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32大結局
    聽到了鷹翔的話,賀驍覺得他確實應該跟程旭言好好的算賬了,他沒想到程旭言會這么的瘋狂,他怎么也沒想到程旭言會這么的瘋狂的想要囚禁小畜生,要知道莫非的心里肯定非常的害怕。

     而且是被熟悉的人給囚禁了,這件事情對她來說是多么大的打擊啊,如果可以的話,他還是希望程旭言到最后的關頭能自己醒悟。

     畢竟對于莫非來說,程旭言也是一個特別,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特別能理解程旭言,所以他內心的心情竟然如此的平靜,至少知道程旭言不會做出傷害莫非的事情。

     雖然這次程旭言太瘋狂了,可是他還是知道程旭言的內心沒這么的復雜,他只是想要得到莫非而已。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到底要用什么方法才能將莫非救出來,要是一個不小心,可能他們就會傷害莫非了。他們并不是說是程旭言,而是那幫人。

     他不知道鷹翔要去找什么人來,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做出傷害他們的事情來。

     林微將此時也趕來了,原因不是別的,只是因為莫非在程旭言的手上,而且對他來說,有個更大的消息打擊的他。

     莫非竟然是自己的妹妹,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他怎么就突然變成了賀家的孩子了?他竟然就成了賀家的長子,原來他的位置就是賀驍的位置,他早就知道賀驍不是賀家的孩子,但是也沒想到的是自己就是賀家的孩子,他還記得小時候,他去驗血的時候,他們也說自己是賀家的孩子,但是結果卻讓他失望了,其實他多么希望自己是賀家的孩子,那樣的話,他就會得到好多人的疼愛了。

     現在這個結果出來了,但是他的內心并不好過許多,因為那樣的話,他就只是能默默守護著自己的妹妹了,其實他對莫非的感情大家都看的出來,只是大家都看著而已,如今知道了他是她的哥哥,現在覺得這一切是這么的可笑。

     “你來了?”賀驍看到了林微將,他知道他回來的,其實他也跟自己抱著一樣的心情。

     “嗯,來見妹妹?!笔前?,來見妹妹,來見一直喜歡卻只能作為妹妹的女人,來見這個沒心沒肺的傻妹妹,不知道她現在怎么樣了。

     “不用擔心,那是程旭言不會傷害莫非的?!辟R驍篤定的說著,但是望著那個海邊的別墅,他們應該怎么進去?這是一個難題,而且他們還不知道怎么潛入比較好,潛入的話應該比進入的困難性要小,但是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們就要選擇爆破性進入了。

     林微將同賀驍一起趴在地上觀察著形式,看起來這次他們做了萬全的準備啊,但是程旭言怎么會有這么大的武裝力量,這讓他們百思不得其解。

     要說部隊的話,他是肯定不能得到這樣的力量的,可是到底是什么力量呢?難道是黑幫的勢力?這個可能性比較的大,但是程旭言的家里也是軍統世家,怎么可能會參加黑幫的力量,難道是程旭言的父親會是什么人嗎?還是怎么樣?賀驍總覺得這件事情從一開始就是一個陰謀,從一開始就是注定了要有別的什么不同的事情出來。

     賀驍甚至覺得他們就是一直被人擺布著的棋子,那個人操控著這一切的東西,只是到了最后的時間來收網,可是他總覺得這個時機不是收網的時機,或許是因為莫非的出現,打破了那個人的計劃吧?

     包括程旭言怎么就抓了莫非了這肯定是那個人想不到的,但是到底是誰要如此的做?到底是誰要從后面得到什么東西?

     賀家,連家,程家,林家,還牽扯到了黑幫,到底是什么人?還有莊家,這也是個大家族,但是目前為止莊家的人并未出現,也沒有異常的地方。

     就在賀驍冷靜的分析的時候,莊嚴就出現了,莊嚴一下子就跑到了海邊別墅前。

     “你們這幫人,讓我進去,我要進去看看賀莫非?!鼻f嚴不知道是從哪里知道了莫非消失被綁架的消息,賀驍大叫不好。

     “怎么了?”林微將怎么覺得賀驍今天這么的不冷靜。

     “大林,你我都是這個時候才知道消息趕過來的,那莊嚴是怎么知道的?而且我在莫非的身上有定位器才知道具體的位置,但是莊嚴跟你呢?我記得我并未通知你!也沒告訴莊嚴?!辟R驍這么說,林微將也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了,這是有心人在操控著一切,要是這樣的話,是要將他們一起弄死了。

