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069賀莫非你是我的(兩萬更+求首訂!)
    莫非是沒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等程家的人走了之后,她才覺得事情好像有點不對勁的樣子,但是又說不出來到底是哪里不對了。

     再加上莫非也不喜歡跟家里的人說話,所以她根本就不知道她已經給訂婚了,她是那種兩耳不聞窗外事的人。

     這天程旭言帶著她去外面玩兒,她就這么錯過了與賀驍對質的機會。

     “莫非,我們今天想去哪兒玩兒???”程旭言在電話那頭甜蜜的說著,但是莫非神情恍惚了,她要出去嗎?

     “可是,程旭言,天氣好熱,我都不想出去玩!”莫非真的是覺得很熱,這個天氣能到那里去玩???

     “莫非,你難道不想要跟我在一起玩了?你討厭我了嗎?哎~可憐的我啊,馬上就要到去念書了,又不是同一個班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見到你了!”程旭言在那邊念叨著,他的語氣哀傷。

     但是他知道莫非要是聽到了自己說話的話,肯定是不會拒絕自己的要求的,他知道那個丫頭的心軟。

     “哎~好吧!程旭言,我這就出來,你等我??!”莫非想著既然是朋友,馬上要大學,以后分開了,還指不定要怎么樣呢?可能一輩子就見那么幾回了。

     莫非前腳剛出去,賀驍就回來,他殺氣騰騰的,讓賀項的眉頭一皺,連清更不用說了,知道是什么事情。

     “賀莫非呢?”賀驍的第一句話就是問莫非的動態,連清很放心的看了一眼賀驍,早上程旭言已經給她來電了,說是要帶著莫非出去散散心,他們也不想干涉他們的事情。

     “哦,非非,她跟程旭言出去了!”這是賀項開口的,他知道要是連清說話的話,肯定又要被賀驍嗆了。

     賀驍的臉色鐵青,他回來就想想問問訂婚是不是她的意思?她可倒好,跑的干凈,你難道就知道我要回來了?

     “她什么時候回來?”

     “這可說不好,聽他們的意思可能今晚不會回來了!”那是程旭言說的,可能今晚不會讓莫非回家了,所以他們也放心,他們巴不得這件事情落實了。

     賀驍一句話沒說,轉身就走了。

     賀莫非,很好,才一個月沒見,你就知道怎么跟野男人在外面過夜了?

     小李看著自家首長大人,怎么看就是一個妒夫的模樣,那小模樣嫉妒全在臉上寫著了,很明顯的是碰釘子了。

     “首長,我們接下去去哪里?”小李上車了卻不知道方向在哪里。

     “去哪里,去情人愿意去的地方!”賀驍心想你躲著我,我還能找不到你嗎?那個小小兵的掛鏈,別看是一個兵,那可是一個定位系統,不管莫非在哪里,他都能第一時間知道她的具體位置。

     “首長,請指示!”小李也是連約會都沒的人,又怎么會知道他家首長指的情人能去的地方在哪里?

     賀驍看了幾眼小李,是不是自己的的原因,怎么自己的部下沒一個談戀愛的?這可不行,他想著什么時候來個聯誼,將這些個單身的全送出去得了。

     小李被賀驍看的慎得慌,“首,首長,”

     “行了,拿著這個,按著這個方向前進!”他將莫非的具體位置給了小李,然后安心的想著自己的破壞大計。

     等到賀驍來到這個地方的時候氣的不輕,這是情人樂園。

     “對不起,這里是情人來的地方,您一個軍人不能進!”這是賣門票的人說的,賣門票的不懂得看軍銜,也不知道賀驍是什么級別的。

     小李著急了,哪能這么磕磣我們首長啊,他剛想上前去理論什么,賀驍就攔住了他。

     他掏出電話給莫非打了過去,此時莫非正開心的坐在旋轉木馬上玩著呢。

     一看到賀驍的電話,她嚇的沒從馬上摔下去。

     “小畜生,你給我出來!”賀驍在電話里惡狠狠的說著。

     莫非什么都不怕,就怕賀驍,賀驍一說話,莫非就沒轍了,她趕緊讓他們將旋轉木馬停了自己下來。

     “怎么回事?”程旭言正在拍照,莫非就下來了。

     “我哥哥來了,他讓我出去一趟呢!”

     “那我陪你去!”

     “不,不用了,他說讓我一個人去,要不然,”莫非為難的說著,賀驍是說,賀莫非,你一個人出來,你要是敢帶著程旭言出來的話,我就告訴程旭言你被我睡過的事情。

     其實莫非是多想說,你愛說不說,但是看到程旭言,她又覺得這些事情哪能當著他的面兒說啊,而且他們還是兄妹,她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傷痛,討厭的賀驍,沒事老來招惹我干嘛。

     莫非心不甘情不愿的出來了,老遠就看到了軍裝整齊的賀驍在那里筆直的站著,他是來玩兒的嗎?怎么看都是出來巡視的才對。

     “知道出來了?”賀驍上下看了一眼莫非,哼,出來約會還穿的那么少,居然穿著無袖的,這不是成心的想要勾引男人嗎?

     “嗯!”莫非的鼻子發出哼哼的聲音,但是賀驍的長臂一撈,將莫非帶入了自己的懷里,對著賣門票的說,兩張。

     賣門票的人看著莫非的眼神古怪,先前還進去一個男人看起來就是個高富帥,現在又來個兵哥哥,還真是坐享兩夫??!

     莫非被賣票的人看的古怪,她別扭的轉頭,但是賀驍霸道的讓她看著自己,然后抱著她一起走入游樂園中。

     賀驍的出現無疑是給原本曖昧氣息濃重的情人游樂園增加了一道靚麗的風景線,不少女人拿著自己的男人跟賀驍比,都萌發了要軍哥哥的念頭。

     賀驍那與生俱來的如同君主的霸氣,再加上冷冽俊朗的外表,高大魁梧的身材,既給了人面子,又給了人安全感,十足的魅力型男。

     “哎,你怎么沒去當兵啊,看看你那個樣子,真是慫!”一邊一個女孩抱怨著,似乎是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聲。

     莫非白了一眼賀驍,沒事長這么好看干嘛?沒見到自己都快成箭靶了嗎?偏偏身邊的這個男人還不自知。

     她想張嘴叫他哥哥來著,沒想到賀驍來了句。

     “你要是想要知道妹妹跟哥哥到情人樂園來*的話,你就喊!”賀驍的話,無疑就是給莫非吃了一個蒼蠅,咽不下去吐不出來,難受。

     “那叫什么?”莫非偏偏還能順著他的話說。

     賀驍伸出一根手指,在她的嘴唇上摩擦著,然后在她的嘴上落下一個吻,貼著她的耳邊說著。

     “叫我首長大人~”賀驍說的曖昧,莫非的臉一紅,四下里看著他們的反應。

     雖然他們不知道他們是兄妹,但是賀驍的行為就是讓她覺得他們其實都知情人,這種感覺,很糟糕。

     遠遠的程旭言看到了這一幕,早就知道他們的關系親密,但是看到了還是覺得心疼的不能呼吸了。

     “哥哥,”

     “首長大人!”

     “賀驍!”莫非生氣了,但是看著賀驍她就是說不出責備的話來,最后還是妥協。

     “首長大人,你回去好不好?我,”莫非看到他受傷的樣子,那些狠心的話全部咽了回去,看著他不知道該怎么辦?

