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3章
    天上的太陽正向大地撒著暖光,但這暖光對于身處嚴寒之中的陽城卻是只顯得冰涼。

     柳如是面上掛著一絲小心翼翼,明亮的眼睛盯著寧清源,有幾分少女的嬌憨也有幾分求人的小心翼翼,只是那偽裝的完美的表情因為長時間的得不到回應還有些隱隱的發白,眼中更是帶上了幾分倔強。

     寧清源晃過神來看到的就是這一幕,臉上雖還是笑意,心中卻有些復雜。

     這女子的演技雖然算不得拙劣卻也沒有多么高明,甚至眼中有一絲高傲的輕蔑都不屑于去隱藏。

     如果這女子遇到的是沒有看過那本書之前的他,或許一切真的會像書中所寫的那樣發展,英雄救美,以及后來被這所謂的美人設計。即使看到了那些小細節也刻意的忽視,直到最后見到小師弟和這美人的合謀之后而真正的失望。

     但他畢竟已經看過那本書,那種強烈的代入感讓他仿佛親身經歷了那樣的一段人生。寧清源很清楚,現在的他雖然還和以往看上去并沒有什么區別,但心底卻是對任何接觸的事物都多了一份防備,但也多了一份灑脫。

     他曾經有想過,做一位師傅心中的好徒弟,師弟師妹心中的好師兄,對朋友真誠,對妻子忠誠。但他也清楚,這一切頂多也只能成為一個表象。

     寧清源很清楚,幼時的經歷讓他很難相信別人,即使是師弟師妹,所能觸及的也不過是他刻意留出來的位置,即使沒有書中的那些背叛,他也很難讓別人踏入他真正的內心深處。

     而現在,既然他已經知道那種偽裝出來的面目也得不到任何他所渴求的感情,寧清源索性放任了自己,不去作出一幅偽善的嘴臉。

     女子現在對于他的用處只有試探小師弟的反應,既然反應已經得到了,那么也就沒有多少用處了。

     寧清源心情不錯的勾了勾嘴角,一把拉住了小師弟就往前走了去,在路過那有些驚訝的抬起頭剛想要說什么的柳如是的時候,扔下了兩個字。

     “抱歉?!?br />
     柳如是剛要出口的話瞬間被這兩個字給堵了回去,瞪大的眼睛,似乎并沒有想到得到的竟會是如此毫不猶豫且算不上客氣的拒絕。

     仙修們雖然自命不凡,但也注重名聲,柳如是雖然掩藏了實力卻也還算是一個有些許修為的修者,幫助她對于修者來說并不算掉價,更何況她還有這般的樣貌。

     對于寧清源,她自然是有過調查,弱小的門派背景,孤兒出生的身世背景。

     這位在陣法方面小有成就卻毫無背景的少年英才多次來到陽城,不然她也不會在認出他的一瞬便將目標轉移到了他的身上。

     而根據以往的調查,這人處世待人方面更是極為和善,基本算得上是有求必應,更不要說那玉佩只是一個借口,明眼人一看就能發現那玉佩也不過是一塊帶著溫和的生命之力的玉佩罷了。

     柳如是怎么也沒有想出來對方為什么會拒絕。

     而酒樓之內,在被寧清源拽了一把之后就下意識跟上的蘇少言也顯然并沒有想到勢態會這么發展下去。

     一臉茫然的跟著寧清源走入了包廂,蘇少言還是有些沒有回過神來。

     “雪里紅梅,龍鳳雙腿,醋溜黃瓜,香煎茄片,再來兩壺桃花釀?!睂幥逶辞弥烂?,口上菜名報的飛快,顯然并不是第一次來這里點菜了。

     “好咧?!蹦切《艘宦?,就去下單了,轉身給房間內的兩人帶上了門。

     蘇少言坐在那里,滿腦子疑惑卻是無從開口,眉宇間也染上了一絲疑惑和不安,下意識看向寧清源之后,蘇少言眼中的不安越發濃郁了起來。

     在他印象之中一直帶著笑意的寧清源此時卻是卸去了那幅陳年不變的表情,面上平平淡淡,看不出絲毫情緒。黑色的眸子更似是蒙上了一層薄薄的霧氣,看不出其中的任何感情。

     沒有習慣的溫柔和善,也沒有生氣時的那種強烈的威壓。

     此時的寧清源就像是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之中,想著一些其他人無法讀懂的只有他自己知曉的事情,但蘇少言卻莫名的感受到了些許危險。

     蘇少言下意識的抱緊了手中的劍,似乎這樣才能夠讓他在這份不知從何而來的威壓之下保持清醒,才能個他勇氣的支持,不至于臉上變了顏色。

     寧清源自然是發現了雖然還是面無表情但卻隱隱有些瑟縮的小師弟,雖然覺得挺有意思卻也并沒有收斂自己的氣息。

     他的修為不能使用不假,但自從見到柳如是之后,他便經?;貞洉械膭∏椴⑶遗c現實之中的進行對照,又將自己代入書中,在一次又一次的糾結與思索之中也終于豁然了,而就在剛才,他的精神已經步入了末仙的水準,這才有了蘇少言所感受到的威壓。

