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9章
    街道上人流涌動,來往的人衣著各異,但大多身份都非同一般。

     寧清源輕嘆一聲,有些驚訝于自己之前的決定,卻是在此時聽到了身周驟然響起的聲音。

     “哼,優柔寡斷?!?br />
     女子冷冷的輕哼聲在寧清源的耳側響起,這般近距離卻又不被察覺,此人的修為絕對已經到了墨如歌和那紅發神秘人的境界。

     更可怕的是,寧清源找不到這聲音出現的位置到底在哪里。

     他以為是他在身側,卻是在掃視了一圈之后發現他周圍并沒有這樣一個女子。

     什么時候,陽城成為了這樣一個強強聚首的地方。

     寧清源眼底有些凝重。

     “我說,你在看哪里?!迸拥穆曇粼僖淮纬霈F在了寧清源的耳畔,帶著些許不滿。

     周圍的人還是神色正常的行走著,顯然這個聲音只有寧清源一人能夠聽到。

     寧清源又看了看周圍,這才發現不遠處一個看上去只有□□歲大的女孩。

     女孩一身粉色的羅裙,頭發上更是系著幾個鈴鐺,膚白如雪,唇紅齒白,一幅極好的長相,顯然是富貴人家的孩子。

     但讓寧清源心驚的卻是這女孩身上那隱隱的威壓,來自修為差距上的威壓,這女孩絕對不是一般人。

     很有可能就是剛才對他說話的人。

     發覺了對方的修為,寧清源自然不可能繼續天真的以為這位只是一位無害的小姑娘,更是嚴肅的對待了起來。

     那女孩絲毫不在意寧清源的打量,反而任他巡視,明亮的眼睛卻是淡淡的看著他,不帶絲毫情緒。

     越是仔細觀察,寧清源越是感到心驚,這女孩的眼睛太過通透,倒有些類似于那些活過千百歲月的人那能夠看穿一切的眸子,更有一種被對方看穿了心中所想的感覺。

     即使知道對方年齡一定不如表面上的那般,但真正感覺到什么還是讓寧清源隱隱有些不可思議。

     更何況,對方身周的魔氣太重,絕不是修仙的修者,而一定是個魔修。

     如果不看那魔氣,任何人都不會將這么一個女孩和魔修聯想到一塊。

     “小子,我缺個徒弟,你當么?!备杏X到寧清源已經收回視線,那邊的女孩又冷冷的開了口,滿不在乎的樣子,那話語以那小小的身形說出口來倒是莫名給人幾分笑意,可寧清源卻一點也笑不出來。

     “抱歉,在下仙修……”寧清源想也沒想就拒絕了,剛想說點什么以避免得罪這位修為深不可測的女孩,卻是被對方打斷了。

     “那算了?!迸⒐麛嗟木芙^了,也不給寧清源一點解釋的機會,看也不看便轉了身,“要說你現在這心境,我還真不屑于收你當徒弟?!?br />
     心境么……?

     被這樣一個看上去只有小女孩大小的強者這么鄙視了一番寧清源還真有些哭笑不得,卻也暗自有些心驚。

     經過女孩的提點,寧清源這才猛然發覺,自從看過了那本書之后,不論是看著身邊發生的一件件的事情還是小師弟的過往,他都總有一種一切盡在掌握的感覺,是以發覺之前計劃的更改才會有那般復雜的想法,但實際上,他并沒有運籌帷幄的能力。

     不論是自己的計劃還是一路走來的舉動,他的一切所依仗的不是自己的實力不是自己的計謀,而只是他對劇情的預知和對這陽城事物的了解。

     從什么時候開始,變得這么浮躁……

     寧清源心下震驚之余卻感覺有什么一直有些模糊的東西清晰了起來。

     只有自己才是最能夠相信的,只要靠自己才有可能真的保護好自己想要保護的一切。

     他自以為他是因那書變得灑脫了,其實卻是用另一種形式束縛住了自己。

     寧清源有釋然,又有些無奈,再看那街道上哪里還有什么女孩的影子,周圍來往的行人甚至有幾個已經有些不悅的看向了他,似乎在指責他為什么要站在這繁忙的道路中央堵住大家的路。

     寧清源有些歉意的讓了讓,繼續向著大會的方向走著,心中卻是開始思考著女孩的身份。

     他知道的有名的魔修之中絕對沒有這樣一個人的存在,就憑那雙眼睛,如果有出現的話便絕對不會被忘記。

     等等!

     那雙眼睛!

     深黑之中帶著一絲幽藍色的眸子。

     那是南冥淵家?!