     她不想這樣下去,她知道自己跟賀驍是*,但是她的心就是那么的疼。

     “你不想看到我?”賀驍定定的問著莫非,他知道她的糾結。

     “不我,對,我不想看到你!”莫非終于還是狠下心來說,賀驍已經是中尉了,難道要他為了自己聲名狼藉嗎?且不說她對不起賀驍,就是賀家的老爺子,她是第一個不愿他傷心難過的。

     在賀家第一個接受她的人是老爺子,從她喊他爺爺起,她就想著要好好孝順他。

     “好,我走!”賀驍放開了她,往后退了幾步,他轉身就看到了莫非眼角落下的眼淚。

     小畜生,不是我逼你,是你要做出選擇,跟我賀驍在一起,注定是要被世俗糾纏一輩子,我賀驍不怕,但是你呢,只要你說句要我留下來,就算是地獄我賀驍都能陪你去闖一圈。

     程旭言慢慢的從后面出來,他知道那是賀驍跟莫非的事情,這個感情里,他在豪賭。

     莫非看到賀驍的腳步前進,走的極慢極慢,她一個箭步,往上走了幾步。

     程旭言看到了這個情況,死死的將人抱在懷里,莫非不忍心看到賀驍遠去的背影,將頭深深的埋在程旭言的懷里,用蚊子一般細微的聲音喊著賀驍,賀驍。

     程旭言聽到她的呢喃聲,身體僵硬,但是他的面上都是幸福的微笑。

     賀驍扭頭看了一眼依偎在一起的兩人,他的全身失去了力氣。他僵硬的走出了游樂園,就像是一個打架失敗的孩子。

     出了游樂園,他在一旁拿出一根煙,點燃了,但是并沒抽。

     知道香煙是排解寂寞的好東西,他也曾經試過,但是那個東西讓人覺得上癮,多少年沒碰這個東西了,現在他居然有種再次嘗試的沖動。

     “首長,您,”小李在一旁想要說什么,但是還是沒說出來。

     “小李,你知道愛情是什么滋味嗎?”賀驍的語句中說不出的落寞,他為什么會愛上那個丫頭?

     小李不懂愛情,他不知道該怎么開導他家首長,這個時候要是羅布成少校在就好了,他總是能幫首長出主意。

     “上車吧!”

     莫非在程旭言的懷里不知道哭了多久才抬起頭來,看著程旭言的襯衫上都濕了一灘了,她有些尷尬。

     程旭言卻低低的笑了,莫非轉頭看著他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莫非,你知道嗎?我現在好幸福,總想著有一天你能在我的懷里哭,在我的懷里笑,今兒個可是實現了一項了,還有一項我覺得也不遠了!”程旭言一邊說著一邊觀察著莫非的反應,但是莫非只是默默的退出了程旭言的懷抱。

     “程旭言,今天謝謝你,我們還是回去吧!”她不知道該怎么說了,但是剛剛程旭言確實幫了自己,要不是有程旭言估計她都叫住了賀驍了。

     “沒事,但是我已經跟你父母說好你不會回去了哎~那怎么辦?”程旭言很為難的說了一句。

     “???那怎么可以?”

     “而且阿姨還將你的衣服給我了,讓我們在外面好好的玩!”連清是將莫非的衣服給塞到車子的后備箱里了。

     莫非想到了自己的父母的意思,立即將小臉垮了下來,他們還真是想要自己跟程旭言在一起嗎?

     “好了,好了,我們趕緊準備準備著就出發了,回我們的老家不好嗎?”程旭言笑著說道,他知道她想要回去的,一直想要回去的,她時時刻刻都在說著黃茜茜,還在說著自己的哥哥,她是想念著他們的吧?

     程旭言時常在想要是自己沒來首都,是不是莫非也會這么掛念著自己?他沒有答案,他開玩笑時候問的時候,莫非也總是一本正經的告訴自己,程旭言沒有如果了。

     在莫非的心里是沒有如果的,要是有如果的話,莫非希望,她當時沒有這么沖動拿起鞋子就砸了賀驍的車。

     莫非的眼神黯淡,但是程旭言知道等她回家了之后,就會開心的了。

     “那好吧,我們走吧!”莫非愣了愣,總不能一直在這里呆著吧,這里的溫度這么低。

     莫非快步的往游樂園門口走去,程旭言覺得這是莫非這輩子走的最快的一次了

     走到游樂園門口,程旭言想要牽著莫非的手,但是被莫非一躲,她的眼神顧左右而言其他的樣子,看到程旭言將手放下了,她才急忙上車。

     她不知道她這個動作取悅了某個正在郁悶中的男人,賀驍本來是要走的,但是他一下子又說不出來目的地,他下意識的想要看著莫非出來,看著她到底會如何?

     他所料的不差,她沒有在里面玩了,跟著那個小白臉出來的時候,她也是一副躲避不及的樣子。

     他一拍自己的腦子,漿糊了,他是來問問她訂婚的事情的,怎么就那么沉不住氣。

     等到程旭言上車之后,他們就開著車子走了。

     “小李跟著那輛車子,不要被他們發現了!”對于小李的技術賀驍是絕對信任的,要是小李開車都能被發現的話,那么就沒人能將車子開得這么隱蔽了,再加上莫非的手里有自己的定位系統,肯定能給找到的。

     但是賀驍怎么也不知道程旭言是要帶著莫非回鄉下去啊,賀驍有些犯難,這樣下去,到鄉村去的話,他跟小李肯定需要休息的地方,莫非的那個小地方,他之前就聽說了,哪會有旅館什么的?不過也讓他安心,至少程旭言不能沾了小畜生的便宜去。

     終于他們在村口停下了,程旭言半夜拿著行李上了他們家,在這里程旭言家里條件時最好的了。

     莫非下車的時候猶豫了一下拿出了手機來,“莫非,你不要給他們打電話了,就在我家先住一個晚上吧,你哥哥每天上班也很累的,要是半夜還出來接你,明兒個還上班,總是不太好的?!?br />
     賀驍聽了這番話,暗罵小白臉太壞,但是莫非點了點頭,似乎對他的意見覺得很對。

     跟著程旭言回家,莫非有點尷尬,雖然程旭言家里是沒人住的,但是她還是覺得非常的難受到了別人家里,總是會不舒服。

     “程旭言,我,我想要喝水!”莫非一路上也沒吃什么東西,但是覺得很渴。

     “你肯定是餓了,我等會兒給你去做點吃的?!背绦裱钥粗堑木狡刃α诵?。

     莫非嘿嘿傻笑了一下,“莫非,今晚你住我的房間吧!”程旭言認真的說著。

     莫非一陣慌亂,“可是,那,你住哪兒?”

     她知道程旭言的意思,但是她接受不了,她能夠接受跟賀驍在一起,但是她不能接受跟別的男人,她到底是怎么了。

     程旭言以為她是想到什么害怕的事情了,可能是跟賀驍有關,莫非的身子一直在顫抖,程旭言想要抱著莫非,但是莫非退了一步。

     “我今晚就睡別的房間或者客廳吧,要不然我就回家?!蹦菆远ǖ恼f著,程旭言最后還是答應了。

     帶著莫非來到客房之后,她還沒轉身呢,就被人從后面緊緊抱住了。

     “小畜生,你進來的可真晚,我等你好久了!”背后,賀驍沙啞的聲音傳來,身上都是煙味,她好看的眉頭一皺。

     記憶中賀驍是不抽煙的,但是這個聲音,這個身上的味道是賀驍無疑,他怎么來了。

     她扭頭看著狼狽的賀驍,身上還有灰塵,應該是剛剛爬窗戶的時候弄上去的吧?

     “你怎么來了?”莫非其實是想要賀驍走的,但還是不忍心,最后問出口的也只有這句了。

     “一直跟著你!”莫非的臉一紅,這個男人,她到底應該怎么辦???

     上次鷹翔的事情,他一言不發的讓自己成為誘餌了,雖然事后想想他應該是有準備的,但是還是覺得他對自己太輕率了,為什么那個時候不再決絕一點,那樣也好讓自己死心?

