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10四年后
    第四年了,這是賀驍第四年來到這個野外求生訓練的地方。

     當然就是在這個地方,在帳篷里的莫非消失不見了,這讓賀驍非常的心痛,如果當時不是他說要出來野外求生,他不強求小畜生來,是不是她就還會在自己的身邊?

     “老大,你不要難過了,要是小嫂子回來了,肯定會來找你的!”

     “是??!”羅美美已經是黃仲平的妻子了,她看著老大這么痛苦實在是很擔心。

     “對,老大今天是蒼焯那小子從國外復健回來的日子,我們去機場接機吧!”也是四年前,蒼焯在那次野外求生中摔斷了他的雙腿,至于到底是什么事故,蒼焯一直不肯說。

     這次的傷讓蒼焯選擇了退役,他現在可是成功的商人了。

     “對啊,今天蒼子回來了,就去接他吧!”賀驍的身上還是有著那種獨有的霸氣跟蒞臨天下的感覺,可是卻多了幾分能接近的味道。

     “好!我們這就出發!”

     首都機場出口處,一襲黑色職業套裝裙裹身,及腰的長發被一根繩子簡簡單單的束起,嘴上還掛著若有若無的笑容的女人出現在大眾的眼前。

     “媽咪啊~我想要去噓噓了~”旁邊一個鬼靈精怪的剪著鍋蓋頭的小子冒了出來,拉著女人的裙角喊著。

     “喂,小子你要叫我姐姐,姐姐知道了嗎?不是媽咪!”

     “你要是不讓我去廁所,我就叫你媽咪!”

     “賀小米,你是欠揍是吧?”正在機場發飆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四年前消失不見的賀莫非。

     “賀莫非,你這是在虐待我的膀胱,你難道不知道嗎?翔翔爹地說了,要是不給我撒尿的話以后就沒女朋友了!”賀小米理所當然的將鷹翔教他的話回過去了。

     賀莫非被氣的半死,鷹翔這個死人什么東西不好教,非得教這個》

     “你要是再跟著你翔翔爹地學這些壞的沒正經的東西,那我絕對不告訴你你爸爸是誰!”賀莫非惡狠狠地威脅著,這個小子誰也不像,這么會調皮搗蛋的!

     “哼,媽咪我尿急,我先走了!”說完就火速往廁所跑去。

     等賀小米解決完之后,他發現廁所有一個帥氣的怪蜀黍一直在看著自己。

     “蜀黍,你是不是覺得不能尿尿好可憐?”不然一直摸著自己的褲子不撒尿看著他干嘛?

     “哦,哦,我,我不是,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在廁所跟人遇到的不是別人,正是羅布成,他想要來廁所方便卻沒想到看到了翻版的小老大啊,這簡直就是奇跡啊,難道老大這么多年在外面一直有私生子?然后小嫂子知道了這個消息就離家出走了?

     羅布成越想這個可能性越大,但是老大一向潔身自好??!難道是有人下藥了來盜種?這也不是不可能??!

     “你這個怪蜀黍,肯定是壞人派來抓我的,我才不會告訴你我叫小米呢!”賀小米驕傲的說著,說完還伸出胖墩墩的手指指著羅布成。

     這個淘氣的樣子像極了小嫂子,想當年老大也問了小嫂子的名字,但是小嫂子可沒回答上來。

     羅布成越看越可愛,原來老大可愛的樣子是這樣的啊,還真是迷你。

     “我不是怪蜀黍,我是好人,而且我還能帶你去見你的爸爸呢!”羅布成覺得這個孩子一定是老大的,假不了。

     “你要帶我去找爸爸嗎?可是我已經有了爹地??!”賀小米非常警惕的看著羅布成,這個蜀黍一定是壞人,媽咪說了長得不像好人的人就是這個樣子的。

     那是因為莫非每天拿著相片告訴賀小米,這個人就是個壞人,也就是說羅布成早就被小孩子定下是壞人的形象了。

     “我不是壞人的,小米,我真的能帶你去見爸爸的!”他堅持著,但是賀小米卻更加不相信。

     “媽咪說,壞人一般會說自己不是壞人的,而且壞人也不會寫著他是壞人的字的!”賀小米說起道理來還是一套一套的,所以班上的人們都喜歡叫他哲理哥,因為他懂的道理太多了。

     羅布成看到這個孩子,真的覺得跟老大太像了!

