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11賀小米報仇
    賀小米真的很好奇,粑粑麻麻會做什么事情?記得翔翔爹地說過,要是麻麻見到了粑粑,他會對麻麻做壞事的!所以他一定要好好的看看,然后跟翔翔爹地說,他們做的事情。

     “小子,你要是睜開眼睛,你就輸了游戲了,這樣的話,我就要將你的麻麻給搶走,然后將你關到幼兒園里去!”賀驍惡狠狠的威脅著,賀小米一聽到要去幼兒園,他嚇的將眼睛閉的更加的緊,然后手捂的更加嚴實。

     “粑粑,人家不要去幼兒園,幼兒園的大叔都是戀童癖!”賀小米奶嘟嘟的說著,語氣非常的不爽。

     賀驍的臉黑的,這是誰告訴他的?戀童癖?這是誰三歲的孩子會說的話嗎?

     “賀莫非,你知道你是怎么教孩子的嗎?你看看,戀童癖?!”賀驍用只能兩個人說的話說著,莫非的臉色更黑了。

     鷹翔這個死人,在家里都教小米什么了?

     “賀驍,你先放開我,讓我穿衣服!”賀莫非不想跟賀驍討論這個問題,但是賀驍可不想放過她。

     四年沒見,莫非因生過孩子的身材變得更加的豐滿,更加的誘人,黑色的文胸裹著她的美味,他快要被逼瘋了。

     不管莫非想要穿上衣服的沖動,將頭埋首在波濤洶涌中,啃噬著。

     “賀驍,你到底要做什么!”莫非的手抓住莫非的短發,然后在他的耳朵處低低的嘶吼著。

     “小畜生,你不想嗎?你的身體可你要誠實多了!”四年了,他想象過多少次將她擁入到自己的懷里,然后狠狠的懲罰莫非。

     想著想著他就將她抱起來,賀驍的技術非常的嫻熟,而且一點也沒碰到賀小米。

     “賀小米!”

     “有!”

     “從現在起,你閉上眼睛,捂住耳朵,然后靠著窗戶坐好,粑粑要跟你玩一個不準聽不準看的游戲,要是你贏了的話,粑粑就帶你去部隊拿槍玩兒!”賀莫非聽到了這個話,真的是哭笑不得。

     這是天生的父子親情嗎?這個皮小孩,就是天生誰的話都不聽的,但是現在對賀驍簡直就是如同內奴役了一般。

     “粑粑,拿槍的時候好玩嗎?”賀小米的熱血被點燃了,拿槍好酷!

     “嗯,好,好玩!”賀驍的聲音斷斷續續著,他已經完全沉浸在賀莫非的懷里了。

     “賀驍,寶寶問你話呢~”賀莫非的心被提的高高的,她很擔心要是賀小米一個回頭看到了,她該怎么辦?簡直是無地自容。

     現在的他對媽媽身體很好奇,洗澡的時候,睡覺的時候,他還到處看她身體的各個部分,這樣都讓她覺得很害羞。

     “嗯,聽到了!”賀驍將她的身體往下一摁,將莫非填充的嚴嚴實實的,莫非驚呆了,她已經被賀驍得逞了。

     “嗯哼~啊~”莫非小聲的抗議著,她趁著自己再發出太大的動靜之前,她死死的咬住了賀驍的肩膀。

     “粑粑,你會不會欺負麻麻?”賀小米的聽覺可沒出問題,他剛剛聽到麻麻的聲音了。

     賀小米的敏銳跟賀驍一樣,賀莫非著急了,要是現在賀小米轉過來怎么辦?

     “嗯,粑粑在教育麻麻,你不知道,你麻麻要將你關到幼兒園去,粑粑替你教訓她,所以你要好好的呆在哪里!”賀驍簡直就是將所有好的都攬到了他的身上,她這個媽媽就是一個壞人。

     “好,粑粑,你好贊!”一想到以前打自己的媽咪有人管了,他就開心。

     賀驍一副看吧,搞定了樣子。

     等到賀小米下車張開眼睛的時候,就看到賀莫非如同一只八爪魚一樣掛在賀驍的身上,然后將她的頭緊緊的埋在賀驍的懷里。

     莫非覺得她是沒臉見小李了,最可惡的就是賀驍,他的那個還在自己的身體里面,她現在這個樣子只是套著衣服而已。

     “小李,你帶著和小米去逛逛商場吧,錢算在我的上面,他在這里沒用的東西!”賀驍這算是光明正大的支走了賀小米吧?

