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7章 城
    枝繁葉茂,鶯飛蝶舞。

     暖暖的陽光灑在地上,和風拂過帶來些許清涼,些許柔和,花草搖曳,淡淡的清香撲鼻而來。

     窗外景致美好,帶著一股繾綣而溫馨的暖意。

     屋內三人之間的氣氛卻是從蘇少言走進門開始便顯得有些古怪。

     風彥仍看著窗外,似乎不曾注意到蘇少言這個人的出現,也似完全忘記了寧清源的存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之中,只是從眼底偶爾流轉的些許流光可以看出,他顯然沒有錯過兩人之前的臉色大變。

     蘇少言很快便收拾好了情緒,面色恢復正常,但眼底的一抹復雜卻是怎么都化解不開。寧清源鮮少見他如此卻是更少從蘇少言身上感受到那層自己完全被排斥在外的挫敗。

     蘇少言沒有透過風彥看另外一個人,但看的又好像不是風彥。

     寧清源實在不知道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小師弟是什么時候認識這位年齡可以算上兩人祖輩的長老,卻也知道這個時候,他,才是真正被排斥在這個場合之中的那個人。

     心中有些復雜,不想繼續站在這里的情緒卻是越發的強烈了起來。

     也沒有再顧及是否要和風彥這位長輩說道一聲,寧清源便已經快步退出了這個房間,而余光掃過,蘇少言顯然沒有發現他的動作,還站在那里,全神貫注的看著風彥的方向,似是完全忽視了他的存在。

     心有些下沉,寧清源感覺到一陣煩悶,卻是閉了閉眸子,看也不看身后的兩人便走出了屋子。

     只是在真正走到門口的時候還是下意識的停留了一段時間。

     他不知道自己停下來到底是為什么,但在心中越發煩悶,遲遲看不到某人的身影出現的時候,他卻又好像明白了什么。

     他在等蘇少言出來,似乎也在等待對方給他一個解釋。

     寧清源微怔,有些不明白自己此時在執著些什么。

     小師弟和風彥認識與否似乎也只是他們兩人的事情,他又有什么理由和資格得到對方的一個解釋?但是心底的在意卻是極為強烈,強烈到了難以忽視……

     甚至……

     有些想直接逼問,不得到一個答案便不能夠安撫下已經有些繁亂的內心。

     得到了答案的寧清源有些驚訝,卻是還沒等他開始理清這份情緒的來由便又看到了另一個人。

     紅發張揚,深黑色的眸子卻似有一層淺淺的金色勾了個金邊,帶著些許華貴之氣,月白色衣衫配上那異于常人的發色顯得有些不倫不類卻又莫名顯出了幾分大氣沉穩。

     明明內閣庭院之內來來往往的人也不少,也均是修為不凡,卻硬是沒有一個人注意到他。

     壓下心頭因為屋內兩人而升起的煩悶之意,寧清源走向了紅發的男人。

     血統測定即將展開,這個時候這個人來找他也并不讓他意外。

     越是走近,寧清源越是驚訝。

     比之之前因為修為而讓別人注意不到自己,此時的紅發男子倒更像是變成了鬼魂,成為了只有他能夠看見的存在。明明人在眼前,神識掃去卻是空無一物,甚至有幾位內閣長老攜著神器路過都并未發現,在這庭院小路中央,還有一個活人的存在。

     紅發男人看見了寧清源的疑惑的忌憚,絲毫不放在心上,反而笑了笑,帶著一絲漫不經心,似乎兩人此時的相遇只是一次偶然的邂逅,但看見了對方之前走神的樣子,寧清源自然知道,這一次,他手上的籌碼價值,來得要更高一些。

