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8章 城78
    云霧繚繞的神機峰上,仙氣彌漫,宛若神宮。

     但一切都要在不看那來往的人的前提之下。

     天璇宗難得熱鬧,長著奇怪毛發的人們來來往往,臉上帶著焦急之色,許多常年閉關的修者在聽說這次事故之后均是出關,前來圍觀如斯盛景。

     各個層次的修者,各位俊男美女,失了他們平日引以為傲的容貌,顯得極為狼狽,不過在天璇宗,倒也不存在惡意的嘲諷,也就是那玩笑話不絕于耳,讓人面紅。

     一時之間天璇宗中制藥師的地位陡然上漲,各個制藥師的住所幾乎被這些長相酷似猿人的長毛人種擠滿了,寧清源蘇少言兩人這里也不例外。

     “這是消腫的藥,外敷在傷口上,這個涂抹在毛發處,每日一次,過三天就會消掉了?!?br />
     “你身上藥效比較重,這種只能自然消退,但多泡溫泉,利于血液循環,應該有助于藥效消退?!?br />
     “這是陳年老疾吧,這次只是一個引子,回去可以試試按照這個方法按摩,那些怪異的傷口會愈合?!?br />
     “你只需要……”

     也不知道是誰最先提及,當得知太上長老的新弟子是制藥師后,無處求醫的人們紛至沓來,到后來親眼見證了其醫術高明之后,更是人流涌動,晝夜不息。

     少年坐在前方為他擺好的小攤前,月白色袍子遮不住那瘦弱的身骨,玉手瑩瑩,一個個把脈,詢問癥狀,眸色微冷而帶著嚴肅認真,一點也不在對面的人現在的樣子到底有多么奇怪好笑,那副公事公辦的樣子,讓不少人都因此特地前來找他。

     誰都知道這次是大家一起丟人,但任誰也不想在求醫的時候反被醫者笑話。

     被蘇少言強行推去抓藥的寧清源回頭便又看到了這絲毫沒有半點好轉的忙碌場面。

     少年膚色本就白皙,加之沒有好好調養更是有些蒼白,此時卻還要在太陽的暴曬之下為這些人診斷,這讓寧清源極為不爽。

     雖說有修為的人能夠調節自身溫度,但任誰都沒有理由讓蘇少言如此忙碌。

     更何況……

     更何況熟絡如他,一共和自家小師弟說上話的機會也是寥寥可數,而這些人,此時卻是吸引了蘇少言全部的注意力,還讓一向少言寡語的蘇少言說了這么多話!

     寧清源笑的溫柔眸色卻是發寒,站在隊伍,距離他較近的幾個修仙者均是驟然感受到一股不知何處來的涼意,即使修為傍身,也不自覺的縮了縮身子。

     寧清源一句走上前去,身周也傳來了不少以為他插隊的人的抱怨和嘲諷,他都絲毫不放在心上。

     自家小師弟竟然在他走過去的整個過程之中完全沒有看他一眼!

     或許是成為魔修的緣故,平日里本就淡漠的心中更是沒有了所謂的正派俠義。

     寧清源十分明白,他現在就是一個小人,一個一心只想著自家小師弟的小人,哪怕外表裝的再怎么溫柔友好,心底卻是真正視人命與草芥。

     至少此時,哪怕知道蘇少言在助人,卻也無法忍受自己的所有物分出如此精力而完全忘記了他的存在。

     不過,他心底還有一個原因,讓他一直沒有出手破壞這一切。

     他希望蘇少言在天璇宗能夠站穩腳跟,甚至有一天達到尹赦那樣的地位,這樣才真的是有背景有勢力,能夠保護自己。

     如果是為了蘇少言,哪怕再不能忍受,他也照樣能夠微笑面對。

     即使已經走到對方身前,蘇少言仍是沒有抬頭,只是在沒有感覺到桌面上的手后微微皺眉,開口道:“下一個?!?br />
     寧清源眼中有些情緒沉淀又上升,最后還是伸出了手放在了蘇少言面前。