     “小寶寶,你跟著蜀黍去的話,蜀黍給你吃糖!”羅布成想,這么小的孩子應該喜歡吃糖的吧?

     賀小米瞪了一眼羅布成,“怪蜀黍,你不覺得你的招數已經過時了嗎?”羅布成被賀小米說的真的是無語了。

     羅布成干脆不說話了,一把扛起這個小子往外面走去。

     “嗚嗚,壞人,媽咪啊~怪蜀黍要將我帶走了!”賀小米拼命地喊著,但是現在賀莫非在便利商店買水,也就沒聽到賀小米的呼喚了。

     當賀小米眼淚汪汪的被帶到賀驍的面前的時候,他委屈,兩只小手一直搓著自己的眼睛。

     在家里他就是小霸王什么時候吃虧過了?這個怪蜀黍,他一定要報仇!

     賀小米的眼神里帶著殺氣,羅布成渾身打了一個冷戰。

     “老大,老大,你看看我給你帶什么禮物來了?”羅布成興奮的邀功,他相信老大看了一定會高興地。

     “這是誰家的孩子?你帶來干什么?”賀驍說話的時候,賀小米總算是注意到了賀驍了。

     高高大大的,很帥氣,賀小米仰望的幾乎脖子都要酸了。

     賀驍俯瞰了一眼孩子,發現孩子里帶著崇拜,他是自發的就彎腰跟小孩平視。

     “你是誰?”賀驍總覺得他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

     “帥哥,你又是誰呢?媽咪告訴我,見到了帥哥就要搭訕,因為你可能就是我的下一個爸爸哦!”賀小米將責任全部推給了賀莫非,反正這是他一貫搭訕的方式。

     “小孩子,你現在出來,你的媽媽不會著急的嗎?”賀驍覺得他很可愛,他竟然有種想要抱走他的沖動。

     “帥哥爸爸,你做我的爸爸吧,我保證我的媽咪是個美人!”賀小米信誓旦旦的保證著,他沒有這么想他的媽媽是個美人過。

     “好小子,告訴我你媽咪在哪兒,我帶你去找她去!”

     “好啊,先要驗貨的!”賀小米一臉老成的說道,驗貨?賀驍對這個詞還非常的受用。

     賀小米張開了雙手讓賀驍抱著他,這是多么的理所當然的,最讓人跌破眼鏡的是,老大竟然也抱起了那個孩子。

     留下的眾人驚呆了,兩張臉重合在一起,相似度百分之99。等兩人都走遠了,他們反應過來了。

     “乖乖,老大有私生子,而且是好大了,難道老大趁著這么多年小嫂子不在家的時候已經出軌了?”

     “耗子,你覺得可能嗎?”

     “是男人都有需求的嗎?”

     “我寧愿相信老大不舉了!”羅美美反對著說道,像老大這么癡情的還有嗎?

     “老婆,我也是很乖的!”黃仲平借機表真心,要知道美美可是在床上很勇猛的,要是一個不如意他就一晚要煎熬了。

     “乖,我老公是最乖的!”羅美美摸了摸黃仲平的頭,黃仲平乖乖的靠在羅美美的肩膀上。

     “妻奴!”余浩鄙視的說著,但是當他聽到,

     “余浩,你居然趁我不在敢這么說老大!”

     “哎呀,小清清你輕點,老公的耳朵要斷了,你輕點!”

     這對俏冤家,讓在場的人都哭笑不得的。

     機場出口處,一個高大的身影穿著黑色的西裝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蒼子,是蒼子!”

     “蒼子!這里!”

     蒼焯推掉了自己的私人助理,讓他們先回去了,是時候跟那些人聚一聚了。

     “老板,程小姐怎么辦?”