     “你的意思是說莊嚴危險了,那我們就去救他?!辈坏貌徽f莊嚴的外公是總理秘書,他的父親又是中將,爺爺又是政治常委,要是莊嚴死了的話,那么賀家就完了,總之都是因為莫非他才會失去生命的,他們肯定會將這一切的全部放到了莫非的身上。

     賀驍攔住了林微將,“大林,不要著急,鷹翔已經通知人來了,我們要再等等,要是我們這么進去的話,就是在找死,你也知道的,他們肯定在想著如何殺死我們,要是多了有個莊嚴或許他們的把握更多,作為人質來說,莊嚴是個好人選,他應該不會這么快出事?!辟R驍知道這些話也只是安慰人的,到底怎么樣,他們也不知道,可是要是去的話,他們就一點勝算也沒,在沒具體的部署前,他不能拿莫非的生命開玩笑。所以他只能忍受著。

     莊嚴來到了別墅前的時候,他們拿著槍指著莊嚴,“你是來干嘛的?”

     “我來找你們的老大,只要你們能放人,什么樣的代價我都愿意付出,你要你們能放人?!睂λ麃碚f莫非就是一切了,他雖然從來沒得到過賀莫非的感情的回應,他甚至想著,只要自己為她犧牲一次,那么他可能也會記得一次了,甚至是會因為感恩他們就能在一起了,但是他總覺得這是一件多么殘忍的事情,可是他也只能這么做。

     “你想要見我們老大,你還真是可愛啊,你要知道見我們老大,你就活不了了,你難道不知道嗎?哦,還是你根本就是來送死的,既然這樣的話,還是讓我送你上路吧,我正好好久沒練槍了,你正好來做靶子,你怕嗎?”那人得意的說著,他就是看不得這樣的人,他們難道一生下來就能高高在上的,就能享受到好的生活,憑什么他就不能,所以看到了這些人,他就恨不能殺了他。

     “瘋子,你想要立即領死嗎?你這是再做什么?”看到了莊嚴被人綁在了柱子上,他的頭上放了一個蘋果。

     那個叫做瘋子的沒理人,拿槍就開始瞄準了對方,那人不敢說話,直到他射中了那個蘋果。

     “哥,我還以為你會繼續說話呢,要是那樣的話,我就沒住能將這個人給殺了,真爽??!”瘋子會這么說,就是因為心里公平了許多,什么有錢人,還不是一樣能給自己射殺嗎?什么將軍的兒子,還不是一樣的被人差點給殺了,他們算什么。

     “瘋子,我告訴你,你要是亂來,破壞了老大的計劃,那我敢肯定,你活不過今天,來人吶,將瘋子給我綁起來,切斷一根手指作為代價?!边@是幫派里的規矩,這個瘋子他一點也沒想到自己的錯處,他想做什么就去做,遲早會給老大惹來一大堆麻煩的,老大到現在都沒殺人,只是掛著一個頭銜,只是為他們出謀劃策,讓他們兄弟們過上好日子,但是這次的策劃也是為了得到嫂子而已,這都是一些不大的事情,但是要知道現在的日子已經是他們想要的了,他們并不想再在刀口上過日子了。

     過了這會,等到老大處理后了一切,他們就帶著嫂子一起離開。

     “老大既然已經選擇了這一行就要付出血的代價,你要知道他現在要得到的是賀驍的女人,難道還會不流血嗎?”那個被叫做瘋子的大聲地說著,賀驍會善罷甘休嗎?不可能,所以他們只能開打,而且是付出了任何的代價都要讓老大將人給帶走。

     “瘋子,老大早就安排好了,剩下的事情,你就不要多管了,只要你記得不要傷害別人就好了?!?br />
     說完他就帶走了莊嚴,“你跟我去見老大吧?!?br />
     莊嚴被帶走的時候,莊家就得知了莫非被抓走的消息,然后莊夫人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的兒子跟孫子。

     “老莊,你要去救人??!”

