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25當年我就認定你了
    李珺玉在幾人快要殺死她的眼神中找不著方向了,這是要問她這個干嘛?而且誰不知道賀驍從小是不讓人雌性動物近身的。

     可是李珺玉看到莫非的時候,心里就不爽,為什么就要讓這個女人這么的得意,這么的幸福呢?即使我得不到賀驍,我也不會讓你覺得幸福,就是不能弄死你,也可以卡只蒼蠅在你的喉嚨里,讓你咽不下去,吐不出來,這種難受的滋味,她一定要讓莫非知道。

     李珺玉壯著膽子說道,“自然是有的,我跟賀驍是一起長大的,聽我爺爺說,他小時候還經常抱著我一起玩兒呢!”李珺玉說著還是一臉幸福的樣子,但是賀莫非的臉黑了。

     死賀驍,你不是還說自己守身如玉什么的么?都是騙子,莫非氣死了。

     “哼,真是個壞爸爸,爹地,你去,把我媽咪給搶回來!”賀小米很可愛的說著,鷹翔巴不得這樣,這小子,就是聰明,都不用自己教的。

     “賀小米同志,你知道自己犯了什么原則上的錯誤了嗎?”賀驍看著自己的兒子偏向別人心里不舒服。

     都是這個李珺玉說的是什么話兒,可是他真的想不起來,有那么回事兒。

     李珺玉睜著眼睛說瞎話的本事越來越高了,小時候一起玩兒不假,但是他什么時候抱過她了?

     這是關于到自己的聲譽問題了,“李珺玉同志,關于黨員風氣作風上的事情,你不是不知道,作為一個老黨員了,你應該知道自己說過什么話,然后要對自己的話負責任,尤其是你剛剛說過的話,我可以將它錄下來作為呈堂口供,你別忘記我們彼此的身份!”是啊,一個少將,她說的幾句話也應該可以算是污蔑了吧?

     李珺玉雙眼含春,默默的看著賀驍,希望他會動情動心,但是賀驍現在可沒那個心思,他一門心思要將莫非跟賀小米帶回家呢。

     “李珺玉同志,你能將你剛剛的話再給我說一次嗎?而且是當著這么多通知的面兒!”賀驍這個話說的有點重,李珺玉雖然不如林薇茵那樣嬌滴滴的,但是好歹也是部隊出身的,也是硬氣。

     “賀驍少將,就算你是我的上司,我也不能違背了我自己的心去這么做吧?我爺爺說你小時候就是抱過我,而且小時候我們難道沒一起玩過嗎?”李珺玉這話說的滴水不漏的,是的,小時候賀驍哪里知道抱得是誰了?而且小時候他們確實玩過,。

     莫非玩味的看著賀驍,其實她到不是不相信賀驍,只是有些事情要是不讓有心的人死心了,那接下去的幺蛾子誰知道呢?

     “是嗎?”賀驍觀察到了莫非眼中的笑意,其實她應該知道是誰了?

     他心中也猜到了,不過要跟眼前這個李家的姑娘好好玩玩了。

     小畜生的心眼真小,小的一針都插不進去,但是卻將賀驍給塞進去了。

     賀驍那習慣性的笑容讓莫非覺得事情好像有點不如她所預料那樣的發生下去了,什么事情都對,他不可能會發現的吧?莫非還在心里揣測著,只見賀驍已經開始行動了。

     “小畜生,你現在給我賀驍站在那里不準動!”賀驍冷冷的說著,莫非的身體僵直,她的心里懊惱,明明不是這么想的,干嘛聽他的話就這么站住了,應該走的,轉身就走,但是轉身走了就不是不給賀驍面子,還能讓那個小狐貍精勾引了賀驍,她打定主意決定不走了。

     李珺玉憤恨的看著莫非,憑什么,她就能得到賀驍的注意?

     “賀驍,剛剛落水我覺得我好冷!”李珺玉可憐兮兮的妄想得到賀驍的垂簾,但是賀驍看都沒看李珺玉一眼,然后又一腳將人給踢到游泳池去了。

     “爹地,好可怕,要是爸爸知道我們聯合起來耍他,會不會我們的下場跟她一樣???糟了,她喝了那么多的水,我剛剛在游泳池里尿尿了!”賀小米坐在岸邊還很大聲的說著這件事情,鷹翔的臉色一沉,這小子,竟然尿尿了,太不道德了。

     “賀小米,你那是不對的!”

     “可是您也說過是不能憋尿的,要不然對我們男性的尊嚴有影響!”

