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2章 |82
????火星四射,彤彤火光染紅了半邊天空。

?????寧清源跟在黑衣人以及那少女的身后,卻在突然感覺到某股熟悉的氣息后下意識的便想停下腳步去尋找。

?????那是蘇少言,不會有錯。

?????千心之陣,陣有千心。

?????兩人本就沒有分到同樣的地方,這個時候蘇少言又為何會出現?

?????心下有些不安,寧清源想也沒想便轉步準備回頭去尋找自家小師弟,卻是剛邁出腳便發現自己無法向前。

?????“別回去了,他不可能找到這里?!焙谝履凶拥穆曇魪纳砗箜懫?,在這一瞬間,那天上的火光以及奔跑的少女都仿佛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抑制住了腳步。

?????時間剎那靜止,只剩下了黑衣人和寧清源面對面,相互對峙。

?????寧清源毫不掩飾防備抗拒,心下卻是十分清楚。

?????論實力,這個比之蕭晏還要可怕許多的男子絕對不是現在的他能夠應對的存在。

?????但什么都不做的話,他不甘心。

?????黑衣人漠然的看著寧清源掙扎,磅礴的力量在無形之中化為屏障籠罩寧清源全身,讓他動彈不得,縱使他如何努力卻也掙脫不了分毫。

?????或許是知道這樣并不能夠讓他死心,黑衣人最后還是揮了揮手,似是撕裂了什么,引導著寧清源最熟悉的氣息來到了這附近。

?????月白色衣衫的少年眉目如畫,清俊的眉眼正因其眼中的擔憂而顯得越發清冷。

?????“大師兄?”被驟然拉入這個時空的蘇少言有些疑惑,下意識便看向四周開始尋找著他所要尋找的身影。

?????那個帶他來的氣息極為親切,而這周圍也絕對有著寧清源的氣息!

?????被困在無形屏障之中的寧清源在看到黑衣人的動作以及驟然出現的蘇少言的時候顯然愣住了,但很快他便知道了對方并沒有那么好心。

?????冷漠卻不掩擔憂的少年在草原上奔跑著,向著寧清源的方向直直跑來,卻是在寧清源正準備接對方入懷的時候,再次發現,之前的一幕又出現了。

?????蘇少言完全穿過了寧清源,宛若面前沒有這個人,只有一團空氣,本還遇向前的蘇少言似乎察覺了什么,向前的動作略有停頓,眼中也閃過了一絲迷茫和疑惑。

?????“你們本就不是這個時空,他強制介入也無法帶你回去?!焙谝履凶拥年愂鲋?,看著寧清源蘇少言兩人面色沉下。

?????兩人顯然不在同一個時空,但可以肯定的卻是,兩人都能夠聽到這個黑衣男子的聲音。

?????寧清源從自家小師弟的表情上明明白白的看到了這一點。

?????蘇少言的嘴張了張,似乎說了什么,但不處于同一個時空的寧清源卻是根本聽不見,只能勉強從對方唇語之中讀出些許內容。

?????他,好,離開……

?????寧清源再看向黑衣男子,他沉默了一瞬卻是點了點頭,開了口:“我可以將你先送出去,也能夠保證他的安慰,但是一時半會他可能無法去天璇宗?!?br>
?????這話無疑是對蘇少言說的了。

?????蘇少言似乎又說了什么,黑衣男子也同樣給出了回復,話語之間語調有些古怪復雜的情緒蘊含其中,卻是不帶什么惡意。

?????兩人一問一答,寧清源聽不見他們的交談只能夠站在一旁等待,面上還是平淡如水,心中卻是有些許煩悶上升。

?????也不知道是因為他無法聽見蘇少言的話,還是因為……兩人之間的對話他無法插足。

?????寧清源看得到蘇少言,但蘇少言顯然看不見寧清源。

?????此時兩人貼的極近,蘇少言仍是沒有平日里的羞澀,面對那黑衣男子款款而談,態度落落大方,神情之中帶著些許戒備些許考究,卻是絲毫不落下風。

?????也不知道兩人談論的是什么,但寧清源從未見過如此鋒芒展露的小師弟。

?????如斯風華,讓人目光忍不住追隨。

?????寧清源站在一旁,即使面前一片虛無,手指伸出也只會穿胸而過,根本無法觸碰到對方,他卻仍然認真的伸出手撫上,勾勒著對方的五官,動作虔誠而緩慢,宛如信徒,在膜拜屬于他的神祗。

?????余光掃到這里的黑衣男子似乎被寧清源癡漢的動作驚嚇到了,話語停了一瞬,卻是很快的掩飾了過去,只是腳下微不可查的動了幾步。

?????寧清源眸色暗沉了下來,他突然想到了哪里不對。

?????他竟然在吃這個陌生的黑子男人的醋?