     “你怎么了?這賀家你不是一直都不喜歡的嗎?”莊嚴的父親也覺得郁悶了,但是看著自己的妻子那個表情,他還是非常擔心出了什么事情的。

     “老莊,你不知道,我們家那個小子喜歡人家賀莫非,還跟人家有孩子了?!鼻f夫人這么一說,莊嚴的父親就嚇到了。

     “你說孩子是莊嚴的?”

     “是啊,莊嚴那孩子就是這么跟我說的?!?br />
     “糊涂啊,你怎么不早說,這要是是我們莊家的孩子,你也不盡早跟我說,到現在出事了,你說吧?!鼻f嚴的父親也著急,要知道那是莊家的孩子,怎么得也要去將人接回來。

     “來不及了,老莊,你先去救人吧,我覺得我們家那個傻孩子已經去救人了,救賀莫非去了?!鼻f嚴的母親非常的沮喪。

     她上次看到了自己的兒子為了她連腿都不要了,還能說什么呢?這就是命啊,要是這樣的話,他肯定連命都不要了。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看到自己的丈夫不說話,莊夫人就著急了。

     “夫人,這件事情不能急啊,主要是我答應了程家的,不能插手?!?br />
     “不能插手,不能插手,現在程家的人都要你兒子跟孫子的命了,你還不要插手,你忘記了那個賀莫非也算是半個媳婦了,你如今幫著外人來欺負著自己的兒媳婦?!鼻f嚴的母親是個極其護短的,也是因為有莊嚴的謊言,才讓莊家的人放棄了跟程家合作。

     “好好,夫人,你不要著急,我這就開始派人去救人?!鼻f嚴的父親一想也對的,幫著別人對付自己算什么,再說了程家跟賀家的恩怨還是留著給他們自己去解決的好。

     安撫好了莊夫人的情緒,莊嚴的父親就開始調配人手去了。

     賀驍在這邊看著情況,對他們來說,這個位置實在是太險要了,根本就不能攻,只能守。

     “老大,你是怎么想的?”林微將問著賀驍,他的心里實在沒什么底氣。

     賀驍看了看,要是硬闖的話,可能性不大,但是莫非會在哪里呢?

     “大林,你覺得要是是程旭言的話,他可能將人放在這里嗎?”賀驍始終覺得不對勁,哪里不對勁他說不上來。

     “我要是程旭言的話,我絕對不會將人暴露在這么多人的眼皮底下,而是將人給藏起來,這個是障眼法?!?br />
     “和我想的一樣,所以大林,就拜托你去招人了?!?br />
     “放心,好歹,我也是哥哥,不是嗎?”林微將的嘴角微微泛開一個苦澀的笑容,這件事情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太戲劇性了,其實他們不過是政治的犧牲品,對他們來書孩子都是一種手段。

     一想到在林家的那幾年,他的心里不是滋味,再差也是林家長大的孩子。

     “老大,不管微微以后怎么樣,給她一個改過的機會,放過她?!辟R驍重重的點頭,他的心情,他都明白。

     但是等到林微將離開之后,賀驍就看到了程家的人來了,難道這件事情程家的根本就是知情的,而不是程旭言單單的綁架。

     看著那些人對程旭言父親的尊敬,他就知道事情好像不是按著他們想的發展了,這根本就是家族的事情了,程家到底是個什么樣的角色。

     就在他想要上前的時候,他竟然看到了連廳,他來做什么,難道程家跟連家聯手了?狼狽為奸?

     不,應該不可能,要是程旭言知道的話肯定不會,而且連家的話肯定也不可能會跟程家合作,因為連廳為人太自負了,所以不會跟任何人合作的。

     賀驍想了個辦法,他一定要潛入到里面。

     觀察過地形,他只能從屋子的后面潛入,因為只有那里有巖石地帶,只能從哪里潛伏而下,但是那里防守的人也應該不少。

     所以此行萬分危險,他從后面進入的時候,看到了非常多人的防守著,可是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一下子就散開了,好像應該出了什么事情才對。

     賀驍不管什么情況,緊急的滑下,在滑落的過程中,他的身體很多部位都給劃傷了,都是血淋淋的,但是他顧不上傷痛,潛入到了屋子里面。

     “父親,你怎么來了?”程旭言對父親的來到覺得非常的訝異。

     “旭言,父親是來幫你的,你將莫非放到哪里去了?”程旭言的父親推敲的問了一句,程旭言不知道父親要做什么。

     “我將莫非藏起來了,任何人都找不到她的?!背绦裱钥傆X得自己的父親會不懷好意的。

     “你就不能告訴我,你將人藏在哪里了?”程旭言的父親不死心的又試探了下,但是顯然他很失望,這個兒子真的是做的滴水不漏的,但是他的手下總知道的吧?