     老天爺,我真的不貪心,這是我最后一次享受著賀驍的溫暖吧,明天過后我就不會了。

     “你自己開車來的嗎?”莫非在他的懷里問著,不敢抬頭。

     “小李卡的,我讓他去附近的鎮上住一晚,明天自己回去了!”賀驍知道她擔心自己,心里的不悅都不見了。

     “莫非,夜宵好了,出來吃吧!”程旭言的聲音在門外,莫非慌張了,要是程旭言看到了賀驍還不知道會怎么樣呢。

     賀驍示意莫非鎮定,他知道這個丫頭面皮薄,一個閃身就躲了起來,莫非確認再三之后,才給程旭言去開的門。

     “程旭言,我能不能拿進來吃???”莫非想了想還是拿進來吃吧,大概賀驍也是沒吃什么東西的。

     “好!我給你端進來?!背绦裱詫δ菐缀跏前僖腊夙樀?,賀驍聽了大概也不錯,要是莫非跟程旭言在一起確實不錯,但是前提是沒遇到自己之前。

     “程旭言,我覺得,我很餓,我還想,還想吃一碗~”莫非的眼神往賀驍躲著的地方瞄去,索性的是程旭言并沒發現不對的地方,以為她是真的餓了,還好他煮的多,高興的為莫非再拿了一碗進來。

     等到程旭言出去之后,她興奮的將門關上,然后摁住了保險鎖,這樣程旭言就進不來了。

     賀驍看到做賊一樣的莫非,非常不悅,按著他的話來著,我要是直接出去給程旭言看到了他也不敢說什么,但是在莫非那強烈的眼神之后,賀驍妥協了。

     莫非躡手躡腳的走到賀驍的身邊,捂住了賀驍的嘴巴,然后認真的說道,

     “首長大人,我們等會兒說話要小聲一點哦~”

     “你要是同意就點頭,不同意也點頭!”其實莫非的意思是,你不同意也得同意。

     賀驍覺得這怎么像是哄孩子一樣的?但是他還是乖乖的點頭了。

     反正莫非是覺得他同意了,但是只有一雙筷子。

     賀驍大大方方的坐在床上,張開著嘴巴,看著莫非。

     莫非白了一眼賀驍,怎么就跟個小孩子一樣的,莫非挑起碗里的苗條喂著賀驍,但是哪里知道某個男人不買賬,頭一偏不肯。

     “賀驍,你到底要怎么樣嗎?”莫非咬著牙問,惡狠狠的將面條吞進了自己的嘴里,但是還是沒吃完呢,她的嘴就被這個惡劣的男人給撬開了。

     吃完之后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意思是好吃。

     莫非臉紅了,這個騷包的男人,這算是在勾引她的意思嗎?莫非繼續吃面,不打算理他,但是吃的每一口都被賀驍吞到了他的肚子里,一碗面下來,莫非就吃了幾口湯水了。

     最后莫非索性放下筷子不吃了,還有一碗面,她就等著賀驍來哄自己,真是太壞了。

     賀驍看到她不吃了,嘴角咧開一個笑容,然后捧著一碗面蹲到她的面前,一口口含在嘴里喂她,但是莫非不買賬,賀驍頭一偏,自顧自的的吃起面來,還發出嘖嘖的聲音,莫非吞了吞口水,看起來真的很好吃的樣子。

     但是賀驍不給,莫非最后還是妥協了,一口吻住賀驍,從他的嘴里搶食物。兩人好像對這件事情樂此不疲的做著。

     這是他們成為兄妹后睡在一起的一個晚上,純粹的只有對方。

     “賀驍,如果當初我沒砸你的車子,我們是不是就不會這樣了?”良久,莫非問了這么一個問題,她知道賀驍跟自己一樣都沒睡著。

     “沒有如果,要是有如果的話,我遇到你還是會將你這頭小畜生揪出來的,我賀驍認定的人!”在這個空蕩的房間,賀驍說的話尤為的動聽,莫非聽著就眼淚流了下來,他還真是霸道,但是怎么也改變不了他們的血緣關系了。

     第二天天剛亮,莫非摸了摸身邊冰冷一片,要不是床上有著人睡過的痕跡,她以為昨晚的事情就是一個夢。

     “莫非,你醒了嗎?”程旭言早早的就過來了,其實他起的更早,先跟莫家的人去打過招呼了,尤其是莫非的哥哥莫文,她很想見到哥哥的吧?

     但是莫家的人告訴程旭言,今天還有一個重要的客人要來,至于是誰他們也不是很清楚。

     莫非的家不好,除了墻上掛著的幾幅字畫外,幾乎是可以用家徒四壁來系形容,他們的家不大,房間跟廚房只是隔開而已,而幾塊窗簾布就隔成了幾個房間,如今莫非不在家了,房間還寬裕一點了。

     莫非回來的時候,她沒跟她生活了很久的爸媽說話,她私心里是想要看到哥哥的。

     對于這樣的爸媽,其實她不知道該怎么去說,一方面她感謝他們的養育之恩,但是另一方面,她知道父母其實不喜歡自己。

     莫文剛從井邊回來,還拎著一桶水,看到了莫非之后,愣的將水都掉了。

     莫非的眼淚忍不住的往外流,“哥哥,我回來了,我回來了?!蹦菗涞搅四牡膽牙?,好像是想要將自己所有的委屈都哭出來。

     也只有哥哥會一直這么的疼愛著自己,哥哥是她這輩子最大的靠山了。

     “好了,不哭了,都是要念大學的人了,還哭呢!”莫文越安慰,莫非就覺得越委屈,上個大學還不是自己的意愿呢,被某個男人給改報了。

     “哥哥,你好不好?”莫非抽噎的問了一句。

     “我很好,哎,今天你哥哥也要來,你怎么就跟著程旭言一塊回來了呢?”莫文是接到電話說是莫非的親哥哥要來,但是她怎么就跟程旭言跑回來了?

     一邊的程旭言愣了,怎么賀驍要來,他怎么沒得到一點消息的?

     但是看莫非好像驚訝不是很大,難道她早就知道了嗎?

     “哎呀,哥哥,我也不知道他要來的,再說了我跟程旭言回老家來呢,他估計是不放心才來看看的!”莫非隨便找了個借口搪塞過去了,其實她不知道自己的心里七上八下的,怎么就像要帶著自己未來的老公來見岳父岳母的感覺?

     “好了,既然來了就趕緊去家里坐著唄!”莫文招呼著他們進屋了。

     莫非看到了自己的爸媽,就淡淡的叫了一聲,怎知莫非的母親來了句。

     “都已經回去了,還來做什么?回來讓我們增加負擔嗎?為了你今天回來,我們全家都不能去干活,你知道我們今天一天要損失多少錢嗎?”莫非的心一疼。

     “媽,你要是沒事情的話,你就出去!”莫文發火了,要知道非非今兒個好不容易回來的,怎么能這么對她。

     “沒事的,哥,我沒事的,媽,你要是有事你就自己去忙吧!”

     “還真不拿自己當外人,你可不是我們莫家的種!”另外一邊父親也這么涼梭梭的說著。

     程旭言臉色不好看,他以為帶著莫非回來,她會更加的開心,現在看起來,是讓她更加的難受了吧?

     “你莫家能生出這樣的種來嗎?”莫父的聲音很大,老遠的賀驍就聽到了。

     他的臉上帶著怒氣,當他走進這間破舊的屋子的時候,他那種與生俱來的強勢壓倒了一大片。

     “你,是是誰?”莫父好久才找回自己的聲音,看著眼前這個霸氣的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是賀莫非的哥哥,賀驍!”那冰冷的聲音就如同一把利劍插入了莫父跟莫母的心里,他們的話這個可怕的男人都聽到了嗎?

