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0章 城50
????窗外一片漆黑,寥寥星辰綴在空中,窗外偶爾傳來風聲嗚嗚,除此之外便只剩下了一片寂寥。

?????屋內忽明忽暗,明晃晃的燭光搖曳,驟然暗下又突然亮起。

?????寧清源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額頭,在發覺一旁突然看向他的蘇少言時,又迅速的收回了手。

?????靠在軟塌上的少年只著一件極為單薄的里衣,手中執著一份書卷卻并沒將注意力放在上面,雙眼微閉似乎在腦海之中構思著什么,右手極小幅度地擺動著,似乎在模擬著劍招,發絲擋住了大半張臉,卻越發襯得露出來的肌膚白皙如玉,十指修長,微微合攏捏著書卷,倒給人一種握著什么珍寶的感覺。

?????蘇少言明顯察覺到了他剛才的小動作,本來有些寧靜閑適的目光瞬間冷了下來,帶著幾分極為明顯的責怪。

?????“累了便休息?!闭Z氣極為平淡,動作卻極為強勢。蘇少言看也沒看便吹熄了兩人身前的蠟燭,也不給寧清源反應的時間便轉身回了房間。

?????有些無奈也有些哭笑不得,修者有修為傍身,就算沒了那燈火也能于夜中視物。

?????看著前方修長卻不顯孱弱的少年,寧清源心底驀然柔軟了下來,更是隱隱有些期待夜晚陣法的運行,但他卻始終沒有動作。

?????雖然他心底迫切的想要和自家小師弟同床共枕,最好能讓對方漸漸習慣,說不定還能趁著陣法和藥物的作用占占便宜,但他心中更加清楚,以小師弟的聰穎,要發現他現在的不對勁實在再容易不過了。

?????兩人在看到那可能和皇室有著千絲萬縷關系的紙卷的時候便默契的繞開了這個話題,但他心中的憂慮卻是漸漸深了起來。

?????他似乎將那個交易想得太過簡單了……

?????能夠讓那個紅發男人付出如此大的代價的來彌補的……必定不會極為簡單,那么,他的布置說不定在某些地方就有所缺漏。

?????雖然一遍又一遍的回想都沒有發現任何不對,但心底的煩躁感覺卻在不斷地提醒他。

?????一定有什么細節忽略了……

?????而這個細節的忽略,很有可能會給他,甚至蘇少言,帶來巨大的災難。

?????但是,不論他多么努力,卻始終無法發現到底是哪里不對,這也讓他心頭的煩悶之感不斷加深,甚至讓他隱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吱——

?????極為細小的聲音突然響起,寧清源定了定神,有些錯愕的抬起了頭。

?????沒過多久熟悉的腳步聲便再次響起,黑下來的屋子又亮了起來。

?????蘇少言提著一盞不知道哪里取來的燈籠,另一只手更是抱著一個不算大卻也不算小的酒壇,酒壇密封的極好,一絲香味都沒有溢出,但寧清源卻知道,在開封之后,這小小的酒壇會散出何等醇香。

?????這是十多年前他的離開的時候與母親一同埋下的酒壇,自制的花酒經過歲月的沉淀醞釀,自有其芳醇。

?????寧清源這才想起早些時候他親自挖出了它,想要給小師弟一個驚喜,卻是因為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自己忘記了,倒是讓小師弟提醒了他。