     賀莫非想要反抗來著,但是一接觸到賀驍的眼神,莫非就乖乖閉上了嘴巴,要知道她這次回來早就做好了迎接賀驍的轟炸了。

     當賀驍抱著莫非進去的時候,她瞬間就覺得自己悲劇了,這是要作死的節奏嗎?

     “嗯小畜生,你不是想要逃跑吧?”賀驍淡淡的說了一句。

     賀莫非死命的搖頭,但是她眼睛里的意圖可見!

     “忘了告訴你,已經換密碼了,所以你要是想要逃跑的話,這是絕對不可能的!”賀驍涼涼的說著,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賀驍,你這是要囚禁我嗎?”賀莫非發飆了,這個男人他是越來越壞了,她不就是逃跑了四年嗎?

     他都不知道這四年,她有多么想念賀驍這個魂淡,要不是有賀小米陪伴著她,她都要崩潰了!

     “小畜生,你知道我這四年在想什么嗎?嗯?”賀驍的頭抵住她的額頭,對著她的眼睛,他不容許她逃脫掉。

     “小畜生,我在想當初我怎么沒將你做死在床上呢?要是這樣的話,我看你還有什么力氣逃跑!”賀驍這么說的時候,已經將莫非放到了床上,開始了新一輪的戰斗了,她覺得賀驍說的話,肯定是要開始實踐了!

     “賀驍,不要,不行!啊~太深了,你這個魂淡!”賀莫非簡直連罵人的力氣都沒頂的沒了。

     “不夠,不夠,我要捅死你,你這個沒心沒肺的東西,你這個心是怎么長的?”賀驍的褲子都沒脫,摩擦的莫非的身體非常的不舒服,但是現在某個男人還在氣頭上,怎么可能顧忌到了。

     “賀驍,你這個王八蛋你給我下來,老娘要在上面!”莫非的脾氣是暴躁了不少了,生了那小子之后,她是煩躁了不少。

     “你想要在上面?”賀驍似笑非笑的問了一句,這個女人還真是想啊,不過他也想看看四年了,到底技術好沒好》

     “賀驍,你給我躺好了!”

     “看你本事了!”賀驍張開雙手,等著莫非的動作。

     “賀驍,你行!”莫非上前來抓住賀驍的手,然后將他的衣服都給拖了。

     莫非故意磨磨蹭蹭的,她想少了一會兒的折磨,可是賀驍怎么能不知道她呢?

     賀驍一把就將某人拉到了被窩里去操練去了,賀驍是將煎熬了四年的熱情都交給了賀莫非,賀莫非的身體就跟大卡車碾過一樣。

     “賀驍,你這個死王八蛋,你到底要什么時候才能放過我?”沉默了許久之后,莫非爆發了。

     賀驍在做的過程中一句話也不說,要是第一天就算了,第二天也是這樣,就一直做,她要是想要說話,她的嘴巴就會被堵得死死的。

     她就知道她一說話就會被堵住了,可是她真的很擔心賀小米,他去哪里了?

