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9章
    窗外天色漸晚,桌上的燭燈散發著極弱的微光。

     將窗戶完全關上,又用屏風隔開之后,寧清源這才坐回到位置上,看向那張在燈火映照下,淺銀色的紋路隱隱發出金色光芒的白色皮紙。

     蘇少言也是面色肅然,看著那一旁四個潦草卻帶著霸氣甚至隱隱散發出一股強大的威壓的字跡,一遍又一遍地確定它的真假。

     帝君之印。

     這片大陸之上仙修的最高境界便是帝君,而位極帝君之后還要經過各方霸主的考核,直到得到屬于個人獨有的那個帝君封號之后才可能得到由神主頒下的帝君之印。

     對于這帝君之印,兩人修為雖說沒有達到那個層面上,知道的并不算多,但從他們自己的方式也都能夠清晰地認出,這就是帝君之印。

     不,應該說是半成品。

     帝君之印的成品應該是一枚印璽,上面會有金色的主神勾勒出來的帝君之印四個字,同時也會在右下角寫上這個人的封號。而此時兩人眼前的這個卻是刻印在這神秘的白色皮紙上的印章圖樣,右下角那個本應該寫著印璽主人封號的地方更是什么都沒有,看上去更像是一個畫在這紙張上的圖樣,而不像是印璽。

     但伸手撫上去卻能夠清晰地感知到,這個圖樣恐怕并不是簡單的圖樣。

     紙張上有著圖樣的地方有著明顯的突起,摸上去并不是皮紙的粗糙之感,而是一股如同玉石一般的滑潤之感,甚至隱隱帶著一絲冰涼。

     如果不看這張紙的其他部分,簡直可以當做就是一塊印璽的半成品。

     雖然兩人都不曾見到過真正的帝君之印,卻均是從對方眼中看到了和自己相同的想法。

     這塊印璽恐怕是真的。

     只要稍加完善便可以制造出一份以假亂真的帝君之印。

     雖說帝君之印的獲得需要經過一方霸主的審核,但是這千萬年以來的累積,帝君的數量可并不是一個小數字,所謂的審核也不過是部分地區的罷了,日理萬機的主神自然不會記得哪個地方出現了怎樣的一個帝君。真正讓帝君之印變得麻煩的不過就是其材質以及上面帶有主神神力的四個大字罷了。

     也就是說,現在,擁有這樣一枚帝君之印的兩人,在將其完工之后,就算實力還不夠,憑這東西便已足以嚇住很多人了。

     畢竟對于上界來說并不算什么的帝君,在人類修者生活的大陸卻是可以睥睨眾生了。

     寧清源實在沒有想到紅發男人竟然會用這樣一個東西來作為換血的補償,且不論它到底是不是真品,就算只是假物,真正被發現之后,追究起來,連紅發男人都會受到牽連。而且以那紅發男人的性情來看,寧清源并不覺得對方會用一塊假物來騙他,雖說弄到一塊真物的可能微小到讓人震驚。

     不過這東西對他來說卻并沒有什么用處。

     帝君之印這種東西,裝逼挺不錯,但是這種借助外物的方式卻并不有利于實力的提升。

     蘇少言在看到帝君之印的時候便極為嚴肅,卻是始終沒有開口詢問寧清源此物的來處,只是在斟酌了一會兒之后緩緩開了口:“這東西怎么處理……”

     雖是詢問,但看自家小師弟的表情,寧清源知道,他一旦說下要收下這東西,恐怕小師弟就會擔憂他太過于依靠外力,甚至還會對他失望,那話語底下拒絕的暗示實在太明顯,讓他想要忽略都十分困難。

     而他又怎么會讓自家小師弟失望?

     “送你了?!睂幥逶凑f著便從儲物袋中拿出了一枚小小的飛刀,在那印璽的圖樣上比劃了起來。

     這飛刀是暗器的一種,不過他一向用它來進行雕刻,飛刀很小,大概只有四分之一個手掌大小不到,刀面也極薄卻也夠堅韌。

     這白色的皮紙和上面的帝君之印的印璽圖樣看上去極為別扭,倒像是被人強湊在一起的,寧清源自然不會忽視這份不和諧。

     簡單地比劃了幾下感覺了一下大致的方向和大小,寧清源便果斷的下刀沿著圖樣的邊緣切開了圖樣和那白色的皮紙。

     一旁的蘇少言顯然還沒有從那三個字之中反應過來,等他再次抬頭想說什么的時候便看到了真正認真劃開紙張的寧清源。

     平日里總是掛在嘴邊的笑意完全收斂了起來,總被笑意柔和化的眸子極為認真的看著收下的刀片,黑色的瞳孔顯得越發幽深,那刀片上的寒芒映入眼中,反而給之帶上了一片冷漠,擰眉抿唇,骨節修長的手捏著那薄薄的刀片,動作卻是干凈利落又帶著幾分小心謹慎。

