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7章
????你想回去嗎?

?????……

?????不想?

?????想。

?????那么,只需要這最后一步,你便會回到屬于你的真實。

?????……

?????周圍的溫度似乎驟然降低,天空之中云朵大團大團的聚湊在一起,給人一種無端的壓抑感。

?????與其說此時風平浪靜,倒更像是暴風雨前的平靜,壓抑而沉重。

?????“這好好的天色,真是說變就變,看來是要下大雨了,蘇先生你也快點回去吧,別讓在意的人擔心?!眿D人和她的夫婿一同收拾著小小的攤位,仍不忘關心了寧清源一句。

?????“好,路上小心?!?br>
?????寧清源目送著兩人緩緩離開這才看向了神機峰,眼中凝著沉重之色。

?????近日理應不會有這么大的風雨,這不合天象。

?????難道是人為?

?????什么樣的力量,能夠使天地因此變色?

?????即使強如尹赦君瀟恐怕也沒有這般實力。

?????天璇宗內,在他不在的這短短幾個時辰之內,到底發生了什么?

?????憶及蘇少言,寧清源面色更為難看了起來,幾乎沒有怎么思考便向著山峰之上飛掠而去。

?????“這股力量可是針對你的?!?br>
?????陌生又熟悉的聲音從耳畔傳來,寧清源僅是腳步微頓便又附身想要向前。

?????“你家小師弟特意為你準備的陷阱?!本秊t緩緩的補充著,這位魔主大人面無表情的看著山峰之上,沒有再著白衣,而是一身黑色的衣袍籠罩周身,襯的墨發飛揚,瞳色漆黑。

?????聽到小師弟三個字,寧清源驀然頓住了腳步。

?????這方面君瀟沒有必要騙他,那么既然是由蘇少言準備的,蘇少言便不會有危險。

?????看來他已經決定好了結束這一切。

?????以什么方式呢?

?????殺死他……還是……被他殺死?

?????即使知道就算蘇少言在這個世界之中死去,他也只會安然無恙的回到原本的世界之中。

?????寧清源仍然會因想到他將親手結束對方在這個世界的一切而感到一種宛如窒息一般的感受。

?????不過,如果這一切是蘇少言所希望的,他便會不遺余力的去幫助他做到。

?????“你也不用想太多,仙魔自古不兩立?!笨粗鴮幥逶搭D下的步伐,以為是難過于剛才聽到的事實,君瀟試著安慰道,“他也不是不在意你,不然也不會偷偷將此事告知魔界?!?br>
?????寧清源不甚在意的笑了笑,果然在山腳下看到了密密麻麻的熟悉的人影。

?????看來整個魔界都出動了啊,山峰之上,這些日子為了拖住蘇少言,又何嘗不是出動了各大門派的精銳?

?????“說不定不是你家小師弟做呢?”寧如月走上前來,似是不忍的安慰了一句,站在他身旁的風彥亦是緩步跟上,只是眼中只能看到身側之人。

?????兩人明明是修仙者,卻因寧清源的關系加入到了魔修的隊伍之中,不過在實力為尊的魔界,卻是沒有人在意這些。

?????當初的寧家內閣,也盡是修為高強之人,即使寧清源當日托蕭晏救下他們之后明確說出可以自行離開,也沒有一人脫去內閣身份,反而均是追隨而來,也令寧清源有些無奈。

?????此時看到他們,心情也不是不復雜的。

?????寧清源清楚的知道,自家小師弟無論如何不會做出傷及他的事,不然也不會錯過那么多的劇情,而拖到現在。

?????但他卻也更為清楚,蘇少言雖寡言少語,卻極為擅長攻心于計,這般叫魔界眾人前來,絕不可能只是簡單的報信,必定還有更深的謀算。

?????只是,在這謀算之中,寧清源也不能肯定,蘇少言是否會將魔修當做犧牲品。

?????如果他上前,可能會讓身后的魔修都因他而被危及,但如果這一次后退,寧清源不能保證,自己下一次,還能不能夠鼓起勇氣,去結束這一切。

?????“魔修……嗎?”還沒等寧清源做出決斷便聽到微冷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看來這仙魔一戰,不可避免了。

