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3章 城73
    清晨的云霧已經散去,除卻劍修之外的其他修者也開始陸陸續續的出門開始今日的修煉或練習了。

     寧清源站在原地有些無奈,他沒有想到剛剛離開了尹赦那個奇葩,便又看到了新的路障的存在。

     黃衫少年水汪汪的大眼睛死死的盯住了他,來來回回在他身上掃視著,似乎發現了什么又似乎沒有,那小臉皺成一團,故作嚴肅的表情被那帶著些許嬰兒肥的臉給掩去了不少,倒是顯得有些呆愣。

     “你……尹師兄……你……尹師兄……”黃衫少年結結巴巴的說著,似乎有些遲疑卻又似乎是發現了什么,有些失態。

     “恩?”一早上被攔兩次,即使是寧清源,此時心情也有些不太美妙,雖然面上還是微笑著,語氣卻是有些發冷。

     被寧清源的語氣嚇的發憷的黃衫少年愣了一瞬,更是結巴了起來,一張小口開開合合,愣是沒有說出半個字,只是在寧清源要上前的時候又正好站在他的正前方攔住他的去路。

     知道少年是顯然不想讓他過去了,雖然有些急躁,寧清源也只能等對方將話說完。

     看到寧清源不動了,少年顯然也知道自己的動作有多么的冒犯,臉上微紅,卻是鼓足了勇氣,終于說出了憋了好久的問題。

     “你……你……你……你身上……有尹師兄的味道!”

     寧清源:……

     感受到路過的人變得怪異起來的目光,寧清源反復確定了許久這才確定了黃衫少年并沒有什么不好的意思,不過很顯然,周圍的人卻是不這么覺得了。

     寧清源相信,再過幾天,關于他的傳言估計會精彩到一個新高度,但他卻也偏偏沒有辦法怪罪于這個黃衫少年。

     “不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彼坪醢l覺了自己話語之中的問題,黃衫少年急急辯解著,而寧清源卻是發覺了周圍人那不用替他掩飾了的含義,心下有些無奈。

     “你一定是見過了……那樣的……尹師兄的對吧!”有些二楞的黃衫少年顯然以為自己剛才的話已經解釋清楚了一切,便認真的對著寧清源問出了他心中的問題,表情極為嚴肅,卻是很難不將他說出的話想歪。

     甚至連寧清源都有點不太理解黃衫少年話語之中的那個究竟是什么意思。

     看寧清源不回復,黃衫少年下意識便覺得他是有口難言,想到師兄的性子面上隱隱有些憂色。

     他湊近了一些對著寧清源小聲說著,不過那音量對于周邊持有修為的人來說并不難聽清。

     “尹師兄他也是有他的苦衷的,那些風流事跡什么的并不是他的本意,你不要誤會他!”

     少年說的一臉正氣,寧清源表情更是尷尬,他甚至可以聽到身后一聲聲原來如此的驚呼,不怪別的,實在是這黃衫少年的話太過讓人浮想聯翩,那種解釋的意味,任何人都難以不認為是在安撫戴綠帽子的一方。

     此時好像不論他說什么了都只會被當做辯解,寧清源此時有些后悔剛才為什么就沒有直接無視這個黃衫少年。

     “你在給他解釋什么?”略為好奇的聲音從一旁傳來,帶著些許疑惑之意,聲音很是低沉極有磁性,讓人想不注意到都很難。

     聽到聲音的黃衫少年下意識就開口回答了:“解釋尹師兄的人品呀?!痹捯徽f完才發現有些不對,猛然抬頭,在看到另一方出現的那個身影的時候下意識縮了縮身子,顯得有些畏懼。

     尹赦似笑非笑的走上前來,手指彎曲敲上了黃衫少年的頭頂,“我的人品怎么了?”

     吃痛的少年也不敢反駁,有些委屈的看著他,嘴里喃喃,“不是和你一個師傅一個師門么,萬一又發生以前的事情怎么辦……”

     話一說完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即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臉上一副我錯了的表情,讓人想不在意都很難。

     聽到黃衫少年說漏的話,尹赦明顯有一瞬的恍惚,眼中落寂的神色一晃而過,卻在下一刻恢復了常態。

     “不語,有多的功夫多去修煉,幾百年才剛化形,出去我都不好意思說認識你?!币獍欀佳壑泻敛谎陲棇τ邳S衫少年此時修為的不滿。

     那黃衫少年聞言臉上也是一赧,看了看寧清源還想說什么卻是被尹赦瞥來的那一晚嚇的閉了嘴,轉身就往一邊跑去了。

     寧清源被這兩人一鬧,心下有些無奈,卻是在看到尹赦身后的一抹衣角的時候僵硬了身子。

     “喏,你道侶?!币鈱χ砗蟮娜苏f著,說完便轉身看向了寧清源,“你家道侶找你,我就把他帶來了?!?br />
     那身后同樣身著月白色衣袍的蘇少言眉眼冷清,白皙如玉的面上看不出絲毫情緒,讓寧清源猜不出他到底是發現了還是沒有發現。

