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3章
    “這個少年領主倒是有趣的很?!笔掕骱珊闷嫘呐炫?,本就不太擔心大師兄陣法天賦的她立刻將注意力轉移到了主臺上方的少年身上?!皩嵙δ敲磸?,行為卻像個小孩子一樣?!?br />
     “好萌的一個孩子?!笔掕骱裳壑蟹殴?,像是看到了什么極為有趣的事物一般,一旁的紅發男子卻是寵溺的看著自家妹妹,但笑不語。

     蘇少言將一切收入眼中心下有些驚訝與蕭梓荷似乎不知道這個少年領主和這紅發男人之間有著密切的關系,凝了凝眸子,他又重新看回到主臺上的少年領主身上。

     話語隨意,說出的規則聽上去也很是隨意……

     但光那雙眼睛,這個人之前的舉動就絕對與孩子氣毫無關系。

     那雙帶著嘲諷和輕蔑,還有將一切看穿的眼睛……在這個少年身上既違和又適合。

     少年領主似乎發現了蘇少言的注視,眼神轉了過來,朝著他有些孩子氣的笑了笑,眼底毫不掩飾一種孩子氣的厭惡,讓蘇少言有些疑惑。

     “啊?!?br />
     一聲驚呼,一個人直直的掉落下了圓臺,被圓臺下方那無形的屏障接住卻是很快又穿透了那屏障跌落到了地上,顯然已經失去的資格。

     蘇少言索性拋開了對于少年領主的不解重新將注意力集中到上方的圓臺上。

     寧清源站立在臺中,與其他人手中不斷飛出五顏六色的真氣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白衣勝雪,挺拔如竹。

     寧清源雙目微閉,嘴角和煦的笑容也淡了許多,幾乎只能勉強看到那一抹弧度,卻不帶溫和,反而有著一種漠然。

     舉手投足之間的淡然和寧和與周圍的氣氛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也讓他被很多人注意了起來。

     不過即使身周有許多將炙熱的將他作為獵物的侵略性注視,寧清源依然感覺到了那一抹熟悉的清涼。

     順著感覺望去,紫衣女子和紅發男子之間親昵而不帶曖昧的互動映入了寧清源的眼中。

     沒有最為熟悉的那個人……

     寧清源并不覺得自己感知會錯,但那里的確沒有其他的人影存在。

     紅發神秘男子似乎是發現了他的注視,對著他笑了笑,更是隱隱作出了一個口型,但兩人距離太遠,對方要說什么寧清源實在無法辨別。

     但就算不知,他也知道此時是誰將自家小師弟藏了起來。

     感覺到身上的那一道來自那個地方的注視,雖然看不見小師弟此時認真看向自己的樣子,但寧清源心中卻是莫名的平靜了下來,手中規劃陣法的速度也更加穩而快了起來。

     他已經找到了他的動力,那么現在還有什么力量能夠讓他失???

     幾日積蓄的負面情緒在感知到那人存在的一瞬便一掃而空,前些日子里每次比試前的下意識尋找和尋而不得也都有了解釋。

     寧清源微微呼出了一口氣,身周卻是驟然藍光大作,讓一旁很多本將他當做軟柿子的人急急想要逃開,只可惜,為時已晚。

     憑借陣法如何將人打落,或許大多數人會選擇攻擊陣法,憑借攻擊逼迫對方躲閃,從而將之從圓臺上逼退。

     但寧清源選擇的卻是另外一種,在這種情況下絕對會被大多數人忽視的普通陣法。

     轉移。

     在聽到少年領主說話的時候寧清源便立刻在心中選中了兩種陣法,一種是防御陣法一種是轉移陣法。

     他現在暫時還不想直接被眾人群起而攻之,暴露寧家陣法顯然是不理智的,所以選擇的這兩種均是普通陣法,布置起來也比寧家陣法要復雜的多,是以直到剛才他也才剛剛布置好而已。

     防御陣法。防御圓臺周圍的一切,卻是最為雞肋的類型,不能夠防御任何真氣法寶陣法帶來的傷害,只能隔絕震蕩、撞擊和一些最為直白的物理攻擊罷了。

     轉移陣法。一般多用于在戰場上救治傷員,會有一些軍醫之類的人學習此陣法。該陣法的直接作用便也只是將遠方的同伴轉移到自己身側。對于一向喜歡遠攻的修仙者來說這個陣法也可謂雞肋中的雞肋。

     而且這兩個雞肋卻還有著一個共同的弊端,那就是布置繁瑣,十分消耗精力。

     不過在這樣的場合,這樣的兩個雞肋的共同使用卻的確發揮了強大的作用。

     用心布陣的人本就弱了防御的能力,或許以為圓臺能夠成為防御的手段,只要避開或者防御住其他人的防御陣法便足夠了卻萬萬不會想到有人會使用這樣的陣法。

     一個重心控制不穩就被轉移到寧清源身側,又因防御陣法而被震離,最后落場。

     被這樣簡單的手段而淘汰出局的人均感到臉上一陣*。

     能夠走到這里,誰人不是此中高手?卻是被這樣基礎的陣法組合弄的淘汰,可想而知在下方觀戰的人會如何想他們?

