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0章
    溫暖的陽光照射在陽城建筑頂端的冰雕上,七彩的光芒折射出來,灑在周圍的地上,更為這座晶瑩的城市帶來了夢幻一般的美好。

     夜晚溫度稍低,寧清源雖然做足了充分的準備卻還是低估了沒有修為的身體有多么的孱弱。

     陽城的寒氣大多并不是因為地理環境問題,而是因為陽城地下埋藏著一條靈脈,這長年不斷的寒氣也大多數是來自這靈脈之中的寒冷的靈氣。

     這靈氣對于蘇少言自然是源源不斷的修為提升但對于目前的寧清源卻并不是如此了。

     小小的發熱雖然很快就退去了,但寧清源卻不敢再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了。

     陣法大會什么的即將開幕,本想帶著小師弟去參觀陽傾殿的寧清源最后還是選擇了去酒樓茶肆之類的地方打聽消息。

     陣法大會上的獎勵之中有一味對于書中的寧清源算得上救急的藥材,但對于現在的蘇少言和寧清源卻并沒于什么用處,無法參賽倒也不覺得可惜,不過看肯定是要去看的。

     茶肆里熙熙攘攘,雖然還未到說書的點,但人們的談話聲卻還是嘈雜的很。

     “我聽說啊,那陣門似乎要派人來?!贝挚竦臐h子放下手邊的被子有些神秘兮兮的對著一旁的人“低聲”說道,可惜不知是嗓門太大的原因還是因為刻意,那聲音卻是讓周圍的人都聽了個一清二楚。

     “陣門?那也太作弊了吧。一個陣法門派來參加這樣的大會?!币慌缘哪腥斯首黧@嚇的附和著,卻是成功的吸引了周圍人群的注意力。

     得到應合的粗獷大漢有些得意的笑了笑旋即又皺眉接道,“那是,這屆啊,那些散修可能得不了什么名次了?!?br />
     周圍許多人也嘆了幾句,更是有幾個本來興高采烈的男子有些灰心喪氣了起來,看上去應該就是要參與大會的散修。

     清甜的香茶上方氤氳著一層熱氣,模糊了身前。

     寧清源喝著茶,看著蘇少言吃著盤子里的酥點,兩人雖是沒有向著那圍聚著一圈人的大漢身周看去卻是暗中注意著他們的對話。

     一個有些賊眉鼠眼的瘦小男人在眾人嘆惋其他參賽者時運不齊的時候卻是突然插了嘴。

     “可不是只有陣門參與?!蹦凶臃诺土寺曇魠s是在只有那兩個字上強調了一下,頓時周圍人都被他勾起了好奇心。

     那男子向著周圍看了看,復道,“這一次,很多隱世門派都有派人參與呢?!?br />
     “真的假的?”

     “哎……那更沒有希望了?!?br />
     “比賽估計會很激烈吧?!?br />
     周圍的人群瞬間因為男子這話而喧鬧了起來,有興奮的也有灰心喪氣的。

     寧清源用神識默不作聲的探查,卻也發現了幾個令他有些感興趣的人物。

     那男子間周圍喧鬧起來,頗有些自得,隨即又清了清嗓子,在將周圍的注意力再次吸引到他身上之后又壓低了聲音。

     “你們可知道為什么這些隱世門派和強大的門派都這么爭先恐后的參與這次比賽么?”男子一頓,這才接著道,“這后面可是有個大秘密!”

     話畢男子便閉了口不再言語,倒是吊起了周圍許多人的好奇心。

     寧清源不難發現之前他關注的幾個人也隱隱有了些許好奇,不過知道這個所謂秘密的他卻是不想再繼續聽下去了。

     “這里還有栗子糕沒有嘗過,要帶點回去么?”轉身看了眼小師弟,寧清源放緩了聲音問道。

     盤子里的糕點已經被解決了一大半,寧清源說這句話的時候蘇少言手中還拿著一塊小點,姿態從容而優雅的將其放入了口中。

     那淺粉色的玫瑰糕是蘇少言的最愛,從盤子里剩下的數量便可以輕易得知了,但即使如此蘇少言吃起糕點卻也是不緊不慢甚至還帶著一些優雅,細嚼慢咽后輕抿了一口旁邊的香茶。

     聽到寧清源的話蘇少言便很快反應了過來話語之下離開的意思,在咽下了最后一塊糕點之后便拿起了一旁的劍。

     至于之前問他的那個問題,不論他拒絕還是同意,某人都會當他是同意了。

     看小師弟面上毫無表情并不開口,寧清源倒也不在意,接過提前讓店家打包好的栗子糕遞便起身準備離開。

     看著他手中的油紙包,蘇少言抿了抿唇卻是微微翻了一個白眼。

     可惜此時背對著他的寧清源并沒有看見。

     兩人的起身自然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畢竟像蘇少言這樣鋒芒畢露的人很少有人不去注意。

