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6章 三合一
    陰云蔽日,黑壓壓的云層聚集在山頂之上,仿佛頃刻之間便會有暴雨落下。

     悶熱的感覺籠罩在整個山頭,只有偶爾拂過的風能夠減弱幾分。

     房屋之內,只有一歲左右的小孩仿佛感覺到了天色要變,又似乎是被這沉悶之感壓的喘不過氣來,揮舞了一下那手臂,張了張嘴似乎是想要說些什么,卻只剩下了模糊不清的哼聲。

     房間內空無一人,僅小孩一人,那孩子卻也不哭不鬧,甚至在發出那不甚清晰的哼聲后便自覺的閉了嘴,還抿了抿唇,顯得有些可愛,更有幾分可憐。

     不過那孩子眼中卻沒有孩童所有的天真和被大人拋下的委屈,只是隱隱有著幾分茫然。

     很快房屋外就傳來了一陣腳步聲,凌亂而嘈雜,顯然不是一兩個人,而來人的方向顯然也就是這個房屋。

     屋內的小孩眼中劃過一絲他這個年齡不應該擁有的警惕,卻在聽到屋外隱隱約約傳來的聲音之后被一片茫然和小孩子的單純天真所替代。

     “走快點,小言一個人在家,你就這么放心?”女子的聲音隱隱透著幾分責怪但更多的卻是擔憂。

     被她指責的男子嗯啊應了幾句,話語間卻是有些心虛的意味,并不敢反駁女子的話。

     女子卻并沒有因為男子的沉默而心情平和,反而更為憤怒了起來,語氣間都有了幾分發飆的意味?!白屇阏疹櫺⊙?,照顧小言,結果呢,你就把小言一個人丟在家里?如果不是長老發現你蹤跡,你是準備怎么?就將小言一個人丟在家里尾隨我們辦完事再提前回來么?”

     男子有些囁嚅道,“我這不是擔心你嗎……”

     “那小言呢!你就不擔心他了?這天色陰晴不定的,如果晚點發現你我們可能過幾天才會趕回來,那你就準備讓小言餓上幾天?萬一小言不小心摔到了,或者出了什么意外怎么辦?!”女子越說越氣,卻是越想越想罵那男人,白皙的臉上被漲的通紅,顯然不是羞的,是怒的。

     “好了好了,是蘇諧的錯,等會兒罵他也不遲,快回去看看小言吧?!币慌阅腥说穆曇魪膬扇松砗髠鱽?,聲音平板卻也帶著幾分不易察覺的擔憂。

     那女子顯然很聽信這人的話,聽到這句話后瞪了一眼站在她身側臉上有些發紅的男人更加快了腳步向著前方的房間走了過去,一旁的男子見狀也跟著加速,卻始終不敢和女子平齊,只是不多不少的跟在她身側。

     在兩人后方,則是之前出聲制止了紛爭的男子,男子鼻高唇薄,五官剛毅,雖說并沒有前方兩人出色,但身周那股凌厲的劍意卻是襯得整個人宛如一道散發著寒芒的寶劍,有著說不出的凜然意味。

     男子左手拉著一個男孩,不過五六歲左右的樣子,少年整個身上灰撲撲的,臉上也臟兮兮的,但那雙眸子卻是亮若晨星,隱隱有著暗光閃現。

     男孩正是寧清源,而此時站在他身側的也正是他師傅清風仙人,前方兩人則是蘇少言的父母。

     寧清源沒有足夠的修為,跟在清風仙人身側,雖有其真氣帶動卻始終是比前面兩個憂子心切的夫妻要慢上了許多,但兩人卻也都沒有急著上前,反而是跟在身后看著前方兩人的爭執。

     那女子顯然修為沒有男子高,一直趕便已經有些無力,屋外的陣法又極為復雜,即使是他們布陣的人想要進去也必須走過那一段不算短的,以假亂真的幻化出來的道路。

     那女子看著那有些小心翼翼甚至面帶討好的跟在她身后不遠處的男子,更是怒從心來。

     “在我后面跟著干甚?先回去看小言??!”