     “你帶著她一起過來吧!”眾人詫異,這個程小姐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讓一向食女色的蒼焯也開竅了?

     “是,老板!”私人助理就先去聯系程恒安的經紀人去了。

     “賀驍呢?”也就蒼焯敢這么喊賀驍了,現在他已經不是部隊的人了,所以他更加放肆了。

     “老大找孩子的媽媽去了!”

     “孩子?”

     “是啊,蒼子,老大可都有孩子了,我們都結婚了,就你還單身著,你現在可是鉆石王老五了,要是再不去找老婆的話,老婆都要排長隊了!”羅布成開著玩笑,想著蘇巖的肚子里已經有了小寶寶,臉上都是幸福的笑容。

     “行了,羅子,你那點心思我還不知道嗎?”蒼焯拍了拍羅布成的肩膀,其實他的心里想的是,其實將程恒安拐到教堂去也是個不錯的決定。

     “老板,都已經安排好了,程小姐已經去了!”

     “好,那我們也過去吧!至于賀驍老大的話,讓他跟妻兒多團聚會兒吧!”蒼焯剛剛在頭等艙可看到了賀莫非了,還有那個活蹦亂跳的孩子,簡直就是他的翻版啊。

     不過他比較好奇的是當年賀莫非帶球逃跑的真相,蒼焯朝著候機廳看了一眼,那個女人正在滿世界找孩子呢。

     賀莫非這個時候拖著自己的行李箱到處找孩子,她去了各個廁所,就是沒有任何的人影。

     “小米,賀小米,你到底在哪里???”

     “賀小米!”

     賀莫非找了機場的工作人員一起尋找,還放了廣播,“賀小米小朋友,你的媽咪正在尋找你,請你到候機大廳第四排椅子那邊等待!要是有好心人見到了一個背著紅書包剪著蘑菇頭的孩子,請幫助他!”

     賀莫非說了自己的寶寶非常的聰明,所以他一定會找到自己的位置的。

     “媽咪這個笨蛋,又找不到我了!”賀小米抱怨著,賀驍也聽到了廣播,他姓賀?

     “走吧!”賀驍抱著人來到了候機大廳,但是人群中都安靜了,他們就這么靜靜的看著賀驍,機場什么時候引來了穿著軍官了?還是一個抱著孩子的軍官。

     莫非在人群中東張西望的,一轉身就看到了賀驍,賀驍的眼睛自從踏入這里,搜索到了那個身影鎖定之后就沒再離開過了。

     莫非轉身,手忙腳亂的,怎么辦?怎么就這么突然的就遇上了?她還真是運氣好啊,一回來就遇到了。

     莫非拉著自己的箱子就轉身,然后拔腿就跑。

     賀驍看到了,抱著孩子就開始追!但是孩子始終是活的,抱著還要顧及著。賀莫非眼見著就要沒影子了,這個時候賀驍大喊了一句:

     “孩子他媽,你怎么就這么的殘忍,我不就是要去外面出任務嗎?你就要離開我跟孩子,你看看我們的孩子,你怎么就忍心離開我們了?”賀驍控訴著,賀小米也是個實力派,一聽到爸爸說的話,立馬開始哭。

     在機場的人看到了這一幕,紛紛指指點點著莫非。

     “你這個女人怎么那么狠心的,這是拋夫棄子嗎?”

     “對啊對啊,就是,你難道就不知道軍婚是不能離婚的嗎?”賀莫非被他們指責的無奈了,賀驍這個老狐貍怎么想到用這一招來對付她了?

     “賀小米,你給我過來,要不然我就不要你了!”賀莫非生氣了,他什么時候去找賀驍了。

     “媽咪,你不要不要我跟粑粑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敢怪蜀黍跑了,我知道我還有好多的粑粑,可是我就要這一個!”賀小米哭著哭著就口不擇言了,什么叫做好多的粑粑?