?????來人發絲飛揚,并未束發,遠遠看去顯出幾分灑脫氣派,只是那身周強大的威壓,讓人不敢小覷他的實力。

?????這人不久之前寧清源還見過,正是前些日子借酒消愁的尹赦。

?????只不過,在看到君瀟的那一瞬間,這位正義感爆棚的修者便沒有再發一言,眼神極為復雜,再也沒有從那黑衣人身上移開。

?????只是,君瀟并沒有看向他。

?????“他就交給我了,想上山就去吧?!本秊t說著,緩緩抽出佩劍,他極少用劍,劍身離鞘誰也不難看不他的認真。

?????而此時,尹赦的面色也驟然變白,卻并沒有攔截諸人的意思。

?????他的實力,能夠攔下君瀟都已勉強,更何況,私心來說,他更愿意解決他們兩人之間的問題。

?????寧清源看了一眼極為認真的君瀟,微轉身便向著山峰之上奔去。

?????濃密的云層隨著他向上走而越發的給人以壓迫感。

?????當淺色的光芒照亮整個天璇宗后峰,寧清源這才想起,除卻實力超群之人,只要有陣法,凝聚諸多高手的力量營造這樣的威勢也不無可能。

?????這個陣法寧清源再熟悉不過了,正是寧家特為記載的上古大陣之一,這個陣法,除卻當日同他一起出入寧家內閣并得他許可翻閱那里的陣法的蘇少言,不可能再有第二個人能夠布置。

?????“魔修們,納命來,哈哈哈哈?!蹦且粋€仙修者看著這闖入陷阱的魔修們忍不住開懷大笑了起來,處于陣法中心的蘇少言更是被周圍的仙修以極為尊敬的眼光注視著。

?????寧清源知道他們的自信從何而來。

?????這樣的陣法別說滅絕一個魔修,如果能夠找齊一切的材料又擁有布置它的能力,別說一個魔界,布陣之人如果希望,它甚至能夠毀滅整個大陸。

?????只是,這其中,那個布陣之人才是關鍵,如不是有那個神秘的輔助蘇少言的存在提供那般龐大的能量,這陣法的布置至少也要有神帝那般才行。

?????但又有哪個神帝,會無聊到來對付自己的臣民?

?????既然蘇少言是關鍵,那么解決了作為陣心的他,一切都會結束了吧,沒有這能夠毀世的陣法,也不再有一個名為蘇少言的人,存在于這個世界上。

?????僅是想想,寧清源便感受到一股血腥之氣從喉頭上涌,但他仍是毫不猶豫踏出了那一步。

?????似乎是蘇少言早有吩咐,仙修們沒阻攔寧清源,而是同前來的魔修們戰作一團。

?????而寧清源也得以站在了蘇少言的面前。

?????冷漠的男子少有的勾起了嘴角,笑容生動,而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魅惑之意,仿佛兩人不是站在對立面上刀劍相向,而是分別多時的友人,相見甚歡。

