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8章 城58
????輕風拂過,極淺極淺,稍不注意便會忽視,但卻實實在在的帶來了幾分清涼,正如眼前白衣少年的笑容,極為清淡,卻是真實存在,不容忽視。

?????寧肖染這般問著,眼中卻是不帶絲毫好奇之心,仿佛只是隨意的勾起幾個話題,眼看距離兩人所住的地方近了,他也不像是想要一同進去的樣子,腳步已經減緩,甚至隱隱有停下的趨勢。

?????寧清源不知道這人為何會問這樣一個問題,眼神微冷,卻是下意識的看向了身側的方向。

?????蘇少言身周的防備在寧肖染轉身的那一瞬間驟然上升,卻是在聽到這一句話之后收斂回了周身,表情平和了幾分卻是挑了挑眉,有些狹長的眉眼在這一瞬間倒真像是帶上了幾分魅意,語氣卻是相反的平淡。

?????“自然是師兄弟,或許還有別的關系,但,那又與你何干?”

?????語調平穩,冷冷清清正是少年平素的嗓音,聽不出半點嘲諷之類的意味,但蘇少言語調落在最后一個字上的時候突然一變,卻更像是有些疑惑的發問,時下卻是顯得極為嘲弄。

?????厭惡的情緒一閃而過,快的讓人難以捉摸,雖然極淡卻仍是被寧清源印在了心上。

?????寧肖染淡淡的看了一眼蘇少言,似乎是察覺了他此時心情并不算佳好,倒也沒有繼續問下去,似是不在意的往兩人身邊退了一步:“我就送到這里了?!?br>
?????站定的寧肖染給兩人讓出路來,眼中淺淺淡淡卻是看了蘇少言多次,整個過程之中完全無視了寧清源的存在,最后不知是想起了什么,這才收回了看向蘇少言的視線轉身離開。

?????明明是毫無修為的人,背卻挺的筆直,與他的眼睛一般,似是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又似是什么都在他的算計之下。

?????明明對方什么都沒有做,寧清源卻莫名的覺得自己似乎看漏了什么,又被隱瞞了些什么。

?????林木蕭然,白衣少年的身影在一旁草木映襯下顯得有幾分蕭索卻又有著固執而不肯服輸的倔強,身上明明是最為純凈美好的白色,看在寧清源眼中卻是莫名的有幾分刺眼。

?????“內閣之中,臨時訪客禁止攜帶法器?!闭Z義冰冷,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但由這人說出來卻是讓寧清源覺得極為怪異。

?????寧肖染的背影輕微的一顫卻是很快便恢復到平靜,寧清源站在他身后看不清那少年的面部表情,卻是可以猜出那東西極為重要。

?????“內閣之中,臨時訪客禁止攜帶法器?!币妼幮と緵]有給出任何反應,顯然不是很有耐心的風彥再次提醒道,似乎這一刻他便是內閣之中最為盡忠職守的守衛,而不是以往那個除了必要情況便不開口的冷漠殺手。

?????“……是我冒犯?!睂幮と镜穆曇魳O為平和帶著幾分歉然,似乎只是普通的認錯,手上卻是將一物交給了一旁側身冷視的風彥,剛才那一瞬的失態仿佛成為了錯覺,少年背影依舊筆直,雖毫無修為,卻又能直面風彥的威嚴絲毫不露懼色,單看這點的確值得稱贊。

?????風彥看也沒看少年,更是沒看對方交到自己手中的東西,想也沒想就將其丟到了一邊的泥塘之中,這才淡淡掃過寧肖染,語氣冷淡卻是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威脅:“好了,你可以離開了?!?br>
?????寧肖染在看到對方的動作的那一瞬間身形一頓,卻是很快便恢復了常態,對著風彥又說了些什么這才再往內閣的出口走去。

?????風彥顯然并不太在意寧肖染離開與否,他又靜靜地回到了之前所站的位置看著之前所看的方向。

?????遠處寧如月的身形雖小卻仍是可以清楚的看見個大概。

?????寧清源感覺自己似乎知道了些什么,又感覺自己似乎什么也不知道。

?????一旁的蘇少言眼中神色忽明忽暗,眉卻是微微皺起,雖然掩飾的很好卻并不難被一直將大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的寧清源瞧見。

?????“怎么了?”

