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08賀驍要娶妻了?
    莫非被帶回家了,這次的抗議顯然是失敗了,莫非知道要是跟賀驍反抗的下場就是,各種悲慘。

     不過未來的日子倒是好過的,莫非在部隊里經歷了很多的事情。

     在與隊員的競爭中,她逐漸贏得了大家的尊重,而莊嚴經過了父母的警告之后,也沒對莫非胡亂來了,因為他們要莊嚴承諾好好的度過了軍隊的訓練,然后就給他去賀家說親去。

     莊嚴喜出望外的,他盡管不知道是誰告訴父母這個消息的,但是現在他也挺感謝他們的,因為父母同意了。

     再說了莊家的面子賀家怎么可能會不給呢?莊家的門檻多少人想要進來來著?

     莊嚴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也就是莊家的人的意見。

     莫非以為她的日子就會這樣一天天的過的越來越好,而賀驍跟自己這樣的關系也就會這么一直下去,她甚至私心里都一直希望在部隊的日子能夠一天天的過下去,然后守著賀驍可以一直不離開。

     可是老天爺總是有那么不如意的時候,這天剛好從部隊回來,莫非一個人先回家,賀驍不知道因為什么事情被叫出去了,她才回家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的連清。

     莫非驚訝的將手里的東西都丟到了地上,連清看到了她的樣子,顯然自己是嚇到她了。

     她幾步上前去將地上的東西給莫非撿起來,“非非,你回來了,你哥哥呢?”連清張望了一下,莫非回頭看了一下,這個時候,她是多么希望已經離開的賀驍能夠掉頭回來。

     “哦,哥哥有事,您怎么來了!”莫非客氣的說著,她站在原地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連清看著一直低著頭的孩子,她難道已經恐怖到了這個地步了。

     她抓起莫非的手,摸著,“看,我說你爸爸還將你扔到部隊去,女孩子的手都變粗了,要我說啊,你就應該跟我一起去學習做生意,將來好繼承你爺爺的事業!”連清心疼的看著,畢竟還是自己的孩子,她就算再不喜歡,她賀莫非都是自己十月懷胎從自己的肚子里滾出來的。

     莫非抽出了她的手,她知道連清的手心很灼熱,灼熱的她想要退卻,她想象過有一天自己的母親能夠這么牽著自己的手,可是,連清對她來說,總是心里的疙瘩了。

     連清看到了莫非的抗拒,心里非常不悅,她這是什么態度。

     “好了,既然都回來,那就回家里去坐坐!”連清總感覺自己才是那個主人一樣,其實這間屋子是賀驍自己一個人買下來的,跟連清沒有半分的關系。

     莫非默然的看著連清走上前去,但是卻要她的指紋跟鑰匙來開鎖,連清就像是理所當然的等著人家來伺候她一樣。

     “好了,您要喝什么?”莫非其實也不知道該怎么去招呼連清,對于連清,她沒有像此時這樣希望她們兩個人就是永遠不會相交的平行線一樣。

     “開水!”連清不悅的說道,這是自己兒子的地方,為什么搞得自己就是外人一樣?

     “好!”莫非給她端來了水之后,就坐到了她的對面。

     連清喝了一口之后,她定定的看著莫非。

     “你知道我這次來干什么嗎?”連清覺得這幾天沒見到她,她變得更加的好看了,她甚至都懷疑她跟賀驍已經那個了。

     不行,她要盡快的將莫非嫁出去,程家的意思已經婉轉的說過了,那么莊家也不錯,而且莊夫人約她出去的時候,已經隱約透露了莊家的意思了。

     “我不知道!”莫非搖搖頭,其實不就是警告她不要接近賀驍之類的話嗎?

     “我是來告訴你,家里決定為你哥哥選妻子了,你到時候要給你哥哥來選未婚妻,而且到時候你還要將你哥哥帶來會場!”連清在對自己的女兒下達著啪啪一大堆命令。

     莫非黯然的點頭,結婚?賀驍要結婚了嗎?

     這個消息讓莫非好半天沒反應過來,后來連清還說了什么東西,她一點也沒聽進去,直到連清離開,她的心情都是沉甸甸的,這件事情她早就已經料到了,但是為什么會這么的快?

