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028 不同尋常的鴨子
    “羅姐,我,我也不知道!”服務員將這件事情前前后后的跟羅美美說了一次,羅美美的臉色一變。

     看起來小嫂子是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了,那個冷冰冰的人看來會是黑幫的人了?難道是鷹翔的人?要是這樣的話,自己可真是棘手了,不管了,死了就死了吧,給哥哥打電話。

     “哥,我在‘迪亞’遇到麻煩事情了!”羅美美多么的直接啊,這讓那個服務員差點就昏死過去了,要知道羅家的過來了,他的好日子就到頭了,怎么辦?

     “怎么回事?你去哪里干什么?”羅布成知道自己的妹妹愛胡鬧,但是沒想到竟然帶著嫂子去了那種地方。

     “哥,先不說這個,小嫂子不見了!”羅美美將這個消息匯報給羅布成之后,羅布成只覺得他的世界都要榻了,他往老大那里一看,果然,老大也正看著自己。

     為什么會這么平靜?對,自己打電話呢,應該沒被聽見!

     “出事了?”賀驍看著羅布成淡淡的問了一句,羅布成的身體僵硬,他到底要不要招了?

     “是!”算了,還是說了吧!到時候老大要是最后知道,他們下場更加的慘!

     “大嫂,她在‘迪亞’不見了!”羅布成老實的交代了。

     賀驍的嘴角冷冷的一笑,“鷹翔的人,還真是不錯,這么快就動到我賀驍的人頭上來了!”賀驍不知道的是,這回是他的小女人主動去招惹的人家!

     羅布成幾乎能預料到了‘迪亞’悲慘的命運,要是找不到小嫂子的話,估計‘迪亞’在首都都不用存在了。

     “去‘迪亞’!”

     與此同時,莫非還郁悶著。

     “喂,冰塊啊,我們是不是跟丟了那位服務員大哥啊,我們來的時候不是這條路!”但是不管她說什么冰塊就是不理她,這讓她覺得非常的挫敗,但是她是誰???莫非是打不起的莫大仙兒!

     “喂,冰塊兒,你到底要去哪里?”她一把就抓住了身邊這個只走路不說話的人,然后就不動了。

     “你看上我,不是要跟我上床?”那個人說話了,說的還是這么噴血的話!

     莫非承認,這個冰塊真的很好看,而且好看的過分,剛剛他一直低著頭,她沒看清楚他的樣子,但是現在看清楚了,真的怎么比女人還好看?刀削般的臉盤,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睛,白皙的皮膚,還有那薄的過分,但是卻很好看的嘴巴,一看就能讓人起*。莫非吞了吞口水。

     不過他眼睛里那如同死人一般的,讓莫非覺得又是一個缺愛的孩子!

     “冰塊,你想錯了,我看上你不過是因為你身上冷冰冰的味道跟那個人有點像罷了,我才不要跟你上床!”莫非不屑,然后掉頭就打算走掉了。

     那個冰塊不是別人,正是賀驍他們一直在尋找的鷹翔。

     鷹翔也沒想到,這個女人在剛剛看到他有點驚艷之后,就對他沒了任何的興趣?

     如果這是她的欲擒故縱的話,很好,她成功的引起了他的興趣!

     “女人,難道你認為你在招惹了我之后,還能夠走掉嗎?”鷹翔的長臂一撈,就將莫非攬到了自己的懷里。

     “喂,你這個小鴨子真的好過分,你們不是要尊重客人的嗎?”莫非不高興了,這個男人簡直是個壞蛋??!

     莫非嘟著一張嘴,臉上微怒,她的個子雖然不矮,但是卻剛好只能到鷹翔的脖子處,她一低頭,男人襯衫扯開處,鎖骨上一只小型的蒼鷹紋身落入到了她的眼里。

     蒼鷹,不知道為什么,她下意識的就將羅美美今晚跟她說首長大人是要去抓鷹翔就給聯系起來了。

     鷹翔看她沒了反應,嘴角邪魅的一笑,看起來也不過是個欲擒故縱的女人,到了自己的懷里還不是乖乖的沒了剛剛的反抗了?

     一把將她抱起來,至少她身上的味道是自己喜歡的,這個獵物不錯!

     莫非被鷹翔抱起來之后,開始拼命的反抗!

     “你丫的,你真以為自己是老大了啊,我才是你的客人,你還敢抱我!”莫非的小粉拳一個一個的落在鷹翔的胸膛上。

     “行了,女人,做戲已經過了,再做就沒意思了!”鷹翔看著突然反抗起來的女人,要不是已經見識到過女人的狠心之后,他還真的會相信下!

     “你丫的,你這個小鴨子,你這個蠢牛郎,老娘的初夜是要給我男人的!”這個時候,莫非的腦袋就只有賀驍,賀驍你這個老畜生,你在哪里???我要被論劍了!

     “你真的不要我?”看著莫非衣服要去死的樣子,鷹翔的眼睛一掃,雖然是問話,但是好像是在說你要是回答說不要的話,我立馬讓你去死!

     “我不要你!”瞧瞧咱們莫非女士多么英勇啊,“但是你能跟著我!要不然,我不干!”這個條件,鷹翔的嘴角咧開了一絲絲,就連他自己也沒發覺。

     “這不是一樣的么?”

     “你先放我下來!”莫非掙扎著下來了,這丫的,別的男人的懷抱還真是不舒服??!

     “我告訴你,我是女王,你當然要聽我的了!”據黃小丫說,這些鴨子們都是喜歡被虐的,所以自己只要做出女王的樣子就好了!

     “好??!女王,我們的房間到了,你要做什么,我都聽你的!”鷹翔說著,將莫非的身體一推,就進了一個類似于情趣套房的酒店。

     “啊啊,媽呀,原來是情趣酒店??!”莫非大聲的尖叫著,鷹翔的眼睛抽了抽,不知道遇上莫非是他的幸運,還是他的厄運,至少今晚他好多年沒波動過的情緒到現在已經出現了好幾種了。

     “怎么樣?你喜歡嗎?”

     “我當然稀罕了,不過我最稀罕的還是你!”莫非媚眼如絲,她剛剛被推著進來,就開始盤算了,這個男人肯定不簡單,在這個酒店他絕對不是一個鴨子這么簡單,還能有自己的房間,雖然這里的東西沒動過,但是那沒關緊的柜子漏出來白襯衣的一角還是暴露了他。

     “怎樣?那我們開始吧!”說著,鷹翔那巨大的身子就往莫非的身上壓去。

     ------題外話------

     咳咳咳咳,好吧~莫非說陰差陽錯真的是緣分那,既然緣分來了,她就要為首長大人替天行道~

     推薦好友文:http:///507356。html軍門悍婚,玩火燒身文/浮年華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