所之中,顯然是對自己的身份的威懾力有著強大的信心。

     寧清源攏了攏自己身上的斗篷,原本想進來便快速離開的心情淡了淡,他也開始巡視起各個攤位的貨物了起來。

     寧清源的修為大概達到了通靈巔峰。蘇少言則是通靈初期。蕭梓荷卻是通靈后期。

     而在門派之中,只有達到了敏靈中期才有每個月的靈石俸祿,之前則都是通過完成任務來換取,是以寧清源手頭上的大多靈石都是通過制作靈符而得到。但靈符制作起來費時費力且材料極為難尋,加之寧清源本身也不太想暴露自己靈符師的身份,是以一直裝成二品靈符師,獲得的收入也不算多。

     而來到這里進行交換的人,且不說大部分都是有錢人,幾乎所有人都是有一定闖蕩歷練時間的人。

     像寧清源手中太弱的靈符別人不屑于要,太好的靈符他卻又不想賣給別人。

     人人都知道,靈符這種東西,自創的威力更大,而自己自創的靈符如果到了別人的手里極為容易被抄襲。寧清源這方面的天賦足以支持他自創靈符,卻不足以支持他繪制出反抄襲的術訣,這也是他不愿意交易高級靈符的原因。

     在沒有什么寶物,靈石也不多情況下。寧清源雖然也看到了許多讓他有些心動,甚至有的讓他十分激動的功法藥材,但卻也只能無奈離開。

     他有能力購買的大多數也就是那些具有些許治療作用的草藥和一些華而不實的裝飾。

     花了五個靈石為自家小師妹購買了一個毫無作用只是美觀的簪子,寧清源便準備打道回府了。

     這時,一旁的攤位上卻傳來了一個聲音。

     “這書是功法么?”一身黑色的斗篷卻遮不住男子高大的身形和那粗獷的聲音。

     那店主卻是少見的沒有任何隱藏自己相貌的裝飾。一頭宛如燃燒著的火焰一般的紅色頭發,雙眼微黑色卻泛著淡淡的金色,那攤子也大大咧咧的擺放著些許藥材和些許丹藥。

     即使是寧清源這等修為的人也能夠感受到對方攤子上那股濃郁的天才地寶的磅礴靈氣,那攤主卻是連盒子都沒有用,就將物品散放在攤位上,似是毫不在意一般。只是那下方天價的標牌可以讓眾人知道,這個人并不是不識貨,只是可能有著雄厚的資本,并不將這些寶物放在眼里。

     而那粗獷男子所指的也正是他那攤位上唯一沒有標價的一本薄薄的書冊。顯然,在他看來這樣一個非凡的攤子上一定不會有什么普通的事物,也就對那本古怪的書冊升出了幾分想法。

     “不是,不賣?!?br />
     紅發男子甚至沒有抬頭看那男子一眼卻是毫不客氣的拒絕了,一副我無意多談的樣子。

     那粗獷男子似是想要發怒卻被一旁的另外一個身穿斗蓬的人拉了一把然后離開了。

     寧清源看了一眼那紅發男子的方向。

     按道理,這樣一個耀眼的人他不應該忽視,但是偏偏自從他踏入這里,若不是那粗獷男子開口,他都未曾注意過這個攤位。

     這個男子一定不凡,他的攤位也不是現在的他有能力去看的。

     寧清源拉了拉斗蓬便準備離開,卻是聽到了腦海之中突然響起的一個聲音。

     “既然發現了,難道不來看看么?”

     看著周圍并沒有人有絲毫反應,寧清源很快便明白了這是對方傳音入密只對他一個人說的話。

     能夠在這種情況下完美的匿跡自身,傳音入密不被任何人發覺的……

     這個人很強。

     寧清源感受到了對方對于自己的友好,卻是加快了腳上的速度,更快的想要離開這里。

     在別人眼中,或許強者等于大機緣,但對于寧清源來說,只有是自己的才真正是自己的,更何況不論是機緣還是強者,說到底不過是麻煩而已。

     而他,并不想招惹麻煩。

     雖然身后隱隱傳來了那紅發男子的笑聲,可寧清源卻是半點回頭的意思都沒有,直接離開了這修仙者交易所。

     褪下一身斗蓬,雖然并沒有買到什么有價值的東西,但是寧清源卻還是覺得此行不虛,至少從很多攤位上的對話之中他知曉了許多從書本上無法得知的經驗與辨物方式。

     不過,他并沒有想到,在他就要離開花城的時候會再次看到那個紅發的男人。

     “你要天星草么?我這里倒是有出售呢?!?br />
     本就俊美非凡的男人頂著一頭獨一無二的紅發半倚著一側的樹干,無比耀眼卻是并沒有人注意到他的出現。

     而男人指尖玩弄著的那點綴著銀光的綠色植株,正是他此行的目標天星草。

     “山上現在可是很亂,以你的修為,上去了能不能找到天星草先不說,就連安全回來可能都是個問題呢?!蹦凶拥脑挊O為嘲諷,但寧清源卻不得不承認對方說的很對,也正是他心中擔心的最大問題。

     不過……這人又是怎么知道他要尋找天星草的?