     等賀驍回來的時候,看到莫非的那個樣子,他覺得這件事情根本就是賀家的人事先已經商量好的了。

     “小畜生,今天家里有人來了?”賀驍看到了桌子上的杯子后就更加的確定了。

     “嗯,母親來過了!”莫非總覺得也不知道怎么稱呼連清是合理的,要是叫連清女士的話,肯定對她是不尊敬的,要是叫媽媽的話,她真的不想叫出口。

     “來說什么了?”

     “就是關心關心我的生活,還有就是,”莫非又言欲止的,看著賀驍很猶豫。

     “我的婚姻!”賀驍很篤定地說著。

     莫非默默的點頭,然后窩在沙發里,眼神里都是落寞。

     賀驍將她抱在自己的懷里,然后看著她的眼睛輕輕的說著,“你是不是在擔心我要結婚的事情?”

     “嗯!”莫非不否認,她確實擔心的。

     “那你擔心我娶了別的女人?”賀驍一說這個,莫非覺得自己的心就血淋淋的在滴血,一想到以后賀驍身邊的那個位置以后睡得不是自己,她的心就被提起來了。

     “你會嗎?”緊緊貼住賀驍的心臟處,她聽著那里傳來的強勁的心跳聲,異常的安心,這就是自己想要的吧?哪怕這個人一無所有的,只要兩個人緊緊的依靠在一起,貼在一起,就算是有天大的困難都能一一過去的,這種安全的感覺是只有賀驍能給自己的。

     “不會!”賀驍篤定的答案從他的心里發出,胸腔重重的震出這一圈音波。

     “首長大人,要是有一天你覺得我不夠好,不夠美,你會不會喜歡別人?”男人都是會變心的,花心的男人也不少。

     “嗯,變丑了,少招惹桃花,變的不夠好的話,可以讓我欺負!至于喜歡別人的話,我還是喜歡吃賀莫非這個味道的!”賀驍將她的憂慮一點點剝離,她變得總是那么讓自己安心。

     “首長大人,要是再來一次,我一定要更加惡狠狠的朝你扔鞋子!這樣你會愛我更加的深!”莫非覺得這輩子,她總是在想象中度過,現在總算是有這個機會了,可是她現在總算是實現了自己的愿望了,有一次轟轟烈烈的愛情,盡管那個是她的哥哥。

     賀驍,讓我再自私一點,讓我看完你幸福了就離開吧?

     所以對于連清女士的請求,她想她沒辦法拒絕的吧?

     “小畜生,你已經砸的夠狠了,要是太狠的話,就要抓去坐牢了!”這可是毀壞公家的車子,你說國家的車子,怎么會讓你隨便的就弄壞了,而且著還是軍資。

     “那我是不是還是幸運的?”聽到賀驍說要坐牢,莫非覺得自己要崩潰了,感情一開始賀驍要讓自己去坐牢來著。

     “小畜生,你那天要跟我去參加選美不?”賀驍抱著莫非問。

     “去啊,為什么不去?給你選老婆去的!”莫非放心了以后半開玩笑的說道,她的心里是知道賀驍不愿意去的吧?

     “嗯,那我也去好了,你記得一定要去!”因為在那天,他準備了一個超級大的禮物。

     不知道是不是得到了莫非的承諾之后,賀驍開心的開始準備晚餐。

     莫非只希望日子過的慢一點,再慢一點,但是就在她軍訓完了之后,被安排到了崗位上之后,賀家就開始準備賀驍的選妻宴了。

     莫非覺得那一天是她過的最痛苦的一天,她一整天的都被賀驍拉去選禮服,相對莫非的失落,賀驍顯得非常的平靜,平靜到她以為賀驍會服從賀家的安排,這個認知在她的心里迅速的泛濫開。

     莫非啊莫非,你還在想什么?你不是也希望賀驍接受這個事實的嗎?現在他的平靜到底給你帶來了什么?不管什么心痛的,你都要壓下去,你現在能做對的就是好好的開心的選一套禮服,然后送他去接受幸福。

     這么一想,她清麗的小臉上咧開了一絲微微的笑容。

     還是這個小區,這是莫非第二次踏進這里。

     賀驍看了一眼那個滑梯,然后緊緊牽住她的手,回頭看了她一眼,“想要上去玩兒嗎?”