     莫文瞪了一眼自己的父母,急忙招呼著賀驍。

     賀驍是第一次看到莫文,長得還算是個清秀的,但是在工地里干活,曬黑了,粗壯了,算是個老實的人。

     莫非見到賀驍大量著自己的哥哥,還以為是出什么事情了。

     “非非她哥哥,這邊偏遠也沒什么好招待你的,都是一點土特產!”

     “你隨意!”賀驍對待著莫文的態度不同,這讓莫非放心了不少。

     賀驍大步的來到莫非的身邊坐下,莫非緊張。

     坐在對面的程旭言覺得他不能呼吸了,只要有賀驍在的地方,他知道莫非的眼神從不離開他的身上。

     “非非,哥哥剛剛去田里摘了些你喜歡吃的菜回來!”莫文心里高興,但是觸及到父母的時候,他們的臉色不好看。

     賀驍的臉陰沉沉的,但是見到那個小女人正歡呼雀躍著,賀驍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莫文出去一下。

     “非非她哥哥,你這是,”莫文不知道賀驍要做什么,疑惑的問著。

     “我叫賀驍,跟你差不多年紀,不用這么見外!”賀驍覺得對莫非好的人就是他賀驍的朋友,賀驍朝著小李喊了一聲,小李拿出來一袋子錢,那是他脫小李從鎮上取來的。

     他將這筆錢放到了莫文的手里,莫文的手滾燙,看這個數目,少說也得有二十萬了,他怎么敢拿?

     “這,我不能要!”莫文的臉上都是堅定,賀驍看他的情緒不假。

     “拿著吧,這錢本來是想要答謝你父母對莫非的養育之恩的,現在看起來,答謝你比較的好!”賀驍是個私心很重的人,他要是認定了一個人就會狠狠的對他好。

     “賀驍,你們賀家的心意我們領了,但是我們真的不需要這筆錢!”莫文尷尬的說著,這筆錢怎么能不需要?但是他莫文不是那樣的人,就算是家里真的不行了,他就是賣血賣腎,也得熬著。

     “行了,兄弟我也不多說什么了,我就是不忍心莫非難受,也不能讓你們村里的人說她是白眼狼是不?養了她這么多年了,她發達了就不管你們了,這個錢對于我們賀家來說簡直就是九牛一毛?!边@一刻賀驍對這個漢子有了重新的認識,都說人生龍鳳生風,老鼠生的兒子會打地洞,但是莫非的這個哥哥有骨氣,要是可以還真的能將人送到自己的公司去,可前提是他的父母太不識抬舉了。

     “你先拿著這筆錢,我不是讓你白拿的,我們家有個公司缺人手,你可以去哪兒干,包吃包住,但是你的工資就在這里面扣?!辟R驍不是跟你商量的,這是他已經想好的事情,他想過莫家的人能將錢拿著最好,不能拿著就用工資的形式。

     “好!”莫文算是看出來了,這個男人是不會讓自己的妹妹吃虧的,莫非回到了這樣的家里,他也就放心了。

     跟莫文達成了一致的協議之后,賀驍率先走進了屋里。

     莫非疑惑的看著賀驍,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她的眼睛里都是迷惑。

     賀驍揉了揉她的頭,“等會兒安心吃飯,然后帶著我去看看你家鄉!”

     莫非點了點頭,很高興,她早就想回來玩了,帶著賀驍一起回來玩,現在終于有這個機會了,真好。

     程旭言已經被徹底的無視了,他覺得自己帶莫非回來簡直就是一個錯誤的選擇,要說這件事情是對的話,那前提就是賀驍沒有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莫非,吃飯后,我們去找黃小丫吧!”程旭言試圖將她的注意力轉移到自己的身上,莫非果然再聽到了黃小丫的名字之后,眼睛瞬間就雪亮了。

     “好啊,程旭言,我已經好久沒見到黃小丫了,要是見到了她,我肯定要好好欺負她!”莫非高興,她一興奮耳朵就開始紅紅的。

     “好了,瞧你那個樣子,又不急!”賀驍按住她激動不已的身體,瞟了一眼程旭言,這個小子不簡單,敢來算計他們了。

     “恩恩,我知道了!首長大人,我等會兒帶你去見黃小丫哈,黃小丫簡直就是一個臭屁的人!”莫非覺得將自己的人給賀驍看看也是一件好事,但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好,我們一起去見你那個黃小丫!”莫文在一邊看著賀驍跟莫非的互動,他總覺得賀驍對莫非的寵溺太過了,甚至比對自己的妹妹要更加的寵溺,他有種錯覺,好像她是賀驍的情人一樣。

     “非非啊,黃小丫人家現在可是考上了重點大學了,西南政法大學??!”莫文其實是想要知道她怎樣的。

     “???那不是跟程旭言一個學校嗎?那可真是恭喜她了!”莫非笑的很開心,黃小丫一直就喜歡程旭言,現在考到一起去了,那可真是可喜可賀的。

     程旭言聽到了這句話五味雜陳,莫非的意思是想要自己跟黃茜茜在一起吧?

     賀驍看到了程旭言的苦楚,再看看自家的丫頭,她是真心希望兩人在一起的,但是她跟程旭言的訂婚的事情呢?十有*,她是不知道真相的人。

     “你們先吃著,我帶著非非出去逛逛!”賀驍率先拉起了莫非的手,然后往外面走去,程旭言也立馬站起來了,但是卻被莫文緊緊抓住了。

     “程旭言,來來,我們兄弟兩聊聊!”莫文的天平下意識的就偏向的賀驍,而且他覺得賀驍跟莫非在一起非常的般配,他也不知道從哪里萌生出這么一個想法來。

     程旭言也不好推辭掉莫文的邀請,他就坐下跟莫文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

     莫非帶著賀驍走出了自己的家里,她覺得有種天高皇帝遠的感覺,她現在就像是一只自由的小鳥一般。

     不知道是不是被莫非的情緒給感染了,賀驍的嘴角也帶著笑容。

     “小畜生,你過來!”

     “怎么了?”莫非看著嚴肅的賀驍,總覺得他有什么事情要問自己。

     “你跟程旭言訂婚了?”不是疑問句,莫非的臉色一變,她突然就想到了父親母親的怪異的行為。

     賀驍看到她臉色難看,一副呆愣的樣子,怎么看都像是被捉奸的味道。

     “問你話,啞巴了?”賀驍不知道莫非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她難道是知道的?

     “我,好像是吧!”莫非低聲的說著,這件事情,她沒想象中來的那么的憤怒。

     “好像是?什么叫做好像是!”

     “不就是他們已經做好了決定了?”莫非沖著賀驍大喊了一句,她不知道的,但是賀驍兇自己的時候,她覺得是那么委屈。

     是,她跟賀驍的事情確實是*的,但是為什么他們連自己的婚姻都要這么安排?程旭言,程旭言你明明知道,但是卻為什么只字不提!

     莫非看了幾眼賀驍之后,就遠遠的跑開了,七繞彎八繞彎的,很快莫非就不見了,賀驍對這一帶都不熟悉,所以根本無從下手。

     他喪氣的回答了莫家,程旭言的眼睛很尖,他沒看到莫非回來,他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黃小丫家。

     事實上,莫非確實來到了她的家里。

     她的眼睛紅紅的,黃小丫那丫的還剛剛起來吃飯就遠遠的看到了跌跌撞撞拐著彎像是在躲避著什么人的莫非同志過來了。

     “莫大仙兒,你這是怎么了?”黃茜茜看著莫非,覺得她怎么好像幾個月不見變漂亮了,但是看這個模樣是受了委屈了。

     “這不是非非嗎?趕緊,黃茜茜帶著人回去坐坐,我給你去做好吃的!”

