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5章 城65
    旭日高掛,陽光正好。

     明明應該是極為溫暖的溫度,但此時的寧清源和蘇少言卻只感受到了一片涼意。

     “這又是何必?!奔t發男子緩步從寧肖染身后走出,也是此時,周圍的人們才注意到這個人的在場。

     蕭晏想要隱藏自己的存在還沒有人能夠發現,從那刑堂之人的表情上不難看出他們也完完全全沒有注意到這個人的存在。

     但,對于刑堂的人來說,蕭晏此人既然是站在寧肖染這邊的,無論強大到如何地步,有多么大的威脅,都只會是他們需要幫助的存在。

     刑堂人向來不會去參與任何勾心斗角,但正是這直來直去的思維和其強大的力量才更讓人忌憚。

     就如現在。

     哪怕是本應成為帝王的寧清源也可以肯定,就算他道出了一切的始末,這些忠心的家臣也只會聽命于他們現在的家主,將他斬于刀下。

     寧肖染和蕭晏的關系不知為何,但不難看出在面對蕭晏的時候,寧肖染那份真真切切的敬重。

     但,也沒有到能夠左右他的決定的地步。

     “蕭先生看著便是,這一切還沒有到應由先生出手的地步?!睂幮と狙b作沒有聽懂蕭晏想要救下寧蘇兩人的意思,只是淺淺的笑著,溫和的開了口,說出的話卻是挑撥了蕭晏和寧蘇二人的關系。

     蕭晏并不太在意這些,寧清源這人對他來說,只要活著,便足夠,信任與否并不重要,只要活下來便夠了。

     只是當他向前踏出一步的時候這才發現了些許不對,眼中驚訝凝重一閃而過,最后仍是止步沒有再次向前。

     在他方圓三步距離之外仿佛被設置下了什么禁忌,讓他只能在圈子內活動,不可踏出半步。

     他眼中一暗,驟然凌厲了起來。

     好一個寧肖染,他倒是沒有想到,連他自己都被這個人算計其中。

     “蕭先生只需靜靜看著就好?!狈氯魶]有看見蕭晏眼中的鋒利,寧肖染淡淡開口,視線卻是緊緊地盯著寧清源和蘇少言二人,分毫不曾留意蕭晏,想來對這個束縛住蕭晏的陣法也是極為的有信心。

     見蕭晏手中凝氣,似乎并未放棄,這才淡淡的開了口,打破了他最后的一絲幻想,“這是束神陣,補全版。沒有成神,縱使是帝君修為也只得在里面等著,哪怕是帝君巔峰也不例外,委屈先生了,待那兩人身死,我會立刻將先生放出?!?br />
     雖本就沒有期望過蕭晏在這個時候能夠成為兩人逃脫的助力,但此時看見他也被寧肖染算計其中,寧清源的心也有些下沉。

     寧家人對于帝王本就有著深入骨髓的忠誠,只不過這個人變成寧肖染這般的存在了,才一時讓許多人有些隱約的怨憤,但此時,寧肖染所展露出來的能耐,連帝君巔峰都能困束其中,還有誰能夠不為之臣服?

     在場也只有內閣數人不愿讓寧肖染所想成真,但此時卻皆是被刑堂之人束縛了手腳。

     內閣之人修為或許強勁,但畢竟學的東西駁雜,相比一心沉迷武學不懼傷亡的刑堂之人還是要稍遜半分,更不要提兩方人數上完全是刑堂有著壓倒式的優勢了。

     此時,卻是沒有一人能夠騰出手來幫助寧清源和蘇少言兩人。

     五位帝君修為,二十二位天神修為,這陣勢足以對付許多隱世大族,此時卻被用來對付他們兩個普通人,這手筆不可謂不大。

     寧清源手中刻畫陣法,腦海之中也翻找著各式可以在這個場合使用的靈決,雖明知蘇少言此時已有天神修為卻仍是將其護在了身后。

     修為方面這些日子里一直沒有太過重視,稍有倦怠,但陣法靈符和術決卻仍是勉強有一戰之力。

     可惜,這一戰之力只針對一位帝君修為強者,而此時,他的面前足足有五位。

     蘇少言微微垂了垂眸子,卻是很快便再次看向周圍想要圍住自己的幾人,手中寒光一現,劍已在手。

     他此時已是天神修為,憑借自身的一些底牌,倒也可以同帝君修為周旋一二。

     只是他所擅長的攻勢大多需要近身,而寧清源那態度卻是不想讓他承擔分毫。

     在這種危難關頭還被寧清源如此當做孩童一般護著實在令他有些無奈,但他此時也極為清楚,周圍除卻刑堂之外的那些寧家之人一直沒有對寧清源出手,忌憚的便是他身上內閣傳習的技能,而他,對于他們來說則是威脅寧清源的最好手段。