     極為少見的模樣,卻莫名的真實了許多。

     看著極為認真的處理著手下的東西的寧清源,蘇少言果斷的閉上了嘴,以免打擾對方,只是眼中情緒一轉,柔和了不少,只是這份柔和在寧清源完全劃開圖樣抬起頭的時候便又收斂了起來讓人無法發現。

     雖然依舊溫和帶暖,卻少了前一刻的有些醉人的溫度。

     寧清源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手下的動作,自然沒有發現蘇少言這小小的神態變化,在最后一刀從皮紙中劃開,將那枚半成品印璽底座完全從中取出之后,他這才放松了許多,勾了勾唇將手中那剛剛取出來的印璽半成品看也沒看就放到了蘇少言的手中。

     指尖碰觸之下帶來的那抹微涼的感覺讓他莫名的心情大好卻并不敢表露在臉上,只是將那手微微捏住,似乎這樣便能夠將那份觸感多保留一會兒。

     蘇少言這才敢肯定,剛才那句送你并不是他聽錯,看著手中只有半截卻也同樣貴重的印璽,他眼中少有的露出了幾分微怔。

     但這份遲疑看在寧清源眼中卻是對方在猶豫怎么拒絕,心情莫名就沉了下來,雖然臉上沒有表露,卻是直接拉住了蘇少言執著印璽的手帶到了對方另外一只手邊,還沒等蘇少言反應過來便帶著那印璽碰觸到了這幾日剛被蘇少言綁上的白色手飾。

     正是曾經他隨身佩戴多年的那一條。

     那印璽很快便消失不見,顯然是被裝到了白色手飾的存儲空間之中。

     蘇少言有些驚訝,似乎沒有想到這東西居然還有這么強盜的用法,卻是在抬頭的時候撞入了寧清源故作嚴肅的眼神之中。

     刻意收斂了笑容的寧清源成功的作出了一幅嚴肅的面孔,似乎在告訴蘇少言兩人之間不必客氣什么,既然送出他就不準備收回,雖然兩人都知道這份嚴肅只是偽裝出來的,卻只有寧清源一人知道那是為了掩飾他心底的忐忑。

     他不希望小師弟退回任何他送的東西,卻也不想讓對方發現他心底的這份自己都解釋不清楚的偏執。

     不過在不傷害自身的情況下,蘇少言一向對于寧清源的話都是無條件的服從的,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好,我收下了??纯茨瞧ぜ?,上面好像有些變化?!笔栈亓耸直硎咀约翰]有再謙讓的意圖,蘇少言這才指了指桌面上的白色皮紙,卻是在寧清源看不到的地方撫上了那白色的手飾。

     他收下沒錯,但是如何去用卻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寧清源絲毫不在意蘇少言話語之中的無奈,見對方收下了,確定了對方不會將之拿出又交還給他,這才看向了桌面上被劃的有些殘破的紙卷。

     他劃開的時候盡量走的捷徑,本來不應該對這白紙張產生多少的傷害,卻是沒有想到內中另有千秋。

     這并不是一張簡單的紙張,它的厚度也不來自于其材料本身。

     幾張皮制或毛制的紙卷貼合在一起,有現在這個厚度自然也就不讓人感到奇怪了。

     順著紙卷粘合的部分小心的切開,兩人這才窺見到這東西的真面目。

     五張不同材質的紙張,或密密麻麻的寫著某種兩人看不懂的文字,或用極為繁復的花紋勾勒出某種看上去十分明艷的花紋。

     那花紋之下,若是仔細看去不難發現,有一條顏色和花瓣有著細微區別的纖細線條穿過那繁復的花紋圖樣,似乎是指出了某種不知名的路線。

     不過,就算兩人并不知道這細線到底指示的什么,也認不出那用奇怪文字書寫的到底是什么,但那繁復的花樣卻并不陌生。

     部分是寧家的花飾,而另外一部分,則是代表這當今天子的圖騰。

     能夠用到這種圖騰的東西,跟皇室恐怕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寧清源并不知道紅發男人給他這東西的居心何在,但他十分清楚,這樣東西十分棘手,甚至稍有處理不當,帶來的便會是滅頂之災,哪怕現在的他擁有登上那個位置的資格。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