     “知道了,媽媽,你真啰嗦!”黃小丫嫌棄的看了她一眼。

     莫非看到了這一幕心里更加的委屈,她現在是養父養母不疼,親爹親媽不愛,她特別羨慕黃小丫的家人。

     “莫大仙兒,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在家里受到委屈逃回來的?”

     “不是,我是跟程旭言一起回來的!”不知道過了多久,莫非平靜下來了,抽噎著跟黃茜茜說著。

     “什么!程旭言回來了?真的假的,莫大仙兒,你帶我去見他吧!”黃茜茜只要一碰到程旭言的事情就無法冷靜,就好像莫非遇到了賀驍的事情一樣。

     莫非看著黃茜茜,臉上的神情不安,她的小手死死的抓著自己的衣角。

     “黃小丫,我想跟你說件事兒!”莫非她知道黃小丫為了程旭言有多么的努力,她為了程旭言去考西南政法大學,就是為了要跟程旭言在一起的。

     “你說,莫大仙兒又不是生離死別的!別搞得這么傷感!”黃小丫隱隱的覺得跟程旭言有關,要不然莫大仙兒不會那樣。

     “黃小丫,我跟程旭言訂婚了,但是是我父母的意思!”說著,莫非的嘴角泛起一絲苦笑。

     黃小丫的頭昏昏的,她覺得自己的世界都要塌了。

     “恭,恭喜你們!”黃茜茜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回自己的聲音來著。

     “黃小丫,我不需要你的恭喜,你知道的,我不喜歡程旭言,我愛的是別人!”莫非苦笑,她現在真的好討厭這樣的自己。

     “莫大仙兒,你”

     “黃小丫,我真的好討厭這樣的自己,我明明喜歡的是那個人,但是為什么上天就是不讓我們在一起,為什么要跟我開這樣大的玩笑!”莫非不知道怎么跟黃小丫說心里的話,因為一個是自己的哥哥,她能告訴黃小丫上次把她幾乎吃抹干凈的男人是自己的哥哥嗎?

     “呀,程旭言,你怎么來了,你在這里站了多久了啊,怎么不進去啊,非非也在呢!”黃媽媽在外面說話,黃茜茜跟莫非都是尷尬,現在程旭言應該聽到那樣的話了吧?

     “不了,阿姨,我只是來看看莫非的,她在這兒我就放心了,阿姨,你見到了莫非就跟她說聲,我們下午得回去了,她爸媽會擔心的!”程旭言知道莫非在聽,程旭言的脾氣很倔,他其實也是想告訴莫非,他喜歡她也是不會改變的。

     “莫大仙兒,程旭言是個好男人,你們,”黃茜茜的意思莫非都懂,但是賀驍呢?

     “黃小丫,我知道你想要考西南政法大學,要是能跟程旭言在一起就最好了!”莫非也說出了心里的話,其實在剛剛那一刻她真的很想告訴他們,她想要跟著賀驍一起瘋。

     什么訂婚的事情,什么家人都不需要管。

     莫非下午還是回去了,只不過沒跟程旭言一起的車,跟著賀驍一起走的。

     賀驍送她到了家里,一直沒跟她說什么話,讓她原本忐忑的心更加的失落。

     回家后,她曾幾次想要開口詢問訂婚的事情,但是好像家里人都在刻意回避這個問題,她不知道從何問起,日子一天天過去了。

     莫非躺在床上完全沒了睡衣,不是為了別的,就是為了半年后的訂婚儀式。

     這個不僅僅是訂婚儀式了吧?這更加是為了要迎接莫非的回歸而舉辦的儀式,在一年前,爺爺就想要高調的宣布這件事情的,但是她不想要那樣。

     如今是躲不過去了吧?莫非翻來覆去的,賀驍,我要訂婚了。

     她握著手機上的掛墜,心里滾燙滾燙的。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她總覺得窗戶外面有一雙眼睛在盯著自己,但是等到她靠近的時候,她那雙眼睛又不見了。

     時間總是飛快的過去了,又到了一年暑假的時間了,這次剛剛是莫非參加高考完,這個周末莫非就看到了程旭言來接自己了。

     “非非啊,你們去挑選禮服吧,我們的小公主一定是最漂亮的!”那是爺爺說的話,語氣中有著說不出來的高興,這讓莫非的心里不是滋味,她本來想說不要去的,只要他們選了來就好了。

     “爺爺,我知道了!”莫非看了一眼程旭言,發現他的臉上并沒有喜悅,而是焦急跟擔憂,他是怕自己不嫁給他嗎?

     莫非壞心的想著,要是她逃婚了,也讓程旭言知道不跟她商量就答應了跟家人訂婚的請求,她甚至還為這個想法在竊喜。

     程旭言看到了莫非露出了笑臉,心里真是什么滋味都有,但是最多的還是高興,這么多天終于見到她的笑容了。

     ‘唯一’禮服店,這是首都最獨特的一家,是賀家的人說要來這一家的,到底什么原因他也不是很清楚。

     看到唯一兩個字,莫非就想起了當初來這邊的時候,賀驍帶著自己去參加林家的宴會的時候,她至今記得那個設計師叫做蘇巖,她設計出來的衣服都是獨一無二的,正如她在賀驍心目中的地位,其實她也很想告訴他們,賀驍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也是唯一。

     打定了這個主意,她看了一眼程旭言,程旭言,對不起,我不能嫁給你。猶豫了這么多天了,是時候做出抉擇了,她要逃婚。

     走進‘唯一’禮服店,莫非就看到了蘇巖。

     “蘇巖姐姐,這里真的是你的店???”莫非見到了蘇巖就像是見到了賀驍一樣,讓她覺得非常的親切。

     不過比起莫非的激動,蘇巖可沒那么的不淡定,她看到莫非就知道了,某個中尉大人口中的說的就是她了,不過真的是妹妹嗎?賀驍看起來可不會做出這么荒唐的事情來,不過看著賀驍對這個小女孩的情意,沒準還真的不一定。

     “來,我上次做了幾件合適的禮服,我覺得你穿起來應該不錯?!碧K巖可沒準備來著,是某人早就挑選好了。

     蘇巖都沒理程旭言,不過也有別的店員來幫助程旭言,程旭言看著莫非一路上都不愛說話,但是看到了這個人那么的興奮,他雖然有心懷疑了,但是也不能問什么,程旭言啊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立場,

     他一張如玉的俊臉有點懊惱,不曉得該怎么辦才好。

     “這位先生,您要選什么顏色的西裝?”

     “白色吧!”程旭言覺得白色是莫非喜歡的顏色,要是穿著白色可能也會討得莫非喜歡,橫豎這個訂婚典禮都不是她想要的,順著她來。

     莫非這次穿的是一件大紅色的禮服,可配著白色的西裝,雖然白色跟紅色搭配著不錯,但是看起來就是怪異。

     蘇巖暗暗感嘆著某個腹黑的男人,連對方會選擇什么衣服都知道了,蘇巖瞟了一眼樓上的男人,真是太壞了。

     “莫非,你一路上都不說話,是不是對我心里有著怨言?”程旭言在車上問著。

     莫非的臉色帶著絲絲的尷尬,她的眼睛閃爍,她不知道該怎么去說,程旭言,或許你要是跟我說了,我不會是這個態度。

     “程旭言,沒有,我對你沒什么怨言的,這個大概是緣分?!蹦瞧鋵嵭睦锎蚨酥饕饬?。

     “對,是緣分?!甭牭匠绦裱赃@么說,莫非想,自己要是逃婚了,也是緣分。

     接下去幾天里,莫非讓黃小丫來做自己的伴娘好了,要是得了黃小丫的答應,還可以把自己頂替一下,沒準還能就這么成全了黃小丫跟程旭言。

     接下去莫非是將家里的上上下下的道路都給查清了,好自己逃離,可是賀驍會不會知道?

