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011滾滾更健康
    不得不說,那是上流社會的人混的。

     莫非看著那門面,就有夠炫目的,真是要逼死了她這個小老百姓,拿著眼睛瞅了瞅旁邊那人,臉色不變,這個首長,估計是混多了這種場合了,也是,當官的哪有幾塊好料!

     “想什么?”賀驍睥睨著她,那小眼睛里的小情緒,真真兒的,真是讓他不爽,真想將她腦袋拆開來洗洗。

     “我能想什么,我在想您首長的大前門朝前開,不知道是不是有失顏面!”賀驍聽到這句話面色不變,那羅布成在后面已經將臉憋成了豬肝色,使勁咬著嘴唇,那手死命捂著,身體不住往前傾,為了他妹兒的幸福,他可不能作。

     賀驍慢條斯理的將手搭上那半裸的小香肩,有一搭沒一搭的敲著。

     “小畜生,你禮服的拉鏈可是在后面,我可不介意回車里辦了你!”至于怎么辦,得看他賀爺的心情如何了。

     “你,不要臉,人渣!”小臉兒一紅,銀牙一咬,磨得咯咯直響。

     這還沒等到人家首長大人還擊,有一只蒼蠅就飛了出來。

     “驍哥哥,我就知道你會來的,你真的來了!”那林薇茵可在門口等了好久了,看到了賀伯父跟伯母都到了,就是少了他,她的心里著急啊,但是現在好了,她終于來了,爺爺今晚可是說,想到這里她的臉一紅。

     林薇茵心里高興著,完全忘記了早上的事情,眼中沒有其他人,興沖沖跑到了他的身邊,賀驍一行可是已經到了那臺階兒上了。

     這不,她的手剛伸過來,還沒接觸到他的西裝角,不知道是被誰的無影腳給絆了一下,直直往羅布成撲去。

     羅布成是誰???看到這么香艷的美女往身上撲,嚇都嚇死了,從來可都是只有他仆人的份兒,當然蘇巖那個女人是例外。

     林薇茵本來因為擔心那個魂淡絆了她一腳,她搖滾下去了,看著羅布成她的心里燃起希望的,但是那一閃,她本來力量就偏了,摔得就更加的厲害了。她急忙用雙手護著臉,身體咕嚕嚕的就滾下去了。

     她還穿的是一襲粉色的抹胸小短裙,人前看起來如同仙女兒一般,人后,滾下去,看著那里面幾乎一絲不掛,只穿著小丁字,還真是給路人賺飽了眼福。

     “呀,首長大人,你情人大嬸滾下去了!”莫非看著那一幕,真是太好笑了,但是身邊的男人可是連看都沒看,定力啊。

     “小畜生,別以為我不知道那一腳你送的,給我乖點兒!”那語氣說是責怪,還不如說是寵溺,好像還在說干的好。

     “哼,首長大人心疼了???滾滾更健康!”賀驍不說話,只是夾緊那作祟的小手,往里面走去。

     羅布成看著那已經滾到腳的女人,再看看那相攜而去的兩人,嘖嘖,今晚的好戲從門口就開始上演了。

     賀驍來了!

     這個認知在會場中迅速蔓延開來,他身上都有的冷傲讓會場中以他為中心迅速擴張開來。

     不少名門子弟,官家小姐都是用仰望的眼神看著賀驍,那些女人們都夢想著成為賀驍的女人,是也,當她們看到了莫非那嬌小的手臂挽著賀驍的時候,瞬間就成了箭靶子。

     賀家夫婦也反應過來了,看著自家兒子給造成的轟動,不知道是因為自豪還是無奈。

     “賀驍,來,過來!”賀母,連清朝著賀驍招招手,剛剛可不是談著微微跟梟兒的婚事呢。

     賀驍的眉頭一皺,那是林家的老頭。

     “賀驍,長大了!”林家的老頭子點點頭都是滿意。

     “可不是,將來可是你的孫女婿了!”連清笑了笑,但是看到賀驍身邊的那個女孩兒的時候,她的臉色一變。

     無聲的看著賀驍的眼睛,似乎在尋找一個回答,但是賀驍那冰冷的目光中除了冷漠還是冷漠。

     這是莫非第一次看到賀驍的母親,這個女人長得很好看,賀驍這么俊,他的媽媽也不會差到哪里去的,而連清的臉上還帶著如同鋼鐵般的強硬,從她那站的筆直的身軀來看,她也應該是當過兵的人。

     見賀驍沒絲毫要開口的意思,連清的目光一轉,注意到了莫非身上。

     莫非不知怎么的就一陣緊張,怎么有種丑媳婦要見公婆的感覺,呸呸,莫非你想什么呢。

     賀驍從她緊張的小手中讀懂了信息,從他的手臂上將那雙小手取下,然后緊緊握住。

     無疑這個舉動惹怒了連清女士了,她冷冷的瞪著這個女孩兒,這年頭想借著上位的女人可如同牛毛一般多了去了,又是個不懂規矩的。

     “你叫什么名字!”

     “你不配!”賀驍那薄唇中吐出三個字,然后帶著莫非就離開了。

     連清慘白著臉色,身子氣的顫抖,莫非忍不住往后面一看,不知道為什么看到那一幕她的心里有著異樣。

     “各位尊敬的來賓們,今天是我們林老司令的七十大壽,為了將老司令的福氣送給全國人民,我們特來慈善拍賣!來賓們鼓勵一下!”那掌聲雷動,但是可不包括賀驍一行,他們玩的越起勁,證明最后的游戲越好玩兒。

     賀驍端起酒杯,看著羅布成那得瑟的樣兒。

     “辦妥了?”

     “老大,您放心,絕對保您滿意!”

     兩人打著啞謎,莫非稀里糊涂的,不過還是跟著他們一起看表演,不過隨即的表演也讓她眼睛一亮。

     ------題外話------

     咳咳咳,明兒個慈善拍賣,有好看的劇目~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