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049補身子的好東西
    “小畜生,怎么今天這么主動?”賀驍摸著莫非那粉嫩的小臉蛋,才幾日沒見到她,他就覺得渾身不舒服。

     莫非感受著賀驍用那有著老繭的指腹撫摸著自己的肌膚,那么真實,她這幾天老在夢里哭醒,她想念他,她不知道才在一起半個月時間的人,竟然已經刻到了她的生命里,骨血里,緣分就是那么的奇妙,那些狗血的事情逃都逃不掉。

     “首長大人,我想你!”莫非使勁的鉆到了賀驍的懷抱里,汲取著他身上獨有的味道。

     賀驍的心里暖暖的,懷里的觸覺是真實的。

     他真想抱著小畜生到天荒地老,誰都不能將他們兩人給分開了,就算是分開了,也不行!

     “首長大人,你想我了嗎?”莫非靠在他的肩上問著,好像要是賀驍不說想自己的話,她肯定要做出惡劣的懲罰來不可。

     “嗯!”

     “嗯是想了還是沒想?”

     賀驍知道女人是件麻煩的生物,但是他如今卻因為這件生物變得甜蜜,這么簡單的問題都要自己重復。

     “嗯是想了!”

     “那你想我哪里了?”莫非這個問題一說,耳根子立馬通紅,想她的哪里?天哪,這不是,羞死人了。

     “小畜生,你又開始間接的勾引我了是嗎?”賀驍覺得要是這個女人一天不折騰他,折騰的他肝火旺盛,她是不甘心,好幾次都被撩撥到了失去了理智。

     現在回過神來想想,她才十七歲,太早要了她會不會對她的發育造成不良的影響?

     賀驍直勾勾的就盯著莫非的高聳看著,雖然發育的不是很大,但是一只手握著應該剛好的感覺,賀驍在心里想,這算是不是發育完了?要不要去問問哥兒幾個,對于男女之事,他懂,但是對于女人這方面,他還真是不怎么了解。

     “賀驍,你這個死人,你的眼睛往哪里看呢!”她現在是抱著賀驍的,緊緊的貼著他的身子,所以衣服領口大開,賀驍一低頭就開始看到全部的春光。

     “你不是問我想你哪里嗎?我只是用眼睛告訴你最真實的感覺而已!”

     “你這個色狼,大變態,我不要你好了!”莫非氣呼呼的回屋了,這還是他離開后十天,自己第一次進臥室。

     “你才知道我是色狼嗎?不過你要是不喜歡的話,我就去找別的女人色好了!”瞧瞧,出去才十天,就已經學壞了,莫非斜睨著跟著她進來的男人,覺得非常的鄙視。

     “哼!”莫非繼續轉身不看賀驍,然后繼續生氣。

     床的一邊塌陷了半天,莫非的的身子被一雙有力的大手圈住,然后她順勢倒在了他的懷里。

     “放開我!”莫非鼓著自己的小臉,掄著小粉拳朝著銅墻鐵壁打了上去,但是痛的她哇哇直叫。

     “好了,小畜生,我好累,好想睡覺!”賀驍覺得自己回家了之后,連日來一直沒有的疲倦一起涌了上來,尤其是抱著莫非在床上之后。

     “誰要跟你一起睡覺???”莫非小聲的嘀咕著,但是行為卻與自己的話背道相馳,她攀著賀驍的脖子,然后往賀驍的懷里鉆。

     她的頭仰望著賀驍,手指撫摸著他的下巴,這么多天么見,他長胡子了,憔悴了。

     她睡不著,因為在羅家她除了睡覺外還是睡覺了。所以她見到了賀驍之后不是想睡覺,而是要好好的看著賀驍,因為她的心里莫名的就開始傷感。

     賀驍,我真的不知道還能這樣跟你在一起多久,我有了父母的消息了,要是我離開了之后,你還會記得我嗎?莫非在心里默默的說著,那一行眼淚順著她的臉流淌下來,漸漸的帶著小聲的啜泣,睡夢中的賀驍一驚,將懷里的小人兒圈緊了一度,感受到了人在懷里,他又安心睡去。

     莫非笑了,這個霸道的人,她緊緊的貼在他的胸口上聽著他強健有力的心跳聲,好像是這個世界上最美妙的樂曲。

     賀驍這一覺睡得是天昏地暗,莫非心慌了,難道是生病了。

     她快速的撥通了羅布成的電話,她真是擔心賀驍是生病了。

     “裸不成,你知道首長大人他有什么病史沒?”

     “小嫂子,你好好的詛咒老大干嘛,老大的身體好著呢!”

     “可是,他一回來就抱著我睡覺,到現在還沒醒呢!這都第二天了!”莫非焦急的說著,她也不知道自己說了什么東西了。

     那端,羅布成開著揚聲器讓幾位笑翻了。老大干的下不了床,暈死了,還有什么比這個更加勁爆的嗎?

     “裸不成,你再笑什么呢?”莫非嬌嗔著,她都著急死了,他怎么還有心思笑。

     “咳咳,小嫂子啊,這老大吧!是操勞過度了,需要補補!”這樣子說的其他幾位都豎起大拇指。

     “要補補身體嗎?難道是這幾天累壞了???”

     “小嫂子,你太聰明了,的確是累壞了,你記得給老大燉補品??!”

     “可是我也不知道什么補品好???”莫非疑惑了,都睡著了,還能吃補品啊,也不知道要吃什么補品好啊。

     “小嫂子,這樣我將食材打個電話讓人給你送到家來,你按著燉就好了!”他是多么的貼心啊,連食材都給準備了,到時候老大一定會感激自己的。

     “羅布成,謝謝你??!那我在家里等著!”莫非第一次客氣的跟著羅布成說話,這讓羅布成受寵若驚。

     掛斷了電話,他們兄弟幾個給羅布成投去幾個鄙視的眼神。

     “切,你們那是嫉妒,你們懂什么,要是討好了小嫂子以后咱跟著老大少吃苦,到時候小嫂子一求情老大肯定軟軟的不敢反抗,你看那幾個首長家的軍嫂不都是的,只要嫂子一發話,再是冷酷的首長都成了小綿羊!”羅布成驕傲的說著,仿佛他就是那些軍嫂似的。

     黃仲平更加鄙視羅布成了,他郁悶的說著?!澳銈兞_家是不是性別生錯了?你應該是女的,你家羅美美應該是男的吧!”

     好家伙,他的話一說完,這扇門就給報廢了,原因是匆匆前來尋找羅布成商量事情的羅美美一進門就聽到了這么一句,‘你家羅美美是男的把!’

     “姓黃的,你將話給我說明白了,老子哪里是男人了,難道非得要老子掏出自己的大胸脯來給你看看是吧!”

     ------題外話------

     咳咳咳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