     男子被女子突然的指責弄得一愣有點委屈,剛想反駁什么,卻在看到妻子那越發陰沉的臉色后又見之咽了回去,提速向著陣法的出口奔了過去。

     男子后方的女子和清風仙人很快也跟著走出了陣法進入了房間。

     寧清源第一眼就看到了床邊的小孩老老實實的躺在床上,烏黑而明亮的大眼睛循聲望向了他們所走來的方向,那不屬于孩童的疑惑和驚訝一閃而過很快就被偽裝出來的天真單純所取代了。

     “小言真乖?!笨吹焦郧傻母C成一團的兒子,女子顯然有些心疼,更是沒有給男子一個好臉色,將孩子放在懷里輕撫著。而一旁剛剛被女子催著進屋照看孩子,此時又顯然被嫌棄的男子站在一旁,有些束手束腳,完全不知道應該做什么好。

     “清源,來,這是我家小言,小言,這以后可能就是你師兄喲?!迸永泻⒌氖窒蛑鴮幥逶吹姆较蚧瘟嘶?。而寧清源卻是明顯看到了自家小師弟顯然沒有適應過來身份的突然轉化而有些恍惚的表情,輕輕笑了笑,寧清源卻也并沒有靠近眼前的小孩,尤其是看到了對方明顯不適的表情,更是后退了一步。

     女子剛有些不解便看到懷里的小孩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而那方向更是寧清源之前退開的方向,一時有些尷尬。

     因為想到小言一個人在家,他們一行人剛接到寧清源便往山頭上趕,也就根本沒注意到寧清源有些臟亂的衣服。

     丟了一個除塵咒又給了寧清源一件新衣服換上,一旁的小孩才終于揉了揉鼻子,白里透紅的膚色讓臉上升起的那抹紅暈也顯得不太明顯。

     寧清源換上了整潔的衣物這才向著男孩走了過去。

     不知是為了剛才的舉動而討好亦或是因為認出了寧清源的身份,還是小孩一枚的蘇少言并不排斥他的靠近,相反還將嫩嫩的爪子伸了出來,討好了拉了拉寧清源的袖子,寧清源卻是故意將手往前遞了遞,蘇少言的爪子便直接捏到了他的手心。

     小孩子的皮膚極嫩,白皙而可愛,雖是在發現抓到的不是袖子而是手的那一剎那有些茫然,卻依舊沒有放手。那隱隱流露出來的些許茫然的依賴讓寧清源莫名的有些心悅,卻始終不敢捏緊對方的手,生怕哪里用力大了便傷到了眼前的孩子。

     顯然他也忘記了,此時的他不過也是個小孩罷了。

     蘇少言的父母站在一旁顯然有些驚訝,孩子懂事不假卻也少有這般喜歡一個人??粗磥淼膸熜值軆扇讼嗵幍臉O為和諧的樣子,兩人也是有些放心。

     安安靜靜的靠在母親懷里的蘇少言卻是很快掙扎了起來,剛抽回手便又在其他人驚訝的目光之中將一枚小小的玉石從懷里拿了出來,塞到了寧清源的手中。

     寧清源敏感的察覺了周圍的大人神色有些變化,雖無惡意卻也有些復雜,卻還是將蘇少言遞來的東西收了下來,小師弟遞來的東西他永遠不會拒絕,不過想到這只是一個制造出來的幻境,他就有點小小的失望。

     這枚玉石是原本的蘇少言護身的東西,一次意外替主人擋了一次傷害之后便失去了作用,但寧清源卻很清楚這枚小巧而不太起眼的東西如果給一個天品資質的人用來修煉卻能夠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如果不是那孩子看向自己時隱約流露的些許復雜的眼神,寧清源幾乎都要以為自家小師弟是認出了他。但也正是因為發現小師弟沒有認出他卻也將這東西交到他手上之后,他的心情才更為復雜。

     看著寧清源收下了那枚其貌不揚的小小玉石,那孩子在母親懷里勾了勾嘴角,雖然極淺,卻讓那雙本就明亮的眸子更加生動了起來,還沒有長開的五官沒有長大后的那份冷肅面癱,反而極為生動,尤其是那眸子,讓人忍不住的喜愛。