     莫非砸了砸自己的腦袋,哎呀,怎么又想到賀驍了,自從自己回來了就再也沒見到過她了。

     哀怨著,她抱著自己的枕頭,這已經是初夏了,外面蟲子叫聲也開始了,她開始覺得煩躁。

     莫非是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數著小綿羊,她就是睡不著,她看著窗戶外面的星星,好像在跟自己說著心事一樣。

     她看著窗外外面怎么沒風,窗簾就隨風起來了?真是奇怪了。

     難道是自己的眼睛看花了?哎~難道是因為是她這幾天惦記著別的事情了。

     “非非,你睡了嗎?”外面是連清的聲音。

     莫非躲在被窩里,她的手抓著被子,不知道要怎么面對連清。

     從前,她是賀驍的母親的時候她不喜歡自己,現在她是自己的母親,她不知道該去怎么面對,日日逃避。

     她不是什么心善的人,但是連清對自己的小心翼翼,她看在眼里,她不是不知道。

     “非非,睡了嗎?”連清再次說著。

     連清在門外也是擔憂,她知道這個女兒來的不容易,想想她做下的事情那個,她握著自己的手,在這個初夏都覺得冰涼。她想起那日狠狠的扇過她的耳光,雖然她聽到過媽媽兩個字,但是她總覺得這個孩子是無心的,只有無心才不記得怨恨,她也想跟她娘兒兩個講講體己的話。

     莫非掀開自己的被子,她剛打開門就看到了連清即將離開的背影。

     連清也沒聽到背后的聲音,這個孩子她珍惜,卻又在躲避。

     “來了,就來坐坐吧!”莫非想著,這可能是最后一個晚上了。

     她以前總覺得人對人是真心的便能得到真心,她看著連清,這個賦予自己生命的人,她有心化解了她們之間的隔閡,但是也是經不住她對著自己的銅墻鐵壁,跟程旭言的婚事,她竟然一點也不知曉。

     她這十七年來,對于父愛母愛都缺失,以前在那個家里,父母并不喜歡自己,現在雖然他們對自己好,但是到底不是養在身邊的人,有時候她覺得他們對林薇茵可能也比自己好上一倍。

     “你還沒睡??!”連清怔怔的,看到莫非的臉色好像不好。

     莫非開了門讓她進去,連清看著她簡陋的房間,以前進來總覺得不是什么的,但是現在看,就連林薇茵以前來自己家里居住的時候,她準備的都要一些。

     在連清的心里,或許莫非只是個過客,她此時現在充滿了自責,女兒要訂婚了,很快就不是自己家里的人了,她在自責之外還大松一口氣,這樣矛盾并存的心思讓連清更加的沉默。

     莫非坐到床邊,離坐在房間小沙發上的連清遠遠的,好像帶著距離感。

     “您,這么晚了有事嗎?”莫非小心翼翼的開口。

     連清看到她穿著可愛的小睡衣,那還是在賀驍家看到過的,一想起從前的,她的眉頭更深。

     “沒,明天是你跟旭言那孩子訂婚,我就來看看你還缺什么!”本來到嘴邊的體己話,全部咽了下去。

     “哦,我沒什么需要的!”莫非的臉色暗淡,她還以為會有什么言語需要交代的,畢竟也是的,也不是真的嫁人。

     房間里一時沉默,誰也不舍得打破這份安靜。

     “你好好休息吧!明天好好的籌備著,明天會很累?!边B清站起來終究還是沒想說什么,但是她看著莫非的睡裙好久好久。

     莫非的頭發披散著,摸了摸自己的頭發,扯了扯自己的衣服。

     “這睡衣雖然好看,但是總歸是不好的!”連清口中的不好莫非都懂,莫非抱緊了自己的身體,目光呆愣。

     莫非都不知道她是怎么送出連清的,她呆呆的看著門即將關上,傻愣愣的說了句,“這是我唯一的溫暖了!”

     連清關上門后,莫非的眼淚就這么直直的落下來,她好想念賀驍的懷抱,就正如這件睡衣一樣,緊緊的貼在自己的身上。

     賀項看到自己的妻子臉色不好,放下自己手中的書。

     連清坐在床邊,看著賀項欲言又止。

     “連清,怎么了?你不是去看女兒了?”

     “哎~老賀,我真是擔心莫非那個孩子,還是放不下賀驍??!”連清摸著被角,她臉上都是懊惱。

     賀項見到了連清的樣子,還以為是莫非不懂事說了讓她難過的話了。

     “好了,孩子才回來,肯定不跟我們很親近,她要是說了什么讓你難過的話,你還是不能放在心上?!辟R項將她拉到被窩里,替她蓋好了被子。

     “老賀,她要是真的能跟那些孩子一樣跟我頂嘴就好了,你不知道,那孩子身上穿著賀驍送的睡衣!”連清大驚小怪的喊著,越想越氣,就跟那婆婆看不慣兒媳婦似的。

     “好了,連清,賀驍是她哥哥,送件睡衣怎么了?你呀就是多想了!”

     “我能多想嗎?那孩子說,那是她唯一的溫暖了,你說,她是不是忘不了賀驍,這日子怎么過???”

     賀項也沒想到莫非能說出來的話來,要說賀驍已經在莫非的心里生根了,好在她還小。

     “行了,連清,那孩子啊,是我們虧欠她的,她明天要跟程家那個孩子訂婚了,到了年紀就讓他們結婚,不會有事的!”賀項安慰著連清。

     “老賀,你說的倒是輕巧,你可別忘記了,她志愿填在了首都的軍校了,這不是明擺著要接近賀驍嗎?”連清是個得理了就不要追究個究竟的人,要不是她的個性,也不會傷害了莫非。

     “連清,她是個聰明孩子,我們賀家的孩子當兵上軍校有什么不好的,你別給我瞎折騰了!”賀項對連清的話不滿,有哪個母親會這么懷疑著兒女的行為的。

     賀項想起那孩子怪不得對他們不親近,若是自己,明擺著明面上好,但是心思呢?莫非那孩子本就是外面回來的,心思肯定更加的細膩。

     “老賀,哎,老賀!”連清還想跟賀項說會兒話的,賀項早就睡下了,將他那邊的燈都關了,連清就繼續坐著。

     這邊莫非從連清出門后就一直抱著自己,她看著自己睡衣上的圖案,一個漂亮的小公主,賀驍說過她就是他的公主。

     她流著淚抱著被子就睡著了,亂糟糟的頭發遮蓋了她的小臉。

     賀驍嘆口氣,坐在她的身邊,天天來見她,都是把自己搞的亂七八糟的。

     他握著手里的威士忌,咕咚咕咚的又喝了幾口,今天本來他是在軍營里的看著那幫新兵來著,可是他就是放不下她,這酒越喝越清醒,喝的越多,沖動越多。

     “程旭言,你這個壞人!”莫非在睡夢中嘟囔著一句,大致是想到了程旭言逼迫她來著,要不是程旭言,她現在也不會這么痛苦了,想要離開賀驍但是又做不到,程旭言在自己身邊多一分,她就越提醒自己跟賀驍的事情。

     莫非這個話吧,她是抱怨著的,但是聽在賀驍耳朵里就不是這么回事了。

     程旭言?那個小子就跑到你心里去了?你真是個沒良心的東西。

     他輕輕的剝開了她的頭發,那小臉,哭的開始通紅。

     小畜生,一哭鼻子臉就是紅的,他俯身含住了她的耳朵,咸咸的,不知道是掉了多少淚珠子了。

     “小畜生,你為誰哭的?”賀驍沙啞的嗓音帶著低沉,他那幾天沒打理的胡子摩擦著她的臉,莫非不舒服的拍了一下賀驍的臉。

     “蚊子不要鬧了!”

     賀驍的臉黑了,蚊子,她可真是不聽話,他這幾天沒見到她,就成了蚊子了?

