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03 敞開心扉的做
    賀驍接受到了莫非的粉拳之后,臉部很快就騰起了一塊紅紅的。

     “賀莫非,你這是欠扁的舉動!”賀驍咬牙切齒的說著,摸了摸臉上的,他明天要怎么見人了?

     這個丫頭下手還真是狠心,怎么說他都是她的男人了,她竟然會下如此狠手。

     莫非縮著自己的脖子看了一眼賀驍,好像臉上的痕跡還真是很明顯,她真的太大力了嗎?

     不過莫非隨即想到自己就要去當兵了,心里都不是滋味了,憑什么要這么對待自己啊,去軍校已經算好了,這么小就讓她去當兵嗎?

     她嘟著自己的小嘴,看著賀驍滿是不悅。

     “小畜生,我明兒個要去部隊的話,我是要說我去采花被人打了,還是被我自己的妹妹給教訓了?”賀驍拎起她在往自己的身上一放。

     “我呸,你那是做錯事情被人教訓的,不要頂著女人的名兒去做壞事!”虧他想的出來,這個花花名聲在軍中傳開了,可倒好了。

     莫非氣,兩只眼睛恨不得能在賀驍身上燒出兩個洞來,看的賀驍真是渾身不自在。

     “小畜生,你要是再這么看我的話,我會忍不住把你給吃了的!”賀驍的聲音低低的,好像帶著戲謔,但是語句中的認真莫非不是聽不到。

     “哼,你要是敢吃了我,我就讓你在喉嚨里卡死!敢吃我的豆腐,你都沒想好自己是怎么死的!”氣死她了,真是個老混蛋!

     莫非氣鼓鼓的拿起茶幾上的圣女果繼續吃著,躺在賀驍的身上比沙發上還要舒服,沙發不能自己調節,但是賀驍能夠根據自己的姿勢來調節自己,讓她更加的舒服。

     “小畜生,你躺的舒服嗎?”賀驍的頭低下在莫非的面前無限制的放大,莫非的眼睛睜得老大老大的,一眨都不敢眨,連呼吸都不敢急促。

     賀驍悶悶的笑著,那股隨著呼吸出來的灼熱噴到了她的臉上,小東西還是這么的有趣。

     “我要是不起來,你打算憋死自己嗎?”賀驍對著她說道,兩個人的鼻子都快要到一起了。

     莫非緊緊的抿著自己的嘴唇,現在只要她一開口兩個人就能吻到一起,莫非的頭被賀驍緊緊的放在腿上,根本沒有轉的余地。

     賀驍是故意的,他就是要看著莫非能怎么辦?剛剛囂張的很的。

     強制入伍怎么了?她不知道的是為了準備她去軍區,他做了多少的工作了?

     等她進去的時候就知道了惹怒了自己是有多么的凄慘,他賀驍最能做的是什么事情?那就是公報私仇,整個軍區哪個人敢對他來陰招試試,他肯定十倍還回去,就算是他的那幾個領導,要是惹怒了他了,什么包養的情婦,貪污證據,挪用公款,一一爆出來,但是你好我也好。

     就正如林家一樣,雖然動了林家是遲早的事情,但是林家碰了他的逆鱗了,莫非是他們動不得的人。

     現在林微將也被停職查辦中,雖然大林的臉上沒什么想法,但是到底私底下會做出什么事情來,也未知,得讓莫非遠離林微將。

     莫非明顯的就感覺到了賀驍的出身,她趁著賀驍分神的時候,一把就推開了賀驍。

     端著果盤子就逃離了賀驍的懷抱,“首長大人,你是個老變態,竟然喜歡玩這個游戲!”莫非氣鼓鼓的,難道剛剛他是真的想要在沙發上要了她了?

     “我玩什么游戲了?”賀驍表示不解,到底是什么游戲?惹得她一張俏臉緋紅,雖然他知道她想的肯定不是什么好游戲,比如說是床上的游戲。

     “你,你,你這個壞人,我不想理你了!”莫非轉身就走,這個老混蛋,別以為她不知道他想要玩的不就是那種沙發上的游戲么?