     寧清源心下一動,驀然便貼近了一些在男孩的臉上親了一下,帶著嬰兒肥的小臉嫩嫩的,似乎還帶著一股淡淡的奶香和隱約的藥香,寧清源眸子微縮了一瞬,卻還是將思緒拋在了腦后,占完便宜便將懷里的一些稀罕物飾放在了孩子的手中,雖不一定有那玉石來的珍貴卻也都非凡品。

     只是營造出來的幻境罷了,寧清源倒也不在意在這幻境之中揭開自己所有的掩飾,用最真實的自己來對待。

     一旁長輩們在看到那些標注著寧家的東西之后的反應寧清源全然不在意,只是接過了那個往自己懷里靠,被占了便宜還不自知的小師弟。

     兩人的關系在旁人看來極為和諧,雖然剛才那一幕讓他們或多或少心情有些復雜,卻也放心將時間給兩個人獨處。

     寧清源就在房間內逗弄著那個裝作天真茫然卻一直在注視著他想要從他身上發現什么的小師弟,也沒少動手動腳,只不過看上去只像是在和小孩子玩耍罷了。

     房間內沒有人說話,卻是總有窸窸窣窣的聲音時不時的傳來,伴隨著這的,還有寧清源時不時發出的輕笑聲。

     在睜開雙眼的一瞬,寧清源不意外的看到了幾乎是窩在自己懷里的少年。

     在陣法和藥物的雙重作用之下,少年睡的極沉,睫毛輕顫卻是極長,掩住了那雙平日帶著冰寒與通透的眸子,表情十分柔和,像是在做什么極好的夢。

     這種感覺挺好,但寧清源卻莫名覺得,自家小師弟醒來看到這樣一幕絕對會惱羞成怒,后面再想這般便很難了,雖有些不舍卻還是放輕了手腳將對方從自己懷里移了出去。

     那幻境畢竟是直接作用于潛意識,如果成功,很多夢境之中的小習慣很可能直接帶到現實之中,就比如在夢境之中,作為一個孩子的蘇少言幾乎總是被他半抱在懷里的,而現實之中,習慣了那份感覺的蘇少言也不自覺的靠近了他。

     不過醒來的小師弟并不會記得昨夜的夢,那些他營造出來的事情都只會被埋藏在對方最深的潛意識里,就像是真正的幼時發生的事情一樣,模糊卻會在某些時候發揮想象不到的力量。

     只不過夢境之中的小師弟雖然沒了白天里的記憶卻仍然保持著成人的思維模式,卻是讓他的刻意接近有些困難。

     但是……

     想到那個在夢境最后被他用繩子串好掛在脖子上的小小玉石,寧清源卻又莫名覺得,想讓小師弟在幻境之中接受他似乎并不算困難。

     寧清源洗漱完后又將蘇少言的那一份整理好,這才回到了屋子內。

     蘇少言身上淺色的光芒一閃而過,沒入他的體內,在下一刻,少年睫毛輕顫,很快便睜開了眼,似乎是察覺到了房間之中還有另外一個人的存在,蘇少言眼中極為清醒,甚至看著寧清源的時候還帶著幾分寒意。

     寧清源有些無奈又有些好笑,卻沒有如以往一般等對方自己醒來,反而是將那涼水浸透的毛巾擰干貼在了小師弟的臉上。

     少年微不可察的抖了抖,卻是顯然清醒了過來,翻身下床,穿衣洗漱,動作極為自然,寧清源卻是莫名的看出了少年有幾分悶悶。

     “房間內有修煉陣法,陣法會幫助聚集靈氣,只需要早上凝練消化一下就可以了?!?br />
     看著那多余的幾分靈氣從小師弟手中溢出,小師弟的臉上也明顯的掛上了幾分驚訝和茫然,寧清源有些好笑的解釋道,語氣間卻是有些許驕傲的意味。

     雖然這陣法的作用只是強行吸收靈氣將其封存在人的身體之中,甚至第二天早上如果不及時處理,沒有陣法的壓制原本的靈氣便會溢出,但這般高明而奇特的陣法卻也只有寧家有,更是可以說只有寧家內閣才有這個資格建設,而這個陣法最初的設計者卻也是他的母親。

