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24照片上的嬰兒
    莫非看著那張照片,臉上都是詭異的感覺。

     賀小米說,那胖胖的是賀驍,所以莫非知道抱著嬰兒的人就是賀驍。

     賀驍雖然那個時候胖胖的,但是臉上卻有著同齡人沒有的成熟與嚴肅,而且抱著嬰兒的時候,他好像有點緊張,神情繃緊,非常的嚴肅。

     莫非摸了摸照片上的人,總覺得那是跟自己有聯系的,她抬頭看了一眼賀驍,發現后者正處于迷茫的狀態。她的心里起了逗弄之心。

     “賀驍,你說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對不起我的事情來了?”莫非嚴肅的問著,只見賀驍的臉上都是懊惱的神色。

     “小畜生,我當年確實抱過這個人,而且我還說要娶人家的?!辟R驍覺得作為一個軍人就要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莫非也沒想到這人來的這么實在,當下就翻臉了。

     合著自己給他做老婆了,讓他老婆坑頭兩頭熱了,居然還想著要娶別人,莫非這下子生氣了。

     賀驍皺眉,一副做錯事情的樣子,但是他就是答應了人家了啊,現在怎么辦?他搞不明白,他求救的看著賀小米,但是賀小米根本就不理這個花心老爸。

     “哼,媽咪,我們去找爹地吧!”賀小米覺得看自己的爸爸不順眼了,居然還欺負自己的媽咪了。

     可是賀驍哪里肯讓人走了,他沒談過戀愛,要說真著急也是那四年莫非不見了,對于他想不通的事情,他雷厲風行的就知道用實際的行為證明了、

     可現在倒好,賀驍同志自己也知道問題出在哪兒了,也知道小畜生為何生氣了,可是他就是不知道怎么辦?

     “不準走。你們得留在家里!”賀驍剛說完就懊惱了,這種口氣,賀莫非肯定不會領情的,但是現在要怎么辦?他想的腦袋都大了。

     莫非一聽到他的話就上火,明明是你說的要娶人家了,還一副沒做錯事情的樣子,最重要的是,他還不讓自己跟兒子出門,憑什么,她就去,什么娶別人的話,就是瞎扯淡。

     “起開,賀驍,今兒個我非得帶著賀小米去爺爺家不可,你要是攔著我,我就再消失四年,我看你敢不敢,我要是想要消失的話,你可找不到我!”賀驍不敢說話了,因為莫非囂張的有資本,而且是相當的,要是她消失了,他上哪兒去找個賀莫非出來?

     牽著賀小米的手,她就出門了,但是還是要開賀驍的車子走,她摸了摸自己的銀行卡,這些年她卡里的錢也不少,總得自己搞個車子,否則老用賀驍的也不行。

     “媽咪,我們真的要去姥爺家嗎?我比較想去爹地家!”賀小米沮喪的說著,他看到媽咪受委屈了,這是翔翔爹地說的,要是媽咪受委屈了,要第一時間告訴他,然后找他去商量對策。

     賀小米覺得自己還太小了,根本不了解媽咪為什么不高興,而且他還找不到對手,他只看到了一個嬰兒,那個嬰兒應該跟媽咪一樣都長大了,都變成了媽咪了,可是他要上哪兒去找這個人呢?

     賀小米一邊想著一邊糾結,然后最終還是想到了翔翔爹地。

     “你想翔翔爹地了嗎?”也對回來了之后,她就住到賀驍這里來了,他根本沒什么時間跟鷹翔在一起玩兒,他想念鷹翔也是應該的,畢竟那三年,都是鷹翔在充當父親這個角色,這讓莫非覺得非常的感動。

     鷹翔也算賀小米的半個爸爸了,沒理由不讓半個父子的人見面的。

     “好,那我們就去找翔翔爹地吧,但是在這之前,媽咪要先去提一輛車子出來,這樣我們就可以不被你爸爸抓到,然后玩的更加開心了?”