     她曾經在島國的片子上看過,一個女人被捆在沙發上,然后~莫非甩了甩自己的頭,不能想了,那個老混到還真是什么把戲都想的出來??!

     賀驍看著慌慌張張離開了莫非,心里覺得非常的委屈,他不就是想要抱著親親她,難道這都是要犯法的了?

     要是被賀驍知道了莫非心里的想法的話,賀驍肯定會氣的爆炸,然后將教她看這些東西的人捆起來鞭尸。

     賀驍看著客廳沒了莫非了,一下子心里就空落落的,原來這個女人在就能將他生命的全部都給填滿了。

     他搖了搖自己的頭,然后轉身看著那關上的門,踱步來到前面,握著把手的門,一時間不知道開還是不開。

     莫非捧著自己的果盤子,然后坐在一邊開著電視,吃著,不過很快果盤子就見底了。

     她頓時覺得無趣,但是今天開車來來去去的,將她折騰壞了。

     她靠在椅子上就開始睡著了,等到賀驍進來的時候,看到了累壞了的小人,心里一陣不忍心。

     將她抱到了床上,莫非迷迷糊糊的就睜開了眼睛。

     “哦,賀驍大壞蛋啊,”她咕噥了一句,然后就摟著他的脖子繼續睡覺。

     下意識的賀驍就給了她安全感,她覺得是賀驍,所以就非常的貼心,那根緊繃的神經也隨之寬松。

     賀驍可算是知道苦頭了,現在她摟著自己的脖子,他也不能吵醒她,就讓她睡一個午覺,

     看著她的神色,應該是沒睡好一個安穩覺過吧?

     以前在這里的時候,她的臉色很好看,白里透著粉,現在她的眼睛底下都是烏青,黑眼圈很濃,也不知道是幾個晚上沒睡好了。

     “小畜生,過的不好為什么不跟我說呢?”賀驍貼著她的腦門,眼里都是心疼。

     蓋上被子,賀驍抱著莫非非常的滿足,什么叫做蓋著棉被純聊天,心里都是滿足感,他覺得現在的自己就是這樣。

     多少個晚上了?失而復得的那種感覺在他的心里圍繞著。

     在莫非的心里,賀驍是個高大的天神,而在賀驍的心里,莫非就是那個單純的就屬于他的人。

     這個世界上總會有另外一半就是那么天生的注定的就是你的,有人見面后就可以說,我們結婚吧?就是因為她是那個對的人。

     而有的人再見到她的第一面就能決定,將她養在身邊一輩子。

     在某件舉動上,賀驍跟蒼焯都是一樣的人。

     在這個夏天,靜謐的下午,莫非將自己的小身子窩進賀驍的臂彎里,那充滿著麝香好聞的味道從他身上傳來,安穩。

     她的一雙小腿還不安分的就跨上了賀驍的身體,一雙小手不安分的摟著賀驍的脖子。

     等賀驍醒來的時候,全身都僵硬了,他的手被當枕頭已經麻木了,他的脖子因為被摟著,睡得也極其的不好,落枕了。他的腰部更加不用說了,因為莫非的腿就放哪兒了,導致血液不循環,已經僵硬了。

     “唔~”莫非放開了賀驍,伸了個懶腰,但是一張開眼睛看到賀驍那個痛苦的樣子,莫非郁悶了。

     “首長大人,你也睡午覺了嗎?”莫非其實是想要問的,首長大人,你真的老了,連睡個覺都能成這樣。

     賀驍僵硬著自己的身體,然后坐了起來,他哪能不知道那個鬼丫頭心里的想法啊,簡直就是在間接的諷刺著他??!

     他突然間就笑的很詭異,莫非被他看的毛毛的,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情了。

     “首長大人,你笑的這么恐怖是要干什么?”莫非抓緊被子,就像看一個壞人一樣的看著賀驍,賀驍覺得好笑,難道自己這個樣子很像壞人嗎?

