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9章
    星空點綴的夜幕下燈火通明,有著夜的祥和和人群間的熱鬧。

     寧清源和蘇少言與墨如歌僵持著。

     身為陽城的暗主,墨如歌的修為自然不可能多么的普通,但此時在兩人面前,他卻是盡數收回了身上的修為,連那屬于強者的威壓也沒有泄露半分,倒真像是有心結交兩人。

     發覺自己完全不受兩人待見的墨如歌并沒有太過在意兩人身上的防備,只是歪了歪頭,似乎有些好奇的向著蘇少言開了口。

     “你……就是蘇少言?”

     明明不算多么客氣的話語,但從這個人嘴里說出來卻讓人無法生氣。

     蘇少言本就是冷漠的人,聽聞此言也只是點了點頭,卻是驀然反道。

     “你就是墨如歌?!?br />
     少年一個字一個字的將對方的身份吐出,雖用的是疑問句卻是陳述的語氣,這下驚訝的卻換作了墨如歌。

     兩人對視一眼卻是同時收回了視線。

     他們都發現了對方身上有很大的秘密,也都選擇了緘口不言。

     且不說蘇少言這種普通到再普通不過的人絕對不值得墨如歌去關注,就說那墨如歌這個身份就不是多少人能夠知曉的。

     顯然兩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寧清源站在一旁靜靜的看著也不說話,直到墨如歌收回看向蘇少言的視線重新看向他。

     此時的墨如歌向兩人走了一步,眼底坦蕩,更是直接承認了自己的身份。

     “在下墨如歌,陽城暗主墨如歌?!?br />
     墨如歌在說這話的時候眼睛緊緊的盯著蘇少言卻又很快的看向了寧清源。

     在發現兩人都一副早就知道的樣子的一瞬墨如歌的眼底莫名升騰起些許激動的光芒卻又很快在看到寧清源毫不動容的目光后暗淡了下去。

     這下寧清源反而有些奇怪了。

     不為別的,只是在三人距離近了之后他才能夠清楚的看見那墨如歌看向他的眼神。

     似乎是看透了他整個人,一切的秘密無從遁形,又像是在尋找誰的影子,卻更帶著些許壓抑到讓人喘不過氣來的溫柔繾綣。

     這種看愛人的目光寧清源不會發現不了,卻也正是因為察覺了才更為奇怪。

     墨如歌的眼神只持續了一瞬,很快就被一種掛著和善的友好掩飾了過去,甚至之前的任何情緒都不曾出現過,似乎只是簡單的對于寧清源和蘇少言有些好奇,更是絕口不提他之前報出的另外一個名字。

     見此,本就感覺墨如歌十分奇怪的寧清源更是有些不解此人的意圖,雖然面上不露,但心底卻是已經有些不耐煩了起來。

     似是察覺了什么,墨如歌倒是不再耗著,利落了說出了此行的目的。

     “其實我找二位只不過是為了說一句話?!表槺阍囂揭患隆?br />
     見只有蘇少言有些好奇,寧清源卻是面色平淡一臉沒有興趣的表情,墨如歌眼中神色閃了閃卻是一笑,卻是突然湊近了寧清源,用只有兩人能夠聽到的聲音在他耳畔說了一句話。

     “我心悅于你?!?br />
     男子面不改色的說出這句話,與其說是一句表白倒更像是一句玩笑。但寧清源卻清楚的聽見了其中的認真。

     看著說完那句話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便又退回到恰到好處的距離的墨如歌,寧清源皺了皺眉卻很快將墨如歌那句莫名其妙的話拋出了腦外。

     就算認真……又和他有什么關系?

     這個人的表白來得實在莫名其妙,但更莫名其妙的卻是寧清源十分清楚這個人一直在透過自己看另外的一個人。

     這個人會是誰?

     從對方清楚的點出自己的名字來看,對方似乎真的是認識自己,但那眼神卻絕對不是在看他。

     墨如歌見寧清源毫無反應的模樣眼底的光芒卻是更亮了幾分,卻也如他所說似乎目的只有說這一句話,一語畢了便沒有了糾纏的意思,向著兩人點了點頭便又拉開了距離。

     “日后有緣定當相遇,有事先行告辭了?!?br />
     墨如歌向兩人笑了笑,卻是在掃過寧清源的時候目光閃爍了一下,在兩人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的時候便倏然轉身快步向著和兩人相反的方向離開了。

     寧清源和蘇少言都沒有聽到墨如歌最后那輕到幾乎聽不見的呢喃。

     “或許那樣的……永遠都見不到了吧……”