     見兩人對這個消息興趣缺缺的樣子,很多人對于這個消息的真假就開始懷疑了起來。

     不過他們懷疑與否都和寧清源和蘇少言沒了關系。

     走出茶肆的時候時辰還早,正午剛剛過去沒多久,看了看一言不發的跟在自己身側的小師弟,寧清源想了想還是開了口。

     “天色還早,你可以去那林子修煉一會兒,我再轉轉,到了飯點再去找你?!?br />
     聞言一直沒有出聲的蘇少言抬了抬眸子,似乎在思考什么,兩人這段時間以來一直不曾分開過,雖然很清楚大師兄不能修煉跟自己去了那里也沒有什么用,但聽到這話,蘇少言卻還是莫名的感覺到了些許輕微的不悅,似乎被某人嫌棄了一般。

     寧清源見小師弟沒有回答自己,剛有些訝異便看到了某人盯著自己的眸子,那不知名的光亮一閃而過,蘇少言很快就又微垂了眸子,卻是抿唇不語,但寧清源卻是知道,這是拒絕自己的一種表現。

     有些無奈,寧清源倒是沒有想到自家小師弟這么敏感。

     他的確有心趁這個機會去解開一些問題,但看這情況……

     似乎是聽到了寧清源的低嘆,那邊的蘇少言終于開了口,說出的卻還是拒絕。

     “大師兄一個人不安全?!?br />
     蘇少言的眸子里透著一絲認真,更多的卻是淡漠,似乎只是在簡單的陳述一個事實。

     不能暴露自己一些底牌的寧清源瞬間沒轍了,他不是沒有見過蘇少言固執的,但這個時候聽到對方如此堅定的拒絕卻是心里有些復雜。

     蘇少言可不管這么多,簡單的思考一遍之后他便已經聽出了寧清源話語之中的些許隱瞞的意味,想來是要做什么事情不想讓他知道。

     蘇少言并不在意寧清源去做什么,只是此時寧清源在這城市里的確不算安全,而他需要考慮的也只有對方的安全,哪怕對方會因為這個原因討厭他。

     “好吧,真拿你沒辦法,那我陪你去花林練劍?!敝缹Ψ街皇菗淖约?,寧清源倒是不惱,有些事情什么時候去做都沒有關系,但小師弟鬧氣別扭來他可是不想再感受一次了。

     但聽到這句話之后,蘇少言卻是不僅沒有往花林的方向走,反而頓住了腳步。

     隨之頓步的寧清源微微側身便看到了眉目如畫的少年眼中的不贊同。

     “那個地方不適合你……”現在的身體狀況。

     蘇少言雖未把話說完,但其中的意思卻是兩個人都很清楚。

     寧清源有些無奈于小師弟這般直接的戳自己的弱處卻也無力反駁,但按茶肆里那些人的說法,如果那些人要參與這次大會,在酒樓茶肆這樣的地方肯定是打探不出什么消息的。

     “既然這次不參賽,我們去陽城的幻樓轉轉吧?!睕]有給寧清源多少思考的時間,蘇少言很快便決定了兩人之后的行程。

     陽城的幻樓……?

     寧清源挑了挑眉卻是并未讓眼中的訝異被小師弟發現。

     陽城的幻樓的確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但是卻很少有人知道它的準確地方,而聽小師弟這話,他是知道這幻樓在哪里了?

     即使那本書中也不曾提及過這幻樓的詳細地點,但小師弟卻是知道……

     眼前的少年有著極為美好的眉眼,即使沒有任何表情,那精致的五官也十分惹人注目,一雙深幽難測的眸子似乎是吸收了所有的光亮,平靜而看不到絲毫波瀾,似乎這個世界上沒有什么事情能夠真正的讓這個人在意。

     小師弟清冷的模樣寧清源倒是已經習慣了,但每當想起小師弟身上那一層又一層的秘密,他卻是總覺得這層外表似乎并不是他真正的內在。

     而一步步揭開這偽裝出來的冷漠的感覺,他十分享受。

     寧清源曾經調查過,陽城除了酒樓茶樓之外并沒有任何能夠稱得上樓的建筑物,這所謂的幻樓自然也不是一座“樓”。外人認為很好找的地方,在本地人眼底卻是一個十分神秘的處所。不過幻樓,對于他這樣一個喜好陣法的人來說也的確有著足夠的吸引力。

     見寧清源點頭,蘇少言掃視了一下周圍便選擇了一個方向向前走去,此時的他還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覺之中又暴露了一個秘密。

     幻樓的確不是普通的樓。

     在這冰雪包圍的陽城,主作用為幻術的陣法并不少見,畢竟誰人都會向往溫暖的陽光。

     但這幻樓卻仍是獨一無二。

     寧清源不知道這座“幻樓”的奇特之處,但既然自家不喜好陣法的小師弟在提到這個地方的時候都會出現向往和激動的情緒,那么想必這個地方也不會太差。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