     “好,媽咪,那我們現在就去吧!”莫非開著鷹翔的車子,快速的來到了附近的一家4S店,隨意的挑選了一輛國產車,然后開走了。

     銷售員郁悶了,擺在門口的車子可是法拉利啊,這個女人太奇怪了,不要法拉利,居然要一輛沒什么好性能的國產車,著女人絕對是腦子有毛病的。

     最郁悶的就是賀驍了,莫非明明知道那輛法拉利有定位系統的,這樣能讓他及時的掌控到她的行蹤,可現在倒好,她直接換了車子,讓他失去了聯系的方式。

     賀莫非這是要造反嗎?他立即讓小李開著車子去將自己的法拉利給開回來了,然后他再去找莫非的行蹤,總歸不過是幾個出去,不會跑遠的。

     雖然他想到了鷹翔,但真沒想到他去了,而且去的時候,他正帶著自己的兒子在游泳池里游泳,而莫非則穿著泳衣在一邊看著他們玩兒。

     賀驍沉著臉,走到莫非的身邊。

     莫非本來看著鷹翔他們挺高興的,但是看到了賀驍心里堵得慌,本來就是要避開他的。

     “莫非,你也下來游泳吧!”鷹翔看到了賀驍了,也知道他為什么來,他的心情大好,這樣他可就有機會了。

     但是莫非現在可沒心情跟他們想這個事情,她想的是那個賀驍懷里的小姑娘是誰。

     女人嘛,多多少少總會想到以前男人海誓山盟過的那個女人是誰的?莫非也不例外,她可還是個22歲的小媽咪。

     “好,這就來,你跟賀小米小心點,不要去深點兒的地方!”莫非雖然知道賀小米游泳不錯,而且是自家的游泳池不怕。

     “小畜生,不準去!”憑什么,鷹翔霸占了自己的兒子,還能霸占自己的女人,不可能,雖然是弟弟,但是還是不能忍讓的。

     “賀驍,我就要去,你都要娶人家了,還來管我!”莫非以前總覺得那些女人跟個潑婦一樣的,沒教養,但是現在她知道了,要是知道了自己的男人有了別的女人,哪里還會來管自己的形象了?

     偏偏鷹翔也要插一腳,“是啊,賀驍少將,我忘了告訴你了,為了的干兒子,我已經將你的夢中情人給找出來了,你是不是要感謝我呢?”他確實為賀小米找到了人了,當年還是嬰兒的,又跟賀驍走得近的,可不就是那個李珺玉了?

     “誰?”莫非郁悶,他們什么時候找的,自己怎么不知道?

     賀小米來到了自己的母親身邊,然后圈住莫非的腰得意的說,“媽咪都是小米的功勞,小米將人找到了,然后打算將人質給帶上來!”

     賀驍一聽兒子說的話就跟個黑社會老大一樣的,還人質,真的是好的不學,學壞的,讓賀驍操心,但是他現在還不能訓斥,他現在可是人犯,做錯了事情的,在等待著發落呢。

     “是啊,帶人質上來吧!”鷹翔更加的霸氣,雖然脫離了黑社會了,但是還是以前的頭兒,總有點威望的。

     李珺玉被押上來了?!澳銈兎砰_我,你們到底是誰???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我是李將軍的孫女,你們要是對我無禮的話,我一定要讓我爺爺殺了你們,讓你們坐牢!”李珺玉瘋狂的喊著,被人關在黑屋子里三個小時,她都覺得自己是個隨時要被處決的人,她的精神有點崩潰。

     等到她看到了賀驍的時候,她的世界瞬間有了光亮,“賀驍,是你來了,你真的來了,我等你好久了!”

     等到李珺玉被押送的人放開了,她不顧一切的往賀驍身上撲,賀驍習慣性的當做攻擊,然后抓住李珺玉一甩,她整個人往游泳池撲去。

     “啊啊啊??!”李珺玉大喊著落水了,形象之悲慘。

     賀小米鄭重其事的說道,“還是不能做三兒的,要不然下場是不好的!”賀小米一副小大人的口吻逗樂了賀莫非,剛剛有的氣都不見了。

     “賀驍,你怎么可以這么對我,你難道不知道嗎?賀莫非想要將我給殺了,我告訴你們,這件事情,我不會就這么完了,你不是在軍區工作嗎?我一定會讓你失去那份工作的!”她猖狂的有資本。

     “嗯,那不如我們就讓她閉嘴好了,這樣你也不會失業了,賀驍也不會出軌了,這不是皆大歡喜嗎?”鷹翔好心的來了個建議,但是李珺玉驚悚了,最重要的是,她認清了賀驍到現在可沒開口幫腔一次,這就擺明了是要讓她去送死了、

     “你要是這么想的話,我也不介意,鷹翔我可以送你去牢房,然后優待你,感謝你替我解決了家庭危機!”賀驍這番話是變相的告訴李珺玉,你們李家算什么,我賀驍不放在眼里,你要做什么放馬過來,你要是不爽,我現在就讓你做了你,而且干干凈凈。

     李珺玉在游泳池里脂大哆嗦,這個男人好恐怖,她一直以為只有那些小人才最恐怖,但是原來要是腹黑的漢子一旦被觸及到了底線,那么他們的反擊可是無人能抵擋的。

     尤其是現在正在吃醋中的男人,那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最主要的還是摟著兒子的小女人在糾結照片是誰的問題。

     “喂,你不想死是吧?那我們來玩個真心話大冒險的游戲吧!”

     “你,你,你說!”

     “你小時候被賀驍抱過嗎?”

     李珺玉被問傻了,這是什么問題???

     ------題外話------

     咳咳,你們說那嬰兒到底是誰???咱下章揭露,不是白寫為啥有嬰兒的哦~有奧秘~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