     蘇少言聽后有些驚訝,卻是很快便進入到了修煉的狀態,開始梳理自己體內有些雜亂的靈氣,讓它轉化成自己的真氣。

     房間內靜悄悄的,寧清源思考著幻境之中那些讓他不得不在意的細節一時也忘記了時間,直到心中一動,感受到在外布置的陣法有被人觸發的跡象。

     看著一旁極為放松隱隱有一些漸入佳境的小師弟,寧清源又布置了幾個陣法這才走出了房間。

     自從他回到寧家,閣老們便將內閣布置的所有陣法的陣引交到了他手中,也就相當于得到了整個寧家的控制權。

     心念稍轉,寧清源很快便找到了被觸動的陣法的方向。

     那是寧家一個偏遠的入口,沒有那么多排查卻極為難尋。而且被觸及的陣法卻并不是最外層入口的那一個。

     顯然來者對于陣法也有極為深刻的了解,更是想要這般闖入絲毫不在意是否會得罪寧家。

     來人的身份絕不簡單,而來意更是讓寧清源極為好奇。

     只不過他卻是沒有料到這個人會是一個熟人。

     “不知領主來我寧家意欲為何?”

     寧清源站在陣法之外的高臺上,看著下方站在陣法中央閉目沉思的少年,衣擺無風自動,一襲火紅色的衣衫讓少年極為顯眼,甚至將眉目間的隨意映出了幾分慵懶。

     少年領主顯然聽清了寧清源的話,卻沒有給出任何回應,仍閉目站在那里,專心的尋找著陣眼。

     如果破解了陣法,以寧清源的修為自然是攔不住少年領主的,這一點兩人都十分清楚,但是寧清源會讓他這么輕松的破解陣法么?

     顯然不會。

     看著對方微皺的眉漸漸松開,寧清源便知道,這一個陣法的陣眼恐怕已經被對方找到了。

     但這卻并不妨礙他增加一個新的。

     手邊輕動,幾個已刻好陣法的陣圖便融入到原本的陣法之中,讓那本來已經開始變得清晰的陣眼再次無處可尋。

     少年領主手上動作一頓,這才真正看向了寧清源。

     這人不喜歡自己,不喜歡蘇少言,寧清源一直十分清楚,但這其中的緣由卻是不知。

     看著一向高高在上的少年領主皺眉眼含不悅與厭惡的看向自己,寧清源覺得有趣的同時又有些好奇。

     “來寧家尋一個人?!北黄日f出來由的少年領主顯然面色不太好,但語氣也基本算得上平和,顯然他也清楚,如果真正得罪了寧家,就算以他的身份,也不免有些麻煩。

     一個人?

     這個答復顯然不是很讓寧清源滿意,而他不滿意自然不可能放對方進寧家。少年領主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過了片刻才別扭的補充了一句。

     “蕭先生,你見過的?!?br />
     見到寧清源有些疑惑有些猜測的目光,此時的少年領主顯然有了些許破罐子破摔的意味,反倒冷靜了下來,挑了挑眉又吐出了兩個字,“紅發?!?br />
     這下寧清源是清楚了,但伴隨而來的卻是一陣陣的頭疼,就連之前少年領主的無端遷怒似乎也明白了幾分,卻也平添了幾分不解。

     “你找他?”

     這個時候的陽城恐怕也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吧,那姓蕭的又和這少年領主到底是什么關系,需要他拋下陽城的大小事務來找他。又是什么原因讓這少年領主如此肯定那蕭先生就在寧家?

     “山不就我,我來就山?!鄙倌甑偷偷懒艘痪?,卻顯然沒有告訴寧清源的打算,“他離開時說過要來寧家,我自是來寧家尋人?!?br />
     看著少年領主抿唇不語顯然不愿意再多交流的樣子,寧清源縱使被對方的回答弄的一頭霧水卻也知道撬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了。

     這個時候小師弟應該已經結束修煉了吧,還是回去看看好了。

     寧清源想著就往回走了去,那邊的少年領主卻是顯然一愣,完全沒有想到這人居然就打算這么將他拋在那里,沒有絲毫之前所說的放他入內的意思,臉色更是陰沉了幾分,動了動嘴想要說些什么卻終是咽了回去,咬了咬牙又回身尋找陣眼。