     “嗯,你難道忘記了,你睡午覺的時候,一直摟著我,一定要跟我一起睡,要不是這樣的話,我怎么會睡得這么累?”

     “你胡說,我才不是這樣的呢!”莫非的臉一紅,被他說的好像是真的一樣的。

     “那你就不想知道你對我做了什么事情嗎?”賀驍突然邪惡的說了一句,怎么看都是莫非好像做了什么對不起賀驍的事情了,而且賀驍是受害者。

     “不想知道~”說著就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臉,但是露出來兩只烏溜溜的眼睛看著賀驍,分明是在說你要是不告訴我,你就不理你了。

     賀驍側躺著自己的身子,那叫一個妖嬈,莫非看著看著就順著往下看了,V字領,肌肉呼之欲出的,莫非一把就抓起被子趕緊蒙住自己。

     不行了,再這樣下去,她被會色誘的,看看賀驍的身材,真的是太恐怖了。

     “小畜生,難道你真的不關心我到底是怎么上床的?”賀驍這么一說,莫非才鉆出來。

     “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張牙舞爪的說著,看著賀驍覺得她倒是精神了,但是不知道明天回來會怎么樣。

     賀驍對著莫非勾勾手指頭,莫非雖然對他的行為覺得很不屑吧,但是她還是乖乖的湊上前去了。

     “我告訴你,你剛對我做了令人發指的事情,比如說,你抱了我,親了我,還主動幫我脫衣服,要不是我及時阻止了你,恐怖我都要被你這個色狼給吃了豆腐了!”賀驍委屈的說著,看著莫非那張已經像是被雷劈中了的石化了的臉,他的心情好好。

     做人呢無非就是涂個樂子,而賀驍覺得他做人就是做個好兵,逗逗莫非,生個娃養養,人生三大件齊全了。

     現在兩大件在了,問題就是將人娶回來生娃娃了,看在她這么不乖的面子上,他決定多折磨她幾天,讓她乖乖的心甘情愿獻上自己的時候,再好好的告訴她這件事情。

     不過這件事情也是他操之過急了,他先要將這件事情的原委調查清楚。

     當初他以為父親是做了對不起母親的事情,雖然他反復的說連清才是他的親生母親,但是他總覺得當年他的養母才是他真正的母親,可是他現在已經是下落不明了,要不然他一定要問個清楚。

     至于莫非肯定是賀家的孩子了,他的身世還是個謎團,這其中到底跟賀家有什么聯系,賀家竟然能對他像親生孩子一樣,最重要的是賀家老爺子給了他一半的家產,按照他的樣子來看其實他應該是知道自己的身世的,要不然憑著老爺子的手段難道還會不知道他跟莫非的事情。

     據說連老爺子當年年紀輕輕就當上了少將了,可是就在事業鼎盛時期,他選擇了退役從商,不過他倒沒放棄讓父親當兵的機會。

     如今賀家的根基算是穩穩的扎在了首都了,無論是政治上還是商業上都是有名望的。

     “哼,賀驍,我才不是那樣的人呢!”莫非聽了賀驍的話,起初她以為是真的,但是一想到他這個壞人,專門欺負自己的,肯定是他借機吃了自己豆腐了,她還扯開了自己的衣服打算檢查一番。

     賀驍看到莫非的舉動黑了臉,“我沒動你,要不是你明天要去部隊的話,沖你下午勾引我,我一定辦了你!”賀驍看完了,莫非就去做飯了。

     莫非皺著眉,想到明天要去部隊了,亞歷山大,最重要的就是,她馬上就要成為一名正式的兵了,這滋味可不是一般的難受,賀驍這個王八蛋,難道都不知道心疼自己的嗎?

