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7章 城57
    清風拂面,衣袂隨風翻飛。

     男子紅發勝火萬分矚目顯眼,璀璨的黑眸之中暗暗沉沉,帶著些許幾分不懷好意的詭秘。

     下方人群熱鬧,這才沒有注意到他。

     但,即使注意到了,又能如何呢?

     蕭晏小口抿了一口身旁小壇里的佳釀,靜靜地看著下方事態的發展,而那有些冷然注視著他的寒眸卻是刻意被他無視了。

     蕭家能力通天,作為最后一代少主的他又怎會平凡?這一切不過是他早便料到的,但這并不妨礙他再看一出好戲。

     強如神帝,無欲無求,他的確沒法報復回去,但這有著同一張臉,甚至可以說同一個身份的寧清源可就不一樣了。

     他知道他無辜,但蕭家那么多人又何嘗不無辜?

     更何況他還是按照了神帝的吩咐,只不過多加了一點調劑罷了,繁忙如神帝,哪里有功夫在意這些?

     上方高樓之上的男子提壺獨酌,好不悠閑,而在他視線正下方不遠處的寧家卻是一片熱鬧嘈雜。

     塵埃已定,誰人心中都有一些不甘不愿,多年苦心化為泡影,誰人都有想過出現奇跡,天上掉下一塊餡餅砸中自己。

     但這一切真正發生的時候,大家仍然極為恍惚。

     在第一聲容后再測的聲音出現的時候,寧清源就有些擰眉,雖然早知道并不會這么簡單,卻也沒有想到事情會變得如此復雜。

     自始自終,始終不曾有刑堂的人出現。

     他便已經知道了不妙。

     寧家最為尊貴,受人敬仰的地方或許是內閣,但是最為隱秘,實力最為強大的卻是刑堂。

     刑堂,顧名思義,司刑罰的地方。

     這是一個由一群老頑固組成的機構。

     他們夠強,人人都是帝君修為,放出去都是能夠成為一方霸主的人物,但同時,他們也夠頑固,認死理,非帝王血脈不擁護,非寧家滅亡不出現,近乎愚忠。

     但他們沒有出現,那么一切便還沒有結束。

     蕭晏還沒有換血,想必等的就是此事過后吧……

     寧清源不太在意的想著,這個時候還沒有反應過來被坑了,那就真傻了。

     顯然,有著預言能力的蕭晏早就預料到了會有這樣的變數發生,又不愿太早暴露自身,便選擇了他來成為這樣一個吸引人們注意力的替身。

     此事沒有落定便不會得到刑堂的支持,而寧家內閣的人又沒有權利在血統測定的時候擁護任何的人。

     那么,替蕭晏抗下這一切傷害的便成了寧清源。

     蘇少言眼中寒芒一閃,雖不知道寧清源同蕭晏之間的交易但顯然也看出了兩人此時的情況有些危急。更是在瞥到遠處那抹艷紅之后猜出了些什么。

     而用余光打量著自家小師弟的蘇少言自然也順著他的目光看到了那個極為閑適優雅的身影。

     感覺到寧清源的注視,蕭晏沒有絲毫慌亂,甚至遙遙對著寧清源舉了舉手上的酒壇,像是多年未見的好友再次重逢之時,相邀喝酒一般。

     不過寧清源暫時對這位雖說給足了報酬但說到底還是坑了他一把的交易對象并沒有多么關心,很快他便重新看向了蘇少言。

     “這并不是最為純粹的血脈,不然雕像之中還會浮現金光!”

     不只是誰在下方喊了一句,此起彼伏的議論聲便接踵而至。

     “可那霧氣那么濃郁……”

     “竟然沒有金光?都沒有發覺!”

     “還有這等有霧無光的反應?”

     寧家的人熙熙攘攘的說開了,但任誰都能夠察覺到他們口氣之中的幸災樂禍。

     不是寧家的人還有些反應不過來發生了什么,略顯迷茫的站在外圍,只是看上去便知道,他們心中又生出了幾分希望。

     不論如何,既然寧家的人都認為這次的血統測定不算數,那么縱使只有一點點希望,對于很多小家族來說便已足夠,但大家族的人卻顯然不會這么想。

     他們只會選擇用最為陰謀論的角度去思考一切發生的原因。

     不過這些都和寧清源沒有多大關系了。

     知道是蕭晏刻意算計之下才造成這個局面,寧清源此時只想趕緊脫身,將自家小師弟護在身邊,哪里還管的了其它?