     這幾天,他們一直在房間里,就連吃飯也是在房間里,他們可算是了不起了。

     “賀驍,賀小米呢?”莫非見他不說話,就著急的問。

     賀驍的氣還沒消呢,但是一看到她的脖子一塊好肉都沒了,他的心又開始心疼了,索性煩躁的開始抽煙。

     莫非聞到他抽煙,不敢說話,他什么時候學會抽煙了?還記得鷹翔說過只有寂寞的男人才會抽煙。

     “孩子在賀家,你不用擔心!”這四年,他到處在尋找賀莫非,期間他也找過父親談話,知道或許莫非是因為他的身世離開的。

     “賀驍,你難道不好奇我為什么會離開,或者跟誰離開?”莫非奇怪,他沒問。

     “要想說,你會說!”賀驍的聲音冷冷的,莫非泄氣了,剛剛在床上還這么的熱情呢,為什么講話就這么的冷淡。

     莫非剛想說什么,賀驍滅了煙蒂,然后又撲了上來,開始新一輪的,莫非的下面灼熱的疼痛提醒著她這個事實。

     她的腦子里瞬間就想起xing奴這個詞,但是賀驍的眼神帶著不安。

     “小畜生,你還會離開嗎?”賀驍那抽過煙,帶著歲月摧殘過的嗓音在莫非的耳朵里打鼓,讓她的心疼的厲害。

     “不,不會,不離開了!”莫非光是說這個話,眼淚都不停止。

     她怎舍得離開?她的賀驍,她選擇回來,只是還清了對賀驍的債,她不想讓賀驍承擔那樣的事實,她怎么舍得讓賀驍難過?

     “真的?”此時的賀驍就脆弱的如同一個孩子,他的眼淚就在她的承諾后,滴滴落在她的臉頰上。

     兩人終于在兩顆心連心的做了一次,然后相擁著沉沉睡去結束了這一場的荒唐。

     “爺爺,你真的是我爺爺嗎?”賀小米在家里看著賀項的時候,快要郁悶了。

     “是,我是你的爺爺!”

     “可是媽媽說你是我的姥爺!”賀小米快要懵了,這不是照片上的姥爺嗎?

     其實最說不出話來的就是連清了,這個小人兒宛如一個小小的賀驍,這樣的就讓她想起了當年的事情,她對這個孩子沒好感,盡管他很像賀驍。

     “可以這么說我也是你的姥爺!”賀項對這個孩子很耐心,但是連清已經很不耐煩了。

     “老賀,這是誰家的孩子誰帶來的,還是讓人帶出去吧!”

     “連清,這是莫非的孩子,也是賀驍的孩子,你應該懂的!”賀項這幾年對連清的動作越來越不高興了。

     自從賀驍高調的宣布了他跟莫非的關系之后,她就著急對外宣傳說莫非不是賀家的孩子,她的行為簡直讓自己失望。

     “老賀,我已經說過了,就讓莫非不是賀家的孩子,你忘記了嗎?”連清的聲音提高了不少,看著那個孩子,她的眼神不善,這是那個禍害的孩子。

     賀小米看到了連清的眼神,他一點也不畏懼,惡狠狠的瞪了回去。

     這就是自己的姥姥嗎?簡直就是白雪公主的后媽,他能夠想到媽媽就是那個白雪公主,不行他要做那個王子保護媽媽。

     “你這個白雪公主的壞媽媽,我會保護我媽咪的,你要是敢欺負她,我就要代表蜘蛛俠消滅了你!”說著從自己的書包里掏出自己的水槍對著連清狂射,連清精致的妝容被弄花了。

     “你這個破小孩,你簡直就是氣死我了!”連清氣死了,她想要打這個孩子。

     “你不是我的姥姥嗎?”賀小米可憐兮兮的問著,他才三歲,就非常的機靈了。

     “我不是你的姥姥,我才沒有你那個不要臉的媽媽,就連哥哥都要!”

     “是嗎?姥姥你是在說我的媽咪跟粑粑嗎?姥爺是這樣的么?”賀小米很天真的問了問賀項,賀項看了很心痛,這個孩子多懂事啊,但是很快他就后悔了,這個孩子聰明著呢。

     “不是這樣的,孩子,乖孩子,來來來,到姥爺這里來!”

     “我不要,姥姥,你陪我玩兒好不好???”賀小米可憐兮兮的說著,但是連清很顯然不買賬,可是賀小米才不管呢,;拉著連清就開始玩了,他將自己書包里所有好玩的都拿出來扔了一地。

     “姥姥,爹地告訴我,這是液氮,這是這么玩兒的!”說著就對著連清扔過去了,剛i小孩子玩的液氮都是經過處理的,所以扔到連清的頭上都是水,她的頭發都濕了,還以一股臭臭的味道。

     “臭小子,你到底在干什么?”連清大吼了一聲,這是什么味道!

