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7章
    “蕭先生?!蹦绺栎p喚一聲,言語之中卻是有質問的意味。

     “我只是來湊個熱鬧?!奔t發男子絲毫不在意兩個人的視線,笑了笑,看著指向他頸項的劍尖倒也不避開,只是看向了蘇少言。

     墨如歌從來沒有見過這位總是帶著一種世外高人說著一些沒有意義的廢話的人如此隨性,挑了挑眉卻也不再言語。

     今日約見蘇少言已屬他一時意氣用事,后來說的那些話也都早已超出了他自己能夠容忍的范圍,他也不想繼續下去了,但看到這人在蘇少言面前的不同,他卻是下意識的頓住了離開的步伐。

     蘇少言不言,和紅發男人對視了一會兒,這才放下手中的劍,眼中的情緒也消散的差不多了。

     他本人并不太喜歡被人當熱鬧看,但之前便已經習慣的事情倒也影響不了他什么,只不過這紅發男人眼底的那抹戲謔讓他十分不快,他不喜歡被人算計的感覺,尤其是這份算計之中還涉及到了大師兄。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今日種下的因必將成為你來日收獲的果?!毕M麃砣詹灰蠡?。

     蘇少言后面的話并未說完,但在場的哪個不是人精,誰都知道他那句未說出的話的含義是什么。

     收回手中的劍,蘇少言仿佛利刃回鞘,斂去了周身危險的氣息,從背影看上去倒真像是一個普通的少年,只不過那背脊挺的筆直,傲然而立,不容任何人小覷。

     “所以你在寧清源面前的一切都是偽裝的咯?”紅發男人點了點下巴,看著蘇少言的背影,似是好奇,又似是在問給墨如歌聽,語氣極為隨意,卻像是已經確定蘇少言一定會給出一個答復。

     “偽裝?我從不在大師兄面前偽裝任何情緒……,頂多只是將真實的情緒放大化罷了。那人防備太重,一點點的隱瞞都將導致無法挽回的后果。我也沒什么可以隱瞞,值得隱瞞?!碧K少言頓住了腳,似嘆似笑的給出了這樣的答復,卻是再度邁步,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花林。

     也因此,他并沒有看到身后墨如歌驟然變白的臉色,和紅發男人高深莫測的笑容。

     樹葉隨風搖曳,在來回擺動之間發出些許沙沙的聲響。

     屋內的寧清源看著那虛擬出來的窗外景色,一時有些失神。

     直到現在,他的腦海之中仍然總是浮現出小師弟看著他的那一幕。

     那樣強烈的情感不像是假,但那樣的眼神卻也不像將這個世界當作真實。

     手中下意識的摩挲著書面,寧清源怎么也無法靜下心來,雖然他已經為了這個問題思考了許久。

     這個世界上,看上去好像還真沒有什么能夠讓小師弟留戀的東西……

     寧清源輕嘆一口,似乎想要吐盡胸腔之中憋悶的感覺,卻沒有絲毫作用。

     眼睛微垂,將視線從窗外移回到手中的書頁之上,寧清源卻是發現了稍許不對。

     這是母親給他留下的陣法書,里面大部分為寧家內閣陣法,還有一些遺傳的上古陣法。

     從懂事起他便一直在翻看這本書,只要沒有人的時候就嘗試著一個個按照上面的圖形勾勒陣圖??梢哉f這本書沒有被他翻過千遍也該有百遍了。

     但就在他剛才不斷的下意識摩挲的時候卻是突然感覺到了手下的些許不對勁來。

     這種從來都不曾發現過的不對勁瞬間讓寧清源提起了興致。

     這本書的書頁偏厚,似乎不同于寧家其他的書卷所采用的材質,雖然摸上去的感覺一般無二,但每一面的厚度卻是隱隱有些差別。寧清源曾經發現過這一點卻不曾多想,只因為雖然書頁偏厚但卻摸上去極為平整,看上去像是它本就如此。

     但現在,他卻摸到了一些不一樣的感覺。

     此時他所翻到的正是寧家內閣陣法之中極為簡單的一個陣法,也就是之前上場的時候他最后布置的那個陣法。

     這個陣法極為簡單,只要有這陣圖,哪怕不需要這本書上的提示,稍微懂得一點陣法的人便能夠自行摸索出來,是以即時認真如他也很少有今天這般不斷翻看這一面的時候。

     但也就是這一面有些不同。

     原本以為的書頁厚似乎在這一刻揭開了真相。

     寧清源小心的嘗試著從側面將書頁分開,雖然有些麻煩卻也的確有了效果。

     那不明顯的厚度很快便變成了兩份同樣薄的紙頁。

     不知名的東西粘合的紙頁在寧清源將其分開的那一瞬便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量,書頁平整,幾乎不像是有過粘合。

