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6章 城76
????黑云籠罩整個天空,卻壓制不住對面魔修們滔天的氣勢。

?????魔修在魔主的帶領之下勢如破竹,即使遙遙望去也能夠感受到來自他們身上的煞氣。

?????與仙修不相同,魔修的生活更要難上太多,在那樣一個強者為尊的地方,弱小的人沒有絲毫生存的可能,更不要談由大宗門耗費丹藥堆積出來的偽天才了。

?????其中任何一個,身上的血煞之氣都是經過真正的生死磨礪造就的,即使是天璇宗這樣的大宗也要差上一些。

?????寧清源蘇少言兩人跟在素羲身側,距離魔修大部隊的確很近,卻是感受不到半分危險。

?????那個豪言壯語說著要上戰場拼殺一番的女子此時正坐在仙修一方為她搭建的高臺之上,寧清源蘇少言兩人跟在她身側,在他們所在的位置,不僅感受不到對面傳來的任何威壓,更是被下方數千修者保護著,根本感受不到半分危險。

?????直到此時,寧清源才知道,這個看上去美艷大氣的女子到底為何能夠那般肆意,甚至連天璇宗的當代宗主都不放在心上。

?????她也是一個陣法大師,卻是毫無攻擊力的陣法大師,但這并不表示她不重要。

?????相反她極為重要,不然也不會被置于這樣一個位置,擺明了不惜一切都要護住她的安全。

?????這是最為少見的輔助陣法大師,她毫無攻擊能力,甚至連體內的真氣都沒有絲毫的威脅,但當她現在這樣的場合,以自身的修為布置出這樣一個能夠源源不斷幫助己方補充真氣的陣法,其效用足以讓任何一方勢力眼紅。

?????更何況,寧清源十分清楚,身邊這位可不會是什么柔弱女子。

?????哪怕修為沒有半點傷害效用,他也莫名相信這個人自有她的辦法讓所有小覷她的人都為此后悔。

?????寧清源看著下方逐漸靠近的魔修,只覺得有些無趣,卻是突然瞥見自家小師弟的小動作,眼中多出了些笑意。

?????握劍早已成為習慣,此時手中無劍自然有些別扭,蘇少言挺身站立在那里,眼神直視下方戰局,手上卻是不自覺的摸索著那個本來應該有劍的地方,直到感覺到入手一片空無才突然晃過神來,將手收回,卻是沒過多久又下意識做出來重復的動作。

?????想要握劍,蘇少言顯然極為緊張也極為激動,劍修對于這樣肆意拼殺的動作喜愛寧清源自然明白,只是他也不會愿意冒險,將自家小師弟送到危險之中。

?????看著蘇少言的手再次下意識的向著那個方向靠去,寧清源眼中閃過些許擔憂笑意,直接將手伸到了那原本放劍的地方。

?????直視前方的蘇少言就這么猝不及防的碰到了某人的手,卻又在想要收回的時候,再次被寧清源死死抓住。

?????自從那次蘇少言可以算得上在所有人面前公開表白之后,寧清源便極為喜歡動手動腳占些小便宜,但或許是因為沒有任何感情經歷的緣故,這種小便宜也就是點到為止,拉拉小手,短暫的肢體接觸之類,似乎生怕自己的舉動超出范圍,使得蘇少言生氣。

?????對此蘇少言表示了極為明顯的哭笑不得和完全不在意,但寧清源卻依然如故,只不過不再掩飾那份“非分之想”了。

?????看著兩個男人牽起了手,素羲嘴角有些抽搐,尤其是在她又看到了心情好到笑容都真實了幾分的寧清源之后,更是有些無力。

?????她甚至想沖上去搖一搖他,讓他從這花癡的狀態之中醒來。

?????想當初,她所看過的道侶,哪一對不是已經親熱到了床上,倒還么見過如此純情的。這進展讓她都有些看不下去了,甚至心中隱隱有些贊同起了太上長老之前的送書行為。

?????這一對道侶還讓她們這單身修者來操心性福問題,這都是什么事喲。

?????寧清源自然感受到了身旁又變態又怨念的眼神,卻是全然不在意。

?????他拉著蘇少言的眼神手,感受著少年入手的冰涼,指尖微微勾起,將那道暗符打入自家小師弟體內,這才放開了一些,輕輕捏著對方的手。

?????蘇少言身形比較修長,瘦瘦高高,宛如直立不彎的竹,手也如他人一般,涼涼的,骨節分明十指修長,只有那些許薄繭,掩去了膚色的白皙,摸上去卻是極為舒服。

?????如果說剛才寧清源拉住他的手的動作,還只是讓蘇少言有些無奈的話,此時寧清源莫名的舉動就真是讓他一頭霧水了。

?????不過寧清源還是如同以往一般,并不會真的多么過分,很快便又收回了手,讓蘇少言一時之間有些沒反應過來,下意識便是收攏指尖,只不過這一次不再是為了找劍,而更像是在留戀著寧清源之前留下的溫度。

