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8章 城68
    一個劍修醒來發現自己將來的很長一段時間都不能再次用劍會是什么樣的反應?

     寧清源并不清楚。

     但他相信,眼前蘇少言的反應絕對不是正常人應該有的。

     幻珠的確不愧為淵家祖傳下來的神器,佩戴好后一切的魔氣都被完美的轉化為了普通仙修的真氣,如果不是寧清源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自己之前的確有將所有的真氣全部轉化為魔氣恐怕都要以為自己不曾入魔。

     而當他打理好一切再次回到房間的時候所看到的卻是已經在不知何時醒來的蘇少言……

     正在為那個端藥的女童扎辮子。

     女孩的頭發并不算多卻也不算少,此時的蘇少言神情有些柔和的為小女童束發,將那一縷縷發絲收攏盤成一個極為服帖的發髻,極為可愛。

     小女童老老實實的坐在那里,任由蘇少言在她頭上動作,在看到寧清源的出現的時候毫不吝嗇的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笑臉。

     寧清源推門的動作一僵,卻很快調整了過來,踏步走入了房間。

     蘇少言手上的動作極為認真,即使感覺到了寧清源的走入也吝于給他絲毫眼神,而是繼續整理著女童耳側不太服帖的頭發。

     這樣的蘇少言讓寧清源有些驚訝,更何況少女的發髻并不像是常見的任何一種,反而帶著幾分別樣的俏皮。

     如果他沒有記錯,自家小師弟好像連自己的頭發都懶得打理,卻是對這女孩兒這般認真。

     “好了?!?br />
     “謝謝蘇哥哥?!迸鹛鸬膯玖寺?,伸手就想去摸摸自己的頭發,卻是在手剛伸到一般很快的想起了什么又飛速的放下,神情極為糾結,猶豫著看了看蘇少言后飛奔了出去。

     看那有些激動的神情,并不難想象是去哪兒照鏡子去了。

     寧清源默默看了一眼一旁桌上的銅鏡,這才轉過頭看向了蘇少言。

     蘇少言看著女童離開,直到她的背影完全的消失在了是視線范圍內這才將眼神移了回來重新看向了寧清源。

     他直視寧清源的雙眼之中看不出絲毫的沮喪,讓寧清源不知道到底是他掩飾的太好還是真的不在意。但這樣的蘇少言的確讓寧清源放心了一些。

     他應該知道的,自家小師弟絕不是一些小事情便可以打倒的。

     那可是他選中的人,又怎會如此簡單。

     “我聽淵小姐說過了,過一段時動身前往天璇宗?!碧K少言淡淡的開了口,整個人看上去仍然和之前一樣極為淡然閑適,沒有半點因為重傷過后的后遺癥感到神傷。

     但想起之前對方的隱瞞,以及那蒼白的臉色,寧清源心底仍是有些擔憂揮之不去。

     似乎是察覺到了什么,蘇少言嘴角淡淡勾起,一抹微弱到幾乎看不見的笑容綻開在平日里總是冷漠的臉上,為蒼白的面容平添了幾分顏色。

     他手心之中鉆出了一束淺藍色的火苗。

     開始極為微弱卻在最后化為一抹不斷燃燒的淺藍色火焰。

     明明是火,卻是讓人感受不到半點暖意,反而帶著些許初春化雪之時的微涼。

     “哪怕沒有修為,我也還是我。我還有煉丹之術,還有制藥之法。更何況,現在還只是暫時性的不能碰劍不是么?連修為都還在,我又有什么可以擔心的。大師兄,你也別總把我當孩子護在身后,我有自保的力量?!碧K少言有些無奈,眼中卻滿是堅持。

     兩人四目相對,寧清源眼中微微一閃,卻并沒有任何相信了蘇少言的話的意思。

     他上前揉了揉少年的腦袋,直到將本就有些凌亂的發絲更弄亂了幾分這才滿意的收回了手。

     頂著一頭亂毛的蘇少言看上去有些好笑,卻也因此掩去了幾分神色間的虛弱。

     “去天璇宗的時候你去丹門,我也隨你同去?!?br />
     “大師兄!”蘇少言有些不贊同的說著,眼前的人卻沒有半點理會的意思,而是接著開了口。

     “如果你想學制藥或者其他,到時候再選好了,天璇宗的各個門所學駁雜,如果可以多學一些也是好的。你先好好修養一段時間,等寧肖染登上帝位的那一天我們再出發前往天璇宗,這附近山峰之上也有許多奇景,晚些時等你好上一些再帶你去看看?!?br />
     “大師兄,我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早些動身更方便。蘇少言話還未說完就被眼前之人微冷的神情堵了回去。

