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4章 |84
    寧清源眼中一沉,他剛才似乎看到小師弟眼中閃過一抹極為復雜的情緒?

     ……嗯,怎么說?似乎是剛開始的驚訝和郁悶到后來的淡淡的戀慕加上一抹不甘和憎怨?

     如果只有后面還好解釋,前面那幾種情緒卻是怎么回事?

     寧清源摸了摸下巴,總覺得相比之下后面的那幾種情緒更像是裝出來的是他的錯覺么?

     小師弟自從上次發燒之后就似乎變得十分有趣了起來,他還是第一次知道他家小師弟有著這么強的演戲天賦,如果不是他眼尖,差點也要被騙了過去。

     發現自己似乎知道了小師弟什么不得了的秘密的寧清源瞬間心情好了起來,連這幾天因為小師弟的莫名轉變而出現的各種好奇與糾結的煩躁情緒也消散了幾分。

     這突然之間的情緒轉變也讓一旁的兩個人不約而同的望了他一眼。

     站在小師弟一旁的女子正是寧清源的二師妹,蕭梓荷。一身紫色衣裙恰到好處的展現了對方屬于女性的美好身段,那狹長的丹鳳眼配上那一雙柳葉眉,整個人看上去魅惑異常,更不用說在有了對方那魅惑肆意氣質的加成之后了。

     這長相氣質加上梳妝打扮,說是這山上修仙的仙修,倒更像那魅惑的魔修。不過在寧清源的眼中,自家這個師妹跟魔也沒啥區別,那些魔修恐怕比性格手段還比不上自家的師妹。

     不過即使是如此這般,幾乎可以稱得上邪魅狂狷(咳咳)的小師妹對著自家大師兄顯然也有幾分明顯的敬畏。

     “大師兄?!?br />
     看見這邊的寧清源,蕭梓荷自然是不可能直接無視,一聲招呼之下顯然和之前同小師弟蘇少言的說話語調都完全不同。而這邊寧清源也沒有錯過小師弟眼中神游物外之后勉強凝聚出來的一種類似嫉妒的情緒。

     小師弟的變臉實在是太有趣了,明明完全不在意卻偏要裝作在意的別扭樣子極為可愛。

     寧清源對著那邊的蕭梓荷點了點頭就又重新回到了對小師弟的觀察上。

     蘇少言低著頭,眼底各種復雜的情緒流轉,面上雖還是那般毫無表情,但那雙眼睛卻似乎道出了他各種復雜的情緒。

     然而看在寧清源眼中,卻莫名的讓他想到了最開始,那張面癱臉上帶著些許思考和些許慨嘆的時候。

     這邊受到師兄冷落的蕭梓荷自然是不會錯過師兄此時對于小師弟明顯的關注。

     她略為驚訝的挑了挑眉,回顧了一下當初小師弟師兄弟兩人關系還算不錯的時候,寧清源對于蘇少言也僅僅是照顧而已,絕沒有現在這般關注的,而最近小師弟討厭他的時候反而有了這種轉變?

     莫不是……自家大師兄是個抖m?這么想著,蕭梓荷看著寧清源的表情就有些變了。

     寧清源自然沒有漏看自家師妹那瞬變的表情,不過他也懶得理會。師妹這種生物,腦回路不同如何溝通?不過除卻那些奇怪的問題,相比之下至少不會擅自練習高階術訣,急功近利。

     這么想來師妹還是挺乖的。

     此時的寧清源絕對沒有想到,他心中挺乖的師妹在剛才那一瞬間腦海里已經滿是師兄弟刷屏了……

     “我擅拿的,下次不會了,我還要修煉,師兄師姐先回吧?!?br />
     少年清清冷冷的聲音打斷了一旁兩個人的思緒,他轉身坐回原地,似乎絲毫也不在意那本被寧清源收走的書,那有些倔強的背影分明向蕭梓荷和寧清源兩人透露出逐客的信息。

     寧清源自然是乖乖離開了。反正他待會兒還能夠在樹上繼續看小師弟。

     而那邊蕭梓荷走的也挺樂意,自家小師弟和大師兄喜結連理什么的……再帶感不過了好么!

     大師兄和小師弟,絕對的標配啊標配!