     但是再埋怨都沒用了,晚上早早的就用完了晚餐,然后就上床休息了。

     賀驍就這么抱著她,安心的度過了一個晚上,這簡直是一年來,睡得唯一一個安穩的覺。

     一大早的,莫非就被弄起床,草草吃過早飯之后,她就看到小李來了。

     “首長好,夫人好!”小李朝他們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莫非愣了愣,夫人?但是隨即她也傻乎乎的朝著小李行了一個軍禮,看的賀驍呵呵的直樂。

     “你倒是有軍人的自覺性了,知道小李是前輩,值得尊敬!”賀驍對小李的評價很高,小李羞赧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小李哥哥,以后在部隊我要跟你好好學習了!”莫非沖著小李笑了笑,小李不好意思的替他們開了車門。

     一路上,莫非緊張的看著外面,她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受,緊張嗎?看著窗戶外面的景色,她總是在想要到了沒???

     這是她第一次去軍隊,而且是賀驍陪著自己一起去的,不能給賀驍丟臉了。

     莫非的心里一直泛著嘀咕,也不知道那邊的教官是怎么樣的。

     “小畜生,你緊張了?”賀驍一把抱過莫非,他的聲音在她的頭頂上方響起。

     “誰,誰說的緊張了?”莫非磕磕巴巴的,不知道怎么了,就是心理跳得很快。

     “哦,不緊張的啊,說話都不完整了!”賀驍故意挑著她的話來說,就是知道她的心里不好意思了。

     “我不理你了!”莫非將頭一偏,不說話了,莫非覺得自己說更多的話也不能讓她的心里變得安靜下來。

     車子一個大轉彎,然后穩穩開進了軍區。

     ‘忠誠于黨,熱愛人民!’一群熱血的將士在喊著口號,那么響亮,還沒靠近,那聲音就已經深入到她的心里了。

     莫非的身體挺得筆直筆直的,她的血開始沸騰,軍人,進了這個軍區了,她就是一名標準的軍人了!

     賀驍看著精神可嘉的小人兒,朝著校場看了看。

     “小李,你說哪個教練給莫非當教官好?”賀驍已經決定了,不將莫非送到女兵堆里,就讓她跟著男兵一起訓練。

     “首長,說實話,我覺得都不錯,要是夫人想要訓練的話,就找個寬松點的教官吧!羅少校不是管這件事情嗎?那就讓他物色一個!”小李簡直就是一個人精,他想到這個問題了,馬上就想到羅布成是負責新兵訓練的,然后讓羅布成去辦這件事情,要是寬了的教官,首長肯定不喜歡,一看對夫人的態度那就是一定要成為一個好苗子的。

     “你說的對,這件事情要讓羅布成來辦!你先去將車子停好了,讓羅布成來辦公室見我!”賀驍也覺得小李的說法不錯,他手底下的人,知道哪個教官的為人,交給羅布成他放心。

     小李樂呵呵的就走了,但是羅布成一聽這個事情壞事了。

     蹬蹬蹬跑到賀驍的辦公室,一見到穿著便服的莫非在那兒呢,他想小李說哪個夫人呢?原來是這位。

     “老大,你找我來是有什么事情?”羅布成興沖沖的說著,剛剛他可是沒聽完小李的話就來了,看小李那樣是有好事了?難道是不用做這個總指揮官了?那可真是好。

     賀驍看了一眼羅布成,難道接受了要培訓小畜生的消息,他是這么的興奮?

     賀驍那狐疑的眼神讓羅布成怎么都覺得事情有點不對的感覺,“老大,不是,你不要這么看著我,你不是說不要讓我當那個指揮官了嗎?”

     “誰告訴你,你不要當指揮官了的?”賀驍覺得莫名其妙的,雖然讓羅布成一個少校去當指揮官有點大材小用,但是怎么說羅布成自己往年都是最積極的那個,當然那是對女兵來說了。

     羅布成聽到這個的時候,臉色都綠了,該死的,小李子怎么會那么高興害得他以為有好事了,小李子跟著老大久了,也是這么的腹黑了。

     “老大,那你找我來是有什么事情來著!”羅布成泄氣的說著,對賀驍真的是又愛又恨的,自己的老大真的是要拿自己往死里整??!