     “蕭先生此時不在寧家?!鼻謇涞穆曇舻瓊鱽碓俅巫屔倌觐I主手上的動作一頓,也成功的阻攔了寧清源往回的步伐。

     “小師弟可是已經凝練了那些靈氣?”看著向著自己這邊走來的少年,寧清源果斷的迎了上去,心念一動便是直接拉過對方的手將他往回帶了去。

     結束修煉后應寧如月所說來這里找寧清源的蘇少言被對方拉著,本還想跟被困在陣法里的少年領主說上幾句,卻是在感受到手上的力道的時候有些無奈的跟著寧清源往回走。

     他還從不曾拒絕過寧清源,自然不可能因為這個只有幾面之緣的少年領主來反駁對方。

     感受到小師弟的信任和順從,寧清源勾了勾嘴角,捏著對方手腕的手漸漸的向下卻是在快要觸碰到對方掌心的時候停了下來,少年的身上有著一種淡淡的冷香,手上也是涼涼的,但如玉石一般,摸著十分舒服。

     他已經感覺到自己最近似乎越來越喜歡和小師弟有近距離的接觸了,但他也清楚,這種接觸對于他們兩者的關系來說有些奇怪,所以他也一直克制著自己不要超過某個限度。

     只不過……

     小師弟這樣完全不拒絕的態度,總是讓他不自覺的將那個本就不算高的限度越發的降低了。

     也不知道是好還是壞。

     站在兩人身后的少年領主抬了抬眸子,看了一眼前方極為和諧卻又充斥著一股莫名的氛圍的兩人,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似乎是發現了什么,對于兩個人的敵意也消散了幾分,卻多了一抹看戲的戲謔和嘲意,同時夾雜在其中的似乎還有一絲淡淡的羨慕,但很快就被他斂去了。

     此時的他知道寧清源不可能會頭,也不可能讓蘇少言幫忙,不論是要繼續闖還是要回頭都有些困難但也都只能靠他自己,他沒有出聲,只是在看到兩人想攜離開之后默默轉了身。

     蘇少言說的話他還是相信的,既然那個人不在,他也沒有繼續闖下去的必要了,雖然似乎已經得罪了寧家,但少年領主卻并沒有將這些放在心上。

     少年領主的離去使陣法被擾亂的感覺消失在了寧清源的感知之中,他只是手指微動將這份消息從寧家內閣的資料之中抹了去,隱去了少年領主曾來到過寧家的事實便又將注意力放在了身側的少年身上。

     人始終是貪婪的動物,這一點寧清源不得不承認。

     他曾經以為不會有什么東西能夠誘惑到他,更認為即使又誘惑的存在,他也能夠憑借自制力抵擋,卻終究是發現自己還是太天真。

     毫不防備不拒絕的少年簡直就像是罌粟,即使明知道誘惑的背后是危險,卻也有著讓人義無反顧的魔力,甚至寧清源都沒有摸清自己心中那對于小師弟莫名的關注和在意來源于何卻也無法忍住心底的貪念。

     他忍不住去一次又一次的試探對方的底線,但卻發現,蘇少言似乎對于他沒有任何的防備,更是容忍到了一個讓人驚訝的情況地步。

     寧清源不動聲色的占著自家小師弟的便宜,從些許輕微的肢體上的碰觸再到長時間的接觸,眼前的少年那溫溫涼涼的體溫對他來說卻仿佛處在酷暑之中的行者終于遇到了可以乘涼的地方,那種舒適與放松莫名的讓人有些放不下手,而對方的容忍和退讓甚至是那些許說不清道不明的心甘情愿才更是讓寧清源完全舍不得放開的緣由。

     蘇少言沒有任何其他的表情,甚至眼神清亮的可怕卻只有寧清源所熟悉的那些情緒,沒有絲毫的別扭和怒意。

     甚至在他停下腳步的時候還得到了小師弟略帶疑惑的眼光。

     微微松了松手心里的手,保持了一個恰到好處的距離,寧清源這才梳理起心中紛亂的情緒和這些天來得知的些許線索。

     或許是他想的太過認真的緣故,他并未發現,在他松開手的那一刻,身側的蘇少言微微合攏了之前被他握住的那只手,白皙的手指在手心摩挲了一會兒卻是很快就放開了,又恢復到了平常。