?????察覺到自家小師弟異樣的寧清源很快便將注意力從那兩人奇怪的關系和寧肖染那奇怪的態度之上收了回來,看向了身側。

?????蘇少言眼中的神色,似乎是疼痛。

?????寧清源有些驚訝,一手攙住蘇少言,如果不是身邊還有人在,他甚至現在就想要扒開對方的衣服看看剛才在他沒有注意到的時候對方是不是受了傷,心中更是對于寧如月的信任降至了冰點。

?????但擔憂之下,他仍是忍不住伸出手想要去檢查一番。

?????察覺到他的動作,蘇少言一只手按住了寧清源想要拉他袖子的手,眼中帶著一絲微微的警告,耳側卻是有些許極淡的紅暈,只不過此時的寧清源只感受到了自家小師弟警告,那抹細小的變化卻是錯過了。

?????想起自家小師弟有時候臉皮極薄,又礙于對他剛才那一瞬間的疼痛之感的關心,寧清源稍微冷靜了些許,這才有些慶幸自己剛才沒有直接動手,不然惹惱了蘇少言不說,還指不定得讓多少人看到他不愿意讓別人看到的景象。

?????但,腳步卻是加快了幾分。

?????也不知是蘇少言演技太好還是那疼痛的確只維持了一瞬,一直分神關注著蘇少言表情的寧清源一直都沒有見到自家小師弟再次流露出那種難捱疼痛的表情,面色極淡,恰似平常。

?????可他并不會因此覺得之前看到的只是他的錯覺。

?????或許是多年作為大師兄的氣場還在,只是收斂了笑容稍微嚴肅了幾分,還想辯解什么的蘇少言便乖乖閉上了嘴,任由對方扒衣。

?????少年的皮膚白皙如玉,甚至隱隱能夠看見其中青紅的血管,并不瘦弱的身形帶著幾分習武之人的強健。

?????寧清源此時心中擔憂哪里還有多余的時間去想其他,只是認真的尋找著是否有哪怕一絲一毫的傷口的存在。

?????寧家是怎樣的地方他再清楚不過,縱使離開了這么些年,那些恐怖的暗器和無處不在的□□也不會比他記憶之中的褪色,只會更加強勁。

?????蘇少言和他關系如何,任何一個寧家的人都不會不清楚,而他卻是沒有考慮好這一點。

?????他承認,自始至終他都不曾相信過寧如月,但卻還是因為對方那一瞬的真誠而選擇了相信,而此時這份信任卻顯得他有些可笑。

?????日后,他必定不會再因為這種愚蠢的信任再將蘇少言置于任何危險的境地。

?????自家小師弟還是自己護著好。

?????寧清源一邊尋找著哪怕一絲一毫的傷口一邊如是想著,卻是并沒有發現絲毫寧家暗器的影子,倒是平日里習武后留下的那些還沒有完全愈合的白色傷痕交錯在少年身體上。

?????蘇少言屬于膚質極好的那一類,也正因為這個原因,哪怕是最為普通的傷也會顯得極為夸張且難以消除。

?????知道對方的疼痛不可能來自任何外因之后,寧清源心中便有些隱隱的騷動,將里衣給對方披上這才眼中緩和了幾分。

?????上身是可以隨便檢查的,但其他的部分卻不好提出,寧清源有些猶豫卻最終沒有提出。

?????那般能夠讓蘇少言無法忍受的疼痛想來絕不可能是微小的傷口,想來應該是內傷,他這么想著這才收回思緒看向了蘇少言,卻是有些意外的發現自家小師弟的面色有些微紅,襯在對方極為白皙的皮膚上,那紅暈便顯得更為顯眼了。

?????但很快他便想到了原因,一時間也有些尷尬。

?????剛才沒有多想便去檢查,自然也不可能只是在一旁靜靜的看著,用手觸碰摸尋傷口這樣的動作對于現在兩人的身份來說的確有些曖昧。

?????寧清源有點想早早揭開心中那層情感,卻又覺得會有更好的時機。

?????其實說到底還是有些擔憂,如果揭開之后會讓小師弟困擾,會讓兩人之間的關系變得僵硬生疏。

?????想到這樣便有些躊躇了。

?????不過不論如何,現在顯然不是想那些的好時機。

?????看著對方整理好衣衫,臉上的淺紅也逐漸退卻,寧清源這才不容對方防抗的在蘇少言有些無奈的表情之下拉過了對方的手。

?????真氣入體,毫無防備。

?????寧清源神色有些古怪卻終是先將注意力集中到了眼前的人身上。

?????這可不是練習寧心訣那般功法之時的毫無防備,絲毫的介意便會讓他的真氣反噬或者是只能夠接觸最為表層的真氣,但這次對方卻顯然是毫無防備,似乎只要他想,完全可以直入對方的丹田。

?????這種信任只有在最為親的親人和道侶之間才有可能。

?????他一直知道蘇少言對他極為坦陳,卻也不知竟能夠到這個地步。

?????似乎毫不猶豫的將生死放在了他的手上。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