     沒有人會認為是這陣法使用太過高明,人們只會認為,是那被淘汰的人水準太低,連這樣的普通人都能夠掌握的陣法都能讓他們落得下風。

     剛開始寧清源這邊或許還不怎么引人注目,但他這邊人以其他方向所沒有的速度越來越少,卻是誰都能夠看出其中的古怪。

     甚至有幾個人已經開始效仿他,不過這般繁復的陣法,又少了先機,其他人又怎會讓他們得逞?

     不過不論如何,寧清源這邊卻是已經成功的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不少觀場者已經發現了他的身份。

     周圍的議論聲紛起。

     蘇少言皺了皺眉,卻是分出了些心思聽著周圍人的談話聲。

     上方還在比試之中的人們卻是有那屏障阻隔聽不出下方其他人的聲音,卻也有幾個見過寧清源樣貌的人呼出了他的身份。

     對此寧清源倒是沒有絲毫意外,腳下的圓臺經過陣法的推動是可以移動的,在天空之中漂浮到不成多大問題。

     他手中翻飛,幾個訣印已經掐出卻不是為了攻敵,而是為了刻陣。

     修仙者術訣并不少見,但這種用法卻是極為少見,許多人見狀少不了要觀察一番寧清源手中的動作卻也因此失了防備。

     不過其他人如何倒是都和寧清源沒有任何關系,他只是繼續著手上的動作,還沒有完全恢復的修為導致他每一個掐出的訣上所攜帶的靈氣都十分弱小,但組合在一起卻沒有什么人敢小覷。

     而這一刻,另一邊的僵局也突然打破。

     在這次比試之中除卻寧清源等算得上散修的人之外還有很多來自于大門派的陣法專修,而以他們的實力自然是不會浪費精力在那些小人物身上的。

     是以從一開始人們開始尋找自己的目標的時候,這些真正的強者就一直在互相注視著,等待著對方的出手,只不過在這一刻卻是同時改變了主意。

     在場只要是大門派便沒有不曾參與過寧家內部爭斗的人。

     要知道大陸上帝王的換代很有可能代表著所有勢力的大清理,雖然這樣的清理對于那些真正強大的勢力來說無法傷及根本,但如果能夠在其他家族都有所傷損的時候最大程度的保存自己家族的實力,那么真正的霸主是誰可就難說。

     誰都打著這一份心思,而那寧家的血統測定雖然詭異卻也不是無跡可尋,至少天賦絕對是其血脈的一個極好反映。

     在這個時候,哪家都有自己支持的人,而不論這個人是誰,都絕對不會是寧清源就是了。

     現在來看,相比這場大會的最后勝負,還是除掉寧清源對于各個家族來說更為有益。

     大家顯然達成了這樣的共識。

     但這個除去卻不能是太過明面上的。

     那方屬于大家族和隱世門派之中的人,領頭的倒是不曾動作,而其他附屬的卻是已經轉身向著寧清源這一側襲來。

     寧清源周圍的人見此自然是更為樂意,有配合的也有離開看好戲的。

     對此寧清源倒是沒有絲毫詫異,眼眸微沉,卻是露出了一絲讓周圍的人有些心驚的笑意。

     自從之前布置好那兩個陣法睜眼后,寧清源便再次掛上了那習慣性的笑容,溫和有禮,公子如玉,只不過當這幅謙和溫潤的笑容配上眼中的那一絲笑意就有些讓人感覺不妙了。

     明明寧清源實力不是太強,但這一笑之下卻是莫名給人一種壓力,仿佛他已經知道他們要做些什么,并且已經想好了對策。

     寧清源的確猜中了這些并且想好了對策。

     如果一齊而上,他或許會畏懼,但這提前的試探卻才真是讓這些人沒了重傷他的可能。

     眼前迎來的人已經不在意防御了,攻擊陣法/輪番布置撲面而來,其中甚至夾帶著一些暗器與真氣的攻擊,顯然是已經不在意大會的資格,只想取他性命了。

     陣法大會的規則之中并沒有不能取他人性命之一說法。

     但……

     如果是群起而攻之實在有些不仁不義,也失去了大會原本的初衷。

     少年領主一手支著頭,眸色漸沉,他所在的位置較高,相比起其他觀看比試的人來說視野要更為開闊的多,這些人的小舉動和小舉動背后所想要取得的結果他都看得一清二楚。他倒是沒有想到竟然真的會有人在他的面前做出這種有些類似于公然挑釁的事情,即使他也十分清楚,如果真要殺死寧清源,可能只有這一種方法。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