     淡金色的陽光鋪了一路,淡淡的暖意籠罩了全身,也不知是陽光的緣故亦或是身邊這個人的緣故。

     快走到內閣的門口便已經遙遙看見了一個白衣勝雪的身影,周圍有許多來往的人都為那白色的人影而駐足卻是沒有一個人上前搭話。

     黑發如墨,白衣如雪,陽光下極為耀眼,讓人想要忽視都很困難。更別提在這寧家,沒有修為的人恐怕也就獨此一人。

     寧清源和蘇少言兩人顯然都沒有想到在往回走的路上會再次碰到寧肖染,這個看上去無欲無求的美貌少年,能夠在寧家一直活到現在,誰都清楚,他絕對沒有面上這么的淡泊清高。

     寧肖然的眸子還是一如既往的清透,純白偏銀,似是吸收了太陽的光輝,顯得有些耀眼,更是一往見底,看不見任何人的身影,仿佛世界上的一切都無法映入這個人的眸子。

     但寧清源和蘇少言兩人都清楚,這人是來找他們的。

     站在內閣門口的寧肖然顯然也發現了兩人到來,沒有絲毫內力傍身,只著單衣的他顯然在這里等了許久,那股清涼之感顯然是吹風太久的緣故。

     見到兩人,寧肖染極為自然的向著兩人的方向走了過來,絲毫沒有在意周圍人看向他的時候那各異的復雜眼光。

     一個庶子,母親身份低微,甚至父親也不是多么有才華的人,曾經也就資質勉強能夠為人所稱道,但后來經脈盡費終身不能夠修習之后便算得上一無所是,卻有著那樣出色的樣貌。

     這樣的一個存在,在寧家幾乎算得上是人人都可以踩上一腳,而實際上大家也都這么做了。

     在真正的繼承者登上帝位之前,寧家的晚輩如何鬧騰都是他們自己的事情,大人可以插手可以幫忙,生死不論。

     但也正是這樣的情況,這個被無數人輕視歧視的存在卻能夠活到現在,其中的特別想來很多人也發現了。

     寧肖染仿佛看不出周圍的人對于他的忌憚,只是往前走了幾步,直接向著兩人走了過來,卻并沒有看向寧清源,反而是看向了幾乎和他沒有任何交集的蘇少言。

     “我想和你談談?!?br />
     談談?

     談什么。

     他又能夠和蘇少言談論什么?

     “好?!鄙倌甑穆曇羟鍧櫠鴰е还衫湟?,寧清源卻是能夠發現蘇少言對這個少年的些許柔和。

     小師弟一向有著極為敏銳的感知,這種敏銳體現在哪怕修為不夠也能夠發現暗主等人的存在,也體現在認人處世的精準。

     蘇少言很少開口,但是只要開口就很少有改變心意的時候,知道小師弟的性子,也知曉他不會讓一般人給欺負了去,雖然還是有些擔憂,但寧清源卻還是示意了一下蘇少言自己先回房間便留給了兩人獨處的空間。

     裊裊茶香,盈盈花香。

     青綠色的茶葉漂浮在水面之上,熱氣氤氳開來,在男子眼前暈染成一片,模糊了那本來冷毅的五官,倒是顯得有幾分無欲無求的寧靜淡泊。

     寧清源剛走進房間的時候差點以為自己是走錯了地方,如果不是那極為眼熟的軟塌以及一旁桌面上兩人的包袱,他甚至都要退回去看看自己是不是尋錯了道路。

     但他忍住了。

     如果說寧如月給寧清源的感覺是如狐貍一般狡猾,老謀深算的美人花,那么這個人卻是真正的可以用深不可測四個字來形容了。

     寧家內閣有兩名軍師,詭秘而不按常理出牌的寧如月和那運籌帷幄的公子慕然。

     但寧清源真正忌憚的卻是眼前的這個人。

     這個被稱為殺神的男人。

     雖說小孩子天真單純,但小孩子卻同樣敏銳。

     當時年幼的寧清源或許最害怕的是寧如月,最敬重的是公子慕然,但對于這個名為風彥的人卻是完完全全的不敢接近。

     寧家人或許都認為內閣長老之中只有這風彥是最為好相處的,雖然有時候毒舌了一些卻鮮少算計他人,和他交流不需要擔憂寧如月或者公子慕然那般被他們算計,雖然實力強大殺氣很重,卻是寧家人最愿意接近和討好的內閣長老。

     對此,寧清源卻是嗤之以鼻。

     能夠讓幼時的他逃離都來不及的男人哪里會有表面上那么簡單?