?????他說:“大師兄,拔劍吧?!?br>
?????沒有辦法使用術訣的陣心之中,也的確只有拔劍才能夠了結這一切。

?????寧清源將劍取出,面色有些復雜。

?????第一次,師門切磋,縱使對面那人冷冷淡淡,卻也仍有溫馨。

?????第二次,仙魔對峙,他有心算計,愧疚壓過了一切。

?????而這一次,仿佛又回到了上一次,卻又有些區別,角色對調。寧清源才真真切切的體會到,上一次他的做法,會讓無心傷他的蘇少言多么難受。

?????只因此時,他的心中便在陣痛著,連手都有輕微的顫抖。

?????蘇少言的劍意冰冷劃來,不帶殺氣,卻也絕沒有半點留情的意思。

?????他在逼他出手。

?????寧清源側身避開逼向脖頸的寒芒,手中一緊,翻手上挑,卻仍是在快要觸及那人胸前的時候生生調轉了方向。

?????他終歸是下不了手的。

?????蘇少言顯然也沒有打算這一次便成功,他只是不斷加緊攻勢,見到寧清源沒有任何攻擊的意思,更是撤去了所有的防守,一心進攻。

?????兩人實力差距并不算大,在蘇少言這般攻勢之下,即使是寧清源全力防守,也多多少少的出現了一些傷痕,甚至有些支持不住。

?????他這個時候才突然發覺,蘇少言從一開始就料定他不會出手,且恐怕還有別的計劃。

?????“大師兄,你不該分神?!碧K少言與寧清源擦身而過,溫暖的呼吸聲噴在寧清源耳側,仿佛情人之間最為溫柔的情話,只是那帶著寒氣的利劍已經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如果不躲開,恐怕會直入心肺,從此不再有寧清源這樣的一個人。

?????但,直到現在,寧清源仍然莫名的相信蘇少言不想殺他。

?????只是,他已有些乏力。

?????即使身體知道應該躲開,心中仍然有一個聲音,大聲呼喊著,讓一切就這么結束。

?????他疲倦的一根手指都動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劍芒向著自己而來,心中反而生出解脫的快感。

?????鐺鐺鐺。

?????寧清源只是愣神了一瞬,局勢便突轉,他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便被人推到了一旁。

?????刀劍相接的聲音不斷傳來,寧清源剛剛轉身看清墨如歌的身影,便看見蘇少言對著自己,露出了志得意滿的笑容。

?????宛如一個孩子,精心準備了一個禮物,索取著大人的贊揚。

?????他為什么笑?又在笑什么?

?????驀然的慌張仿佛一只手狠狠的捏緊了寧清源的心臟,而同時,他也看到了他已經準備許久卻仍然會心顫的一幕。

?????蘇少言松開了持劍的手。

?????寧清源甚至還沒有來得及去想他為何會松開,便已看到墨如歌想要后退卻被身體的沖勢不得不向前探出的劍尖。

?????天空之中的異象也瞬間被撕裂,露出掩藏在灰暗之下的萬里晴空。

?????無數修仙者遭到陣法反噬,幾乎被沖上來的魔修當場擊斃劍下。

?????魔修穩穩占據上風。

?????而寧清源眼前卻是一片煞白。

?????他突然恍然自己忘記了什么。

?????就如蘇少言所說,這個世界對他來說,只是虛假,就如蘇少言曾說,他所重視的只有他寧清源。

?????蘇少言那般冷心冷情的人,怎么可能將仙修們的性命納于他的考慮范圍之內?

?????蘇少言以他的死亡,鑄成他寧清源的無盡功勞,生生將魔修推向大陸的頂端,又將他,推向這頂端之上的制高點。

?????不用走近,寧清源都能夠感受到對方沒有死去。

?????道侶契約是天底下最為苛刻的契約,就算蘇少言不清楚其中效用也不敢冒險。

?????但,沒有死去又怎樣?

?????那個他所喜歡著的,所愛著的人,已經永遠離開了那副軀殼。

?????那也只是一具軀殼罷了。

?????新歷374年。

?????魔修稱霸大陸,大陸基本秩序不變。

?????最后一次仙魔大戰被記錄為世紀之戰,魔修一方蘇慕寧,后證實寧清源,帶領魔界獲得勝利,成為新任魔主。

?????新歷384年。

?????魔修管制下的世界一片太平,海晏河清。

?????人們再無不滿,殘留的仙修同魔修相處融洽。

?????仙魔兩方局面緩和。

?????魔主寧清源失蹤,傳言之中最后一次出現,是在同一位紅發男子交談。

?????作者有話要說:  番外一才是真正的結局,不過轉換視角了。

?????然后后面番外,總覺得沒啥好寫的,想看啥??_(:з」∠)_

?????我虐著攻打上了end啦啦啦</dd>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