     “不去了!”莫非看了看,雖然心里很想再感受一下,但是她最后覺得不要貪戀那樣的感覺。

     可是賀驍可沒隨她的想法去,他緊緊握住她的手,然后牽扯著就拉她到了上面。

     “你站好了!”賀驍也不知道搞什么,就讓莫非站好,賀驍率先一步走到了莫非的前面,然后將她的小手從后面緊緊的箍住了他粗壯的腰。

     “上次,你帶我玩兒的,賀莫非,你給我聽好了,以后有什么事情都有我在,我會為你保駕護航,開辟一條道路,無論前方有多少的困難,我都會為你解決!”賀驍的語氣中第一次帶著小心翼翼,還有一絲微不可及的溫柔。

     “首長大人,你這算是在表白嗎?”莫非抱住他的后背,將她的頭緊緊貼在上面。

     他還穿著一件黑色的貼身T恤,隔著微薄的衣料,那滾燙的體溫灼燒著她的內心。

     “嗯!”賀驍輕輕的應了一聲,今天何止是表白啊,這個丫頭。

     帶著她來到了滑梯口,兩人很可愛的坐下后,就從滑梯上一次次的玩著,樂此不疲的。

     羅布成跟蘇巖在窗口看著這一幕,蘇巖感慨道:“第一次帶她來這里是為了讓她見識到他的世界,但沒想到的是莫非竟然是他的妹妹!”

     “第二次帶她來這里,居然是為了那樣!我看第三次來就是為了婚紗了!賀驍還真是將他自己當回事??!當我是好欺負的嗎?”蘇巖在一邊抱怨著,她對賀驍非常的不滿,一旦賀驍要來,她的工作量就要比平時要大好幾倍,這簡直不是人干的事情。

     “得了吧,你哪次不是狠狠的敲詐老大來著,你收錢還是比平時要貴四倍,四倍??!你還真是好意思!”

     “不好意思,羅布成少校,你難道不知道你身上這套西服,是我采用最高檔的面料,手工剪裁而成的嗎?沒十萬塊,休想從這里穿走這套衣服!”氣死了,這個男人真是死相。

     “什么?這么貴,我說蘇巖,你要這么多錢干什么?”

     “什么這么多錢,我還要養助手的好嗎?你以為我不用賺錢的嗎?”蘇巖忍不住對他無語,果然這個男人還是適合當床伴。

     “助手?蘇巖,你什么時候將那個小白臉給我打發掉了,一個小白臉靠你養,這算是怎么回事?還真以為自己長得有多好看是吧?”聽到羅布成的抱怨,蘇巖的嘴角揚起一個笑容,似乎很享受羅布成吃醋這個樣子。

     “好啊,那你最好給我找一個類似他的款給我,他能給我煮飯洗衣服干家務,還能給我做衣服,這么十八般武藝都會的助手,你最好給我去張羅張羅來,要不是這樣的,我還不要!”

     “好好,蘇巖,算你狠!我這就給你去找,要是找不到我就不叫羅布成!”羅布成風風火火就出去了,差點就撞上了進門而來的賀驍跟莫非。

     “這么著急干什么去?”

     “找小白臉瀉火!”

     噗,莫非沒忍住,羅布成這個樣子肯定是被蘇巖給氣的,蘇巖倒是好本事,每次都能將羅布成給整到這個份上。

     “嗯,那你記得準時出席!”

     “老大,兄弟之間,你懂得,不會耽誤事情!”再能折騰,他也不能忘記了老大的大事。

     “嗯!”賀驍重重地錘了一拳羅布成,在他看來,他們兩個真的不能用語言來形容他們之間的意思了。

     “好了,好基友們,你們可以進來了!”蘇巖看到賀驍跟羅布成的樣子,忍不住開口提醒。

     莫非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被蘇巖拉到屋子里去了。

     “我說上校大人,你的西服在那邊,你自己去試試吧!”賀驍是個衣架子,按著他的尺寸給裁剪的,一套銀灰色的西服,雙排扣,就如同西方的爵士一樣,西裝貼在他的身上筆直堅挺,雖然是板寸頭吧,但是看著在怎么看怎么優雅。

     “嘖嘖,我說賀驍,你真不應該去做軍人,你還是回來當藝人吧,姐姐我保證將你捧紅了!”蘇巖在等莫非換衣服的時候看到了賀驍已經換好了衣服了,她覺得這些衣服就是為賀驍設計的,而她的女裝就是為莫非弄的。