     “羅子,莫非要在部隊訓練了,你給找個教練吧!就讓她跟著男兵一起訓練,你幫我看著點兒!”賀驍這個話啊,就如同一把刀子架在了羅布成的脖子上。

     羅布成吞了吞口水,看著賀驍都是一臉的不相信。

     “老大,你不要跟我開玩笑,這個玩笑真的一點都不好笑!”羅布成郁悶了,老大說的新兵不是就是他們家小嫂子吧?要是這樣的話,他可真的想要自殺了,那他沒事批準老大的這個入伍證明干嘛,真是自討苦吃了。

     “我跟你開什么玩笑,我跟你說,莫非就交給你了,你該怎么來,就怎么來,不能偏袒著!”賀驍這個話是嚇唬莫非的,但是羅布成應該知道輕重。

     滿懷著心事,他就帶著莫非走了出去,一路上他都不敢跟莫非說話,生怕怎么就開罪了莫非了。

     老大說了,要對莫非嚴厲一點,而且要給她最嚴厲的教練,他叫那個糾結啊,要知道教官們都嚴格的,但是上哪兒找會看眼色的教官啊,還真是傷腦筋了!

     “裸不成,你是不是覺得挺為難的,其實我也挺為難的,我一點也不想當兵,你能不能想個辦法將我放出去算了?”莫非將唯一的希望放在了羅布成身上了。

     羅布成舉起自己的手,張了張嘴,然后好半天憋出一句話,“小嫂子,你知道嗎?我要是將你弄出去了,你就是逃兵,我就是罪犯!”

     他們兩個現在的關系不就是牢頭跟犯人之間的關系么?要是放跑了一個了,另外一個就要跟著遭殃了!

     “好吧,那你打算將我安排在哪里呢?”莫非好奇的看著一臉為難的男人,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

     “小嫂子,干脆你自己給我解決難題吧,你要知道我給你安排在哪里,老大都會不高興,你要是自己選擇了,老大肯定會覺得那個人挺好的,然后我也不用被懲罰了!”一想到老大那個變態的手法真是不寒而栗啊,什么生吞老鼠,活吞蛇,這都是小兒科的,要是真動起真格來,喝血那才是真本事,一缸的血啊,喝完,這還不得要人命??!

     “那好吧我會選好的,那你總得帶我去看看人??!”莫非同情的看了一眼羅布成,到底是被賀驍虐待成了什么樣子的啊。

     在路過校場的時候,林微將看到了莫非,她怎么會在這兒的?

     林微將一臉懷疑的看著莫非,然后就跟羅布成打招呼。

     “羅子,這邊!”

     “大林,你怎么來了?”

     “哦,我就是過來看看,小嫂子今天怎么來軍區了?”林微將看著莫非就問著,雖然他的心里從來沒認為她是小嫂子,但是他必須要這么叫。

     “哦,這是大林,林微將!”莫非聽了這個名字,一下子就想到了林薇茵了。

     “你是林薇茵的哥哥嗎?”莫非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反而是這么問了一句。

     林微將的臉色一陣尷尬,他看著羅布成,羅布成突然就想到了林薇茵對莫非的刁難還有對連清的挑撥離間的。

     “小嫂子,大林跟他妹妹不一樣,他是個,額,好人!”羅布成想不到其他的詞語只能用好人來形容林微將。

     莫非看了一眼林微將,她的眉頭還是緊緊皺著,林微將是好人嗎?為什么她在他身上看到了陰鶩的感覺,可能是她的錯覺吧?

     “羅子,小嫂子,那要是沒事的話,我先去找老大!”林微將看到佳人對自己的態度不好,他的心里痛痛的,恨不能立馬離開。

     說完他就大步的離開了,莫非看了一眼林微將的背影問羅布成?!奥悴怀?,不是說林家已經倒臺了嗎?那為什么林微將還能在軍區任職?”

