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1章 |81
    越美的女人越記仇。

     素羲很美,她也是個女人。

     開啟陣法的人使用真氣來維系陣法的運作,同時她也對于這個陣法有些許優先權和掌握權。

     看著面前一望無際的草原,萬里無垠,廣袤無邊,牛羊成群,馬蹄肆意。

     景色固然很是壯麗美好,但是……

     看著空蕩蕩的身側,寧清源只覺得心中一陣憂傷。

     他家小師弟和他失散了。

     素羲到底是故意的還是故意的還是故意的呢?

     草原上的人們身強體健,即使是女子也多了一股豪氣,駕馬馳騁起來更是巾幗不讓須眉。

     寧清源向前走了幾步這才感覺到哪里不對。

     呼嘯而來的駿馬朝著他的方向直沖而來,但他卻沒有用神識察覺到半點氣息。

     等到注意到想要閃身躲開的時候,卻又發現,那奔騰的駿馬直直的沖了過去,絲毫沒有受到他的影響。

     寧清源:……

     被一匹馬穿身而過的感覺可并不好,任誰也不想突然變成鬼魂之類存在,哪怕這只是一個陣法。

     寧清源上前走了幾步,伸手摸了摸從他身側走過的人,無一例外,看著自己的手直直穿肩而過。

     人們來來往往,寧清源從開始的茫然到后來也索性靜待事態的發展。

     千心之陣,反映內心。

     雖然從未聽說過以這種形式進入陣法的,但既然沒法拒絕也就只能接受了。

     草原風光無限,人們熱情,肆意。

     只有真誠,只有最為純粹的力量和友好。

     這些草原上的人們,他們的生活極為簡單,也不存在那些紛爭。

     這樣的簡單單純,極為讓人羨慕。

     只是美好的事物向來轉瞬即逝。

     前一刻寧清源還沉浸在這難得一見的自然風光之中,下一刻便是沖天的火光席卷而來。

     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之上,一點點的小小火星便能夠讓整片草原變成一片火海。

     天上降下的火焰燃起一片又一片的草地,不論人們如何將周圍的草清空,隔絕火源,在下一刻便又會有新的火焰點染周圍的空地。

     馬群受驚,啼聲響徹在這安靜的草原之上,人們的腳步聲整齊不帶絲毫慌亂,卻是從每個人的臉上都能夠看到嚴肅的神情。

     寧清源的瞳孔被這火焰映的發紅,那從天上降下來的火焰帶著一種神奇的力量,仿佛能夠焚盡人們的靈魂,即使是他現在這樣的形態,稍稍靠近也會有一種面臨死亡的心忌。

     這絕對不是普通的火焰。

     周圍的人們聚集起來,向著一個方向趕去,駕馬躲過天上降下的一道道火光。

     寧清源想了想還是邁步跟了上去。

     銀色的光點不斷被火焰消融又不斷再生。

     一個完全依靠陣法構筑出來的建筑,這是寧清源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這其中所需要的靈氣以及各種可不是普通的陣法那種程度。