     看著白衣如雪的墨如歌漸漸走出兩人的視線范圍,寧清源這才松了一口氣。

     這人沒有惡意不假,但那莫名的話語和眼神卻總是讓他心頭有些復雜。

     看著小師弟雙眼冷清卻是夾雜著一絲掩不住的興奮,寧清源有些無奈卻更不想騙他,只得搪塞了幾句過去,好在蘇少言見他是真的不想說便也拋下了這個疑惑。

     墨如歌的事情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插曲,兩人都沒有太放在心上。

     寧清源還是帶著自家小師弟來到了原本計劃好的地方。

     因為之前墨如歌的耽誤,計劃之中還算得上人少的地方此時已經人來人往,絲毫看不出夜晚應有的安靜和冷清。

     白天的車水馬龍并不算得上熱鬧,夜晚的燈火通明反而更為美好。

     夜舞過后自然還有夜市。

     如果說之前還有人為了提升修為去看夜舞,那么這夜市卻是真的算得上單純的放松了。

     沒有任何有助于修為的東西,人們所販賣的都是一些小玩意兒,大多數的攤子都是首飾和女子所喜好的胭脂水粉,除此之外的也就只有各式各樣的小點和燒烤了。

     寧清源自然不是帶小師弟來買胭脂水粉綾羅綢緞的。

     他的目標是那各式各樣的小點。

     不過不是買給他自己,而是給自家小師弟。

     陽城的孩子不在早上出來玩耍,而更喜歡在晚上。

     街道上那一個個提著花燈籠裹著厚厚的衣袍的頑童們更成為了一道靚麗的風景線,似乎為這座身處于冰雪之中的城市帶來了幾分青春的活力。

     寧清源提著燈,蘇少言抱著劍。

     一個俊逸如謫仙,一個清冷如神祇。

     也不知是不是兩人的原因,寧清源似乎覺得今夜的夜市要比以往熱鬧的多。

     對于這些小吃和飾物寧清源自然是不太感興趣的,是以他的興趣也都放在了自家小師弟身上。

     蘇少言目不斜視的向前走,似乎周圍的攤販都與他無關,但偶爾掃過那一個個攤位后眼底的些許好奇卻是不會瞞過寧清源的眼睛。

     每當發現小師弟的眼神在哪個攤位上停留的久了,寧清源便會自發的帶某人前去。

     縱使蘇少言一言不發,但從那雙眼睛里卻是已經足以看出他想要什么了。

     “您的糖人?!蹦筇堑睦蠞h笑瞇了眉眼遞來了那個與蘇少言有幾分神似的糖人,看上去顯然對于這個作品較為滿意。

     “謝謝?!?br />
     寧清源付了錢才拿來那糖人仔細看了看。

     糖人捏的的確挺像,少年精致的表情自然是捏不出來,但那面無表情的神色卻是從那小小的糖人身上完完全全的再現了出來,藍衣墨發,抱劍而立,有些可愛化的小人卻也的確挺像自家小師弟。

     不過那雙靈動的眸子卻是無法在這糖人身上看到了,遺憾之余寧清源也淡了幾分對于這糖人的喜愛。

     將手中的糖人遞給了小師弟后,兩人便接著向前走。

     前方的小點倒是和之前的并沒有太大的區別,大多只是店家不同罷了,兩人之前也買了不少的吃食,雖然修者倒是不至于出現消化不了的現象但也不宜吃太多。

     這么想著寧清源便決定打道回府了。

     偏了偏頭,寧清源輕聲詢問一旁的小師弟,“后面就沒有什么了,我們先回去?”

     “好?!碧K少言點了點頭,毫不猶豫的應下了。

     一語畢了便又不再開口。

     習慣了小師弟這般的寧清源也沒有多想什么便準備帶人找小路離開,卻是在下一刻有些愕然。

     他看見蘇少言只是看了一眼那糖人便已經毫不猶豫的放進了嘴里。

     這家的糖人算是遠近聞名,喜好甜食的蘇少言眼睛瞬間亮了起來,至少比剛才收到那個和自己長的十分相似的糖人的時候要開心的多。

     發覺自己洞悉了自家小師弟吃貨本質的寧清源瞬間有些哭笑不得,但看他這樣卻也知道此行的目的達到了。

     不知道為什么,他就是覺得他的小師弟并不適合面無表情,更不適合流露出那種有些孤寂的眼神,而更適合像現在這般,看到美食之后眼底放光,似乎整個人都被點亮了一般,充滿著少年活力。

     小師弟會選擇怎樣的道路與他無關,但既然現在的小師弟對自己付出的全部的信任,他也同樣希望對方能夠感受到快樂。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