     更何況他也注意到了一些小小的變化。

     有一個人沒有出場。

     哪怕是最為偏方的寧家血脈在這個測定之中都會出現,而這個和蕭晏似乎相識的人卻是沒有出現,而寧家家主也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寧家家主那個人,雖說不會對一個偏方子弟多么的友好,但那畢竟也是刑堂的候選者之一,如果不是修為不夠此時便已成為刑堂的一員了,那以家族為己任的忠心思想也是怎么也不可能會輕易改變的。

     周圍人群涌動熙熙攘攘,寧清源微微收斂了修為,找到人群聚集最為分散的地方,偷偷溜了出去。

     ”怎么了?”剛剛走出人群包圍沒多久,寧清源便聽到了那個他極為熟悉的聲音。

     蘇少言顯然也發現了此時情況不太對,拉著寧清源一邊出聲詢問一邊往人群不密集的方向離去。

     而身處于眾人關注之下的寧清源這般離開,又哪里能夠完全避開大家的注意力呢?

     ”怎么?準備去哪兒?“也不知道從哪里冒出的少年就這么在兩人沒有注意的時候便跟在了他們身后。

     明明一身白衣,五官出色到有些昳麗,更是站在寧清源和蘇少言這兩個同樣出色的人的身邊,但周圍卻硬是沒有人注意到。

     倒也不像是沒有注意到他們兩人的離開,反而更像是完全沒有感受到兩人的存在一般。

     人群之中叫著寧清源的聲音雖然不算大,但當人數漸漸多了起來,這邊三人便也能夠清晰地聽見了。

     但奇怪的是,不論大家如何議論,如何去尋找,正站在眾人面前的三人卻仿佛被所有人一起無視了一般,來往不絕的人們卻是怎么也不會撞到三人身邊,仿佛周圍完全被某種不知名的力量清空了一般。

     ”蕭先生讓我帶你們出去?!翱瓷先サ坏拿郎倌晁坪醪煊X到了身旁兩人的疑惑,語氣平平的稱述著,那蕭先生雖然說得極為籠統,但兩人卻是很快便知道了那人是蕭晏。

     實在不能理解對方一邊幫忙一邊坑害的舉動到底為何,而眼前的少年卻是顯然不會再給兩人提供任何的消息。

     與當初見到的少年領主不同,那人的一切情感毫不在意的流露在外,知曉了自己對自家小師弟的感情之后,寧清源自然不難發現那少年領主對于蕭晏的感情是那種想要相伴一生的情感,而這位自己家族的宗弟卻是奇怪的很,他說起蕭晏的時候語調會有些微的上揚,顯然這個人在他心中的地位不算一般,但那些許的變化卻只有一瞬,很快便又變回了那看似柔弱無力實則可以算是對什么都不太在意的模樣。

     這個人心性淡漠,雖說沒有絲毫修為傍身,但光是那份心計,恐怕就足以讓任何人畏懼。

     一句蕭先生卻更像是在稱呼素不相識的陌生人。

     草木葳蕤,春意濃濃。

     寧肖染絲毫不在意的便跨入了內閣,而站在內閣門前的臺階上的寧如月卻顯然不像是之前的那些人,他明顯看出了三人隱匿的身形卻只是微微皺了皺眉,便讓開了身子讓三人進去,甚至絲毫沒有過問寧肖染的意思,也沒有跟著三人一同回屋詢問的意思。

     在三人走入內閣之中后,寧如月便又回到了那副極為古怪的表情,倚門思考著什么。

     寧清源心下隱隱有些疑惑雖大致猜測到了寧如月這些變化與誰有關卻不太肯定,但如果真要去過問,前方并沒有理會兩人依舊往前走著的寧肖染卻也肯定沒有這個意思。

     想想便放下了,寧清源這才正過身看向前方,跟上前面那人的速度。

     寧肖染對于內閣的熟悉程度讓他隱隱有些心驚,甚至有些擔憂。

     他不太想讓對方看到他和蘇少言所住的房間,不論是其中的陣法還是他的一些布置。

     這么想著,寧清源便又往前走了幾步,卻是還沒等他上前便止住了腳步。

     蘇少言的手微涼,帶著些許力道,不容忽視的告訴著寧清源不要上前。

     雖然不知道為何,但寧清源仍舊選擇了相信自家小師弟。

     兩人有些防備的跟著前方的寧肖染,一路上竟也沒遇到什么寧家內閣的人。

     一路上都安然無事,寧肖染像是完全沒有其他目的,真如他所說那般,是因為蕭晏的原因帶兩人離開一般。

     庭院就在眼前,兩人所熟悉的屋子也漸漸展現在了三人眼前。

     一路上,寧肖染似乎極為熟悉更是知道他們所住的位置,直接便向著這個方向走來,一點多余額彎路都沒有繞。

     寧清源壓下心中的警惕和防備對著突然轉身看向兩人的寧肖染露出一抹微笑,對方卻仍是一臉漠然的樣子,像是完全沒有察覺兩人對他的防備,開口問道:“你們,什么關系?”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