     賀驍聽的臉都陰沉了,行人聽到了都覺得賀莫非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而且還欺負軍哥哥,都紛紛開始討伐她。

     “眾位,她是我的妻子,我賀驍雖然窩囊,但是也不能讓你們來指責我的女人的!”瞧瞧,多么癡情的人???她竟然還不珍惜、

     “你這個女人,還是趕緊回去吧!”在行人的包圍中,莫非跟著賀驍走了。

     當莫非的手被賀驍抓到的時候,賀驍就這么緊緊的抓著,不肯放手。

     “首長大人,你抓痛我了!”莫非企圖撒嬌,但是賀驍充耳不聞。

     “粑粑,媽咪跟你撒嬌呢,她跟翔翔爹地撒嬌的時候,翔翔爹地都會對她很好的!”賀小米真的好天真的說著。

     “什么是翔翔爹地?”

     “嗯,就是戶口本上寫著小米是他生的翔翔爹地!”

     “賀莫非!你還真是好樣的,跟別的男人都生孩子了!”賀驍一坐上車子,恨不能立馬掐死賀莫非。

     孩子,這個孩子是別人的?他還以為會是自己的孩子,他越來越生氣了。

     “首長大人,你不要生氣,你可以聽我解釋的!”她其實還郁悶這個孩子怎么來的,賀驍不是已經做好了保護措施了嗎?這個孩子來的太蹊蹺了?

     莫非的沉默讓賀驍以為她是心虛承認了,但是莫非的心思他是想不通的。

     “少將,我們要去出席蒼焯少校的宴席嗎?”

     “不去,直接開回春暉!”賀驍的火氣很大,這個女人消失了四年。

     知道這四年他是怎么過的嗎?他都沒回過春暉,這四年,他一直就住在部隊里,然后不斷的做任務,四年,他已經升到了少將了,再過不久可能就要升中將了。

     四年了,這個女人回來了,還帶著別人的種回來的,他能不氣嗎?

     回春暉,他要將她關在春暉四年,讓她在里面發霉發臭,他都不要管了,這個狠心的女人。

     賀小米安靜的坐在他們兩人中間,他可開心了,“粑粑,麻麻,這下一家人團聚了!”賀小米最開心,也不知道兩人是什么情緒。

     “賀小米,你給我閉上眼睛!”賀驍一聲令下,賀小米簡直就是骨子里就能聽賀驍的話的。

     莫非也奇怪了,這小子怎么就能這么聽老爸的話的?她怎么說都不聽的,鷹翔教育他也是,現在賀驍一句話就讓他這樣了。

     “粑粑,我們要玩什么游戲?”

     “我們要玩閉眼睛的游戲,看誰閉的眼睛時間最長!”賀驍無恥的說著,然后就一把摁住了莫非的頭,隔著賀小米,他開始瘋狂的親吻著賀莫非。

     他的手迫不及待的開始虐待著她身體的各個部位,在敏感地帶開始放火。

     她的身體整個被死死的控制住了,賀小米嬌小的身軀一點也不能成為障礙,她不斷的用眼神示意著孩子,但是為所欲為的男人一點也不管。

     他的眼神好像在說,那是你的孩子跟我無關,我就是要他看到我欺負你,回去好告訴他的翔翔爹地。

     莫非覺得賀驍幼稚極了,都29歲的人了,怎么會這么的幼稚?她狠狠的咬破了賀驍的嘴唇,想要他收斂一點,但是發起了賀驍更加猛烈的攻擊。

     他的手還使壞的在她的軟軟上掐了一把,她被嚇的不輕,可是卻不敢有大動作的反抗,她怕孩子會知道。

     “嗯~”莫非對自己的身體感覺到無恥,怎么就被挑起火來了呢?

     感覺到莫非的反應,賀驍更加的熱情,賀小米似乎被擠壓到了,他好想睜開眼睛看看粑粑在干什么哦。

     “粑粑,我快要撐不住了,我要看羅~”賀小米捂住眼睛的手即將打開,莫非驚慌失措,她的衣服都已經給賀驍脫得差不多了。

     ------題外話------

     嗚嗚~偷懶了,明天繼續萬更!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