     用靈氣勾勒一個房屋,并將其現實化,這樣的程度至少要百名帝君修為的強者共同努力才能夠做到。

     而現在,寧清源面前便是這樣的一座房屋,不,應該是宮殿。

     金筆勾勒的淵在浮在建筑的上空,霸氣而擁有著其獨特的神威,字體蒼勁有力,能夠讓任何看到的人為之震撼。

     只是這一切都在被天上降下的火焰消磨。

     寧清源看見了屋內的人聚集在一起,共同使用自己的力量來抵抗,但終究是以卵擊石。

     一個個生命的流逝,那原本壯觀的銀白色建筑一點點在那火光之下化為灰燼。

     寧清源見證了一場天災。

     不,應該說是神威。

     他也同樣看著一個女孩在眾人的保護之下踏入陣法,帶著全族人最后的力量,帶著整個淵家的希望。

     淵家。

     而那個女孩……那個看上去永遠只有七八歲的樣子的魔修,他現在的師父。

     千心之陣固然神奇,但還從沒有聽說過有這樣的用處。

     寧清源皺了皺眉,此時此刻,他不知道他能夠做些什么,但他知道他應該做些什么。

     至少嘗試著去做。

     女孩神情冷漠,但不知道是不是寧清源的錯覺,他總覺得她看了他一眼。

     看了現在幾乎以鬼混方式存在的他一眼。

     女孩腳下的陣法發出瑩瑩白光,正如那銀白色的建筑上的光芒,圣潔而充滿著希望,仿佛最純粹的光,照耀一切,抹去黑暗。

     只是那樣的光芒卻驟然暗下。

     一道火光砸在了那個僅容一人通過的陣法之上,原本將要被傳送離開的小女孩身形一晃又從其中掉出,被陣法反噬之下面色蒼白,嘴角滲出血絲。

     原本眸中澄清仍然抱著希望的人們,在看到這一幕之后均是眼中含上了一絲悲戚。

     絕望籠罩這方草地。

     “呵,我淵家到底做錯了什么?”女孩眼中含著些許倔強,更是有些許恨意,卻是話一出口便被周圍的人們捂住了嘴巴。

     “穆兒?!迸硬毁澩穆曇繇懫?,卻是無法讓女孩眼中的神情少上半分。

     寧清源這個時候才發現,周圍的所有淵家人的眼中都沒有半點恨意,剩下的只有最為簡單的順應和接受。

     他們是不恨的。

     不恨這莫名降下的天災……

     “這便是淵家?!?br />
     身旁的人不知從何處出現,那聲音讓寧清源覺得有些耳熟,但他又能夠肯定自己絕對沒有聽到過這個聲音。

     男子周身被黑色的斗篷籠罩著,看上去倒像是影藏身影與陰暗處的影子,害怕光明,畏懼光明,但從男子說話的語氣來看卻并不如此。

     男子的聲音極為冷漠,那是比之認真起來的蘇少言更為了冷漠的聲音,其中沒有半點情緒在內,不像是清冷的冷漠,倒更像是對一切事物毫不在意的冷淡,宛如九天神祇俯視眾生,還帶著淡淡的悲憫。

     即使這樣的裝束也掩飾不了男子氣勢上的華貴。

     這樣的人,寧清源敢肯定,他從未見過。

     “擁有著這個世上最為讓人艷羨的能力,卻是從不曾將其放在心上。他們是最為純粹的,崇尚力量,卻又不會為力量所束縛?!蹦凶拥穆曇艉茌p,但是對待寧清源的態度卻顯得極為熟絡。

     即使不知道這是誰,寧清源也能莫名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一種熟悉感,還有一種親切感。

     身側的這個人很了解他,甚至還要勝過他自身。

     “他們能夠讀懂人心,明明應該是被一切負面情緒所玷污的存在,卻又有著其玲瓏之心,明明看的透徹,卻又能夠不為之所迷惑,不為之迷茫,堅信著自己心中的存在?!蹦凶诱f著,向前走了去,伸手環住了前方的女孩。

     那讓寧清源都覺得有些忌憚的火焰在遇到這個人的那一瞬間卻是瞬間消失,化為灰點飄散開來。

     而從女孩的動作看來,她并不能看到那個站在她身側護住她的黑衣男子,女孩的眼睛直直的盯著寧清源,不難猜到,她認為是他救了她。

     黑衣人在擋住了天上的火星之后倒也不在意被寧清源搶了功勞,只是跟在飛奔的少女后,幫助她抵擋著尾隨的火星。

     他的動作極為隨意,那能夠讓一個帝君修為的人瞬間隕落的可怕力量仿佛對他沒有絲毫影響。

     他步履從容,甚至帶著些許的優雅。

     而且,他對于這些古老的歷史和這些家族極為了解。

     能夠抵抗天威。

     這樣的實力,按理來說只有神帝級別的修為才能夠做到,但是既然這人能夠為那女孩擋下那一道道天火,想來也不可能是發動天火的神帝。

     那么這個人到底是誰?又為什么會認識他?

     寧清源沉思著,邁步跟上對方的腳步。

     而與此同時,幻境之外。

     “無欲無求,不受千心之陣的羈絆?!彼佤丝粗求E然消散的霧氣,挑了挑眉。

     “□□也是欲求,而現在,一個有道侶的人,居然告訴我完全無欲無求?”她話語之中稍帶嘲諷,心底卻是知道,這上古大陣從未錯判。

     蘇少言緩緩睜開眸子,與素羲四目相對,相顧無言。

     對于他來說,千心陣法不過是回到家鄉,回到地球又走了一圈罷了,這甚至讓他有些質疑這傳言之中的千心之陣是否真有那般威力,但在看到素羲的表情之后他卻問題出在自己身上。

     一旁的寧清源還保持坐定的姿勢,整個人卻是極為放松,并不像是沉浸在舊時噩夢亦或者是什么陷阱之中,只是神色有些嚴肅,像是在觀察著什么確定這什么。

     刻意忽略了素羲有些古怪的眼神,蘇少言思考了再三還是緩緩的出聲問道:“他這樣,不是出了什么問題吧?!?br />
     出了什么問題?

     聞言望去的素羲顯然也發現了寧清源此時有些不同于真正陷入千心之陣中的人的神情,面上也有些肅然,蘇少言此話一出素羲心中的隔閡也是減弱了些許,她不知想到了什么再次抬起頭來看向蘇少言的神情就有些微妙了。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出現了什么問題,不過你可以進去找他,你愿意嗎?”

     再次被傳送入陣法之中找人可就不像之前的刻意傳送那般了,如果沒有找到寧清源,蘇少言自己甚至都有可能迷失其中。

     但蘇少言的回復卻很是堅定。

     素羲看著眼前的少年轉過身去,走向陣法的內心,徒留一個好字在空蕩蕩的房間之中回響,甚至有一瞬,讓她開始懷疑。

     千心之陣,是否也會有出錯的時候。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