     “好,你要是不告訴我,就去找你的手下來問問?!背绦裱缘母赣H再次的威脅著,但是程旭言也一副你隨意的樣子,顯然他們也不知道到底將人放到哪里去了。

     “行,行,你出息了,你現在就不能告訴我,你到底想要將賀莫非怎么辦?”程旭言的父親可謂是老奸巨猾了,要知道這個事情對他的算計來說可真的是非常的在行了。

     “父親,我知道你在算計什么,但是莫非是我的女人,我不能讓你這么對她,你要是想要去找別人的話,我絕對不會攔著你?!背绦裱缘膽B度強硬,賀驍聽著皺眉,程旭言對莫非的愛不簡單。

     程旭言的父親聽了之后,氣的不輕,“你這個逆子,什么你的女人,你的女人在家里給你養孩子呢,你的女人是黃茜茜?!?br />
     “如果不是你跟母親算計我,我怎么會跟黃茜茜發生關系,她怎么會成為我的妻子,在我心里面就只有賀莫非一個!”程旭言執拗的說著,這讓程旭言的父親非常的生意,揚起手來就想打人,但是程旭言就這么迎了上去,讓程旭言的父親非常的懊惱。

     “算了,我不來說你,但是我告訴你,你這輩子都不可能讓莫非進我們程家的門?!背绦裱缘母赣H剛說完,程旭言想要反駁的時候,外面的人就來了。

     “老大,莊嚴的父親來了!”

     “哈哈哈,來的正好,省的我去找他們了?!睂τ谇f嚴的父親來了,好像程旭言的父親比較的激動,程旭言看著自己的父親,總覺得有什么事情不對。

     “父親,你在高興什么?”程旭言覺得自己的父親非常的郁悶,他總覺得這些事情好像開始有點不對勁了,但是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來問題。

     “我當然開心了,我們現在可以將我們的敵人一網打盡了!”程旭言的父親開心的說著,好像他們之間有著非常大的仇恨。

     程旭言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怎么想的的,但是他可以知道那不是一般的人。莊家,那是總理的秘書,要是出事了,肯定會引起國家的注意。

     “父親,我勸你不要亂來,你知道的,要是總理秘書出事的話,我們會出事的,還有母親?!背绦裱圆幌M麄儠鍪?,他的腦子里不知道為什么就想到了黃茜茜跟他的孩子,他們那個可愛的女兒。

     程旭言你不能亂想,你愛的是賀莫非,你也只是想著那個可愛的女兒而已。

     但是程旭言的思維開始混亂了,他總覺得有什么事情不對。

     “程家,你們將我的兒子媳婦還給我們!”莊夫人一進來就是這么一句。

     “莊夫人,我想你誤會了,你的兒子確實在這里,但是你的媳婦我們可不知道!”程旭言知道莊嚴喜歡莫非,但是現在她是自己的,誰也不能帶走她,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你不要嘴硬,程旭言你們做的事情,我難道還不知道嗎?要是沒有莊家的協助的話,你們以為你們能這么的順利嗎?”

     “既然你們知道我想要的得到賀莫非,那么你們也應該知道我是不可能將人給教出來的,所以你們還是回去吧?!背绦裱缘膽B度強硬。

     賀驍在一邊聽著他們的話,這算是狗咬狗吧,但是他看到了程旭言的緊張,應該是還沒來得及將莫非送走。

     他避開了人群,然后偷偷的潛入到了一間不起眼的房子。

     房子的門口沒有重兵把守著,但是別的地方到處都是人,越是欲蓋彌彰,就越是有問題。

     他打開了房間,房間里都是黑暗。

     莫非聽到了聲音,就非常的警惕,她拿起了一根棍子要是他們敢亂來的話,她一定打死他,而且這個人肯定不是程旭言,難道是另外的來對付她的人嗎?

     就在賀驍進去的瞬間,莫非就拿著棍子砸下來了,但是賀驍躲過了這一次。

     從空氣中傳來的味道,賀驍急忙叫道,“小畜生,是我!”

