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030 含了?
    鷹翔逃跑了,但是他在這里的意圖已經很明顯了,所以賀驍在鷹翔開始部署之前,就將鷹翔的人都給收拾了,玩毒品,他也要看看現在在打擊毒品的是誰!

     賀驍冷冷的笑著,面對著繳獲的,以及抓捕到的人,他都不會法外開恩,但是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已經趴在他腿上已經睡著的女人!

     按照鷹翔的性格來說,很難有女人近身,之前他們安排了多少的臥底去接近鷹翔都是不成功的,卻沒想到莫非這個丫頭竟然走進了鷹翔的身邊,還鬧了這么一出烏龍,只能說是羅美美陰差陽錯的將事情告訴了莫非,讓莫非多長了一個心眼,要不然,可能這個丫頭也危險了!

     跟黑老大玩*,虧這個丫頭想的出來!賀驍笑的異常的柔和,這讓一直觀察著賀驍的羅布成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首長大人雨過天晴了,他們家美美可算是不用遭罪了,再加上小嫂子對美美的喜愛,美言幾句肯定是可以粉飾過去了。

     賀驍知道前面的人打的小九九,但是不給他們兄妹兩一點教訓,還真不知道下次帶著小畜生鬧出什么事情了!

     “羅布成!”

     “是,老大!”

     “你讓羅美美親自將‘迪亞’給我封了,然后自己去部隊里領賞罰去!”賀驍摸了摸莫非的小臉蛋,難得有個人能陪著她了,當然不能調走了,但是這個人必須要長記性了,能保護她!她還小著,過不了多久,他一定要將小畜生放到自己的身邊養著!

     羅布成聽到前面的,心里暗喜,但是聽到后面的,他就萎了,要知道,美美跟她的上司黃仲平怎么的就是看不順眼,這次要是按著賞罰的話,黃仲平肯定是不會放過美美的!不過他也知道,是看在大嫂的面子上,已經對美美格外開恩了!

     “老大,我會替您轉達軍令的!”

     賀驍閉上了眼睛,感受著莫非在自己的懷里非常的安心。

     但是,莫非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驚嚇過度了,一直往賀驍的里面鉆,但是越鉆,賀驍家最勇猛的兄弟的原始獸性就被喚醒了!

     賀驍閉上眼睛,很努力的想要安心下來,但是小畜生就是不安心,她對著褲子噴出來的熱熱的呼吸,讓他忍不住開始YY,要是她那張柔軟的小嘴包裹著他的兄弟,他越想著身體里面的火燒得是更加的旺盛!

     他看了一眼莫非,她那微微張開的小嘴,好像是在邀請著他一般!

     賀驍看了一眼前面兩人,冷眼一掃,他們立馬正襟危坐,不敢再打探著后面的情況,立馬自動升起黑色的隔屏。

     渾然不知自己已經成為了某人的盤中餐的莫非睡得還非常的香甜,大概是覺得累壞了,落入了安全的懷抱,車子顛簸的幅度又是她喜歡的。

     “唔~首長大人,你的手不要鬧了!”莫非含含糊糊的說著,她只感覺到某首長的手一直摸著她的臉,摩擦著她的小嘴。

     “你想不想玩新游戲?”賀驍的頭一彎,貼著她的耳朵說,但舌頭卻將粉嫩的小耳朵含住。

     莫非被這熱乎乎的給炸醒了,賀驍他,他在干嘛?

     “哎呦媽呀,首長大人,你又開始咬我耳朵了!”莫非這個分貝,太高了,她剛想還沒意識到是在車子里,等她反應過來,臉羞紅。

     完蛋了,這下丟人丟大了,前面的人肯定聽到了。

     小李跟羅布成一聽到這個,立馬嚇的魂都沒了,哪里還敢聽,憋住氣自動過濾了。

     賀驍很知道他的兩個手下的能耐,該聽的時候,聽著,不該聽的時候,就當不在!

     “小畜生,跟那鷹翔玩SM很有趣?”賀驍似笑非笑的問著,莫非為什么覺得這六月飛雪都不足以形容她的心情呢?

     “首,首長大人,你不能秋后算賬!我是為人民服務!”這話一說,她又后悔了,真是說的多,錯的多!

     “很好,為!人!民!服!務!”瞧瞧,莫非就說某首長要來報復了!

     她的小身子骨還沒從賀驍腿上起來,就已經被一把摁住。

     首長的動作不扭捏,非常的神速。莫非的小嘴已經被準確無誤的對準了賀驍家勇猛的小兄弟!

     莫非敢怒不敢言,偷偷看了一眼她家的首長大人,她首長大人眼神里的意思就是:你看著辦吧!

     “我要抗議!”莫非嬌滴滴的喊了一句,喉嚨都帶著小小的沙啞,這個家伙,他怎么能讓自己給他KOUJIAO呢!

     “抗議無效,懲罰繼續!”賀驍再將她的頭一摁,“你自己來,還是我來?”

     屈居于淫威之下,莫非小心翼翼的拉開了某首長的褲子,那小家伙迫不及待的就從裂縫中蹦了出來,正好對著莫非的小嘴,只要她一張開就能將它含進去。

     那暴露在空氣中的小家伙隨著車子的顛簸在莫非的嘴唇邊摩擦著,空氣中曖昧升級。

     賀驍的手隱藏在褲袋中緊緊的抓住,他的眼神惡狠狠的望著莫非。

     在莫非哀怨的眼神中,小家伙一點點被吃進去,那濕漉漉的小嘴包含著小家伙的時候,賀驍終于滿足的悶哼一聲。

     莫非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辦?吃進去了,接下去怎么辦?腦袋里一片恐怖,那小嘴含著嘴巴酸痛,首長的尺寸大的嚇人。

     她的小舌頭反抗似的一動,不小心就舔到了某物,賀驍的眼神不再清明,手也不再閑著。

     一把緊緊的抱住了莫非往里面加深,那小家伙一直抵到了莫非的喉嚨口,她唔唔的大喊,車子終于到了最顛簸的地段。

     隨著車子的起起伏伏,上上下下,那小家伙在莫非的嘴里進進出出,如魚得水。

     這段路很長,長的莫非都以為是小李故意開的這么慢的。

     莫非覺得自己都快要斷氣了,是誰發明出這個姿勢來的,老娘在心里詛咒他一輩子。

     ......

     最后,

     莫非出來是被蓋著軍裝出來的,在小李跟羅布成曖昧的眼神下首長大人進屋了。

     賀驍將人放在床上苦笑,誰能告訴他,在做到一半的時候,這個丫頭竟然又睡了過去了?最后某人只有去沖涼水澡!

     ------題外話------

     咳咳咳咳,我是好人~終于又跨出歷史性的一步了!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