     她這次的設計理念是古堡,所以莫非的衣服也會帶著中世紀時候的女性的大裙子一樣,有大大的裙擺,一層層的鋪開,穿上之后就如同是一個高雅的公主。

     “唔~拉鏈拉不上了!”莫非怎么覺得自己那么痛苦的?“莫非悶悶的聲音從房間里傳出來。

     蘇巖怎么聽到她的聲音那么的痛苦呢?”你等會兒,我進來給你弄!“

     蘇巖進去之后,給她弄著拉鏈的時候傻了,”怎么會這樣?上次來的時候按著三圍給你做的衣服都合適啊,這次怎么不行了?“

     ”嗯,被開發過了總會變大些的!“莫非覺得蘇巖也不是別人,就順其自然的說了這個話。

     蘇巖驚呆的看著莫非,開發?哦~被吃了,她在看看自己那平的不像話的,怎么開發都沒用。

     賀驍剛想上前問問要不要幫忙的時候,聽到小畜生的話,他笑了,笑的跟個傻子一樣。

     但是當賀莫非出來的時候,他想要殺人了。

     ”蘇巖女士,這就是你說的保守的禮服嗎?“看看,這小半個都在外面了。

     ”你還能怪我?哎,上校大人,你難道不知道你女人的三圍上翹了嗎?“這個拉鏈還是死撐著上去的。

     這往上面一擠,可不就是出來了?難道還會緊緊裹住不成?

     ”你,給我換!“

     ”你再換都是這個結果,我都是按照那個尺寸來做的,要不然您老換人去!“蘇巖得瑟了,看著賀驍這個抓狂的樣子,她覺得很好玩兒。她幾乎能預料到,等莫非出現的時候,那些狂蜂浪蝶上去的時候,賀驍要在原地不知道怎么發飆。

     ”蘇巖算你狠!“賀驍想,他要是能就這么放過了蘇巖的話,他就不是賀驍。

     ”對了,首長大人,你可千萬別想著報復我,你要是還想要婚紗的話!“蘇巖口無遮攔的說了一句,賀驍的眼睛一瞪,蘇巖知道壞事了。

     大概莫非還不知道那件事情呢,蘇巖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莫非不解的看著賀驍,”婚紗?“她其實是想要說,她也想穿婚紗的,但是她已經沒機會的。她看了一眼賀驍,賀驍沒給她解釋,任由著蘇巖給她化妝弄頭發。

     現在的莫非腦子短路了,所以還沒明白過來這其中的關系,要是在清醒的狀態下,她肯定能給看出來賀驍跟蘇巖之間的貓膩。

     ”好了,你們兩趕緊出發吧,估計你們還有好多事情要忙碌了!“尤其是賀驍!

     莫非懵懵懂懂的被拉走了,她覺得這一天,她是被賀驍在拉來拉去的,連清女士還想要自己帶著人過去,看賀驍這個樣子,猴急的很。

     莫非一想到這個,她就很委屈,在車子里,她生氣,將嘴巴撅的老高老高的。

     她到底還是個十八的女孩子,很懂事的,還是有小九九的。

     ”嗯,小畜生,等會兒你準彎腰,就一直跟在我身邊聽到沒“賀驍一想到她現在的衣服,心里啊有無數的小螞蟻在咬自己的心。

     他現在恨不能讓小李開著車子,然后帶著她回去狠狠的蹂躪一頓,他喜歡極了她現在的樣子,外表是高雅的,然后將她最放蕩的一面展現在他的面前。

     ”我不要,我要是跟在你身邊,豈不是阻礙了你去找嫂子了!“莫非氣鼓鼓的說著,這個男人,都已經要別的女人了,怎么還要來管自己?她就是不要跟在他身邊,她要去男人堆里扎著,死賀驍,你以為我會沒人要嗎?讓你這么高興,讓你這么迫不及待。

     賀驍想要摸她的她來著,可是一看到發型的時候,他掙扎死,下次絕對不讓小畜生去參加宴會了,他最喜歡的長發現在被束起,還做了造型,他怎么看就是不舒服。

     ”首長,是直接去賀宅嗎?“小李不知道賀驍是怎么安排的,但是他知道要是逃跑的時候,他要隨時準備好油門等著賀驍拉著莫非前來。

     ”嗯,你清楚流程了嗎?“

     ”首長大人放心吧!“莫非很奇怪,賀驍今天什么情況啊,就連他騷包的車子都開出來了,小李開的不是軍區的車子嗎?