     寧清源很少這般完全斂去笑容,一旦這樣就表示此事無需再議。

     知道對方是關心自己,蘇少言僅是一頓便將那些反駁的話憋了回去,雖心中有些隱隱的擔憂但卻也不敢再拂對方的好意。

     看到自家小師弟表情重新變得乖順,寧清源臉上的神情這才柔和了幾分,雖說知道對方面上聽從心中恐怕并不認同,但他知道,蘇少言這樣的默認,即使再不認同也不會真的做出什么事來。

     山間的日子過的極快又極慢。

     對于寧清源來說,淵姓少女的藏書閣之中有著無數典籍,里面甚至有著之前所見到的上古家族的記載以及寥寥數篇關于神的記錄。

     每日就在那些典籍之中消磨時間,再熟悉體內的魔氣,偶爾去山下尋找一些奇花異草或者一些小點來討好自家小師弟,還可以全程觀察到自家小師弟的各種表情,日子過得十分瀟灑快活,甚至巴不得再多幾天甚至幾個月。

     但對于蘇少言來說就有些難熬了。

     平日里習慣了早早起來練劍的他,此時既不能練劍法,又因為身體還未完全康復真氣紊亂的原因被禁止進行一切煉丹制藥之類的活動。他本身又不好看那些生澀繁復的古文字,更是習慣了平日的作息,哪怕極困,不到時間都很難睡去,是以平日里也只有寧清源帶來的一些小玩意兒能夠讓他消磨些時間,那等待的日子對他來說簡直度日如年。

     不過,很快便傳來了寧肖染登基為帝的消息。

     帝王繼位,這是多么盛大的日子。

     以帝都為中心的方圓百里之內圍聚了各方的強者,祭祀的隊伍從神山之上下來,近兩個月終于抵達了帝都。

     這是已經近百年都不曾有過的盛事了,縱使這位新帝王極為出人意料,卻也沒有人敢公然挑釁其威嚴。

     天下大赦,萬民齊盼。

     整個帝都的勢力也完完全全的經過了一番洗禮,煥然一新。

     普通百姓們也慶祝著,期望著,這位新任帝王會給這片大陸帶來怎樣的新的奇跡。

     慶典的這半個月,寧肖染所需要應對的不止皇宮內部以及帝都周圍,更是整個大陸以及大陸的各方勢力,想來也是□□乏術,決計沒有時間理會寧蘇二人。

     而此時,蘇少言的傷勢也好了大半,至少從臉色來看絕對不會有人想到這人曾經受過重傷,寧清源也熟悉了魔氣,并在這逆天的修煉方式之下,精進良多。

     本來早些時候兩人便可趁著寧肖染準備一切的時候動身,但那時寧清源一直因為蘇少言的身體原因拖著,現下卻是終于沒了理由。

     離開紫檀峰,目標,天璇宗。

     紫檀峰的風景可稱一絕,山間朝暮變幻,林寒澗肅之境,懸泉瀑布之觀……只要你想看到的景色幾乎都能夠在各個山峰之上尋得,是以對于路過之地的奇偉瑰怪之景都少了幾分好奇,兩人趕路的速度也因此快上了許多。

     同時,趕路的兩人也不難察覺到寧肖染登上帝位這事對于周圍各個地方的影響。

     祈愿草幾乎燃燒在家家門口,那股淺淺的清香之味撲鼻而來,似乎帶著普通百姓們最為真摯和美好的祝愿和企盼一路被風帶去帝都。

     這種東西也只有神山之上才會種植,若不是神山上下來的人散發到了這里,尋常人根本不會有拿到這看似不起眼的祈愿草的一天。

     至少寧清源自認,自己從小到大的記憶之中,對于這玩意兒的認識都還只限于典籍之上的描述以及從大人那里聽來的故事。

     那祈愿草看上去也極為平凡,只是上面點綴的些許晶瑩的光點顯得有幾分神奇。

     不過那燃燒出來的香氣倒是的確有著強身健體甚至幫助修者穩固修為境界的神效。

     寧清源和蘇少言也被路過村鎮里的人們塞上了一株,看著手心帶著瑩瑩光亮的祈愿草,用特質的香點燃一端,兩人均是將其放在身前,學著周圍的原住民拜了一拜。

     這祈愿草可求五谷豐登,可求團圓美滿,自也可求避禍得福。

     淡淡的香霧緩緩升騰而起,與周圍其他人手中散發出的煙霧機匯合在一起,漸漸升起,籠罩了周圍的村莊城鎮,帶來了幾分迷離夢幻的朦朧。

     遠方,天機峰屹立在視線可及的范圍之內,彩云繚繞,宛若九天神宮,充滿神秘感。

     那里便是天璇宗。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