     尹赦帶著蘇少言往前走,在快步走過寧清源身側的時候飛快地說了一句話,卻是讓寧清源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了,心底深處卻是隱隱有些遺憾和茫然。

     尹赦說:“房間里的東西我可都給你處理過了,做事還是小心些好?!蹦侨嗽捳Z之中聽不出絲毫情緒,卻也沒有任何不贊同的情緒,反而更像是勾起了什么久遠的回憶,有一些追思,卻又有一絲可望不可及的愁緒。

     寧清源眼中神色一凝,這才正面迎上蘇少言。

     “怎么不在房間內等我?”寧清源將手中包好的小點遞到蘇少言的手中,絲毫沒有在周圍人們有些驚訝和異樣的眼神,蘇少言也同樣淡定的接下了包裹,只是用著有些古怪的眼神向寧清源示意著一個方向。

     鮮少見到自家小師弟如此生多的表情,寧清源自然下意識便順著對方示意的方向看了過去。

     “原來大師兄已經有喜歡的人么!”

     “我還以為會有和大師兄成為道侶的那一天呢……哎?!?br />
     “我師傅門下最小的師弟曾經追求過大師兄,當初我們都以為他們會成為道侶,但小師弟說大師兄根本沒做到過最后一步!我先還以為是大師兄……的問題,現在才知道原來是有愛人啊?!?br />
     “有這種事?!”

     “但是那是太上長老的新弟子啊,那不是一對道侶么?”

     “說不定其中就有什么密辛呢?!?br />
     “或許就是大師兄本就喜歡那人,中間兩人分開,那兩人簽訂了道侶契約呢?!?br />
     “會不會是……”

     寧清源:……

     天璇宗的弟子們極為熱情的討論著這個話題,從第一種情況到后面陸續各種情況,一個比一個奇葩,一個比一個狗血,縱使臉皮厚如尹赦此時也是臉上有些發黑,冷眼掃過之處再無他人敢再開口,只是任誰都明白,在尹赦離開之后,這些人會繼續將剛才得知的那個新消息傳播到整個宗門之中。

     “寧師兄,蘇師兄,太上長老找你們去。嗯……大師兄,太上長老讓你去寒潭反省一個月?!辈恢獜哪睦镒邅淼呐优踔欢渖徎?,明明不見她有什么鬼動作卻是一旁圍的密密麻麻的人群瞬間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道推開,清出了一條寬敞的道路。

     一身淺粉長裙及地,移步之間似是帶著若有若無的花香。

     這女子絲毫不畏懼尹赦,甚至在說到太上長老的命令的時候嘴邊還隱約露出些許幸災樂禍的笑容,生生毀掉了周身仙女一般的氣質。

     只是從在場人們眼中的敬畏,不難猜出此女地位的不凡。

     她緩步走來,看著尹赦沒有絲毫異議的轉身離開向著寒潭的方向走去,臉上笑容淡了許多,倒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在內,又似乎看著尹赦的背影看到了另外的人,眼中浮現淡淡的復雜。

     直到眼中情緒濃濃淡淡最后完全散去恢復正常,她才像是剛注意到寧清源和蘇少言兩人一般回頭有些疑惑的看向兩人,片刻之后才恍然大悟:“你們不知道去主峰的路吧。隨我來吧,跟緊些,走丟了我可不負責回來找你們?!?br />
     她腳步輕慢,落地無聲,卻是兩人剛好能夠跟上的速度。

     周圍的人見沒有好戲可以看了,均是退散開來做自己的事去了,不過從人們的表情之中不難發現這早間的事顯然成為了大家的娛樂。

     由無數強者神識所覆蓋著的主峰是寧清源不敢貿然探看的。

     道路蜿蜒曲折,往往向前走上幾步便能發現整個景象大變,春夏秋冬,梅蘭竹菊,高山丘陵,明明不是多么長的距離卻包容萬千,走錯一步就是萬劫不復永遠的在這些瑰景之內,迷失前進的真正方向。

     寧清源小心的跟著前方女子,而他身后的蘇少言只是一味的跟著他向前走去,眼睛卻是在打量著周遭,稍落后便會被寧清源拉過向前帶去,兩人倒也沒有落后分毫。

     前方的女子不動聲色的用余光掃向兩人卻是在看到兩人這樣的動作配合之時愣了一瞬。

     曾幾何時,也有這樣兩個人,用同樣的方式,走過這千心之陣。

     只是那兩人……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