     “小嫂子,你這就不知道了吧?大林的軍功章都是靠自己獎勵來的,他這個少校是貨真價實的,應該說跟著老大的那幾個人的軍功章都是貨真價實的,老大手下無弱者,你懂了吧?”羅布成驕傲的說著,但是那眼神看著莫非像是再說,你好像是我們中間最弱的那個了!

     莫非看到了羅布成的眼神,自然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了。

     “哼,羅布成,你要給我最嚴厲的教練,我要跟著他一起訓練,我會告訴你,我也是配的上賀驍的,你別以為我很弱一樣的,我們賀家的兒女都是血性的!”莫非知道自己骨子里的尊嚴,她說到底還是一個十八歲的熱血青年了。

     羅布成以為她是一時的氣話,但是觸及到了她那個堅定的眼神的時候,羅布成知道了,這又是個堅定的姑娘,正如當年的美美一樣。

     “好,小嫂子,那我就給你介紹我們的魔鬼教練,李旭陽!”李旭陽的大名在軍區可是傳開了的,他就是一個專門訓練天才的魔鬼,當初他們就是由他訓練出來的。

     “那就去吧!”莫非更加的堅定了,她不知道為什么這一刻總覺得賀驍是她的全部,原來放開了心扉就是這樣的?

     “好,小嫂子,希望你能挺住才是了!”羅布成擔憂的看著莫非,今天是她的第一天,但是要是不告訴李旭陽莫非是誰的人的話,第一天莫非就能被李旭陽給整死了。

     “我肯定行的!”莫非傲嬌地說著。

     這一天,賀驍就坐在辦公室里煎熬著,他不能出去,他知道訓練的辛苦,他怕自己一出去看到了辛苦的小畜生,會忍不住帶著她回家,但是不行,為了長遠的計劃,她必須要呆在軍區里,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老大,你就放心吧,你不要再繼續走動了,小嫂子很好!”羅不成將她交給了李旭陽之后就自己跑回來了。

     “你說,她選擇了哪個教練了?”賀驍一直擔心著,所以就一直問是哪個教練,羅布成回答好幾次了,老大就是一直記不住。

     “老大啊,是李旭陽??!”

     “該死的,你怎么才說是李旭陽啊,怎么會是李旭陽呢?”賀驍這個時候總算是聽明白了,她選擇了李旭陽作為自己的教練啊,李旭陽是個鐵面無私的家伙,真是一點情面也不留下來的,莫非這個小東西,她簡直就是在找死了。

     “老大,你不要著急了,也知道的,小嫂子也是為了你好啊,她說了,要做個配的上你的好妻子的!”對于他們不是兄妹這件事情呢,其實羅布成已經知道了,當初老大可是第一個跟自己分享這件事情的人,所以怎么說他都是知道老大的心思的人了,老大的婚事他們當然是極力促成了!

     “她真的是這么說的,可是羅子,你知道的,她一直很排斥我是她哥哥這件事情的!”賀驍為難的說著,其實他就算不是她的親哥哥,現在名義上也是的吧?

     “老大,你既然想要脫離賀家,你就要查出自己的身世來,要不然小嫂子也不知道你的難處,那你不是白忙活了!”羅布成不滿的說著,老大在這件事情上,總覺得是少根筋一樣的。

     “羅子,走,我們去看看莫非,也不知道她現在怎么樣了!”現在是夏天,外面的太陽很猛烈的,也不知道李旭陽打算對莫非怎么樣。

     “好!”羅布成一想也對,不管小嫂子是多么想要成為優秀的人吧,現在老大還是最關心小嫂子的身體的,這個夏天比以往的都要熱。

     當賀驍帶著羅布成來到校場的時候,賀驍差點沒沖上去將李旭陽教訓一頓。

     羅布成死死的攔住了賀驍?!袄洗?,鎮靜點兒,鎮靜點!”