     不想被其他人當作瘋子,寧清源和紅發男人自然是換了一個地方進行談話。

     兩人也沒有發現,在他們走后,兩人身后的房門突然打開,蘇少言和風彥一前一后的從內走出,神色間均是冰冷陌生,看也沒有看對方一眼。

     蘇少言從房間內走出后只是原地靜靜站立了一會兒,看著寧清源離開的方向出神了一會兒,全然無視了一旁風彥幾分打量幾分深思的目光。

     眼神完全放空,似乎有幾分憂慮閃過,卻最后消散開來,重回平靜。

     蘇少言下意識的握緊了手,這才想起劍已被他收回,抿了抿唇毅然轉身向回走,卻是看也不看便繞開了風彥,走向了后院練劍的地方。

     被無視的風彥倒不覺得尷尬,與少年一樣冷毅的臉上倒是多了幾分的沉思。

     微風拂過,帶動發絲輕揚,衣袂微擺,少年的背影透著幾分堅毅卻也從中能發現些許不確定的遲疑。

     少年的確是見過和他相似的人,但流露出那種表情卻不是因為想到了什么也不是因為將他認錯成故人。

     而是……

     刻意做給某人看。

     風彥用拇指輕輕摩挲著右手虎口上那已經近乎看不見的淺白色傷痕,眼中卻是不知道想起了什么,閃過一絲柔和。

     看來,他們小覷的可不止寧清源,還有他身側看上去純白如紙的少年。

     這一次,就連他也是被利用了個徹底呢。

     風彥驀然想起當年的顏冉,火紅的嫁衣讓本來溫柔賢淑的女子展現了她平日少露的美貌,她笑的很幸福地對他說:“有時候想要得到的就要去爭取,尤其是自己的幸福?!?br />
     他聽了,卻不曾聽進去,也才白白蹉跎了這些年歲,卻是到現在,已經不知道應該如何開口,倒還不如那名為蘇少言的少年來的果斷堅決。

     風彥輕輕吐出一口濁氣,再抬眼,便已又是原本冷漠的寧家殺神,只是眼中已再無年輕時熠熠的神采,反而多了幾分倦意。

     他往庭院相反的方向的內林走了去,任落花飄葉撒了一身卻并不拂去。

     陽光透過最上層的小窗照到房內,隱隱可以透過光束看到空氣之中斑駁的灰塵。

     古老的紙頁氣息帶著一股淡淡的腐朽的味道撲入鼻中。

     密密麻麻的書架,均是由上好的木材制成,木料的香味混雜在這書香塵氣之中竟是格外的和洽。

     隨便抽出一本書便能看到發黃的紙頁,甚至有一些看上去完好如初的書本,當你取下的時候便會發現那書面已經隨著你的動作化為粉塵,簌簌的落了一地,沾了一手。

     僅是翻了一頁,便已看到這書的封面似是要脫落消散殆盡。

     寧清源倒是沒有想到這里的書竟然如此時代久遠,又明顯是無人打理,很多都落了一層厚厚的灰。

     將手中的書本殘卷小心的塞回了原本的位置,他這才看向了前方似乎在無目標的游蕩又似乎是在尋找什么的紅發男人。

     寧家什么時候有這樣一個地方……連他都沒有聽說過。

     “這里是寧家的禁閣,你不知道也很正常,幾百年前這里就已經關閉了,不再對任何人開放了,幾千年前,它便已經只對內閣的閣主開放了?!奔t發男子隨手取出了一本書,淡淡的解釋道,卻并沒打算告訴寧清源,他知道這些的原因。

     原本在寧清源手中極為脆弱的書頁在這紅發男人的手中卻是極為順帖,待他拂去了書上的灰塵,翻了幾頁卻也是不見散架。

     只是,在他將手中的書頁大致翻完掃過,再次合上準備放入書架的時候,那原本完好如初的古卷卻是仿佛被某種力量摧毀,盡數變成小小的碎片,散落在了地上。

     紅發男人眉也沒皺,全像是沒有看見一般,只是拍了拍手上沾染的紙屑,再次看向了寧清源。

     “我們來談談交易吧?!?br />
     寧清源不說話,只是靜靜的掃視著書架上的書,等待著對方開口。

     “血脈的轉換并沒有那么簡單,而且為了以后不被發現,可能會是永久性的,你確定想好了?!笨粗鴮幥逶绰唤浶牡臉幼?,紅發的男子話語間竟是少有的遲疑,就差沒有直白的告訴寧清源,讓他再多考慮一下了。

     “想好了?!睂幥逶从檬謸徇^那個之前裝著藥材,現在已幾乎空空如也的玉佩,用一種極為奇怪的眼神掃了紅發男子一眼。

     紅發男子似是沒有看見他那和看傻子幾乎一般無二的表情,只是想了想,又遞了一個東西給寧清源。

     “這東西給你,也當是一點補償吧,之前答應你的另一個條件在事成之后也會做到?!?br />
     寧清源沒有拒絕,這個人給出的東西,再如何也不會有凡品存在,這一點他十分清楚。

     他剛想伸出手去接過,卻是看到了對方遞來的那淺白色的不知名的皮布上似乎還包著一個淺紅色的紙張,但紅發男人并沒有發現,寧清源想了想卻是并沒有告訴對方。

     “將這枚玉石隨身佩帶,等到血統測定的那一天再交還給我便夠了,到時候我會再來告訴你下一步如何?!?br />
     紅發男子見寧清源收下了那所謂的補償便很快正經了起來,眉宇間的嚴肅不難讓寧清源發現他對于這換血的緊張和重視。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