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章
    蘇少言并沒有發現寧清源望過來的眼神,他只是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緒之中,眼中的驚訝和茫然完完全全的被寧清源收入眼中。

     再次發現小師弟的古怪的寧清源只覺得自己心中的疑惑和好奇越發的濃烈了起來,關于小師弟的這些轉變的秘密就像是一個裝著珍寶的盒子,他明知道里面一定有極為豐富的珍寶卻是不知應該如何打開,即使百般嘗試也不過是讓自己更好奇一些。

     寧清源嘆了一口氣,似乎他對于這件事情越來越執著了?這可并不是什么好現象……

     不過,卻是沒法不去在意阿……

     寧清源的眸色沉了沉,似乎是在醞釀什么,但沉陷在自己的思緒之中的蘇少言卻是無從發現這些許細小的改變。

     那些多出來的設定和他想象之中的太過不同,具體生動的讓他感覺身體有些發冷。蘇少言想讓自己不要多想,卻是不斷的陷入一個怪圈。他總有一種自己會回不去的預感,而這種預感卻也是他此時最為不想要的。

     他看了一眼寧清源,這個曾經他最為喜歡的人物就這么的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每一個細節每一個動作都和他想象之中的一模一樣,真實而生動到可怕,他心中不僅沒有任何興奮的情緒,反而有一種獨自一人前行的孤獨感。

     似乎整個世界都是虛無的,而只有他一個人才是真正的真實,但卻又無從分辨這一切。

     畢竟……就連這抹溫度都和現實之中的一般無二。

     ……這抹溫度……?

     蘇少言有些愣了神,下意識的瞥開了頭。

     他的面前是一只修長的手,骨節分明,瑩白如玉,如同是最好的玉器雕琢而成的工藝品一般。作為一個手控蘇少言難免的呆了呆,眼睛里更是閃現了些許光亮,卻是在反應了過來這手的主人是誰之后很快的回過了神來。

     回過神來的蘇少言才遲鈍的想起了之前額頭上那一抹溫度,那抹微涼卻也帶著一絲暖意的溫度。

     見小師弟在一旁發呆,寧清源伸出了手在對方眼前晃了晃,更是在對方毫無反應之后壞心的戳了戳對方面癱的臉,卻沒有想到對方在自己收回了手之后才反應了過來,對于這有時候真是遲鈍的可以的小師弟,寧清源有些忍不住笑意。

     “怎么突然開始發呆了起來?”寧清源一頓,看了看蘇少言發呆的方向,又道,“不會是……看上人家姑娘了?”

     后面的話語帶著調侃卻也是成功的讓蘇少言的眼中再次恢復清明,向著寧清源看的方向看了過去。

     這一看卻是瞬間變了臉色。

     那邊酒樓門口,一位身著暖黃色裘衣的女子站在那里,正是面對著蘇少言和寧清源的方向,正笑的開朗,那一雙杏眼配上皓齒朱春倒也是一個少見的美人,甚至可以說和蕭梓荷不相上下。只不過風格不同,一個是魅惑一個是活潑。

     但這位美人卻是蘇少言此時最為不想見到的,沒有之一。

     寧清源本也只是模糊看見了一個人影隨手指了過去而已,看著蘇少言乍變的臉色,寧清源這才仔細看向了女子。

     暖黃色的衣飾,看上去天真活潑的樣貌……

     一個名字很快就浮現在了寧清源的腦海之中。

     柳如是。

     這個名字聽上去極為普通,但這個人卻并不普通。

     在原文之中,這柳如是正是他的紅顏知己之一,更是難得的以相愛相殺的戲碼出現的女子??瓷先ヌ煺婊顫姷纳倥畢s算得上十足的蛇蝎心腸,從一開始的接近便抱有目的,后來更是幾次的背叛他的信任,也算得上是推動書中的“寧清源”最后不再相信任何人的直接因素。

     這個女子后來和“蘇少言”幾番勾搭,兩人一起算計“寧清源”,卻最后還是在各種接觸之后被書中的“寧清源”吸引,也是花了不少心思才求得“寧清源”的原諒。

     看著這個女子,寧清源只覺得心里一陣隔應。

     雖然一切都沒有發生,但是這個原本可能將自己推入深淵的女子卻還是無法讓他心生半點好感。

     看著蘇少言有些發黑的臉色,寧清源心中的煩郁倒是莫名的消散了幾分,頗有興致的看著小師弟變臉。

     這一次是偶然,兩次是偶然,但這么多次的情緒流露,寧清源自然不會將其當作是錯覺。

     他已經能夠確定,自己的小師弟一定知道了什么,甚至,也看過他之前看過的那本書也不說不定。

     寧清源微微垂了眼,等待著此時對著那女子流露出明顯厭惡情緒的小師弟的下一步舉動。

     “大師兄,那里有家酒樓,這些日吃慣了干糧,不如……”