     只見烈日炎炎之下,大家都休息了,莫非這個穿著軍裝的倩影一個人站在校場的正中央,大太陽猛烈的照在她的頭上,她額頭的汗珠一顆顆的往下掉。

     前面就是李旭陽,他一直陪著莫非站崗站著。

     他對著那群在休息中的士兵喊著,“這是一個姑娘,我知道還是一個有權勢家的姑娘,否則怎么會開的了后門進來當兵的,我要你們記住不管是男的女的,還是家里有錢沒錢的,在我李旭陽這里都是一個待遇!”

     “莫非,你是新來的,那些新兵蛋子要讓的課,你都沒上,現在趁著他們休息的時候,你要給我一一補上,你同意嗎?”李旭陽幾乎是用嘶吼的聲音說的,聽的賀驍那叫一個難受。

     羅布成的脖子一縮,他生怕老大一個刀子就下來了,就將他給砍了。

     他知道錯了,要知道當年他們在李旭陽的手下都喊苦,更何況是小嫂子呢?

     “你說怎么辦吧?”

     “老大,要不然我將人給調出來?”

     “你要是現在調出來,不是明擺著是我的意思嗎?”

     “那老大你說要怎么辦?”

     “在短時間內提高莫非的成績,然后將她破格提取了!”賀驍心疼莫非,在李旭陽手里出來的都是一等一的特種兵好手,但是他不要特種兵,他需要莫非鍛煉的是竊取情報的能力。

     所以莫非只要是夠機警就好了,“老大,那依你看,什么部門適合小嫂子?”

     賀驍思忖了好一會兒,想著又能養在眼皮底下,又輕松的就只有一個部門了。

     “讓她去跟著美美吧!”羅美美是翻譯電報的好手,對破除密碼也有一套,最重要的是有羅美美照顧著,賀驍放心。

     羅布成在心里哀嚎,他們羅家還真是前世欠他們的,這世要這么被折磨。

     當這一天的任務結束了之后,賀驍在家里準備了很多拿手的好菜。

     當然這個晚上,所有的人都來齊了。

     這是莫非闊別了一年之后,第一次這么完整的看到了他們了九個都到了,就如同那個時候賀驍向他們介紹自己的時候一樣。

     “小嫂子好!”整整齊齊的一個軍禮,很標準,莫非迅速的戴好了自己的帽子,回敬了一個。

     “各位長官好!”這是一個小兵的敬意,但是偏偏他們幾個都覺得很好笑。

     “首長大人,為什么他們想要笑話我?”莫非看著他們幾個那個別扭的樣子,分明就是在笑的!

     “他們那是嫉妒你晚上有好吃的,怎么樣,累不累?”賀驍解下自己的圍裙,然后拉著莫非在一邊,給她脫了軍帽,還有那件嚴嚴實實的長袖軍裝,還真是捂熱了她了。

     一拖下來,看到莫非身上原本雪白的皮膚,都被曬得紅紅的了,賀驍的心里都是心疼。

     他的眼神一掃,羅布成的身子一僵,他錯了不該慫恿莫非去那兒的。

     “明天我去跟老李說,我們賀家的,不用他來這么訓練,該正常操練的就正常操練,跟不上的,我會親自教!”有了賀驍的話,李旭陽雖然會聽,但是更多的肯定是不滿。

     莫非看著賀驍本來想要說什么的,但是一想到賀驍強硬的態度還是算了吧,在家里跟著賀驍好好的學習,在那個李教官的面前表現的好一點,也算是能讓他刮目相看了。

     莫非在一邊安靜的吃飯,在吃飯中,莫非也了解到了,原來賀驍是打算將他們九人都集合起來給自己當教練,她的心里都是滿滿的感動。

     撇開他自作主張的要自己當兵外,其實她還是享受的,當然她要是自愿的入伍就是最好的事情了,現在她就是去軍區轉了一圈就愛上了那樣的感覺。

     那是賀驍生活著的地方,就如同是他的血脈一樣,她什么時候也要在那片土地上留下自己的感情,于是她的嘴角咧開了,吃的飯更香。

     其他十個人就像看怪物一樣看著莫非,今天莫非明明被折磨的很慘,而且第一次去軍區訓練每個人都會喊累,再看看他們的小嫂子吃什么什么香,而且一點也不累,神清氣爽的,一點事兒都沒。