     莫非一聽到賀驍的聲音,急忙扔掉了棍子。

     “賀驍,你來了!”莫非窩到了賀驍的懷里,她真的好害怕,可是她沒哭,可是瑟瑟發抖的身子已經出賣了她的情緒。

     “小畜生,他有沒有對你怎么樣?”他滿是擔憂的樣子讓莫非覺得開心。

     “我沒事我沒事,但是你有事,你怎么就來了,要是賀小米出事怎么辦?”莫非責怪著他,要是兒子出事了的話,她該怎么辦?

     “賀小米沒事,我已經讓蒼焯那小子過去了,所以肯定會沒事的?!蹦锹牭绞巧n焯,她的心里也松了一口氣,肯定沒事了。

     “賀驍,你知道嗎?是程旭言綁架我,他肯定瘋了!”

     “我知道,我這就帶你離開?!辟R驍堅定地拉著莫非的手,但是莫非的身體一僵。

     “完了,賀驍,程旭言在我身上裝了竊聽器!”她忘記了這件事情,剛剛只顧著開心了。

     “也就是說程旭言正在往這里走來,賀驍你趕緊走!”莫非緊張的看著他,要是程旭言回來的話,賀驍肯定走不了了。

     “沒事,就讓他來好了,我不會怕,只要你出去就好了!”賀驍堅定的說著,他給鷹翔發出了信號,讓鷹翔趕緊帶著人來支援。

     也不負他們的期待,就在程旭言上來的時候,一大幫人涌進了這個別墅。

     “賀驍,你還真是有備而來,但是我也不會讓你離開的,莫非是我的!”程旭言非常的堅持,他一直都覺得是賀驍搶走了自己的女人。

     “你要是有這個資格將我們留下的話,那你就來試試看!”賀驍的張狂一直都是這么的讓人覺得膽戰心驚。

     程旭言吞了吞口水,但是他是程旭言,他是來要賀莫非的,要是沒這個膽量的話,還說什么給莫非幸福的話呢?

     “老大,不好了,也不知道是誰泄密的,有很多人正往這邊趕來?!笔值紫碌娜梭@呆了,這么多的人,而且很多還是黑幫的人,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們也是黑幫的人,所以才會這么的驚訝。

     但是誰能告訴他們,他們只是想要綁架個人,關黑幫什么事情。

     是的,這次來的還有白茉莉,原因就是鷹哥被殺了,她知道那只有一個人有這樣的殺人手法,她不知道這個人竟然還活著,所以她才會來,但是她又是這么的害怕,她怕見到了她會忍不住的哭泣。

     但是連家的人都來,這讓她又忍不住的憤恨,都是這些人搞出來的事情。

     “你們來干什么?”白茉莉看著連廳,她都是恨意。

     “我來干什么?嫂夫人,我當然是來看看我大哥死沒死!”連廳諷刺的說著,他當年可是叫白茉莉的老公丈夫的,換句話說,他當年是個小混混。

     “哼,就是他沒死也不會認你的!”其實白茉莉的心里顫抖的厲害,她竟然不知道該怎么說,其實她已經知道了他沒死。

     “你倒是好心,但是你老公沒死的消息,我已經發到道上去了,你以為你還可以獨善其身嗎?對了,你鷹哥死的時候沒告訴你到底是誰做的嗎?不會是風哥回來了吧?哈哈哈~”連廳那笑容很快見到了程旭言的父親的時候,就僵硬住了。

     “風,風哥!”連廳沒想到,他竟然真的沒死,這個笑容讓他瞬間就僵硬了。

     眼前的這個程旭言的父親不是別人,就是許多年前,已經被人說死去的程風。

     白茉莉死死的看著眼前這個人,他一點也沒變,還是她眼里的人。

     “風,風哥,真的是你嗎?”白茉莉哭著喊著,但是眼前這個人好像一點情緒都沒。

     “幫主夫人,你是在叫我嗎?”程風諷刺的看著這個女人,當初他一死,她就迫不及待的嫁給了鷹老大,還真是好笑。

     “風哥,你不要這么叫我的,我不是的,我的心里都是你,你要相信我??!”白茉莉死命的解釋著,但是好像并未得到程風的諒解。

     “鷹夫人,你這么說的話,鷹老大在地下要難過了,你都不知道鷹老大死的時候告訴我,讓我不要怪你,他是這么的為你著想,但是你見到了我就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回來了嗎?可惜啊,我已經娶人了,你也嫁人了,你的老公不是我,這聲風哥我可擔不起!”程風冷冷的說著,白茉莉的臉色慘白。

     鷹哥死了,真的是他殺的!