     男人拿劍時候的樣子和蘇少言有幾分相似,都如手中的利劍一般凌厲而鋒芒畢露,而稍顯不同的則是現在的蘇少言沒有殺氣,而這個男人卻不是沒有殺氣而是極為完美的將殺氣收斂到了劍上,身上的氣質也是比起蘇少言的稚嫩要顯得磅礴大氣的多。

     男人從來不笑,眉目間凈是冷厲酷穆,卻和蘇少言的面無表情有著本質的區別。

     這是一個眼睛映不出心境的人。

     而此時,端了一杯茶水靜坐在房間內的男人卻是在那茶水升騰起的熱氣的氤氳下顯出了幾分柔和和容易親近,本就俊朗的五官也更為生動了起來。

     對于這位在內閣待的時間最長的閣老,又稱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妖精,寧清源自然是不會被對方的相貌所迷惑,雖沒了幼時的畏懼,卻仍不敢掉以輕心,更是一點也不敢套近乎。

     但寧清源卻是有些疑惑。

     他總覺得似乎在對方的眼底看到了一抹脆弱。

     “回來了?那個人呢,怎么沒一起回來?!蹦凶与p手捧著那小小的茶杯,任水汽霧了一臉,雖是在和寧清源說話卻也只是淡淡的看他一眼,語氣之中問到了蘇少言,但話語間卻并沒有真正的詢問的意思,顯然只是隨口一提,之前那抹脆弱也很快的逝去了,眼前的男子再次變回了寧家內閣的那位殺神,雖然語氣勉強算是柔和,卻似帶著冷芒。

     寧清源剛抬了抬眸子正準備組織語言來回復對方,卻是見到眼前的人已經擺了擺手。

     “罷了,我也不是很關心?!?br />
     窗外景色嫣然。

     男子微微抬眸似乎是將那美景盡數收入眼中,卻是莫名的閃過幾分孤寂,仿佛入眼的不是繁華盛開的盛景,而是滿目瘡痍的衰敗。

     寧清源從未從這個人眼中見到過如此復雜的情緒,卻也知道如果對方想要隱藏什么自己是絕對發現不了的,更知道風彥并不是特意告訴自己,而只是……不想去隱藏罷了。

     “我在寧家已有一千五百年?!蹦凶雨H了闔眸子,緩緩吐出一口濁氣,語氣明明如常,寧清源卻覺得自己好似聽到了對方平淡的語調之下的疲倦。

     他不知道風彥為什么會在這里出現,又是為什么要和他說上這樣一番話。

     但他極為清楚,這個人的事情是不需要他插手的,更沒有他插手的余地,他只需要靜靜的當一個聽眾就夠了。甚至對方都并沒有將他當做一個聽眾。

     正當寧清源有些進退兩難的時候,卻是聽到了房門“吱呀——”的聲響。

     是蘇少言回來了。

     窗邊的男子還倚在那里,杯中的茶水也并未入口,他仿佛還在等待什么,感受什么,并不心急于將手中茶水喝下。

     聽到門開的聲音,男子似是突然被什么驚動了一般,臉上的神色逐漸轉為冰冷,回復到了寧清源那模糊的記憶之中最為熟悉的樣子。

     但剛剛跨入房門的蘇少言卻是在看到男子面容的那一瞬間流露出了難以置信的驚訝。

     寧清源從沒有見過這樣的蘇少言,面色發白,似乎看到了什么極為讓他震驚的景象,卻又掩飾不住眼底那復雜的情緒。

     不過寧清源至少知道,那些復雜的情緒沒有一個是負面的。

     這么想著,他的眸子瞬間暗了下來。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