     “小畜生,你說誰是蚊子?”賀驍咬著她的耳朵惡狠狠的威脅著,一只手也沒閑著。

     “哎呀,真的好煩哦,你讓不讓我睡覺啊,明天訂婚呢,不知道我有大事??!”莫非覺得她好不容易要睡了,明天還要逃婚來著,這么大的事情要是沒精神的話,怎么去做?

     她緊緊皺著自己的眉頭,然后不斷的打著那個正在為所欲為的人,賀驍這個勁兒也上來了。

     干脆扒開了被子,一個醒著的,一個睡著的,兩個人就干起大架來了。

     莫非摸著自己光溜溜的胳膊,空調的溫度讓她覺得涼梭梭的。

     “被子呢~”莫非逼著眼睛瞎摸著,賀驍看的心煩意亂。

     扒開了自己的衣服,用滾燙的胸膛抱著莫非,莫非下意識的朝熱源靠近。

     懷里的馨香傳到了他的腦子里,讓他混著酒氣,頭發昏。

     莫非在賀驍的脖子處呼著熱氣,癢癢的撓心,賀驍借著月光找到了那始作俑者的出處,攫住她的紅唇反復的允吸著。

     原以為吻就能解除了他身上的熱,解了他嘴里的渴,但是還是忍不住內心的叫囂。

     賀驍躺在一邊大大的喘著粗氣,他不能這么對莫非,他用僅有的理智克制著。

     半夜風起了,刮得窗戶的窗簾隨著風搖晃的更加厲害,莫非房間里的電話聲音特別的刺耳。

     賀驍躺在她的一邊,拿起電話就看到了程旭言三個字。

     他冷哼一聲,明天要訂婚了,激動的睡不著是嗎?他惡劣的接起了電話。

     將電話放在他與莫非之間,他狠命的吻著,發出嘖嘖的聲音,莫非因為睡夢中舌頭被卷住了,不能呼吸反抗的喊著,不斷發出‘唔唔’的聲音。

     不知道是過了多久賀驍才放開她的,然后強迫她清醒的看著自己。

     “首長大人,不要鬧了!”莫非低低的說著,她是睡糊涂了吧?怎么會看到賀驍的,蒙上枕頭,她繼續會周公去了。

     賀驍眼見著電話滅了燈,程旭言在那邊久久反應不過來。

     賀驍,賀驍,莫非說不要鬧了,他不是傻子,十七歲了,雖然他不曾經歷過那樣的事情,可是看了不少的,難道當自己是傻子?

     賀驍本來就是賀家的人,他是不是每晚都會回家?然后每晚跟莫非住在一起?每晚他們是不是都會擁吻著,相擁而眠,會不會,莫非是不是早就已經是他的人了?

     每每想一分,程旭言的臉就冷一分,無邊的嫉妒漫上他的心,莫非,賀莫非,你怎么可以這樣對我,我是那么愛你。

     程旭言無聲的淚落下,一直順著墻壁蹲下,用雙手環住了他的膝蓋。

     莫非這會兒還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蒙著枕頭睡了會兒,越睡越清醒,越睡,越覺得是有什么事情一樣的。

     她跳起來,抓了抓自己的頭發,打開床頭的燈,看了看手機,程旭言打電話來了,難道自己剛剛迷迷糊糊的就接過了嗎?真是奇怪。

     她想要給程旭言打個電話,但是一想,沒什么必要了,反正明天她也要走了,多說也不能讓她愛上這個男人。

     莫非盯著手機盯了好一會兒,想想還是關燈睡覺了。

     賀驍在一邊隱忍著,小畜生,難道都沒發現自己嗎?

     莫非也是,只顧著發愣,也沒聞到空氣中雖然已經被吹散了的酒氣,但是依舊還能被人聞到。

     “嗯,睡覺吧,然后明天逃跑,逃得離他們都遠遠的,尤其是賀驍這個王八蛋!”莫非狠狠的砸了自己的枕頭一拳,咬咬牙,繼續睡覺。

     賀驍在一邊看著她的反應,剛開始聽到她要逃跑,他的心里開心來著,但是聽到她說王八蛋,他不淡定了。

     “哎~煩死了,怎么今晚會那么渴,嘴唇都在發麻!”莫非有嘟囔了一句。

     不久后,淺淺的呼吸聲傳來,賀驍霸道的將她卷入自己的身體內,但是這個不省心的,總是讓自己難過。

     莫非做了個夢,夢見了她在那個別墅里游泳,她想要游泳,即使回到了這里看到了泳池,她也不敢去玩兒,但是賀驍那里的,看著就很好玩。

     莫非弓著自己的身體在游泳,賀驍被她折磨的五臟六腑沸騰,靈魂都出鞘了,回不來了。他覺得那些酒精是真的第一次將他給灌醉了,讓他的靈魂都隨之而顫抖。

     “小畜生,你要是再折磨我吃了你!”賀驍在她的耳邊威脅著。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賀驍的威脅,莫非在夢里就看到了賀驍站在泳池一邊笑嘻嘻的看著她游泳,不時的還在調戲著她,讓她面色緋紅,生氣的用腳一蹬,還罵了賀驍一句。

     這一腳可真好落在賀驍的小兄弟那里,雖然力道不大,但是小兄弟還是抗議了一下。

     “賀驍,你這個死王八蛋,滾遠點!”

     賀驍怒了,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東西,敢反了她了?賀驍是誰?兵王,只要他說一句,那些人哪個對自己不是萬千愛戴的?就算是那些首長都要給自己幾分面子,偏偏這個小東西不知道死活。

     他的兩只手輕輕挑動,這件睡衣,本就是有訣竅的。

     她的肩膀處的肩帶雖然是寬厚的,但是里面完全是用絲扣扣住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那是裝飾,可是賀驍知道那是真真實實的,那是蘇巖設計的,他自然知道用處。

     肩帶松開,她一翻動,她朝著賀驍面對面,但是春光已經對著他無限了。

     他的手往后一拉,背露了一大片,睡衣本來就是貼身絲滑的,在翻動間,睡衣被她自己拉的,翻得都差不多掉了。

     賀驍將莫非的頭放在自己的手臂處,調整好了角度,將她的頭微微抬起,他只需要一低頭就能攫住。

     拉上了被子,他似乎不愿讓外面那些調皮的星月看到了小畜生的美好。

     被窩里有一道炎熱的,讓她不斷的喘著粗氣,蹬著被子。

     但是她的手扒拉著,賀驍閑它們煩人,就將它拉到了頭上。

     莫非終于醒了,壓在她身上的巨物,讓她覺得都喘不過氣來了。

     但是她還沒來得及多反應什么,下面一陣刺痛。

     “賀莫非,你是我的!”賀驍那沙啞的聲音,冷冷的從他口中發出,那言語中帶著生氣,帶著濃濃的愛戀。

     莫非長大著眼睛看著身上的人,她一臉的震驚。

     借著月光,那在她身上律動的,不是自己的哥哥賀驍,是誰?