     “姥姥,你不是說要陪我玩兒的么?姥爺,媽咪說她會陪我玩耍的!”賀項覺得很不忍心的,就對著連清說。

     “連清,這是我們賀家的孩子,你陪著玩兒會吧!我先去準備他愛吃的東西!”賀項覺得這是這個孩子第一回回來,他還要去將老爺子給叫來,老爺子對莫非也擔心著??!

     “姥爺,你去吧,我會跟姥姥好好玩兒的!”賀小米一點兒也不怕,翔翔爹地給他很多的武器,要是有壞人欺負他的時候,他會對付他們的!

     “好好,你們玩兒吧!”賀項開心的就出去了,這個孩子好啊,不陌生。

     賀小米一看到唯一阻礙的人都不在了,他開始玩的更加兇。

     趁著連清要發飆的時候,他戴上了眼鏡,然后扔出一個煙霧彈出來。

     他捏住了自己的鼻子,可著勁兒的往外跑。

     這是翔翔爹地教給自己的,遇到了壞人可以這么玩兒,但是好像不夠,這個壞姥姥肯定欺負了自己的麻麻。

     他翻了翻自己的書包,將他那種黏黏的東西扔在了屋子里面,連清才要慌張的逃出來,她的腳就被黏住了。

     “小李蜀黍,你在哪里???”乖乖,好寶寶終于想起了還有小李了。

     但是小李是軍人,當然能自救了,要不然就白白跟在賀驍身邊了。

     “小寶寶,我沒事,你繼續玩兒吧!”

     “小李蜀黍,你沒事就好,那我繼續玩兒了!”這下子賀小米同志戴上了紅外線眼睛,然后對準連清就開始打槍,讓連清都措手不及的都反應不過來。

     “小雜種,你給我停下來!”連清在屋子里發瘋了,他在做什么?

     賀小米一聽到這個,他就更加的生氣,從小他最不想聽的就是這三個字,所以他更加的狠了,將書包里所以的煙霧彈,凡是折磨人的都打開了往屋子里扔。

     “姥姥,這個游戲很好玩,我們繼續玩兒吧!”穿過煙霧,賀小米將玩具槍打在連清的身上。

     連清快要受不了了,她被煙霧折磨的喘不過氣來了。

     “小,小,咳咳咳咳,你不要玩兒了!”連清的快要沒呼吸了!

     “小李叔叔,我覺得姥姥不能跟我玩兒了!”賀小米還很委屈的呢,這個姥姥不經玩兒的,還是翔翔爹地的人好玩多了。

     “好了,我的祖宗啊,我們先回去吧!”等會兒,連清要是出來了,可是要發飆了。

     “我不能走的,小李蜀黍,你忘記了爺爺要回來的,爺爺會幫我的!”賀小米還是記不住,他一下子姥爺一下子爺爺的。

     “爺爺?”小李糾結。

     “對啊,姥爺不是說給我帶還吃的嗎?”賀小米三歲還搞不清楚情況呢,他的意識里就是模模糊糊的。

     “好好,等你姥爺回來再說!”小李覺得這個孩子不好糊弄啊,要是將來被他知道了,兩夫妻是合伙將他弄出去兩人在嘿咻嘿咻的,還不郁悶死。

     “我的小祖宗哎,你家姥爺回來了,你就慘了!”小李還著急呢,他覺得賀項要是知道了會懲治這個頑皮的孩子的,但是老大會說做的好。

     “我說小祖宗哎,你別玩兒了!”賀小米不過癮的又扔了一個了!

     “不要,小李叔叔,你先報119吧!”

     “火警?”

     “不是醫院的嗎?”賀小米在國外長大,不知道這個號碼。

     小李有點線索了,原來小嫂子這么多年在國外??!怪不得找不到了!

     “賀小米,你在做什么!”賀莫非簡直就是知道了消息之后第一時間趕來的,因為她知道出事了,賀小米的定位系統出現警報了,直接響到她手機上了。

     可是一來就看到了賀家煙霧蒙蒙的,她就知道那些煙霧彈都用上了。

     ------題外話------

     嗚嗚我又食言了!我有罪??!尼瑪,明天一萬,真的真的,不是我就是一坨屎!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