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6章
    此時的天空之中顯得有些陰沉,灰灰的天空染著些許不甚明細的橘紅,顯然已經是到了太陽要下山的時候,小師弟也已經修煉了一天。

     通靈升入升靈中期,這進步不可謂不大。

     寧清源略滿意,卻是在這時候突然感受到了蘇少言身周那種奇妙的狀態正在漸漸消失。

     皺了皺眉,以小師弟之前的狀況來看,很顯然他還能夠繼續明悟下去,此時狀態的消失就顯然不是明悟結束而是人為了。

     似乎是腦海之中閃過了一種猜測,還沒等寧清源想清楚其中緣由,身體便已經下意識的有了動作。

     寧清源微微閉上了眸,調整了一下呼吸,看上去就像是在小憩一樣,而那邊的蘇少言似乎是睜了睜眼,有了一瞬遲疑卻是在下一刻身周那種已經快要消失不見的明悟境界的氣息又漸漸被對方抓住,又勉勉強強的進入了狀態。

     雖說肯定沒有自然進入要好,但能夠為之帶來的裨益也并不少。

     感覺到小師弟再一次進入入定的狀態,寧清源這才睜開了雙眼。有神識的幫助,蘇少言自然是不會發現他是真睡還是假睡,也更不會想到他假寐這上面來。

     這個時候寧清源哪里還能察覺不出剛才小師弟放棄那種難得的狀態到底是為何,一時之間心中竟是說不出的復雜。

     寧清源在心中將小師弟三個字重復了幾遍,卻是有一種說不出的暖意涌上心頭,他也不準備抑制這種少有的情緒。

     如果一開始他對于這個占據了蘇少言身體的人還只是因為有點小興趣而縱容和不在意的話,那么現在他卻是真的將對方放在蕭梓荷那般的地位了。

     或者比蕭梓荷還要重要。

     畢竟師妹雖說給與了他親情卻也不會像小師弟這般將所有的關心和注意力完全投放在他一個人身上,更是不可能有任何一個人可能會像小師弟這般只將自己最為薄弱的部分暴露在他面前。

     他不得不承認這個人已經開始漸漸的占據他心中的一小塊地方。

     這不是蘇少言,卻是他的小師弟。

     想清楚一切,寧清源勾了勾嘴角,微微活動了一下四肢,緩解了一下身周因為長時間坐在那里而產生的些許酸麻,這才小心的起身,一邊拍掉了身上沾染的雪氣和花瓣。

     而一邊的蘇少言也是驟然睜開了雙眼,完全從那本就不太穩定的狀態之中脫離了出來。

     寧清源有些可惜,卻也知道是自己這邊動靜太大驚擾了蘇少言。

     明明他已經放輕了動作卻沒有想到還是讓對方給察覺了。

     不過在察覺到對方身上那不太純凈的真氣之后心中小小的愧疚便瞬間煙消云散了。

     寧清源眸子暗了暗卻還是沒有說出什么只是嘆了一口氣。

     在察覺到對方真氣不純的時候他心中是有一瞬間的不悅的,但是此時的他不再是以前了,自己的修為無從恢復根本幫不了小師弟什么忙,再者他也隱隱從中發現了些許不對。

     現在的小師弟比之以前的蘇少言要沉穩的多,且不說那雙飽經滄桑的眸子,就說那平日里除了對食物只外不能對任何其他事物提起半分興致的少年老成的模樣就可以看出一般了。

     他絕對不是這般魯莽的人,會在修煉的時候忽略打好基礎的重要性。

     那么又是什么原因讓他如此急功近利?

     寧清源皺了皺眉,突然想起了當初小師弟偷學術訣的時候,似乎也是這般不管不顧,做出的事情完全不符合他的性格?

     這其中必然有什么原因。

     “大師兄?!碧K少言收回身周的氣息向著寧清源走了過來,眼中更是帶上了些許歉意。

     “明日你要練劍就可以直接到這里來?!睂幥逶磳χK少言點了點頭,手中卻是不自覺的摸上了腰間的血色玉佩。

     他還記得這是那個神秘人給他的信物,不知道那個自稱無所不能的人能不能夠幫他解惑?

     不過既然連那樣的一本書都能夠找到,哪怕小師弟身上的奇怪之處再多,對于那人來說也不成什么問題吧,就是那代價……可真得好好考慮考慮了。

     “大師兄……大師兄?”