     白茉莉呆愣愣的竟然,不知道該說什么,一下子就僵在原地。

     連廳看著眼前的這個人,心里一下子就上火了。

     “程風,這么多年來你為什么沒死!”他覺得氣憤。

     “哈哈,我當然沒死了,我要是死了話,誰來幫我們弄出這么多的事情來,誰來幫我好好對付賀家跟連家呢?”當年他也是想要求娶連清的,但是連清心高氣傲一定要賀項,那既然這樣的話,他就娶了賀項最愛的白茉莉,然后讓他娶了連清,但是連清可是用條件換來的。

     “你的意思是說,賀家跟連家這么多的事情都是你弄出來的?”連廳倒退一步,他好像不相信的看著程風,好像不想i型你這個問題一樣。

     程旭言剛剛出來就聽到了這番話,難道是真的?

     “父親,都是你做的?”程旭言仿佛不敢相信一樣的看著自己的父親。父親跟自己一直住在小鎮上,怎么可能會這樣!

     “旭言,你不要出來,你進去!這是我們上一輩的恩怨,你現在只要好好的守著自己的女人就好!”程風看著程旭言也是不想讓他參與到其中。

     “我不走,父親,我要知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程旭言非常的執拗,這件事情,他一定要知道。

     聽他們說的,好像這個白茉莉是父親的前妻,要是這樣的話,賀驍就是自己的哥哥了!

     “混賬,你還不趕緊回去!”程風也不知道為什么一定要他發火,反正他就是不想讓他知道過多的事情。

     父親對兒子的愛,出發點永遠都是好的,但是對于賀驍,他都是敵對,那是賀家養起來的孩子,肯定心里會向著賀家。

     “我不去,我一定要知道是什么事情!”程旭言的脾氣也上來了,他覺得這是一定要弄清楚的事情。

     “真是冤孽!”

     這個時候,賀驍帶著莫非也出來了,他們躲在一邊,鷹翔已經將屋子里的人都解決了,但是外面的數目實在是太大了。

     誰知道剛出來就聽到了這么個勁爆的消息,但是他們知道更加勁爆的在后面。

     莫非握著賀驍的手,堅定的看著他,“老公,不管怎么樣,都有我在身邊,所以你不要難過,也不要害怕,你是我的一切!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莫非此時說的話,要是在平時該是多么肉麻的,但是此時,他們感受到的都是滿滿的愛意。

     “哎呦,不要在我的面前秀恩愛了!”鷹翔趁機酸了一把人,但是始終覺得他們是最親的人了,看看自己的父母其實都應該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實在他的心里最想念的就是鷹叔叔了,雖然鷹叔叔不是自己的父親,但是他對自己的愛是真的,所以在知道鷹叔叔離開的時候,他的心里都是悲痛,如果沒有鷹叔叔的話,他大概都不知道路該怎么走下去,雖然對他來說,那條路即使是錯的。

     現在知道的是自己的親生父親殺了最疼愛自己的叔叔,他真的覺得非常的糾結,這件事情對他的打擊太大了。

     “你是怎么想的?”賀驍問著鷹翔,這件事情,其實他們應該聯手,應該想到用什么招數化解了,但是更多的就是不解了,其實上一輩的恩怨他們并不應該多插手什么的。

     “我沒什么想法,但是我知道,你要是公事公辦的話,我肯定不會攔著你!”