     手中暗光一閃,幾枚銀亮的細針已出現在手中。

     蘇少言隨著寧清源步步向外,手中卻是在他人沒有注意到的地方飛速的動作著。

     制藥者,同樣能制毒。

     或許對帝君修為沒有半點用處,但使天神修為的人行動遲緩卻還是可以做到的。

     雖極為危險,但寧清源和蘇少燕都保持著理智,一時之間看上去竟也高下難分,雖是苦苦支撐,但這駭人的實力倒也的確煞住了許多人。

     一時之間刑堂之外的人攻勢都弱了幾分,而那方寧清源卻又是找到了一個突破口,護著身邊的人硬生生的殺出了重圍。

     術決向來是較為溫柔的存在,相較于劍修來說也不會有那多見血的情況,但此時,寧清源手中的術決卻都非那普通的無形術決可以媲美,詭譎之余更是殺傷力極強,分毫沒有在意死去的人那寧家的身份。

     血氣和殺氣是最容易震懾他人的,不少人因此心生畏懼,更何況寧肖染并沒有那么得人心。

     看著寧清源和蘇少言兩人漸漸從眾人的包圍之中退出,寧肖染眼中閃了閃卻并沒有絲毫失態,反而更像是對這樣的情況已胸有成竹。

     他揮了揮手,止住了準備追上前去的眾人:“不用追了,讓他們去吧。逃得了此時,也不過是進入更大的危機?!?br />
     年輕的帝王點了點自己的下巴,眼中神色變幻,卻是絲毫沒有顯示出對于周遭血腥之氣的不適亦或是對那些亡魂的嘆惋,仿佛那不是一些活生生的人,而只不過是一些無足輕重的螻蟻。

     淡漠的眼讓許多人心驚,但卻無人敢上前反對,哪怕知道這個妍麗的人沒有絲毫修為,哪怕知道他所做的事情有違天理。

     “清理清理,明日即位?!鄙倌甑弁醪]有在意周圍人看向他時忌憚的眼神,反而極為淡然轉身便向自己原本的住處走了去。

     而蕭晏也在這個時候發現,自己所移動的范圍似乎略有擴大,只不過還是只能夠跟在少年身后罷了,看上去真如他所言,在那兩人沒有殞命的時候,他便不會得到自由。

     蕭晏并沒有做出什么無謂的反抗,老老實實地跟在少年的身后,嘴角卻是勾起了一抹對方看不見的弧度。

     你當真以為,我所幫助的人會是如此簡單的存在?

     現在的寧清源雖還沒有強大到他這樣層面的程度,但一旦傷及蘇少言,魔化之后的人又會變成如何的模樣,實在讓人心生期待。

     蕭晏抬了抬眸子重新看向了前方的人,只是原本的暖意已經盡數消散,只剩下全然的算計。

     我已給過你一次機會,但你似乎不太懂得如何把握?

     那我也不用繼續給你絲毫機會了。

     紅發的男子眼中帶著戲謔的笑意,比之周圍的花好之景還要更加艷麗幾分。

     這邊的寧清源和蘇少燕并不知蕭晏如何將寧肖染以及他們算計其中,而是仍在奔波。

     他們可沒有錯過寧肖染眸中的狠厲與志在必得,那些人必定不是對方最后的手段。

     即使完全脫離了重重包圍,即使身后也的確沒有人再追來,兩人心中仍然不敢放松分毫,反而更為小心翼翼了起來。

     沒有劫后余生的慶幸,兩人反而覺得有著更大的危險在等待著他們。

     但此時卻是沒有了選擇的余地。

     他們只能盡快離開,離開蕪城。

     這個場景倒像極了當初寧清源斬殺那個奪舍了他們師傅的魔修的時候。

     說起來當初蘇少言還真不用和他一起逃離,就如現在,他也完完全全只是一個被牽連者。

     但他卻從未提出過離開,反而在寧清源還沒有開口之時便已經跟上,少年沉默少言的站在你的身后,無論何時回頭都不會消失,倒是莫名的給人一些暖意。

     仿佛,他能夠陪你到永遠。

     兩人心神俱疲,抵抗那些帝君修為的強者已經耗費了他們太多的精力和修為,此時看似沒有危機卻仍要勉勵支撐,誰都有些不好受。

     而寧肖染也果真沒有讓他們兩人失望。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