     但南冥淵家不是世代修仙的家族么……

     以讀心術與語言術為家族傳承的淵家,已經有上千年沒有出世過了,為什么又會有這樣一個人出現……

     寧清源壓下心中的震驚走入了會場。

     因為很多大家族參與的關系,大家族麾下的參與者都有直接跳過初會的權利,而剩下的人就算有實力也奈何不了寧清源手中的古陣。

     結局早已知曉,寧清源表現的也十分從容,很快陽城便傳開了寧家人出現的消息。

     原本十分熱鬧的陽城經這一消息反而變得平靜了下來,卻隱隱有著暴風雨前的沉重壓迫感。

     各方勢力都想知道,在這樣一個時刻,這樣一個地方,寧清源的出現到底目的為何,也均為此隱隱戒備了起來。

     不過寧清源可不會告訴他們,他主動暴露身份的原因只是小師弟想要讓他拿到第一名罷了。

     陽城的陣法大會之后便是寧家的血統測定,到了相應年齡的族人都需要經過這樣一向測試來評定未來的潛力以及在寧家的定位。

     寧清源自然不會不知道這一點。

     根據書中所寫,這一場血統測定他自然也是有參與,從而獲得了來自于寧家的支援。但現在他卻是突然不太想淌進寧家這一攤污水了。

     東閣寧家,除卻這一方巨擘的身份之外還有一種象征——帝王寧家。

     這片大陸上,固然修仙者無數,卻也擁有數之不盡的普通人,而這普通人的管轄則全權掌握在寧家手下,當然,這只是以前。

     現在的寧家,不論是修仙者的力量還是各種能人異士的數量都占據天下第一,已經可以說是當之無愧的世間帝王。

     不過這個家族有一點可以說不近人情,這個家族的歷代帝王是通過血統測定來定奪的,只要不是最為純粹的帝脈,哪怕天賦之類的一切再強也沒有絲毫用處。而寧家歷任最為純粹的血脈卻也不一定會出現在直系之中,是以這一次測定更可謂決定了未來的時日之中到底是哪個派系統握家族勢力。

     雖然過去的歷史已經證明這樣的評測出來的帝王都是絕對以天下為己任,大多為明君,卻也不可否認至少在明君上位之前,背后總是血流成河的。

     寧清源倒是很好奇如果他不去參與測定的話這一任的帝王會落到何處,不過既然已經承認了身份不去也是不可能的了,這種事情對于現在的他來說還是隨遇而安的好。

     相比之下……

     見那天空之中已經染上的些許緋紅,寧清源就知道自己是時候去接自家小師弟了。

     落花繽紛,清冷的空氣之中帶著些許不甚清晰的花香,空地四周的樹木仿佛經過某種力量的□□一般布滿劍痕,枝葉凌亂,看上去有些可憐。

     寧清源來到花林的時候原本應該練劍的少年卻是盤膝坐在了一棵樹下,觀那呼吸絕不是在打坐而更像是在沉思什么。

     在感受到寧清源走近的那一瞬間,林中眉目如畫的少年微微抬了抬眸子,冷冷的眼神掃遍了他全身。

     仍由自家小師弟打量的寧清源卻是莫名的感受到了背脊一片發涼,想想小師弟在有關他的事情的方面格外在意的樣子,寧清源就感覺自己以后的日子可能不會那么好過了。

     憶往昔他受傷時小師弟的反應……恐怕這幾天都只能看到面色冰冷的小師弟了……

     少年的眸子帶著一種看透一切的清冷,卻也有一絲擔憂和疑惑隱藏在那幾欲凝結成冰霜的寒意之下。明明是在擔憂但不注意卻會以為他在發怒。

     寧清源將嘴邊有些抑制不住的笑意收攏了一些,他可不想因為這個再惹小師弟發飆。

     不過心底的暖意卻是怎么也掩不住。

     寧清源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善人尤其是在關于自家小師弟的方面甚至可以算得上有些居心不良。

     他做過的事情雖是心甘情愿卻也一定要讓對方知道,如果可以他更是想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做這一切到底為的是誰。

     小師弟畢竟是看過那本書的人,也知道很多,又十分聰明,怎么會發現不了他做這一切的目的是何,付出的代價又是何?

     既然你認為這不是真實的世界,那么我就用行動將屬于這個世界的真實的痕跡烙印在你心上,以小師弟這種渴望感情的性格想必也難以忽視其中的認真吧。

     寧清源為自己有些孩子氣的舉動感到好笑卻也知道不論多少次的選擇他依然會這么做。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