     前方的人們大多是看到寧清源身上象征著太上長老弟子的月白色衣袍這才讓開了位置,此時看這情況,八卦之心驟然又起。

     這對小道侶不會鬧別扭了吧。

     一群長著白毛的女性生物湊成一團,如斯想著。

     沒看著沒病都要看病的人眼中溫柔,身周都要掉冰渣了么。

     沒看到這蘇先生完全不理會面前的道侶么。

     眾人完全沒有想到,對于制藥一門喜愛非凡的蘇少言此時是真心陶醉其中,并沒有感受到前方那個人就是他的大師兄。

     他只是有些不悅,眉微微皺起,眼中閃過一絲冰寒。

     周圍所有人瞬間秒懂。

     這絕對是鬧別扭了!眾人就等著蘇少言來句別扭的抱怨點出真相,卻是在他張口的一瞬間愣住了。

     “沒病勿擾?!?br />
     除卻寧清源之外的所有人一臉懵逼,又在領會其中含義之后忍俊不禁。

     許是感覺到了脈象的熟悉,也有可能是突然疑惑于周圍人們的突然噤聲,蘇少言微怔了一會兒,便抬起了頭,有些不解的看向了前方,卻和一雙帶著溫柔卻不含溫度的眸子對上了。

     眸中些許笑意,映得男子更是眉目如畫,宛若從畫卷之中走出來的仙人一般,淡漠繾綣,卻又帶了些疏離的……

     冷漠。

     沒錯就是冷漠……那種冷的人頭皮發麻的感覺,襯上那溫柔的笑顏給人一種陰風陣陣的感覺。

     蘇少言臉上表情頓時僵硬,傻子都知道寧清源現在的心情必定“極為愉快”,沒有人出對方的尷尬加上對于寧清源現在的不悅的愧疚,蘇少言這次怎么也說不出讓寧清源去拿藥的話了。

     被再三拒絕跟在蘇少言身旁的寧清源終于趁著這個機會留了下來。

     此時他的心境已然恢復正常,但他又怎么會放過蘇少言愧疚這么好的機會?

     面上寒氣收斂了許多,只是那眸中仍沒有半點升溫的跡象。

     被那莫名的情緒牽扯,蘇少言雖仍然認真診斷,但視線總是時不時的往一旁笑容溫柔眸色冷淡的寧清源瞥去,讓一旁的人們大呼美色誤人,更是導致原本效率極高的隊伍瞬間慢成龜速。

     不少人都被這速度虐的想要吐血,但也有越來越多的人如蘇少言之前所說,沒病找事,前來圍觀。

     蘇少言是會讓人看熱鬧的人么?

     顯然不會。

     他語氣不變,神態也不變,只是口上更為不掩飾,指定的藥物也更為好效果。

     只是……良藥苦口利于病,效果好上一倍,疼痛等感覺自然也要強上一倍,更是有不少圍觀者從新傷到舊病都是被扒了一遍,什么宮寒陽痿之類的也是不計其數,直將所有人敬佩的眼神變成敬畏。

     蘇少言所在之處,方圓十里,猩猩是少了,卻多了一群“苦不堪言”,遍地打滾的修者,好不熱鬧。

     寧清源看著蘇少言一面面不改色的在眾人身上試藥報復,偶爾又故作不在意的瞥他一眼,只感覺整顆心都要暖化了,心中本就不剩下多少的怒氣更是在此時盡數消散。

     這便是他家小師弟,冷漠卻又有些別扭,更是有些可愛的蘇少言。

     寧清源靠在其身后,兩人摟入懷中的動作做的極為自然,蘇少言又因為不知道他到底消氣沒有,任他抱著不去反抗,更是給了周圍圍觀的眾人一副老夫老妻已久的形象,撲面而來的視覺效應讓下方的單身汪心中悲憤,卻又無話可說。

     坐在蘇少言對面的人尷尬萬分,在此之前了沒有人告訴他,他所面對的會是兩個幾乎已經成為連體人的存在,看著兩人曖昧又親密的動作,以及身上裝扮相似的袍子,誰人猜不出他們的身份?

     寧清源仗著蘇少言是那理虧的一方,動手動腳也就越發的嚴重了起來,甚至手都隱隱要伸到了對方衣服內,雖然得到了蘇少言幾個瞪眼警告,但,那又如何?

     得寸進尺就是如是。

     好在寧清源動作極為隱蔽,也并沒有做到什么地步,只是為了彰顯自己的所有權,不過親吻耳朵和額頭的動作卻是沒有少做,他眼中的占有欲使那黑眸隱隱帶上了些許紅光,如果仔細看去定能發現,這是魔修的征兆。

     不過不論如何,蘇少言之名在那些不靠譜的謠言之后,終是又一次以一種新的方式擴散開來。

     醫者永遠是值得人們尊敬和敬重的。

     同時,天璇宗的修仙者也是真的很閑,在得知關于寧清源和蘇少言兩人這一次的互動之后更是又傳出了無數個段子,流傳于這山峰之上。

     而在寧清源和蘇少言兩人享受著這段對于他們來說既悠閑又充實的時光之時,魔主君瀟以及仙修帶頭人尹赦的去向卻是完全沒了音訊。

     仙魔之戰宛若一場鬧劇,只有那些當初真正知道事情真相的人們才會在無人注意的時候流下淚來,懷念那段已經在記憶之中逐漸模糊的往昔。

     而這個時候,這天璇宗內也是迎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男子打扮的再如何平凡樸素,身上的修為氣質卻是做不得假,不會讓任何人心生小覷之意。

     更有緣的也是寧清源和蘇少言兩人均是認識此人,雖接觸不多,卻絕不會認錯。

     陽城暗主墨如歌。

     他,又怎么會在這里?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