?????看著蘇少言合攏手心,若有所失的小動作,寧清源微微勾起嘴角,他十分喜歡對方對于他的肢體碰觸所表示出的留戀。

?????他自然不是沒有想過用更激烈的方式彰顯自己的所有權。

?????只不過蘇少言那時不時表露出的站在局外的冷漠還是讓他打消了這個念頭。

?????他可不希望只有自己一人沉淪,要,也要將蘇少言一同拉下水來。

?????溫水煮青蛙,當一個行為成為習慣,再過細小的細節也足以改變良多,影響良多。

?????他很有耐心,并不介意慢慢看著自己的獵物落網。

?????這個人,從一開始出現在這個世界,便是因為他,他們是注定的一對,豈是那個所謂的真實世界能夠阻撓或者改變的。

?????魔修已經聚集起來卻遲遲不見任何人動身,仙修這邊,尹赦一人,白衣獵獵,站在最前方,雙眼冷漠的看著眼前的魔修,卻也沒有任何動作,站在他身后的仙修就更不敢輕舉妄動了。

?????整個場面一副風雨欲來的凝重,雙方似乎都在等待什么人的出現,打響這一戰真正的開場。

?????“他們在等待魔主?!彼佤伺吭谀抢?,挺拔的身子因為向前探而彎了脊背,莫名顯出幾分脆弱。

?????說到魔主兩個字,雖是極力掩飾,但那話語之中的熟絡以及復雜卻是同之前提起尹赦時的復雜一般無二。

?????這些人都認識魔主,而其中以尹赦最為熟悉。

?????得知這個結論的寧清源對于那個還未出現的魔主多了幾分好奇。

?????想起在藏書閣看到的那些內容,他莫名覺得,魔主和尹赦與前面許多天璇宗的道侶極為相似。

?????那魔主更是疑似原是天璇宗弟子。

?????在眾人的等待之中,魔修一方的魔主也終于現身了。

?????與喜好黑色的魔修不同,此時出現那人一人白衣,宛若仙氣繞身,白玉一般的面龐點著溫柔到極致的笑容,俊朗的五官也因此帶上了些許柔意。

?????他的溫柔笑意不同于寧清源只是裝出來的掩飾物,實際內心冷漠,只對于自己所在意的人真正溫柔。這人的溫柔卻是真真正正的發自內心,似乎普照世人,宛如佛光滿身,帶著普渡世人的悲憫。

?????但仔細看去卻是能夠發現,這人的溫柔之下是一具行尸走肉的身體,他的溫柔并非真心,卻偽裝到連他自己都無法分清,已經裝著裝著成為真實世界。他為世人而活,卻不為自己而活。

?????這樣一個人會是那個魔主么?

?????形象氣質太過不符,但那修為威壓以及尹赦從一開始便爆發的戰意和關注卻又足以證實這個人的身份。

?????“君……瀟?!币獾偷蛦境鲞@個名字,語氣間藏著無限戰意以及些許極為復雜的情緒,卻是沒有半點對于魔修的厭惡。

?????被稱為君瀟的男子聞聲笑了笑,向前踏出一步,站在尹赦的面前,姿態優雅,眼中更是有著暖意。,

?????“尹赦,好久不見?!痹捳Z親昵,仿若兩人是多年未見的好友,機緣巧合之下又得重逢,眼中的柔情更是不帶絲毫掩飾,他甚至微微的張開了雙臂,表示出了一個歡迎的擁抱動作。

?????君瀟的一言一行就宛如在家中宴請最親密的友人,熱情十足,又心有懷念,絲毫沒有在意這里所站的兩方是完完全全敵對的,隨時可能開戰。

?????原本還有些情緒復雜的尹赦在看到君瀟如此態度之后,眸中驟冷微微向后拉開雙方距離,劍尖卻是指向了對面的人。

?????“許久不見,我倒是想看看你如今修為有何等進展?!币庹Z氣凜然,已不復之前的復雜,想來已經調整好了情緒。

?????站在其對面的君瀟見其冷硬起來的眉眼,眸中神色淡淡,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眼中溫柔漾開最后化為一抹無奈,也揮了揮袖,凝起一層淡淡的魔氣。

?????“樂意奉陪?!?br>
?????其余的魔修道修像是接受到了什么共同的信號,手中法寶刀劍均是運起,彩色的術訣你來我往,刀光劍影好不熱鬧。

?????與其說是在亂戰,倒更像是在變戲法,也只有尹赦君瀟那一對你來我往,招式均是古怪刁鉆,頗有些不凡。

?????尹赦出手狠辣,君瀟卻是只想傷敵不想殺敵,更兼修為本就處于劣勢,更是節節敗退,幾次差點性命不保。

?????熟知對方的尹赦自然知道這人修為高他不止二三倍之數,此時竭力實在太過古怪。

?????他本因對方的修為而不得不步步殺招方能保證不敗,而此時卻隱隱有直接將此人斃命的效果,怎能讓他不暗自心驚?

?????尹赦有些反應不過來當下到底是個什么狀況,下意識便瞥向了一旁君瀟的手下,卻是被他們悲戚的目光怔住了。

?????為什么……他們會這樣?

?????尹赦心頭隱隱約約有了一個猜想,卻是還么等他想清楚便感受到身邊襲來的一股寒意,下意識的,他便揮劍向那個方向刺去,卻是在聽到利器入體的聲音的那一瞬間突然想清楚了什么,瞳孔微縮。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