     寧清源回過神來淡淡看了一眼蘇少言,完美的掩飾了剛才一瞬的走神。

     蘇少言倒也沒有多想,此時他表情雖然還是那副冷面冰山的樣子,但眼中卻是極為糾結的。在他從修煉之中清醒過來的時候才突然想起來,他有修為在身,一日三餐不吃倒也沒有什么太大的問題,但像大師兄這般失去了修為便和普通人沒有什么區別,也是需要一日三餐的。只是對方不說,自己竟然給忘記了。

     “我們先去酒樓吧,也快要到晚膳時間了,再者也能打聽點消息?!碧K少言抱劍立在一旁語聲清冷,話語雖是詢問卻用的是陳述的語氣。

     看著腳下速度不自覺的加快的小師弟,寧清源自然不會察覺不到對方眼底的擔憂,點了點頭,又開口道。

     “我之前有吃一些干糧,你倒是可以不必這么著急?!闭Z義輕快帶著笑意,卻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之前為了多制造一點讓小師弟流露出不一樣表情的機會,寧清源毫不猶豫的將所有的干糧都放在了旅店里的儲物袋里,現在卻是并沒有帶出。

     不過畢竟也是曾經的修者,加上忍耐力不錯,這短時間的饑餓卻并不難捺。

     聽到寧清源這話,那邊的蘇少言的腳步倒是放慢了些許,卻又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又回到了平日里的速度。

     寧清源雖然有些不解卻也只得跟著加快速度,好在蘇少言并沒有忘記此時的他已經沒有什么修為,雖然速度有所加快卻也是他能夠跟得上的。

     待到好不容易再次看到了酒樓,蘇少言和寧清源兩人的速度這才真正的放慢了下來。

     “我不信?!?br />
     少年冷冷清清的聲音如同碎玉,干凈又潤澈,但寧清源卻沒有反應過來,過了好一會兒才明白對方話語中的含義。

     但這個時候蘇少言卻是已經大步走進了酒樓之中,寧清源本想說點什么的話也只得咽了回去,頗有些哭笑不得的跟在了對方的身后。

     兩人這次并沒有選擇包間,寧清源剛一進門便已經發現坐在一旁靠窗的桌邊噼里啪啦的點了一排菜的小師弟。

     可憐那店小二被蘇少言極快的語速和那帶著隱約不悅的話語砸的一愣,硬是沒有聽清楚他說了些什么,卻又不好直說,臉色都白了一層。

     寧清源看著這一幕突然想起了當初在木屋養傷的時候那冷淡的小師弟,小師弟兩次不悅似乎都是他引起的,為這小孩子般的生氣方式感到好笑之余又有些復雜的情緒流過心間。

     “招牌菜都來一份,再來一壺清茶?!?br />
     寧清源走上前去重新點了菜,那店小二這才臉色好了些,連連點頭,一路小跑離開了兩人附近。

     看著小師弟瞥了自己一眼,面露不悅的情緒卻又因為兩者所點差別并不大而轉過身沒有再看他,寧清源心頭又浮現了可愛兩個字,卻是不敢開口,免得引得某人生氣就不好了。

     本應作為的小點的小餅上的最快,又是面食。寧清源還沒來得及拒絕,碗里的小餅就已經全部到了他的手里??粗煹苣遣蝗菥芙^的表情,雖然無奈他也只得老老實實的解決手中的那份。

     金黃色的小餅并不大反而算得上小巧,剛剛出爐還冒著些許不太明顯的熱氣,拿在手里更是有著暖暖的溫度。

     一入口便是那暖暖的感覺以及那餡的香甜之氣,真正吃下去更似是有一種暖流散去了之前長時間坐在雪地上而帶上身的寒氣,卻是不知道是那餅的功勞,還是面前這個人。

     這招牌小點的餡似乎用的是鮮花,那種玫瑰的清香和蜂蜜的香甜說起來雖然甜而不膩卻始終不是他所喜歡的感覺,但看著面前面無表情的盯著自己的小師弟,寧清源幾乎是下意識的就解決了他遞到自己手中的全部。

     直到最后看到小師弟臉上的冰寒略微有些松動,寧清源這才發現了自己所求的到底為何。

     這種因為對方的情緒而牽動的感覺似乎很久都沒有體會過了,喝了一口清茶壓下了那對他來說略甜的花香,寧清源心情有些復雜。

     “菜齊了?!?br />
     待到寧清源口里的甜味幾乎被那清茶沖淡到察覺不出,這邊剩下的菜才陸陸續續的上桌了。

     吃過那些小餅后寧清源便已覺得差不多了,但奈何面前的小師弟面無表情的盯著,甚至有幾次要夾東西給他,寧清源雖然無奈卻也只得接受了對方的好意,開始動筷。只不過那幾盤讓小師弟眼前亮了亮的菜他卻是都不動聲色的推到了對方的面前。

     小師弟并不挑食,基本上是什么菜都會吃一點,但是仔細看了才能察覺出來他動作上下意識的對于酸甜一類的菜品的喜好,但這種小動作卻也只是一瞬間的遲疑。

     寧清源發現,自家小師弟在很多方面似乎十分克制自己,哪怕是他喜歡食物這一點寧清源也只能夠從對方亮亮的雙眼之中發現,如果只是單看他吃飯,可能會覺得少年有些優雅卻又不緊不慢的姿態上感到一些賞心悅目卻更像是一種禮節性的表現,根本看不出少年對于桌上食物的興趣。

     這么想著,寧清源倒是更為好奇了起來,卻也知道不是問的好時機,也就只是默默的記下了對方比較偏愛的幾個菜品。

     酒足飯飽之后自然是回旅店。

     蘇少言是這么想的,寧清源卻并不想這么簡單的這么結束這一天。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