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061知身世(二更求收)
    他的手下意識的將盒子取到手里,他猶豫著要不要打開,或者這也許就是小畜生家人留給她的東西,要是打開了看到了,按著這個上面去尋找的話,是不是會更加容易一點。

     賀驍的臉上都是凝重,他這輩子對什么都沒好奇心或者是狩獵的心,但是唯獨對莫非他就好像要知道她的全部一樣。

     他看了一眼莫非,那好看的劍眉凝在一起,他小心翼翼的打開盒子,只見一只雪白通透的白玉蝴蝶靜靜的躺在盒子里,栩栩如生,好像一打開就能飛走一般。

     賀驍重重的蓋上了盒子,莫非會跟這只蝴蝶一樣飛走嗎?賀驍的心跳得極快。

     將盒子放到原來的位置之后,他又回到了莫非的身邊。

     看著藥瓶上的字樣,大概是吩咐她吃多少劑量,他按著多少給莫非服下,私下里偷偷藏了一顆藥去檢驗。

     或者莫非這幾天這么奇怪就是因為自己的病,他一定要知道是怎么回事。

     莫非似乎睡得很香,而且睡得很安詳,要不是有著基本的呼吸,賀驍都懷疑她就這么靜靜的去了。

     她的臉就只有巴掌那么大,五官長得很清秀,莫非,你一定是上天派來折磨我的是嗎?

     賀驍用自己厚實的大手,摸著她的小臉,要是換了平時她一定能大叫著起來,然后說不要打擾我睡覺。這丫頭的起床氣可重著呢,一不小心就能忍毛她。

     賀驍這輩子也沒感受到心痛的感覺過,到現在他心里是被刺得一下一下的。

     他就這么靜靜的看著莫非,什么事情好像也不能引起他的關注。

     也不知道是在第幾聲的電話鈴聲中,他終于接起了電話。

     “賀驍,你回家來一趟吧,我們想跟你詳細的談一談關于你妹妹的事情!”賀驍下意識的想要拒絕,但是他想到莫非,可能她也不會忍心讓一個跟她命運相同的女孩子受著一樣的罪吧?

     “好,我現在就過去!”他出門前給羅美美打了個電話,希望她來照顧莫非。

     羅美美摸摸自己的鼻子笑道,“老大的這片天終于晴了!”

     但是誰知道呢?到底是烏云密布,還是萬里晴空。

     當賀驍駕車來到賀家的時候,賀家上下一片寂靜,連賀家的老爺子都出動了。

     “賀驍回來了!”那是一個非常有精神的老人,雖然頭發已經花白了,帶著厚厚的鏡片,但是透過鏡片的眼鏡下的精光還是讓人不容忽視。

     “爺爺!”這個家里,這是唯一讓賀驍能尊重的老人,老頭子對賀驍的寵愛那是絕對的,不說別的,老頭子在八十大壽上將自己手上百分之五十的股權都送給了賀驍,至于另外的百分之五十那是要給他從未謀面的孫女的。

     “我聽說那個丫頭來首都了?”這不是疑問句,這是肯定的,他是要告訴賀驍,要全力找到他的小孫女。

     “是,爺爺,我們正在尋找,但是她來到了首都之后除了最后出現在車站之外,失去了任何的她存在過的痕跡!”賀驍對這件事情非常的郁悶,他們也知道她叫‘菲菲’,賀驍根本沒往那個非非想。

     “這樣,我這里有個東西,要是那個女孩有這個東西,那肯定就是我們老賀家的孫女了!”說著老人從懷里掏出來一張圖紙,遞給賀驍。

     賀驍從老人手里接過圖紙,打開一看,臉色刷白,這,不是,白玉蝴蝶?

     “賀驍,這是我送給我那小孫女的禮物!”

     “對,那孩子背上有著一塊紅色的蝴蝶胎記!”連清知道那是老爺子疼那孩子,特意用上好的玉給她雕刻了一直蝴蝶,那還是最好的雕刻的大師的作品,足以見老爺子對那孩子的重視。

     “賀驍,賀驍,你有在聽我們說話嗎?”連清叫了好幾聲賀驍的名字,這孩子臉色怎么會這么的難看。

     “你要是身體不好的話,就先回去吧!”賀項看著賀驍那張臉帶著憔悴很疲勞,估計這幾天都沒休息好。

     賀驍默默的點頭,轉身,他望著外面的藍天,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從賀家出來的,他怎么也沒想到莫非竟然是自己的妹妹。

     或許不是的,或許莫非的身上沒有蝴蝶胎記,那只玉蝴蝶也只是別人給她的。

     思及此,他快速的開車回到家里,羅美美正在客廳看電視呢,只見她的老大跟風一樣的飄進了臥室,然后她跟進去的時候,看到她家老大獸性大發,正脫著熟睡中的莫非的衣服。

     但是老大是在看莫非的背部,背部,蝴蝶,難道老大知道了?

     羅美美死死的捂著自己的嘴巴,不敢出聲,她輕輕的走到客廳,拿出手機給羅布成發了個信息。

     “老哥,情況有變,老大已知身世!”她覺得要是她的話肯定搞不定老大,只能讓哥哥來了。

     那邊羅布成聽到這個消息后,顧不得在開會什么的,二話不說撒腿就走了,讓上頭的人還沒反應過來,其他七個面面相覷,看著羅布成的樣子,能讓他這么瘋狂的無非就是三個人,蘇巖,羅美美,老大,眼下蘇巖跟羅美美完美,有事的是老大,那他們還等什么,立馬撤退。

     開會的人懵了,這到底是什么情況?公然藐視軍紀?但是他還敢怒不敢言,因為那是賀驍的人!賀驍只要伸伸手指頭,估計自己就從這個位置下去了,哪還有自己什么事情,他只能皮笑肉不笑的說著,繼續,繼續。

     客廳,面對著老大那灼熱的眼神,羅美美坐不安穩,她覺得自己馬上要被燒成灰了,老哥快來救我??!

     ------題外話------

     啦啦啦~乖乖~接下去兩天都有二更,我好吧~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