?????少年白皙的手趁著寧清源晃神的功夫將酒壇遞到了他面前,晃了晃。

?????寧清源微微抬了抬頭,看著面色平淡的少年,一時心情有些復雜。

?????橙光的燈火在燈籠里緩慢而又持續地燃燒著,襯得少年面色極白,那本就冷漠的顏貌更顯冰冷詭異,甚至有些瘆人。

?????寧清源卻是莫名覺得此時的少年給他一種很暖的感覺,甚至比那散發著微微熱量的燈火還要暖,直入心中。

?????雖然仍在擔憂,但面上卻已經可以回到平和,掛上往日淺淺的笑意,心也靜了下來。

?????少年總是有著一些奇特的力量,似乎能夠撫平他心中的一切負面情緒。

?????“你就拿著我給你準備的酒討好我?”隨口開了個玩笑,寧清源沒有接過蘇少言手中的酒壇,反而是取過了對方手中的燈籠放在了桌面上。

?????雙手相觸的時間很短,卻是在那一瞬便將一股淡淡的涼意由手傳到寧清源心中,讓他有些皺眉。

?????看著對方沒有絲毫拒絕的意思,寧清源索性拉過了對方的手,用自己的溫度去溫暖那一片冰涼。

?????即使知道有修為在身不會生病,卻也不喜蘇少言此時的溫度。

?????雖然動作有些曖昧,但蘇少言卻依舊沒有阻止,甚至連一點抽回自己的手的意圖都沒有,這讓寧清源的嘴角微微勾起。

?????“我不擅酒?!?br>
?????蘇少言的聲音清冷如故,寧清源卻是莫名的看出了對方的一絲別扭,手上遞的動作已經帶上了一些強制的推。

?????寧清源將蘇少言微皺的眉頭收入視線之中,倒也沒有開口,只是將人拉到一旁的位置坐下,這才拍開了酒壇的泥封。

?????清冽的酒水在壇子里漾開一絲波痕,極淺卻帶來了一陣濃郁的酒香,不是醉人的陳年佳釀的芬芳,而是一股帶著花香又帶著果香的芳醇。

?????說起來,就算放了這么多年,這壇“酒”也不會真的有多么醉人,只會越發香甜,不然當初母親也不會敢給年幼的他喝這“酒”了。

?????與其說是酒,這倒更像是果汁一類的飲品。

?????聞到味道的蘇少言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眼睛有些發亮,似乎知道這壇酒并不是什么凡品。

?????“花果制成的,并不醉人?!睂幥逶从行┖眯Φ目粗行┖闷鎱s始終沒有任何動作的蘇少言,給他滿上了一杯,遞了過去。

?????得到了寧清源的證實,蘇少言明顯相信了許多,倒也沒有拒絕,小口的嘬起了杯中的酒液,倒是有點小心翼翼的意味,卻在那酒液觸到舌尖,給味蕾帶來強烈的享受之感后完全放了開來,倒像是江湖中的豪杰,一杯干凈,干凈痛快。

?????察覺了蘇少言對這酒的喜愛,寧清源自然極為滿意,在對方亮晶晶的眼睛的注視下,想也沒想就又給滿上。

?????只是他并沒有想到,蘇少言那句不擅酒還真不是謙虛。

?????小小的一壇,雖然寧清源一口都沒碰,但也真不算多,然而等寧清源看到那再次空掉的酒杯再想滿上的時候卻是發現,原本膚白如玉的少年在不知何時已經有些醺然。

?????臉上一片艷如晚霞的緋紅,即使是燈光微弱的此時也看得一清二楚,少年本來平和如水甚至有時似是凝著一層冰霜的眸子此時已然漾開一層又一層的水波,似乎帶著小小的漩渦,要將人吸附進去,那一層瑩瑩的水幕更是讓人禁不住升起幾分欲念。

?????寧清源有些無奈,實在沒有想到他剛剛認清了自己對于自家小師弟那有些不正常的感情到底是什么,便接到了如此考驗。

?????那酒雖說的確有一定度數,但連五六歲的他都能夠喝上幾壇毫無醉意,誰又能想到蘇少言竟然如此易醉?

?????“還要?!?br>
?????似乎是見到寧清源遲遲不滿上新的一杯,一直安靜的喝酒的蘇少言有些不滿了。

?????微甜的酒讓他的嗓音有些嘶啞,雖然吐字仍然極為清晰準確,但那暗啞的聲音配上那清醒時絕不會有的些許撒嬌意味,此時的少年不再是那冷漠孤傲的高嶺之花,反似艷麗到極致的罌粟花,讓人上癮,欲罷不能。

?????本就有些類似于丹鳳眼的眸子微微瞇起,似乎極為不滿寧清源的效率低下,蘇少言輕哼了一聲,漾著水意的眸子輕輕的掃了他一眼,帶著些許不滿,些許惱怒,些許不會讓人厭惡,反而覺得有些可愛的高高在上。

?????仿佛為他們做些什么本就是你應該做的事情,不應也不能夠反駁。

?????這種寧清源從不曾見過的蘇少言讓他有些驚訝卻沒有絲毫厭惡,反而極為喜歡,甚至心底的那份還不算特別成熟的感情在這一瞬間生根發芽,植入心間,讓寧清源都有些難以抑制住自己的情緒,差點想要將這人壓在身下,狠狠侵/犯,傾訴自己心中那不為外人所接受,甚至可能也會遭到眼前這人反感的情緒。

?????不過,他終究會是忍下了,柔和了有些僵硬的臉色,將某個勉強站起卻又隱隱有些不穩的人拉住,提起了燈,小心的將對方往房間帶去。

?????“我還要?!碧K少言極為少見的毫不妥協,甚至憑著一股蠻力,差點將寧清源拽回原本的房間。

?????“已經沒有了,下次再做?!睂幥逶从行o奈的安撫著,卻是為這份少見的掙扎有些失效。

?????“寧清源?”聽到聲音的蘇少言瞬間放棄了掙扎,順從的走了過來,卻是面帶疑惑地叫出了他的名字,似乎有些不確定眼前的人是不是他一樣。

?????從未被小師弟直接稱呼名字的寧清源顯然愣住了,而這卻被他身側的人當作了默認,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便感覺懷中突然增加了一份重量。

?????“終于……找到你了?!?br>
?????那力道很快就卸下大半,改為了半靠在他懷中。寧清源還沒來得及附身去看少年柔軟的發絲便聽到了這么一句近乎呢喃的喟嘆,包含著無數極為復雜的情緒,寧清源卻并不敢確定,其中是否有他想要的那種。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