     賀驍看到莫非那沉痛的眼神,他的心里暴怒,一開始的小心翼翼溫柔不在,狠狠的往她的身體一送,直直的貫穿了莫非,莫非不敢喊,便只有咬住自己的嘴唇。

     感覺到莫非已經適應了自己,賀驍動的肆無忌憚,他享受著莫非給自己帶來的快感。

     但是他的享受是建立在莫非的痛苦之上的,她的身體上喜歡著賀驍的撫慰,賀驍熟悉著她的身體,她能對賀驍做出一切的反應,但是她的心卻更加清楚的再告訴自己,賀驍是她的哥哥,賀驍是她的哥哥。

     “不要哭,小畜生,你是我的,你是我的!”賀驍吻著她的淚水,將她與自己更加的契合。

     莫非在賀驍的撩撥下動情不已,她的哭聲夾雜著動情的聲音,低低的如同小獸的抽泣,讓賀驍再也忍不住完全化身為狼。

     “不要,不要,賀驍,哥哥,你停下好不好?”這一聲哥哥讓賀驍更加的賣力,讓他覺得更加興奮。到底是不是親生兄妹?這個問題其實一直纏繞在他的心頭,畢竟當年的事情讓他覺得很懷疑。

     “賀驍,你就不能放過我嗎?”莫非覺得心慌,她的心好痛,那種復雜絕望的心情,不能形容。

     “別動,小東西,你不要反抗,乖乖的讓我愛你!你越是反抗,我越想要你,賀莫非,讓我們一起墮入地獄!”賀驍的話讓莫非閉上了嘴,一起墮入地獄,一起墮入地獄,她的心已經先跟著沉淪了。那哼哼唧唧的聲音不停的從她的鼻孔中傳出來,賀驍顯然很是享受這樣的感覺。

     抬起她被禁錮住的手,環住他的脖子,他低頭細細的吻著,額頭,眉毛眼睛鼻子,耳朵,一處不落的。

     加重了力道,他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了一個個小小的痕跡,青青紫紫的,占據了脖子上面積的一大堆,莫非已經被整的暈暈乎乎了,完全不知道賀驍給自己留下了多少的東西。

     在賀驍的沖擊下,莫非已經不知道自己的心情如何了,她只想著要跟著賀驍一起沉淪一起沉淪,再也不要醒過來了。

     賀驍在一次次的沖擊中找回了自己的理智,他想著羅布成以前說過女人的第一次不能那么著急。

     釋放了自己的灼熱之后,賀驍緊緊裸著莫非的身子,感覺到她在自己的懷里顫抖著,大汗淋漓的,他完全清醒過來。

     “小畜生?”賀驍喝完酒之后,沙啞的聲音傳到了莫非的耳里。

     “嗯!”莫非顫抖著,她不知道該怎么面對賀驍,就一直低著頭,埋在他的懷里。

     賀驍,我該拿你怎么辦?

     她將頭更加縮進他的懷里,任憑淚水流在他的胸膛上。

     “我不后悔!”賀驍的話在她耳邊如同五雷轟頂般的。這句話怎么都像是兩個私奔的情人,然后偷吃了禁果了,讓原本不知道該怎么辦的莫非覺得好笑。

     “賀驍,我也不后悔!”偏偏她還得順著她的埂說下去,說著她就開始笑了。

     “笑什么?”賀驍不解,剛剛哭的那樣的小人兒,現在破涕為笑了。賀驍看著莫非,她還真是自己的劫難,就算是兄妹,他也要了她了,這是不是太荒唐了?但是他的心里就是這么的舒暢滿足,春風得意。

     莫非白了一眼賀驍,這個男人不解風情,太不解風情了,她狠狠的擰了一把賀驍的背。

     她不知道自己的反應到底是真實的,還是愉快的忘記了傷疤,這個死男人。

     “你擰我干嘛?”賀驍從懷里將莫非掏出來看了一眼,“你難道是在怪我?”

     莫非一聽到他說掃興的,臉上不免擔憂。

     “首長大人,我,我,你,你是我哥哥?!蹦堑男∈肿ブR驍的耳朵,揉著搓著,使勁蹂躪著。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不安還是什么的,但是賀驍就將她的小手抓住。

     “小畜生,不是說了我會養你一輩子的?”賀驍咬著她的耳朵,惡狠狠的問著。

     莫非的回憶一下子就又回到了那個時候,她的態度軟了下來,但是卻渾身帶了刺一般的,防備著賀驍。

     “老畜生,你是我的哥哥了,以前的話,都不算了,今天的事情,就當我是在做夢好不好?”說到底還是舍不得的,她冷冷的推開了那個懷抱。

     “不要想著明天程旭言會來這里,賀家跟程家訂婚明天終會成為一個笑話的!”

     “對,我就是個笑話,我跟我自己的哥哥上了chuang,難道還不是個笑話嗎?我明天就要跟程旭言訂婚了!”莫非尖銳的嗓音壓低著音貝,朝著賀驍喊著。

     賀驍的臉色一沉,二話不說的,將莫非從床上拎起來,抱著她走進了浴室。

     “賀莫非,你給我看好了,到底誰才是你的男人!”將她狠狠的壓在水臺上,她的小臉泛著紅光,妖媚,她散開的頭發半遮著身體的一部分,朦朧魅惑。

     “賀莫非,你看到了沒?到底他媽的是誰在操你,跟我賀驍就是一個笑話嗎?”賀驍如今就是一頭犯渾的獅子,完全喪失了理智。

     莫非看著鏡子后面以及身體真實的感受,明明愛,但是卻折磨,最該死的是她身體那誠實的反應。她閉上眼睛,卻又該死的好奇賀驍在跟她歡好的時候,到底是什么樣子的,她看到了一個深愛的男人在愛撫自己的女人,那么真實的感覺。

     她一閉眼,干脆就暈了過去。

     賀驍著急了,自從停了那種藥,醫生說明明身體好多了,怎么會又暈倒了?

     這個晚上,賀驍不知道是怎么過的,將她的身體擦拭干凈之后,又放到了床上。

     掏出手機給羅美美打了個電話,“羅美美,你來照顧莫非吧!”

     “老大,你確定是現在嗎?”羅美美覺得自己肯定是半夜沒睡醒。

     “對,現在!”賀驍也沒等待著羅美美回話,就自己先掛斷了電話。

     羅美美煩躁了,聽電話里那個口氣寂寞的老大,肯定是做了什么讓莫非生氣的事情了,要不然怎么會聽起來那么無助來著?要知道老大的無助跟不安全部是來自那個叫做賀莫非的女人。

     “老哥,你趕緊開車送我去賀家!”羅美美也不管自己的著裝是有多么的亂,就讓羅布成帶她去,她的機車已經被爸媽給繳獲了,她現在是失車一族。

     “這么晚去干嘛?就算是要做伴娘,也得要明天去啊,真是的,不就是一個訂婚儀式嗎?搞得跟結婚一樣,哪家訂婚需要伴娘來著?”

     “哎,哥你別說了,老大打電話來的,賀家這么做不也是趁機將莫非推薦給大家知道嘛!”

     “老大打電話給你?別鬧了,老大還在跟他們在喝酒呢!”

     “老大喝酒?怪了,老大用莫非的手機打來的??!”

     “......”

     羅布成已經不想說什么了,難怪老大會做這么反常的事情來了。

     偏偏羅美美還不能光明正大的來賀家,也是走了賀驍的老路,爬上窗戶,此時已經是凌晨兩三點了。

     羅美美進入了房間之后,看到了孤寂的老大,再看看床上,凌亂的被褥,那露在空氣中的脖子上都是斑點,青青紫紫的一大片。

     “老大!你,”

     “她是我的人了!我已經給她上了藥,這些青痕應該會很快就下去了,你留下來照顧她,明天的事情我先回去部署!”

     羅美美張大了自己的嘴巴,老大真的吃了莫非了。

     “羅美美,我以此次任務的首席指揮官的身份對你下達命令,明天以你作為誘餌誘出敵人,黃仲平會在敵后方接應你!”

     “是,老大!”羅美美這真是天人交加中,無限制的折磨。

     羅美美送走了賀驍,看著莫非,明天又是一場惡戰,希望莫非能夠承受得住才好。

     ------題外話------

     夜夜建立一個群哦~是小莫非跟首長大人啥啥的甜蜜時刻回放,你們懂得,憑訂閱獻上~群號113749612。

     編輯大大,是偽兄妹文,簡介,留言,俺反復說過了滴~不會造成社會混亂滴~乃們放過俺吧~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