     “好!”說著賀驍就掏出了一支高級的錄音筆,將他們所有的對話都收錄到其中?,F在只希望連廳那個豬頭能夠套出有用的話來,要不然的話還是沒用的。

     “程風,你這個瘋子,難道為了連清,你就要這么對付連家嗎?”連廳氣憤的說著,但是顯然程風覺得不夠。

     “對付你們連家算什么,我還要對付賀家,一開始的時候,你知道我帶著我兒子去賀家求親的時候,連清為什么會一口就答應嗎?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你們以為連清不知道我活著的事情嗎?你們錯了,連清知道,而且連清告訴我,她一直愛著的人是我!”程風驕傲的說著,但是好像沒人能在乎他的話,可是誰也沒想到程風接下去的話會讓人大跌眼鏡。

     “連清的第一次都是我的,你們不知道吧?連清為了讓賀項相信她是他的人了,還找來了一個陌生的女人讓賀項上,哈哈哈!”白茉莉聽了這個話往后倒退一步。

     “風哥,你這是再說什么啊,我怎么都聽不懂!”白茉莉茫然的說著,但是好像顯然她看到了諷刺。

     “別叫我,你這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先是賀項,再是我,現在還有鷹老大,你真的是太賤了,哼,你就是喜歡賀家的人那又怎么辦?人家還是拋棄了你!”程風很惡心的將這個事實給講了出來。

     莫非也沒想到是這個樣子,程風看了看在場的人道。

     “你們該到還沒到齊,賀項怎么還沒帶著連清出來!”其實他做這么多,也是跟自己的兒子一樣,他想要得到連清。

     賀項此時的心里已經焦急萬分,他來到精神病醫院的時候,連清的情緒已經不對了,而且她看著賀項的眼神都是帶著敵意。

     “連清我來接你走!”賀項說著就將人帶上了車里,但是連清開始掙扎。

     “我不走,賀家的都不是好東西,我告訴你,你們不是以為賀博死了嗎?去告訴你,他沒死,而且活得好好的,你不知道了吧?為什么他就是不出來,他就是不想成為賀家的犧牲品!”連清瘋瘋癲癲的說著,賀項就當她在說胡話。

     “你是不是覺得不信呢?我告訴你,這是真的,你要是不信的話,我就帶你去問他好了!”連清說著就想帶著她去找賀博,但是賀項已經著急了,要是莫非除了什么事情怎么辦?

     “連清,乖,你不要鬧了,我告訴你,你還是早早的跟我去那邊吧,你要知道我們的孩子現在遇到危險了!”賀項對連清說著賀莫非的事情的時候,連清看著他都是厭惡。

     “不要跟我說那個雜種,她是你的女兒沒錯,但是不是我的女兒,是你跟別的狗男女生的,我的女兒,我的女兒她早就死了,她早就死了!”連清咆哮的說著。

     連清當初設計別人跟他發發生了關系,那是因為她自己也中槍了,她那時正躺在別人的身下,但是要是賀項沒跟人那個什么的話,他肯定就不會娶自己,所以權衡之下,她就讓當時的一個人取代了自己的位置,成為了賀項身下的那個人。

     但是連清怎么也沒想到自己會早產,為了不讓賀項知道這個消息,她決定先生下來再跟賀項,說,誰知道就是因為早產兒,她就這么死了,她都沒睜開眼睛看一眼這個世界。

     連清臉上的悲戚讓賀項覺得這件事情很有可能就是真的,不可能作假,但是對方指明要連清,不管莫非是不是她的孩子,她都要去一趟。

     “連清,算我求你好嗎?你當初找到這個孩子的時候,不也是很開心的嗎?你難道就不能將她當做自己的孩子嗎?”賀項的眼睛里都是悲痛。

     連清看到了他眼里的痛苦,不,不應該是這樣的,她愛賀項,所以要很愛很愛他的,也說了要愛他的孩子的。

     “好,我跟你去,我跟你去!”連清茫然的說著,她好像始終都是渾渾噩噩的。

     當賀項帶著連清來到了那里的時候,已經劍拔弩張了,雙方都僵持不下了,但是當大家看到連清的時候,他們的臉上神色各異。

     “你,你終于來了!”程風結巴的說著,但是連清的臉上沒什么光彩,只是覺得非常的累。

     “程風,你還在這兒啊,你不是說你的兒子得到了莫非就會走的嗎?”連清木訥的問著,其實她的心里非常的明白,但是說出來的話就不知道為什么成為這樣了。

     “我在等你,我一直都在等你的!”