     “老大,小嫂子有你當年那么變態!”這是羅布成總結出來的,莫非很強大這件事情。

     賀驍也僵硬的點了點頭,這個丫頭,虧他還擔心她會出事呢。

     晚飯后,莫非津津有味的接受了很多的知識,然后送走了一幫人之后,洗了個澡,在床上等著賀驍來。

     賀驍收拾好了一切,看到床上一臉魅惑的莫非,心里疑問。

     “怎么了,今天是不是很累了?你趕緊睡覺吧?”賀驍輕輕柔柔的說著,莫非覺得自己都快要被融化了。

     “老畜生,你快去洗澡,真受不了,你進來都是一屋子油煙味了!”莫非嫌棄的說著,捏著鼻子趕著他離開。

     “是嗎?那我去洗澡去!”賀驍聞了聞,確實有點兒,然后就去洗澡去了。

     趁著賀驍離開的那會兒,莫非躡手躡腳的取過鑰匙,來到了隔壁房間,打開了隔壁房間的衣櫥。

     當她將那些衣服翻出來的時候,臉一陣紅一陣紫的,無限的精彩,要不是美美姐告訴自己,她還真的不相信呢。

     哼,賀驍你這個王八蛋,看我不怎么折磨你。

     說著就換上了那些衣服,她穿的是一件粉色的睡衣,

     透明的薄紗勾著她姣好的形狀,短短的邊緣只到她的小屁屁處,還有兩根吊帶,好像隨時都能滑落了一樣。

     莫非朝著鏡子里一看,尼瑪簡直就是一只等待著被蹂躪的小兔子啊,但是小兔子哪能這么容易就吃到的呢。

     莫非關上了門之后,就將鑰匙放到了賀驍的衣服上,自己就鉆進被窩開始等賀驍洗澡出來。

     賀驍圍著一塊浴巾出來的時候,莫非看呆了,古銅色的肌膚,強健的肌肉,他不用太用力都能看出腹部有八塊腹肌,這是多少男人羨慕都羨慕不來的,但是他的腹部有一條細長的疤痕。

     以前她都很害羞,都沒仔細的看,今天看到了,覺得心里疼疼的。

     “首長大人,那條疤很疼吧?”

     “男人要是沒疤痕就不是男人了!”賀驍淡淡的解釋著,顯然不想說起這件事情了。

     “首長大人,你來,我看看!”莫非有眼神示意著她過來,她本來想用手的,但是用手不就是暴露了她的著裝了?

     “嗯?我先去換睡衣!”

     “首長大人,難道你要換兔子裝嗎?”莫非眨著無辜的大眼睛問著。

     兔子裝?賀驍皺眉一想,她應該不知道才對吧?她還沒機會看到呢?

     “首長大人,你怎么不說話了???”莫非加緊逼問著,她要折磨死賀驍。

     “沒事的,沒有的事情!”

     “那你怎么不敢過來???”莫非嘟著小嘴,她更加賣力的誘惑著。

     “你,”賀驍的聲音帶著沙啞,然后一步步不受自己控制的往床邊走去。

     “首長大人,你趕快過來吧!”莫非這個一說,賀驍完全繳械投降了。

     “好了,已經過來了,你說話吧!”賀驍靜靜的坐在莫非的身邊,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莫非猛地一把就掀開了被子,賀驍看的驚呆了,他死死的捂住自己的鼻子,一道紅紅的東西噴了出來。

     “首長大人,還滿意你看到的嗎?”莫非惡作劇的問了句。

     賀驍不住的點頭,他想走,莫非緊緊的拉住了他的手。

     “首長大人,我們敞開心扉的做一次吧!”

     ------題外話------

     么么么~關于男主身份,是上校哦~謝謝我親愛的薔薇對我指正了,我一直不懂得軍銜問題,謝謝你們的支持哦~么么么~還有謝謝親們的月票跟花花~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