     寧清源靜靜的看著紅發男子,等待著對方的下文。

     以男子深不可測的實力來看,找他自然不會是為了嘲諷他實力不足而來。

     對方知道他需要天星草,又帶來了一株天星草……

     “前輩想做什么?!睂幥逶纯聪驅Ψ?,語氣有些恭敬卻也帶上了些許不解。

     那紅發男子倒是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寧清源這樣的稱呼,只是在聽到他發話之后原本的慵懶和嘲諷盡數收了回去轉成了一臉笑意。

     “我們來做個交易吧?!?br />
     那一副奸商面孔和之前的高人形象大相徑庭,卻是要更為讓寧清源放心。

     “什么交易?”

     寧清源雖然并不覺得對方需要和自己做什么交易,但是既然對方這么說了,那便是他身上真的有對方想要的東西。

     那個東西又會是什么?

     “我用這天星草換你收下這本書如何?”男子一臉奸詐的笑容,說出的話卻令寧清源有些驚詫。

     寧清源定目望去,這才發現對方手中似乎拿著一本書,那書極為樸素,封面上只有寥寥幾個字,應該是名字和寫下他的人的名字。倒不像是什么難得的功法,而更像是凡間書生讀習的普通書卷。

     天星草雖并非什么難得的貴重藥材,但因為其在很多丹藥的煉制上是不可代替的成份,又常生長在一些比較危險的山峰上,普通人要得到也不是這么簡單。更何況天星草對于強者來說也是多多益善的,倒是從來沒有見過有人用天星草換別人收下一本書這樣的說法。

     寧清源雖然有些疑惑,但也不是什么猶豫的人,雖然這男人和他送的書透著一種古怪的意味,但是此時他最好的選擇無疑是收下這本書了。

     “好,我收下?!?br />
     紅發男子笑了笑,似乎是聽到他這回復而心情不錯,倒也沒有食言,很快便將手中的書和那天星草扔給了寧清源。

     寧清源收下了兩者便準備離開,這個男子身上處處透著古怪,雖然給他的感覺不錯,但他卻并不想深交。

     “既然是第一單客戶,那我就附贈你一些優惠吧,拿這個可以找我三次,進行任何交易,只要你能夠付出相應的代價,沒有我辦不到的?!蹦凶拥脑捴袔е环N強烈的自負卻是讓人不得不承認對方的確有這個資本。

     寧清源下意識的接下了對方扔來的東西,再抬頭,那邊哪里還有那紅發男子的身影。

     一枚血色玉佩靜靜的躺在寧清源的手心。單從外觀上來看,這玉佩色澤純潤,倒算得上一件不錯的觀賞品。但從修仙者的角度來說,這塊沒有絲毫靈氣蘊含的玉佩卻也只是一件裝飾罷了。

     寧清源嘗試了一下,竟發現這玉佩似是不能放入任何儲物的物件內,索性將其別在了腰間準備返程了。

     幾天不見,也不知道小師弟到底練好了寧心訣沒有,又有沒有繼續胡來。沒有他的管教,也不知道師妹又去哪兒瘋了。

     這么想著,寧清源回師門愿望就愈發的強烈了起來。

     師傅給的靈石并沒有使用太多,寧清源索性直接在靈符上佐以靈石,也讓返程的速度快上了許多。

     清風峰上的一切還是他記憶之中所熟悉的那般模樣,只是有些安靜,安靜的嚇人。

     寧清源臉上的笑容收了收,卻是邁步向著師傅所住的地方走了去。

     “大師兄?!笔掕骱傻穆曇粼诓贿h處響了起來,似乎有幾分驚訝也有幾分如釋重負。

     “師妹,怎么了?”

     這丫頭雖然看上去大大咧咧卻實則細心的很,也絕對有足夠強的實力。但此時卻是身上的紫衣都帶上了些許污痕,發髻雖未亂卻也帶上了幾分氣喘吁吁。

     她如此狼狽的模樣很是少見。寧清源安撫下來人,有些皺眉。

     師門這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