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1章 城51
    夜色正濃,光影搖曳。

     寧清源半扶著蘇少言來到床邊,雖有美人在懷,更多的卻是哭笑不得。

     喝醉了的某人不會撒酒瘋,只是比起平時的冷漠淡然多了幾分撒嬌,加上柔和下來的五官帶著醉意也多了幾分魅意。

     雖說是蘇少言順從的半靠在他身上,跟著他走,讓寧清源省了幾分很多力氣,但那暈染著一股淡淡香氣的故意加上輕微卻不容忽視的呼吸聲,這一段本來簡單輕松的旅程便變成了一種折磨。

     少年妖嬈,更用那惑人的眸子目不轉睛的盯著你,仿佛看到了全世界,眼底再也容不得其他,加之平日里的冷漠,更是顯出了一股反差萌。

     但對于不太想在這個時候占便宜的寧清源來說,就是極為頭痛了。

     好不容易將人扶到了床邊,還沒等寧清源去將外間收拾整理便感覺到了手上的力道。

     不同于之前的囂張肆意,自從發覺他身側是寧清源之后,蘇少言那酒后分外明媚的臉上便只剩下了極為乖巧的柔順,讓人不自覺的就想去欺負一下,但同時出現的還有對于寧清源那不知從何而來的占有欲。

     察覺到寧清源有離開的意圖,他想也沒想便抓住了寧清源的袖子,力勁之大,不動用修為沒有絲毫掙開的可能。偏偏他拽著又不說話,或許應該說是想說話卻最終化為了酒后頭疼的哼哼聲。

     顰眉輕哼,寧清源一陣陣的頭疼,逼著自己不去看卻又總會遺落些許注意在少年的表情上,以此往復,甚至隱隱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念想。

     但,讓他抽出被少年緊緊握住的手,卻也有些不舍。

     似乎是察覺到了寧清源的縱容和退讓,蘇少言迅速將得寸進尺發揮到了極致,不僅是手,甚至整個身子都往寧清源的方向纏了過來,不過可能礙于還有一點殘留的意識存在,雖然身體貼的極近,進一步的動作卻是沒有什么了。

     寧清源被纏的面色有些發紅,卻不是羞的,而是忍的,看著某人步步逼近絲毫沒有注意到任何危險的迷糊樣子,他還真有一種就地給他辦理了的沖動。

     可是他很清楚,首先蘇少言此時是醉后狀態可能并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甚至那種兩情相悅的可能很有可能是他的錯覺,不過他更知道這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嘛自然是……

     咳咳,作為一個雛,他還真不知道應該怎么去做,更不知道怎么做不會傷害到對方。

     據說那方面的事情承受起來并沒有那么容易,他可不希望一次偶然斷送了未來的幸福,所以知道一旦沒有壓制好那股念想便有可能再也壓制不住之后,他果斷的屏住了心神,拒絕面前的誘惑。

     不過,不能吃是一回事,占便宜是另外一回事吧。

     找來清水給某個鬧騰難受的人擦拭了得一番順便看光光加摸了個便之后,寧清源勾了勾起唇感受了一下自己雖然并未滿足卻稍稍平靜了一些的狀態之后便毫不猶豫的啟動了屋子里的陣法。

     沒有再開啟自己在對方腦海之中設下的那個陣法,而是普通的睡眠和修煉的陣法。

     不論是他還是不安分了一晚上的某人都需要休息,最為單純的休息。

     感覺對方攀在自己身上的手失去了原本的力道,半靠在懷里的人也漸漸平和了呼吸,寧清源又等了一會兒,這才將對方已經漸漸松開的手又拉回到了自己身側,更是將某人向懷里摟了摟,調整了一個兩人都比較舒服的姿勢,這才摟著懷里的人闔上了雙眼,順從了心底的睡意。

     喜歡不喜歡仍不能確定,但那樣的接觸都不會有絲毫的反感,難道還不能說明什么么?

     室內漸漸只剩下一片均勻的呼吸,兩個人的呼吸聲重疊在一起,在這安靜寧和的夜晚,顯得分外和諧,床上兩人相擁而眠的景色更是美如畫卷,溫馨而繾綣。

     清晨的陽光一向分外和暖,鳥雀啁啾。

     蘇少言一向都醒的很早,這讓原本貪念懷中人的那一抹溫度的寧清源不得不早早起來準備,以防萬一。

     準備洗漱的用具,以及今日討好對方的方式。

     果然,等寧清源如同平日一般,準備好一切走進房間的時候,便看到了已經清醒的蘇少言,不僅沒有因為喝酒的緣故而晚起,相反……好像還有些早?