     而他不收回威壓也不過是為了方便他后來的質問。

     不過……

     看著蘇少言微皺的眉,聽著門外的敲門聲,寧清源還是不可察覺的微微嘆了一口氣,收回了自己的神識。

     明顯感覺到身上威壓一輕的蘇少言下意識就再次看向了寧清源,在看到對方眼中的歉意和那重新掛回的溫和的表情以及溫柔的眼神之后心中卻是莫名的有些不舒服,即使努力壓制,卻也還是如鯁在喉,怎么也無法完全忽視。

     門外敲門的自然是送菜上來的店小二,將手中一盤又一盤的菜擺放在桌上后,店小二這才客氣的沖著兩人打了個招呼離開了。

     寧清源將手邊的筷子遞過去了一雙,兩人這便開始動筷了。

     這些天凈吃的干糧有些乏味這個理由固然有刻意讓寧清源去接近柳如是的嫌疑在內,但也并不是完全的謊話。

     寧清源看著幾乎是撲在那醋溜黃瓜上,頗有些愛不釋手的小師弟,心里有些好笑,卻是默不作聲的將那盤黃瓜往對方那里推了推。

     蘇少言并沒有發現這小細節,只是兀自吃的歡快。

     在師門,修煉才是關鍵,一日三餐更是能省就省,就算吃的不是豬糧卻也差不了的多少了,哪能比得上這酒樓的飯菜可口。

     前生吃慣精致飯菜的蘇少言這才終于對了胃口,又哪里能夠那么快的停下?

     是以蘇少言也并沒有發現坐在他對面的人此時臉上高深莫測的神情,似乎是在思考著是否要做一個決策,但最后還是選擇了暫時放下。

     “怎么?”

     在自以為不動聲色的扒拉了大半的黃瓜之后蘇少言這才發現寧清源那邊遲遲沒有動靜,不由得抬頭看了對方一眼。

     寧清源笑著搖了搖頭,卻也開始動筷,心底卻是為蘇少言抬頭那一瞬有些狐疑的表情而逗樂了。

     雖然他已經猜測到了有些改變的發生,但莫名的他不僅沒有任何反感的意思反而有些慶幸,不過這也不會妨礙他去尋找那個結果。

     蘇少言見他不語,雖然心里有點怪怪的,嘴上卻是沒說,又重新盯上了桌面上的菜,卻是沒了半點胃口。

     而這邊的寧清源看到后自然也是意思了一會兒便找來人清理。

     兩人之間的氣氛很是沉默卻是并不顯得尷尬。

     在靈符的幫助下,寧清源身周的寒意自然是少了很多,面色也好了許多,看上去也和其他人沒有了太大的區別,身體也是明顯的處在康復之中。

     寧清源也敏感的感受到了蘇少言對他的態度的細小變化。

     雖然蘇少言面上毫不顯露,但寧清源卻還是能夠發現自家小師弟對于自己的那種排斥和不待見的態度往往在他身體沒有康復或者說又做了什么不愛惜自己身體的事情,而在其他的時候,小師弟雖然看上去還是極為沉默,但至少是有問必答,且不說態度方面就溫和了不止一點,更是有時還能和他談天說地一個下午。

     同時,寧清源也發現了自家的小師弟對于自己似乎是完完全全沒有一點防備?;蛘哒f之前就有發現,只不過在現在,有了對比之后,這份不防備就更為明顯了起來。

     蘇少言作為修者更是劍修,即使走在路上也如同鞘的利劍一般,鋒芒畢露,更是帶著一層隱隱的防備隔絕一切的外人,哪怕是這酒樓之中毫無修為的下人也是如此。似乎蘇少言本人就是這樣一把利劍,凜然而立隔絕一切外來的力量,但這份凌厲寧清源卻是從沒有在直面對蘇少言的時候感受到過。

     更不要說蘇少言的眼神了。那雙在面對別人的時候都冷的可怕的眸子只有在看向他的時候才會卸下防備,卸下那些偽裝的極好卻是沒有帶上半點真心的情緒。

     自從蘇少言那次發燒之后,寧清源就注意上了對方的眸子,那雙明亮的黑眸之中的一切情緒都恰到好處卻是給寧清源一種強烈的不適感,就如同之前在樹林外看到的蘇少言一般,美的驚人卻是沒有半點真實感,仿佛身處另一個世界。也只有在那眸子看向自己的時候,寧清源能夠從中看到一些不一樣的興許,更為復雜卻也更為真實。

     而這一切更是寧清源此時迫切想要求證的。

     雖然被小師弟這么關注著的確感覺不錯,但他卻更想揭開某些困擾了自己多時的秘密。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