     但是當賀驍回過來的時候,看到莫非光潔的脖子的時候,他對小李說:”去‘奢華’!“

     沒珠寶,他的女人就是要最美,最光彩奪目的。他一進門就給莫非選了一大堆的大件兒的項鏈。

     ”首長大人,我不要,這些都是土財主戴的!“這要是放到她的脖子上她會受不了。

     ”嗯,小姐,就要那條白色的鉆石項鏈!“比來比去的還是覺得白色的好,比較跟她這條裙子貼合。

     ”小畜生,你以為今天是單單的宴席酒會嗎?你是我賀,賀家的人!“他其實想要說賀驍的人,小畜生雖然迷糊,但不傻,要是被她察覺到什么的話,今晚豈不是不好玩兒了?

     但是莫非還來不及細細想著其中的典故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到了。

     ”哦,這個裙子太麻煩了!“莫非在抱怨著,她已經快煩死了。

     ”嗯,是挺煩的,等會兒有辦法!“賀驍看起來很高深的樣子,蘇巖這個死女人,其實他想要換裙子,也不僅僅是因為裙子太露骨了,更重要的是太繁重了。

     ”那就好,我要是拖著走一晚會累死的!“莫非拉著自己的大裙擺,然后挽著賀驍的手走進了賀宅。

     才進入到會場的時候,賓客們早就已經到了。

     莫非挽著賀驍,兩人進場就將他們給驚艷到了。尤其是沒見到過莫非的人,都以為那是賀驍的女人,看看賀驍身邊的女人的時,那些人都忍不住看看自己家的女兒,看來是機會不大。

     賀驍在一邊走著的時候,偶爾透露出來的小心翼翼跟溫柔都讓他們知道這個女人在賀驍的心里分量不低。

     莫非一邊聽著賀驍的吩咐,一邊觀察著人群中的反應,好吧,他們果然都誤會了。

     但是人群中那雙挑釁的眼睛看著莫非的時候,莫非的心里一震,那個女人是誰?

     賀驍的手一頓,沿著莫非的視線,他看到了一個短發干練的女人,隔空,她舉起酒杯向他們致意。

     ”那個女人,你認識嗎?“

     ”嗯,那是李中將的小女兒李珺玉!“對于李珺玉的印象不深,他只記得小時候,她經常纏著自己玩兒,那個時候,他也不知道為什么就能跟李珺玉玩到一起。

     賀驍看都沒看李珺玉就離開了,李珺玉的臉色極差。

     她以為,至少她對賀驍是特別的,畢竟小時候,誰也接近不了賀驍,可是她卻是賀驍手心里的公主。

     ”賀莫非,總有一天我要你滾出賀驍的身邊!“從她懂事起就要嫁給賀驍了,她怎么甘心?

     那天在宿舍的角落,她也是想要來看賀驍的,但是人實在是太多了,她被擠到角落里,所以她什么也沒看到,可是在羅家兄妹的口里知道,賀驍很愛這個女人,而這個女人雖然是他的妹妹,卻沒血緣關系,而且她還愚蠢的不知道賀驍不是她的哥哥,這么愚蠢的女人怎么配的上賀驍?

     ”首長,“莫非捂住自己的嘴巴,這是酒會現場了,她真的是非常不想叫哥哥。

     ”哥哥,我覺得那個女人好像很恨我,她看我眼神恨不能吃了我!“莫非也覺得奇怪,其他的女人再是恨,眼神里放射出來的都是嫉妒,可是她就是不一樣。

     ”嗯,我會注意的!“賀驍不是傻子,這么明顯的敵意,當他擺設?這個女人要是等會兒破壞了自己的事情,就別怪他下手。

     ”那現在我們要去哪里?“

     ”你現在就是要跟我去填飽肚子,只有填飽了肚子才有力氣戰斗!“賀驍說的戰斗,讓莫非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她知道賀驍肯定是想到了什么了,比如說是連清女士,她想要是吃不飽,連血液都會供應不上,到時候恐怕面對連清女士的強大氣場的時候,她已經暈倒了,還有賀驍的一眾情人,這要是每個人都給她一個秒殺的眼神,那么她簡直就是立即失血過多而死。