     至于曾經和寧清源表白什么的……

     性別不同如何談戀愛?那不過是側面拒絕自家小師弟的一種手段罷了,畢竟,大師兄可不會喜歡上她。

     這一見大師兄對小師弟莫名的關注,她自然走的歡喜。

     待這邊寧清源藏好,那邊蕭梓荷不知道到哪兒去撒歡去了,原本坐在那里的小師弟也是睜開了眼睛。

     寧清源敢發誓,就算兩人現在相距這么遠的距離,他還是感受到了小師弟身上那股濃郁到幾乎要成形的怨氣。而下一刻,小師弟的舉動更是讓他差一點沒隱藏住自己的氣息。

     樹林下,少年左手微抬,右手卻是放在腿上,掐了個訣。在透過枝葉的縷縷陽光的照耀下,本就長相出色的少年更是似乎在發光一樣,耀眼的讓寧清源的目光不由自主追隨。

     不過那種美好的感覺卻無法消退寧清源此時心中升騰起的一絲不悅。

     只因看那手勢就知道,蘇少言顯然是又在練習寧心訣。

     他倒也不奇怪以蘇少言出色的天賦和記憶力能夠記下寧心訣的手訣,也正是因為知道這一點,擔心小師弟會不聽勸告的再次嘗試所以才繼續待在這里。

     雖然寧清源早已猜到自家師弟一定不會甘心于失敗,一定還會再次嘗試。

     但是知道是一回事,真正看到卻又是另一回事。

     看到剛才差點走火入魔好不容易被自己救回的小師弟還準備冒著自己的性命危險不聽勸告的再次嘗試,寧清源心里不悅的情緒那是唰的就升騰了起來。不過一向有著良好修養和自律的他自然不會將這份失態表現在面上。

     他隱藏好身周的氣息,卻是直接在對方的訣還沒有運行好第一個周天的時候就直接打斷了對方接下來的動作。

     因為沒有運行完第一個周天,所以倒也不會帶來什么傷害,但是顯然剛才好不容易凝聚的氣卻是完全的泡湯了,蘇少言臉上的表情顯然不太好看。

     “誰,出來!”

     寧清源本就沒打算隱藏自己,聽到師弟的問話也就從一旁的樹林之中走了出來,笑著看著自家師弟。但那抿似有若無的笑意襯上眼中淡淡的涼意,卻是任誰都能看出這笑容的主人此時心情不太好。

     修仙之人走火入魔,最后導致的無疑是兩種結果:第一種,墮入魔道,再要修煉也只能選擇成為魔修。第二種,體內真氣逆行,直接爆體而亡。

     寧清源不太明白為什么自己天資聰穎的小師弟會不知道走火入魔的后果而要為這樣甚至算不得太過復雜的靈訣上如此拼命,但是這都不妨礙他心中升騰起的不滿。

     蘇少言面上還是以往那般面無表情,眼神也是冰冷的像看仇(qing)人(di)一樣的看著寧清源,但是在對方就那么笑著看著他一言不發了許久之后,那冰冷的眼神抖了抖,一抹驚疑加有些退縮的情緒在他眼底劃過,轉瞬便消失不見,不過氣勢上卻是已經被寧清源完全壓制住了。

     寧清源看到師弟眼中快速閃過的那絲情緒的時候,原本的不悅已經是被完全壓制了下來,加上因為又一次發現小師弟的表里不一而感到好笑,心底的不悅也就完全散去了。

     不過冷靜下來的寧清源回想了一下之前兩次小師弟練習寧心訣的情況,心底似乎有了個猜想,但又不太確定。

     看著那邊雖冷冷看著自己,但氣勢上已有了一絲退縮的小師弟,寧清源無奈的彎了彎嘴角。雖然不知道他的猜想是不是對的,但是他還是決定給這般魯莽的小師弟一個修煉上的保障。

     “服下去?!?br />
     寧清源遞給了眼前的少年一枚藥丸??粗倌暝谧约旱尼尫诺恼鏆鈮浩戎驴匆矝]看就老老實實的將手中的藥丸服下,感覺自己的心情莫名好了許多。

     這枚藥丸是他偶然得到的,它只對修仙者有用。據說,服下它的修仙者在未來的修煉道路上都不會出現瓶頸,而且也不會出現走火入魔的現象。更有書中記載,服用下這枚藥丸的人想修魔都難,就算想要成魔身體里的魔氣也會自動轉化成為修仙的真氣。

     寧清源雖知道其珍貴,但是他卻更對自己有信心。且不說他天生天品資質,本就不會出現什么瓶頸,再者他本身修煉的功法便是凝神靜心的,平時也素來懂得循序漸進,倒也不認為自己會有走火入魔這種情況出現。而現這個時候相反是小師弟更需要這枚藥丸。

     蘇少言服下那藥丸之后,便一臉畏戒的看的看著他。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