     兩張書頁匯成了一個寧清源從不曾見過的陣圖,一旁是密密麻麻的標注,卻沒有一者寫的是這陣圖的勾勒方法,而全是這個陣法建立所需要的材料和用處。

     寧清源眼睛一亮。

     或許有人會覺得需要外物輔助才能夠建成的陣法一定是庸品,但寧清源卻不會小覷任何出現在這本陣法書上的陣法。

     尤其是經過這般加密的陣法。

     更何況這個陣法的用處似乎解決了某個他一直無法結解決的問題。

     這個陣法有著極為簡單且奇怪的名字,它名孟婆。傳說之中的孟婆湯,能夠讓人忘記今生通往來世,而這個陣法卻也有著許多相似的效果。這是一個幻陣,能夠將人的記憶替換,改寫成任何繪陣之人所想要得到的局面。

     這是一種直接作用于潛意識的陣法,比之精神力上的沖擊和改寫要更為無害也更為有真實感。

     而寧清源所看中的正是無害這一點。

     從一開始看到這個陣法的時候,他心中就隱隱生出了一個念頭,這個念頭越來越瘋狂,讓他完全無從壓抑。

     即使,他知道這個想法并不正確。

     看過小師弟的一生,寧清源自然是知道蘇少言在那個世界之中沒有絲毫在意的事物,沒有親人,沒有朋友,生活之中除了爾虞我詐也不剩什么其他。

     按理來說他應該是對那個世界沒有什么留戀的,但對現在這個世界卻是更沒有什么值得留戀的地方。

     那么不如在這個世界之中制造一些真實,讓對方留下?

     用這個陣法?

     寧清源很清楚自己只是在自欺欺人,即使蘇少言在那個世界之中有什么值得他留戀的人,他可能也會不遺余力的將對方留下,只不過現在這個情況更是給了他選擇這種方法的一個借口。

     不過那些密密麻麻的材料實在不是他一個人能夠收集的……

     寧清源抬了抬眸子,看了看天色已經有些晚下來的天空,外面幻陣模擬出來的天空不會有任何氣象的變化,總是朗朗晴空,連那晚霞也是一般無二,除了細節之處模擬出來的些許風吹草動之外看不出一絲真實。

     看著那抹艷麗的霞紅,寧清源心中瞬間劃過那抹熟悉的紅色。

     有一個人可以幫他。

     呼出一口濁氣,寧清源似乎感覺整個人都輕松了起來,站起身,將手邊的書本收拾好便向旅店外走了去。

     小師弟也該回來了。

     寧清源剛出門,便迎面遇上了一個人。

     少年提劍而行,步伐不緊不慢,周身帶著凜冽的劍意,細長的眉,高挺的鼻,嘴唇微抿,眼神柔和而帶著暖意。

     不是蘇少言還能是誰。

     寧清源眼底閃過一絲猶豫,在下一刻卻又恢復到平靜,迎身上前,毫不躲閃的與小師弟的眼睛對上。

     “恭喜?!?br />
     “謝謝?!?br />
     少年的話還是一如既往的干脆利落,但這簡簡單單的兩個字聽在寧清源耳里卻是莫名的讓他感到一種由衷的高興,整個下午的思索而帶來的陰郁的情緒仿佛被什么東西撫去,只剩下了淺而明顯的暖意。

     “贏的一點也不帥氣?!币慌缘呐曕洁熘?,打破了兩人之間安靜卻溫和的氣氛。

     寧清源敏感的感受到了小師弟瞳孔一縮甚至隱隱有些戒備卻是在下一刻又放松了下來。

     看看走來的蕭梓荷又看看自家小師弟寧清源眼中閃過一抹沉思。

     “沒辦法,實力不如人,要贏自然要想點不一樣的方法?!睂幥逶床⒉辉谝?,只是笑了笑,卻并不像多談這個話題,很快便將其帶過,“陽城有幾處風景不錯,要不要去轉轉?!?br />
     “一城的冰,有什么好看的?!笔掕骱衫砹死矶叺乃榘l,話語間有些不在意的意思,卻是順著寧清源的意思轉移了話題。

     但那邊的蘇少言卻似乎并不想就此揭過。

     “將普通陣法組合效益最大化;一心多用,同時繪陣卻不出紕漏;一環套一環,出其不意且攻心于計。很精彩?!?br />
     看向蕭梓荷的少年重新看向寧清源,四目相對之下只映出少年眼中滿滿的驕傲。

     一字一句,少年說的極為認真,讓人一時失了言語。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