     ”賀驍,我要是死了,是不是會給一個復活的機會的?“莫非立即就想到了游戲上的玩家了。

     ”你要是敢失血過多而亡的話,我就立即將你的尸體給狗吃了!“賀驍惡狠狠的威脅著,還沒開始玩兒,就已經失去了斗志了。

     ”好吧,為了我的尸身,我要好好的吃東西!“莫非一路上跟賀驍的談話盡數落到了賀項跟老爺子的眼里。

     ”項兒,“

     ”是,父親!“

     ”要是那兩個孩子真的想在一起,你就應允了吧!賀家對那兩個孩子都虧欠太多了!“賀狂從來沒覺得自己那么無力過要不是當年自己的一己之私,可能今天也不會這樣。

     ”是父親我知道了,就是怕連清接受不了,她一直都以為賀驍是她親生的!“

     ”是啊,這么多年,我們賀家走散的兩個孩子總算也回來一個了,還有非非的大哥,你要擔心著點,我擔心要是有心人知道了,就拿這件事情來大做文章!“

     ”您放心父親,賀家已經不是當年的賀家了!“賀項堅定的說著,當年他親眼目睹無權無勢的人被打壓欺凌,他被迫妻離子散。

     ”好,賀家有你們,我就放心了!“賀項扶著賀狂在輪椅上坐著,賀狂的腿腳還是不方便,當年參軍的時候,他的腿就落下了毛病。

     賀驍隔空看了兩父子一眼,賀項輕輕的點點頭。

     那天,他找賀驍談話,關于妻子人選的時候,賀驍直接就對他說了莫非。

     他說,”父親,我請求您將莫非嫁給我,我知道我跟這個家沒什么血緣關系!“

     ”那你可知,你若是選擇了賀莫非,會給你們帶來多少的腥風血雨?“

     ”要是一個男人連妻子都保護不了,那么我又憑什么當這個上校?“他當上上校根本就沒什么好說的,或者說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要當上上校。

     現在他感謝上蒼冥冥中的安排,他的上校就是為了那個小女人。

     ”可是她恐怕不能經受住風波!“

     ”父親,賀家的兒女難道就這么點本事嗎?“賀驍的話步步逼問著賀項,讓賀項不得不低頭,其實他們之間早已經兩情相悅,若說賀驍不是對莫非認真的話,那么他這么多年來的堅持是為了什么?

     ”賀驍,記住你說過的話!“賀項既不承認也不否認,但是賀驍知道他成功了。

     莫非疑惑的看來一眼賀驍,她覺得他今天真的很奇怪,父親對他點頭干嘛?

     ”哥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呢?“

     ”沒有,你先在這里吃點東西,我很快就回來了!“他遠遠的就看到了羅家的兄妹了,朝他們打了一個招呼。

     羅美美應該知道自己的任務就是將小嫂子給照顧好,而且是要將莫非死死的給看好了。

     就在賀驍離開的時候,莫非的身邊多了一個女人。

     莫非定睛一看,她不是別人,正是賀驍說過的那個女人,李珺玉。

     ”你好,我是李珺玉,哦,你大概不知道吧?我跟賀驍是一起長大的,雖然他比我大,但是他對我跟別人是不同的,就連他跟你的事情他都跟我說了!“

     ”是嗎?“

     ”是啊,還看不出來,你真惡心,要不是你是賀驍的妹妹的話,我根本都不想跟你說話,我勸你還是趁早離開賀驍,這樣對誰都好?“

     ”難道這是賀驍跟你說的嗎?“她承認當她說出她跟賀驍很熟的時候,她的心里難受,當她知道自己跟賀驍的事情的,她已經快要難過死了,但是她沒什么任何的表現,在部隊這么多時候,她也學會了偽裝。

     ”那是當然的!“

     ”李小姐,你既然這么自信的話,那你就不應該對你的情敵我來施壓警告吧?!“莫非冷冷的回答著,這個女人,賀驍是什么人她清楚,對李珺玉說這些事情么?賀驍對李珺玉的態度她不會不清楚 。

     ”你,你這個賤人!“

     ”李小姐,請注意你自己的涵養!“莫非慢悠悠的拿起一杯果汁喝了一口,直接將人給無視了。

     李珺玉遠遠的就看到羅美美過來了,她拎著裙子就走開了。

     ”小嫂子,你剛剛在跟誰說話?“

     ”一個賀驍的老朋友!“

     ”哎,小嫂子,你無聊嗎?“

     ”無聊啊,美美姐,我想要離開了!“莫非抱怨著,雖然她不對那個女人放在心上,但是她說的話,就如同是一根又一根的針扎在她的心上,讓她喘不過氣來,壓得她非常的難受。

     ”不行~小嫂子,你只能呆在這里!“羅美美一聽她要離開,她就慌亂了,她還以為自己一來就陪著她說話就好了,但是現在看起來任務艱巨啊。

     ”可是我,真的覺得這樣的宴會不適合我!“

     ”小嫂子,沒事,你就好好吃東西吧!我們就看著他們吧!“羅美美真的是摸了摸自己的額頭,這個任務她還是關鍵??!