     莫非聽到了賀小米的話氣的半死,這就是鷹翔教的,真是氣死她了。

     “鷹翔,你給我記住了,你這個白癡,看我以后怎么修理你!”再好涵養的莫非都要發飆了,簡直就是太差勁了。

     “賀莫非,你還是管好你家賀驍吧,你要是不想去賀家的話,我鷹家也歡迎你來的!”鷹翔沒說完賀小米就將他一腳踢下去了。

     “爹地,你這是不對的,你不是答應我,事成之后要入贅到賀家的嗎?我賀小米是賀家的哎,你這樣不好!”莫非被自家兒子的模樣給逗樂了。

     “小畜生,你現在的問題是我,你怎么還可以笑得出來?”賀驍氣死了,賀莫非她簡直就是個事兒精。

     莫非正色的看著賀驍,“賀驍同志,這個是你惹出來的禍水,自然是你要你來解決的,難道還要我去??!”莫非同志其實也不是故意為難這個李珺玉,自家男人長得優秀沒辦法總有些蒼蠅蚊子會來的,但是要是這個蒼蠅蚊子自不量力的想要做些以卵擊石的事情來,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氣了。

     前幾天賀小米在臨時待的幼兒所玩耍的時候,她就看到了幾個鬼鬼祟祟的人,她覺得很可疑,跟下去之后才知道那是李珺玉的人,李珺玉想要對付自己,所以才會伺機而動。

     但是她怎么會處于被動的狀態呢?所以她主動回到家里跟爺爺提及了小時候的事情,也讓賀小米故意在飯桌上打開那個相冊,為的就是引蛇出洞。

     果然當莫非離家出走的時候,李珺玉就迫不及待的冒了出來,鷹翔跟她還沒下手呢,她就著急承認自己就是照片里的那個孩子,還跟賀驍說一起玩兒的事情。

     但是偏偏這件事情賀驍自己還不清楚,所以弄在里面更加的糾纏,她其實想要知道賀驍會怎么處理李珺玉,畢竟他們小時候的關系還是不簡單的。

     “小畜生,你做了這么多的事情,還不是為了讓我做出決定來嗎?你覺得什么樣的結果你比較滿意呢?”賀驍捏住莫非的下巴,然后抬高,四年沒見,他沒好好審查過她,原來她長高了,抬起她的下巴這個角度接吻完美無瑕,賀莫非生來就是跟賀驍契合的。

     “小畜生,你知道嗎?當年我就認定你了,你打從娘胎里我就預定好了,你賀莫非就是我的女人!”這些話多煽情,但是只有賀驍知道那是真的。

     是,當年連清知道自己懷孕的時候,她是不要這個孩子的,是賀驍的堅持留住了這個孩子,也就是現在的賀莫非。、

     當年她出生的時候,第一個抱著她的除了醫生護士之外就是她了,他永遠都記得她身上的那股香味,與生俱來的。

     “小畜生,怎么不敢說話了?”賀驍再逼近一步,兩人的唇已經相近,只要莫非一開口就能主動的吻上去。

     偏偏她退不得,進不得,如何?她的腰被死死的禁錮住。

     賀小米的眼睛已經被捂住了,但是他還是能從縫隙里看到依稀的畫面。

     “爹地,爸爸這是要做什么?難道也要懲罰媽咪嗎?”這種懲罰方式好奇怪,怎么都覺得像是在玩親親啊,但是玩親親人家都會張嘴吐舌頭的。

     “你媽咪跟爸爸在商量著怎么對付壞女人!”

     “哦,這樣啊,那他們不用商量了,其實我已經做好計劃表了,爹地你跟我來!”賀小米知道那個壞女人是一個人住的,所以計劃表非常的簡單,首先潛入到壞女人的房里,然后將壞女人家的電源破壞,最后就打開遠程遙控煙霧彈,全部釋放,讓那個女人知道自己的厲害。

     鷹翔抱著這個三歲半的孩子,眼睛瞪得大圓,這個小惡魔真的是賀驍的兒子嗎?賀驍那么正直的,這個肯定是自己的種啊,他是不是應該跟賀莫非談談。

     可是看到賀莫非跟賀驍僵持的厲害,他忍不住打斷,“哎,我說你們兩,不對付要綁架你們兒子的,還自己僵持上了!賀驍少將,你還不趕緊表個態??!”

     鷹翔可是幫了賀驍一把了,這個大哥怎么就是死腦筋的呢?一點也不會轉彎,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哥哥???

     賀小米也著急了,那個壞女人可沒在游泳池了,他是為了故意尿尿喝了好多水的,應該讓爸爸再扔一次的。

     “爹地,你將人抓回來再扔一次吧!”賀小米邪惡的說著,鷹翔快步就抓住了要離去的女人,然后往游泳池又是一扔。

     李珺玉完全瘋狂了,她覺得好惡心,這個游泳池有那個小孩的尿,她迫不及待的上岸,但是鷹翔的手下將她團團圍住了。

     “爹地,原來那個女人有潔癖???”賀小米算是看出來了,這個女人非常的潔癖,他邪惡的抓來了幾只青蛙蝌蚪一起往里面扔。

     鷹翔黑臉了,這個小子等會兒清理起來水池多麻煩啊,但是他高興隨他。

     賀驍放開了莫非,然后摟著她來到水池邊,冷然道,“誰讓你這么做的?”

     ------題外話------

     嗚嗚~新文開坑鳥~求收~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