     “是嗎?但是我一直都不知道,這樣好了,你要是將他們都殺了,我就相信你好不好?”連清突然就瘋狂的指著在場的人。

     “都是他們將我害成這樣的,賀項,尤其是你,你為什么不愛我,你為什么會喜歡白茉莉,你不知道吧?我當初就是設計你的,然后讓白茉莉知道我們之間的事情,讓她離開你,你知道這個傻女人也相信,哈哈哈~真是活該,報應!”連清瘋狂的喊著,但是好像對她來說并不是最好的事情,而且她覺得這件事簡直就是一種折磨。

     她要殺了賀項,但是心里又有個聲音說不能殺。

     “好,你要是覺得殺人開心的話,我一定會殺了他們的!”比起來她的狠毒,程風更加的惡毒,其實他早就想殺人了。

     但是程風等著連清開口,尤其是連家的人,他一定會好好照顧招待他們的。

     “妹妹,你不要這樣,我是哥哥啊,最疼愛你的哥!”連廳急忙喊著,但是連清冷酷的說著。

     “哥哥,你是我的哥哥嗎?你從小就欺負我,而且你還覺得程風是個壞人呢,你當初還不讓我跟他交朋友的,你現在覺得怎么樣了呢?”連清冷冷的說著,然后將手交給了程風。

     “你們,你們簡直就是奸夫淫婦!”當中有人大喊著,但是似乎還是沒什么必然的聯系,這對于他們來說簡直就是一件恥辱。

     白茉莉已經完全看清楚了形式了,而且當年的事情也怪她有眼無珠,但是深愛她的男人卻有兩個,一個是鷹哥,一個是賀項。

     現在是她為他們做些事情了,她握緊了手里的東西,然后看著程風說。

     “風哥,看在我們夫妻一場的份上,我能跟你說幾句話嗎?”

     “你說!”但是他的眼神卻都是狠戾,他討厭這個女人,就因為她是賀項喜歡的。

     “我想告訴你一個秘密,關于鷹哥的財產的,但是我有個要求就是你饒過孩子們一命!”白茉莉知道程風天性多疑,所以才會這么說,她深深的看了一眼賀項,然后將程風拉到了一邊。

     程風以為自己已經得手了,所以洋洋得意,但是他怎么也沒想到白茉莉的手上有個炸彈!

     “茉莉,你不要亂來!”但是說話間,白茉莉已經引爆了炸彈了,然后白茉莉抱著他一把跌入了海里,在半空中就爆炸了,尸骨無存。

     連清看著他們,臉上滑下一行清淚,怎么也沒想到是這么的結局。

     程旭言此時的精神已經瘋狂了,賀驍帶著莫非出來,他們想要抓走程旭言,但是黃茜茜卻來了。

     “莫大仙兒,我求你讓我照顧程旭言,他是我的老公!”莫非知道她一直都是那么的愛著程旭言,就正如她的心里一直有賀驍一樣。

     回去的路上,賀項沒說一句話,連清被送進了精神病醫院。

     但是隨之而來的就是莊家跟連家這兩個不速之客,“老賀,你家的女兒生的兒子是我們莊嚴的,我們要向她提親!”

     “賀莫非是我的外甥,我這個做舅舅的也要來參加婚禮!”這是賀家跟連家唯一的聯系了。

     不提到這個還好,一提到這個賀項就火大。

     “我們莫非跟你們連家一點關系都沒,莫非不是連清的女兒!”賀項一點沒顧忌的說了出來,賀驍跟莫非都覺得詫異。

     “父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賀項就將原本的話完完全全說給了他們聽,他們聽了都是震驚,沒想到連清居然會做出那種事情來。

     但是賀項也知道,當初他覺得感覺不對的,要是細細的查一下就好了,他的心里都是懊悔。

     “莊叔叔,我的孩子不是你們的,是賀驍的?!蹦倾躲哆€是將事情說清楚好。

     “而且我跟賀驍已經結婚了!”莫非又扔出一個大炸彈來,這讓他們措手不及,賀項也沒想到這么的快。

     一切都塵埃落定了,經歷過大喜大悲之后,就沒人覺得什么了,所以只能抱著祝福的態度。

     一個月后,賀莫非跟賀驍舉行了盛大的婚禮,而在婚禮上賀驍決定脫去軍裝,陪著妻子去走遍世界。

     其實,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他們是想要去找那個送他們那對翡翠婚戒的婦人,據說那是莫非的親生母親。

     故事未完待續…

     ------題外話------

     哈哈~還有好多人的故事放在番外講哦~么么噠~終于完結了~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