     ”那好吧,就坐一會兒吧!“她想自己穿的是高跟鞋,雖然不高,但是四處走,還真是會累的。

     不過羅美美才放松下來的時候,她就看到連清走到跟前了。

     ”美美也來了??!“連清本來以為就莫非一個人坐在這里,她就想將人帶走,給莊家的人看看。

     順便也讓其他的人見一見,上次訂婚的時候,她都沒露面,在看看自己的女兒,多少是遺傳了自己的美貌的。

     ”是啊,連清阿姨!“羅美美的臉上緊繃,對連清沒好臉色。

     連清也看到了羅美美的敵意,但是她不在乎,她要帶走莫非。

     ”非非,你跟媽媽去那邊見幾位阿姨!“連清都沒問莫非的意思,抓起莫非就想走。

     ”等等,阿姨,非非根本就不想要去,你為什么要這么強迫她!“羅美美越來越覺得連清不可理喻了,她這是要做什么?看這個架勢怎么都有想要賣女兒的感覺呢?

     ”美美,阿姨只是想要帶著非非去見幾個人,她是我的女兒!“連清的口氣也不善,她的女兒,她要怎么辦就怎么辦,什么時候輪得到外人來說什么了?

     ”阿姨,你的女兒就能讓你為所欲為嗎?總之今天有我羅美美在,我就不會讓你帶走莫非的!“羅美美說的連清是后媽想要虐待莫非一樣。

     連清看 了一眼莫非,示意她說話,但是莫非確實不想去應酬,”對不起,母親,我不想去,你代我問好就行了!“

     莫非不知道該怎么回這個名義上的母親,還真是累。

     ”好了,連清,女兒也有自己的事情,你為什么非得這么逼她呢?“賀項早早看到了連清過來,他趕忙過來救場,既然答應了賀驍,就應該送佛送到西。

     ”老賀,我這不是為她好嗎?要是多認識幾個人,就能更早的進入到這個圈子!“

     ”連清,你是想要在這個圈子有面子,還是要女兒,你別怪我沒提醒你,遲早有一天,莫非永遠不會開口叫你,對于母親這個角色,你真的覺得你自己是勝任的嗎?賀驍他可從來沒叫過你一聲母親!“

     ”你別忘記了,當莫非叫你媽媽的時候,你是多么的高興,你以后不要后悔,你這輩子可能再也不會聽到媽媽兩個字!“賀項的話就如同是一塊大石頭壓在連清的心上。

     ”賀項,我“

     ”連清,兒孫自有兒孫福,你看爸爸什么時候來阻止我們的事情?“

     ”可是,“

     ”沒什么可是,要是賀驍在今天選了媳婦了,你也可以放心了!“

     ”嗯!“

     連清不死心的看看莫非,但是還是跟賀項離開了。

     賓客都到齊了,司儀在連清的授意下開始主持,講了一大堆廢話之后,終于講到點子上了。

     ”下面有請我們的賀驍首長來邀請在場的女士跳開場舞!“

     每個女人都這么看著在舞池中央的賀驍,他就如同是個霸氣的君主,那些女人們就等著他的垂青。

     ”他真的好帥啊,我要是能夠嫁給他,一輩子看著他,我也會很高興的!“

     ”花癡!“

     人群中議論聲紛紛,羅美美見到這個情況,趕緊拉著莫非進去,將手遞到了賀驍的手上。

     莫非非常的緊張,她的手心里都是汗,怎么回事???開場舞怎么就叫她來跳了?要是被其他的人知道了怎么辦?

     莫非打量著四周,發現她們的眼神里都是羨慕,對于跳舞她其實不陌生,在學校的時候,學過一點,但是跟著賀驍跳,她老是走錯節拍,她的心里忐忑,總覺得有事情要發生。

     她用眼神示意著賀驍,但是賀驍充耳不聞,而且有一種寵溺的微笑。

     ”小畜生,等會兒可要睜開你的狗眼看清楚了,不準跑,不準鬧,不準哭,只能說好!“

     ------題外話------

     嘎嘎,下一章,有大驚喜!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