     蘇少言話雖未說完,卻是已表明了意思。

     寧清源臉色微微沉了沉,卻是語氣和笑容看上去更為柔和了些,“好啊。那我們走吧?!?br />
     話一說完,寧清源便加快了腳步,從蘇少言身后的方向走到了他身側。

     之前為了抵御寒冷,蘇少言是站在寧清源身前的,看不見對方的表情倒也沒察覺不對,但敏感如蘇少言還是感覺到了一點奇怪,下意識的便看向了身側的寧清源。

     笑意尚在,帶著一種溫柔繾綣的感覺,襯著那如玉的容貌倒是多了幾分宛若天人的驚艷,只不過那眼中似乎流轉著一種不知名的情緒,不是蘇少言已習慣的柔和和無奈,而是一種更為深邃難測的感情。

     這一刻蘇少言感覺,兩個人之間似乎多出了一道不可跨越的鴻溝,卻怎么也想不到為何。

     “怎么了?”察覺到小師弟突然心事重重起來的寧清源關心的側過頭來問道,眉間擔憂的情緒不容作假。

     “沒……沒什么?!备杏X是自己多心的蘇少言偏過了頭去,卻因兩人靠的太近,寧清源呼出的溫度都打在了他耳畔,讓蘇少言有些結巴,耳根都有些發紅。

     見此,寧清源心情不錯的輕笑了一聲,卻也不再為難自家小師弟,而是向著那酒樓的方向徑直走了過去。

     他倒是并不擔心黃衣女子會再次找上他,畢竟一個毫無修為的人,再怎么也應該引不起別人的注意才對。

     但寧清源并不知道劇情這種東西并不是他這個“主角”能夠逃的開的。

     “這位公子……”

     那女子站在酒樓之外來回晃悠著,卻是在看到蘇少言和寧清源兩人的時候眼前一亮,像是在絕望之中抓住了什么希望一般,本就美麗的雙眼帶上了那璀璨的光芒,更是萬分奪目,讓周圍來往的行人都頻頻側目看去。而那似乎察覺到了周圍人的關注的女子也是臉上唰的升騰起一抹嬌羞的紅暈,更是渲染了她的美艷。

     寧清源心里暗自嘆氣卻終是無法將那沒有發生的事情的過錯怪罪到這個女子的身上,見周圍并沒有人,女子又正對著他說話,避無可避之下也只得應了一聲。

     蘇少言抱著劍站在一邊,一身淺藍色的衣服,與手中淺藍色泛著冷光的劍似是融合為了一體。冰冰冷冷傲立于這冰雪天地之中。

     面癱的蘇少言自然沒有給女子任何回應,只是冷冷的站在一旁旁觀,似乎女子做什么都與他無干一般。

     如果不是之前蘇少言的一系列神色變化以及他提出的進入這酒樓的要求,寧清源恐怕會真的以為蘇少言對于這個女子的經歷什么的完全不在意,但現在卻是不會這么想了。

     這明明不喜那女子卻要強硬安排兩人見面的小師弟,寧清源真的覺得有些陌生,卻也意外的感覺有些可愛。

     他倒是很樂意看看小師弟的葫蘆里到底賣著什么藥,目的又是什么。

     那女子沒有得到蘇少言的回復倒也并不覺得如何,只是看著寧清源,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的將兩人掃視了一遍。

     寧清源將女子的動作收入眼中卻是不言,反而有些放柔了語調輕聲詢問了起來。

     “姑娘是遇到了什么問題么?有什么我們可以幫忙的么?”

     臉上帶著溫和的笑意嘴上說著關心的話,寧清源這般關切的詢問著,卻是讓身旁的兩人都沒有看見他眼中蘊含的寒意和防備。

     其實他并不是什么敢于冒險的人,對于未來可能會存在的危險,他倒是更樂意將其掐死在還未成型之前。

     只不過,如果為了這么一個女人就暴露了自己掩藏多年的陰暗面似乎不太好?

     畢竟現在的小師弟還是挺可愛的,他還準備能瞞就多瞞一會兒呢,畢竟嚇走了就不太好玩了。

     “家父前些日子得了重病,一位仙人說蘊含著靈氣的玉佩能夠幫助家父維系性命,小女想借公子身上的那枚玉佩一用?!?/div>

本站只收錄已完結小說,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站內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積極配合“凈網2017”專項行動,共同抵制網絡淫穢色情信息,一經發現,立即刪除。歡迎舉報!
/侵犯版權/色情舉報/郵箱:ybducoom#gmail.com(#換成@)
sitemap.xml sitemap.txt 熱門搜索 人間正道 All Rights Reserved.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