     看著屋內和以往一樣又有些不一樣的小師弟,寧清源雖沒有出聲打擾卻積累了一肚子的困惑。

     他走進屋內的時候,便已經看到清醒過來的蘇少言鎮定自若的掀開了自己的被子,打量著只著里衣的身上,面色平淡甚至隱隱有些探究的意味,總感覺好像在尋找什么東西又或者是什么痕跡。

     很快就發現寧清源注視的蘇少言并沒有露出絲毫慌張的情緒,反而很自然的將目光從自己身上轉移到他身上,眼神極為復雜,似乎有幾分不理解,不知道是不是寧清源的錯覺,他甚至覺得好像在自家小師弟眼底看到了一絲疑似憐憫的情緒。

     蘇少言沒有開口,任由寧清源幫他洗漱,姣好的眉眼微微皺起,似乎在思考著什么極為讓他困惑的事情,雖然面上還是一片風輕云淡。

     不知怎的,寧清源總覺得經過昨夜,自家小師弟對待他的態度好像轉變了幾分,至少以前那份或多或少的恭敬消散了許多,雖然還是信任如初,卻少了幾分毫不保留的坦誠。

     看,就像現在,明明有事情極為困惑卻也沒有絲毫告訴他的意思。

     寧清源有點小委屈,突然懷念起了昨夜任人作為的小師弟,早知道應該多占點便宜的。

     寧清源心中暗自腹誹著,卻是仍然沒有錯過自己家小師弟面上那一瞬間流露出的猶豫。

     正做好準備等待回答小師弟問題的寧清源等了又等卻是終于看到蘇少言想了又想后,閉上了嘴……

     ……

     這日子簡直沒法過了。

     蘇少言的改變寧清源看在眼里記在心里,雖然沒有了之前那毫無顧忌的坦誠和對他一味的聽從,但這樣似乎能夠并肩站在他身側,有著自己的主觀意識的小師弟,寧清源卻反而覺得更加真實。

     固然,他仍然有些懷念過去那份毫無保留的剔透無害,但愿意展露鋒芒的蘇少言他更為喜歡。

     “外面好像有些不對勁?!?br />
     蘇少言的聲音緩緩響起,不難察覺他是關注了一段時間才開口說出這個結論的。

     外面人們熙熙攘攘的聲音寧清源自然也聽見了,只不過剛才被小師弟的轉變吸引了注意力罷了,這一放松很快便察覺了不對勁的地方。

     這個時間,是會有一些人出來修煉之類的,但絕對不會有這么多人!更何況,這還是寧家最為重要的內閣。而內閣之中,竟然還有因著慌亂而失去了節律的腳步聲。

     “我出去看看,你先待在這里?!睂幥逶蠢砹死硪律?,將手中的小點放到了小師弟手中,看著對方點頭,這才一步三回頭地向外走去。

     走出了房間,那些熙熙攘攘的聲音也更為明顯了起來,寧家內閣之中多出了很多不屬于內閣的人,但是站在一旁的寧如月卻沒有絲毫表情,更沒有將這些人驅逐出去,而是周身肅穆地看著周圍的人們忙前忙后,一旁幾位寧清源所熟悉的內閣長老也站在那里,沒有一個面上輕松。

     反觀那些站在一旁的寧家普通成員,雖說面上也是一片寂寥悲苦之色,但眼底卻是按捺不住的激動,斗勁十足,與肅穆而立的內閣成員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那些寧家的普通成員們來來回回的走動著,似乎在找尋什么東西,早些聽到的不太平穩的腳步聲多是由他們發出的。寧家內閣的仆侍們也在尋找,但那腳步平穩,面色莊嚴,卻是顯然要比普通寧家成員特別的多。

     不過不論那些人怎么尋找頂多也只是繞著寧清源所住的地方附近搜查,雖然表情都有些急切,甚至下意識的看向那個庭院,但卻沒有任何人敢真正上前。

     這想來就是寧如月的吩咐了。

     “月先生,發生什么事情了?”看著路過往來忙碌的人們,寧清源自動將目標轉移到了最有可能回答他問題的寧如月身上。

     男子慵懶的眉眼并未舒展開,揉成一團,看向寧清源的目光之中著他不太能夠讀懂的復雜和幾乎微不可查的憐憫。

     寧清源有些疑惑卻并沒有從寧如月口中得到任何答案。

     就在寧清源剛想重復一下自己的問題的時候,一旁卻是傳來了另外一個冷淡卻不失溫柔的聲音。

     顯然,這份溫柔并不是對他,但這不妨礙寧清源聽到對方簡單又讓人震驚的回復。

     “寧帝駕崩了?!?br />
     風彥說完這句話便沒有再看寧清源一眼,只是以一種冷漠又帶著些許柔和的眼神看著寧如月,彎下身在對方耳側說了些什么,兩人便一同離開了,只剩下寧清源一人獨留原地,消化著這個意料之外的突變。

     寧帝薨,寧家血統測定提前開啟。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