?????這種情況他還只遇到過兩次。

?????一次是墨如歌,再就是眼前的這個男子。

?????蘇少言樣貌上成天資又稟賦,看上他的自然不計其數,但能夠讓寧清源在意的卻也只有這兩人。

?????不為別的,只為這份在乎。

?????能夠讓不在乎這世間一切,包括自身性命的蘇少言在意的。

?????寧清源可以毫不掩飾驕傲的說,除了他便很少有了。

?????如果蘇少言在意墨如歌可以用在意情敵來解釋,那么對這個黑衣人又是如何?

?????他對這人感到十分熟悉,蘇少言是否也是一樣的感覺?

?????難道,這人,是他們兩人共同認識的人?

?????但自家小師弟顯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什么人能夠讓蘇少言毫無防備的信任?寧清源如何想都只能想到他自己。

?????什么人能夠擁有如此逆天的實力?寧清源卻是怎么也想不到這樣的一個人。

?????寧清源思索著,黑衣男子和蘇少言的談話在不知不覺之中也結束了,感覺周圍的一切顏色都黯淡下來的寧清源莫名生出些許預感。

?????他知道,這是陣法效果即將消失,他們即將離開這里的象征。

?????但他總覺得,經此一別,他很可能會有很長一段時間都見不到自家小師弟了。

?????而那黑衣男子顯然也沒有準備大發慈悲的利用他的神通幫助兩人見上一面。

?????一切景色瞬間在三人面前化為淡淡光幕,而在寧清源的眼中,同樣消散的還有自家小師弟的身影。

?????蘇少言邁步向著一個方向走去,身形修長宛若那筆挺的翠竹,堅韌不拔,隨著周圍的景色一同淡化消退。

?????在蘇少言的身影完全消失的那一瞬間,寧清源感覺自己心頭空落落的,需要什么來填補,滿腔別樣的情緒無法抑制。

?????而他能夠想到的發泄怒火的對象,便也只有眼前的這個黑衣人。

?????不過還沒等他開口,那人便已轉身,淡淡看著他,丟出一個重磅。

?????“他沒有再次使劍的可能了?!?br>
?????這個他,無需解釋兩人均是心下明白。

?????此時寧清源哪里還維持的了面上的平靜,面上血色退卻了幾分。

?????他下意識相信,這個人不會騙他,也沒有這個必要。

?????“他只是身體不好,等身體復原,一起都會好起來?!睂幥逶匆蛔忠活D的說著,不知道是說給黑衣人聽還是說給他自己聽。

?????那對面的黑衣男子聞言也不接話,只是漠然開口:“外來的靈魂維系生命的力量不是這個世界的靈氣法寶,而是他們自身來到這個世界的使命?!彼耆D變了話題,寧清源卻像是發現了什么安靜的聽了下去,只是面色越來越白,眼中的擔憂漸漸濃郁起來。

?????“蘇少言來到這個世界上,他原本所需要做的,表示按照那樣的發展,推動這個世界的進程,成功了,他便會得到自己應得的獎勵,失敗了自然也會受到相應的懲處?!?br>
?????“小劇情他或許可以不去在意,但寧家帝脈那條主線卻是崩的徹底,你以為真的能夠沒有絲毫懲罰?”

?????又是一個知悉那個所謂的未來的發展的人,寧清源皺了皺眉,心下卻是已經對對方的話信了一半。

?????“有什么可以補救的嗎?!睂幥逶葱拇鎯e幸的開了口,眼睛死死的盯著那黑衣男子。

?????“補救?大概沒有。但不過然劇情崩壞他會有相應的懲罰,那么順利也會有相應的回報?!蹦凶釉捳Z一頓,突然又道,“什么力量能夠讓一個人短時間之內修為飛漲且沒有什么副作用?!?br>
?????明明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句話,寧清源卻是瞬間聽懂了,那已經被拋在腦后的書中的各項記錄又再次浮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

?????只有此時此刻,他才更為清楚明白的知道,蘇少言和他完完全全的屬于兩個不同的世界。但思及蘇少言上次那蒼白的面色,他也不愿意讓這所謂的懲罰再次降臨。

?????他有一種預感,當蘇少言完成這一切,便是離開他的時候,但刻意阻撓他亦不愿。

?????寧清源心中復雜,卻仍是做出了最后的選擇,而此時面前也出現了陣法的出口。

?????“歡迎來到魔界,魔修的地盤?!?br>
?????白光后是寧清源極為熟悉的紅發,本應伴隨在寧帝身后的男人面色從容,身后更是跟隨著本不應該在這樣的地方出現的少年領主。

?????“歡迎帝座歸來?!笔掙涛⑽澭?,向著寧清源身側的黑衣男子鞠躬請禮,平素高傲的少年領主面上也毫無尷尬和不愿,認認真真的跟隨著蕭晏的動作微微躬身。

?????帝座……

?????魔主君瀟?

?????不,他當不起蕭晏如此的稱呼。

?????那又是誰……

?????寧清源側身望去,黑衣男子已經揭下兜帽,露出了他最為熟悉的五官。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